《恐怖酒馆:疯道士骗我入行》祈无名汪二狗全文阅读_(恐怖酒馆:疯道士骗我入行)全本阅读

经典力作《恐怖酒馆:疯道士骗我入行》,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祈无名汪二狗,由作者“君墨无痕”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无系统+无女主+灵异+惊悚】
我叫祁无名,两年前被一个疯老道骗,开了家恐怖酒馆
事情得从一位小尸妹说起……
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当真!

小说:恐怖酒馆:疯道士骗我入行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君墨无痕

角色:祈无名汪二狗

悬疑惊悚小说《恐怖酒馆:疯道士骗我入行》的作者是“君墨无痕”。梗概:两分钟后,秦姐从厨房里拿来一堆零食,接过沉甸甸的袋子,感觉秦姐人挺不错,或许我是多想了。她给的价钱高不说,又是新衣服又是零食,不抠门。道了句谢后,我转身走进屋,轻轻把门合上。只是,合上门的一刹那,心里七上八下,隔壁躺着个死人,还是有一丢丢怕。鬼屋里摆的知道是假货,NPC也是大活人扮的,可现在……隔壁特么是真尸……

评论专区

无限动漫之降临者:还行的一本综漫,推妹子很果断 啥,今天才发现这个作者是书客很出名的鲜红幼月的马甲!?我去,在书客虽然有时候也很风骚,但是可看不出他放飞自我之后能这么渣

终南启示录:设定太有脑洞了,满满都是居然还有这种操作?可惜我比较喜欢传统修仙体系( ̄^ ̄゜)

星空王座:世界观宏伟瑰丽,两条世界线并行推进,奇幻与科幻的碰撞,构思非常巧妙。作者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设定都非常用心而且吸引人。无论是人物 场景 势力 地图 人文风貌 职业体系 剧情设置。我毫不吝啬我的完美之词

恐怖酒馆:疯道士骗我入行

《恐怖酒馆:疯道士骗我入行》在线阅读

第3章 噩梦,秦念念诈尸

两分钟后,秦姐从厨房里拿来一堆零食,接过沉甸甸的袋子,感觉秦姐人挺不错,或许我是多想了。

她给的价钱高不说,又是新衣服又是零食,不抠门。

道了句谢后,我转身走进屋,轻轻把门合上。

只是,合上门的一刹那,心里七上八下,隔壁躺着个死人,还是有一丢丢怕。

鬼屋里摆的知道是假货,NPC也是大活人扮的,可现在……隔壁特么是真尸。

拿出一包饼干,我走到床边坐下,看着大红色带喜字的被褥,心中猜想。

或许秦念念前些时间准备结婚,家里都操办好了,怎想她意外去世,红事变白事,不然家里怎么会捣鼓成这样。

机智如我!

我副业干嘛的?写小说的!逻辑思维很正常!

一边吃,我一边拿出手机,打开监控APP,看秦姐在外面干什么。

视频里,秦姐坐在红色吸顶灯下一动不动,嘴里叼着烟却没抽的动作,任由香烟燃烧。

我一动不动看了几分钟,直到看着她嘴上的香烟燃尽,整支白色烟灰落下。

什么情况?

她一动不动,看得我有些困,上下眼皮跟新婚小夫妻似的,动不动就要沾一起。

算了,看一会我实在扛不住,又冷又困,关掉手机屏幕,脱鞋钻被窝睡觉。

秦姐一个女的翻不起风浪,全程只要不过分,看在五千块的份上,背尸体到楼下就几分钟的事。

至于隔壁屋的秦念念,我完全不放心上,难不成半夜她还能来钻我被窝?

想罢,我倒头大睡,被子是新的,还有一股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间我感觉有点冷,冰寒刺骨,就跟抱着块大冰棒。

而且,触感还十分真实,冰凉感刺在皮肤上,像是无数细针扎进肉里。

平躺在地铺上,我想挪动身子,脑子里有意识,身体却不听使唤。

这种感觉让我一瞬间从半迷糊状态清醒,眼睛刷一下睁开,哪还有困意,状态就跟打了鸡血一样。

只是,眼睛睁开,身体还是动不了,就连弯动一下手指也做不到。

特么的!这是鬼压床!

反应过来,我心情稍稍放缓,觉得是保持一个姿势睡太久,睡麻了,鬼压床只不过是民间说法。

只是,下一秒发生的事,让我还没放下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

身体虽然动不了,但五感不受影响,我明显听到有脚步声在门口响动。

靠!一瞬间我额头上冷汗直冒,不由自主想起之前去鬼屋时的各种经历。

明知是假的不会怕,但遇到真的……我是个正常人,说不怕绝对在装逼。

完犊子,隔壁只有秦念念的尸体,难不成她还能活过来?

各种猜想钻进脑子里,越想越渗人。

我心中不断安慰自己,应该是秦姐,时间到了她来叫我起床去帮忙。

只要来的不是秦念念,任他娘来谁都行!

壮着胆子,我转动眼珠朝着门方向瞄。

从下面门缝能清楚看见,有一道黑影缓缓朝房门口走来,外面木地板吱吱的响动我听得清清楚楚。

咔咔咔……

金色门把手旋转,门锁跳开,房门伴随着吱呀声缓缓打开一条细缝,客厅里红色光芒照进屋里。

我大气不敢出,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怕得要命……真怕……

随着门缝越来越大……

日!

靠!

来人不是秦姐,而是她女儿秦念念!

没见过她,但我刚才看到过她的照片,绝对不会认错!

一张脸白得没有一丝血色,握着门把手的手掌更是白得渗人,就算她身上的白色长裙,此刻也没有她的皮肤白。

正常人越白毛细血管越明显,前两天我看的一个视频,女主是个戴着黑色口罩的小姐姐,她的皮肤很白,皮肤下的毛细血管很明显。

但,秦念念不一样,白得看不到一根血管,毫无血色。

这特娘的刺激啊!真是尸妹!

而且,她还在笑,一对没有白眼仁的黑眼珠子死死盯着我,露着一嘴大白牙,两颗虎牙冒着幽光。

日!鬼啊!

我差点尿了,闭上眼不敢再看,太特么渗人,真是闹鬼!

忽然间,我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咬舌尖。

传言,人遇到鬼压床,最简单粗暴的办法就是咬舌尖。

舌尖血有至阳之气,能破除邪祟,也能破除鬼压床。

毫不犹豫,我赶紧把舌尖顶在上下牙间,心想只要能动就跑,跑得越远越好。

一口下去,感觉有些吃痛,我身体能动了!

嗖一下坐起身,我浑身都是冷汗,胳膊上全是鸡皮疙瘩。

突然从被窝里钻出来,屋里冷气席卷,人一瞬间清醒不少。

噩梦?

我急忙转头朝着门方向看去,一切依旧。

门是关着的,没有任何动静,更没有秦念念的身影。

擦!

明白是个噩梦,我整个人软下去躺在床上,重重呼出一口气。

人吓人吓死人,自己吓自己更渗人。

做了两个深呼吸,舒缓情绪后,忽然间我听见外面传来开门声。

听见动静,我赶紧拿出手机打开APP,查看外面什么情况。

秦姐领着一个穿着黄色道袍,四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走进屋,那人身材一米六几,长得十分消瘦,头发又稀又黄,嘴边留着半指长的八字胡,一对眼睛小得跟绿豆似的,眼距还特别宽。

虽然不懂面相,但这人给我的第一感觉不太好。

“秦小姐,人来了吗?”男人一边捋着八字胡,一边用绿豆眼打量着秦姐。

“赵大师,人在房间里,一切都准备好了。”秦姐声音不敢太大,那样子似乎怕被我听见似的。

赵大师笑着露出一口大黄牙,满意点头,从挎包里拿出一件红色衣服递给秦姐。

秦姐拿着衣服,转身走进东屋。

赵大师也没闲着,从挎包里摸出一沓黄符,在屋里四处张贴起来。

看这架势,应该是要送秦念念下楼了。

经过刚才的噩梦,我哪还有睡意,起身整理一下西服上的褶皱,伸腿去找床边的皮鞋。

咦?秦姐进来动过?

借着窗外的月光,我看着放在床边的皮鞋。

我有个习惯,鞋子朝外放,可现在鞋头居然朝着床的方向,鞋跟朝后。

上一篇 2022年8月6日 上午6:08
下一篇 2022年8月6日 上午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