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软小娇妻,被段总攻心甜诱》何关关段恩行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乖软小娇妻,被段总攻心甜诱最新章节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乖软小娇妻,被段总攻心甜诱》是由作者“炸鸡可乐”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何关关段恩行,其中内容简介:【豪门+团宠+青梅竹马到婚纱+先婚后爱+男主总裁,女主军三代】
段氏集团的总裁段恩行和军三代的何关关结婚了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联姻,断定他们不会相爱,就连两个本人也是这么认为
却不想婚后段恩行先动了心,于是段恩行千方百计的算计和套路何关关,引诱的何关关主动告白
“段恩行,要不然我们假戏真做吧?”何关关紧张的告白,生怕被拒绝
段恩行脸上面无表情,心里窃喜:“我考虑考虑”

书名:乖软小娇妻,被段总攻心甜诱

乖软小娇妻,被段总攻心甜诱

《乖软小娇妻,被段总攻心甜诱》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章 同居

茶桌上立马一片笑声。

关诗颖端庄的坐着,明眼一看年轻的时候就是大家闺秀:“关关那孩子不也是不情愿嘛,只是表达的没恩行那么明显而已,怎么样两个孩子从小到大实际相处的日子,加在一起连一百天都没有。”

在这之前,她跟国耀从来没有逼关关做过任何事情,都会非常尊重关关的选择。

婚姻大事他们之所以会强行干涉关关,是因为关关一直以来都被身边的人保护的太好,从来没有遇到过坏人,他们担心让关关自己择偶的话,会有概率喜欢上人渣。

关关又是一根筋和长情的人,一旦喜欢上那肯定就是一辈子,他们不想关关吃苦头,就替关关做了决定。

恩行这孩子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的,可心里热着呢,用年轻人的话就是闷骚,而且恩行这孩子特别有家庭责任感,一旦跟关关领了证,肯定会慢慢学着当一个好丈夫和好爸爸的。

她跟国耀之所以会答应段家提出的亲事,就是因为他们看的出来,恩行跟关关一旦在一起两人肯定就是一辈子,关关也能过得挺幸福。

她跟国耀都已经过了八十,身上一堆的病,说句难听点的,能不能活到明年都不知道,所以他们才会赶鸭子上架一样的让关关去跟恩行把证给领了。

“问题不大,”喻桑开心的说:“我找大师算过两个孩子的姻缘,大师说他们是特别适合的一对,只要领证后住在一起,就会慢慢的日久生情,往后余生都会过的很幸福。”

何国耀和关诗颖笑出声,异口同声:“那就好,那就好。”

……

机关幼儿园。

五点,到了老师们的下班时间。

办公室里,温亦欢背上包,拿起手机,看着何关关说:“走吧。”

温亦欢就住在何关关隔壁的大院,何关关这几天因为车坏了的关系,都是坐温亦欢的车上下班的。

“啊,”何关关抬头:“我忘了跟你说,段恩行刚刚发微信给我说,他会来接我一起去吃饭,今天我们两家人要一起吃饭。”

温亦欢调侃的笑:“老公这么贴心呢。”

何关关装凶:“你再调侃我,我可就生气了啊。”

“我错了,我错了,”温亦欢跟何关关从小一起长大,自然是知道自己要是再继续开玩笑,是真的会把何关关弄生气了:“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段恩行虽然之前玩的花,但从今往后肯定会收心了。”

何关关撇嘴,小声的说:“我才不相信海王会这么容易收心呢,而且就算是收心我也膈应,正常情况下,哪个女孩子会不介意自己的老公有过七十几个女朋友啊,两三个的话还说。”

温亦欢:“可你们是非正常的情况啊,你们只是形婚,面上是夫妻,面下仍旧可以像以前一样当朋友啊。”

何关关恍然,也是哦,她跟段恩行又不可能假戏真做,那她就完全没有必要介意啊,继续像以前那样跟段恩行相处就可以了。

……

天气太热,何关关走进学校门口的便利店,在冰箱前拿了一瓶矿泉水,想到段恩行喜欢喝果粒橙,又从冰箱里拿了一瓶果粒橙。

何关关刚一走出便利店,就看到段恩行的车,停在了马路边上。

她连忙小跑的走到段恩行的车前,上了车,把手里的果粒橙递给了他:“给你。”

段恩行看着她手里的饮料一愣,这是知道他喜欢喝果粒橙,还是随手拿的?

“谢谢。”段恩行接过,虽然不渴,但还是出于礼貌的拧开喝了一口。

正当他这边开车的时候,发现何关关正用力的拧着手里的瓶盖。

段恩行脸上没有表情,心里却是觉得很有趣,既然拧不开,为什么不找他帮忙?

忍住想要主动帮何关关的念头,他看着何关关怎么拧都拧不开后,用身上的碎花裙包住瓶盖,绷紧身子咬牙切齿的一拧,开始没拧开。

段恩行忍笑,继续冷眼旁观。

何关关甩了甩拧痛了的手,歇了会后,把瓶盖放进嘴里,用牙齿咬住,用力一转。

“咔嚓——”何关关右侧的门牙从牙龈上脱落下来。

何关关扔开手里的水,痛的一边捂嘴,一边缩紧身子。

段恩行反射性的按住何关关的肩膀,神情里有着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关心:“牙咬坏了?”

“嗯。”何关关点了点头,痛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她把手从嘴前挪开,掌心里躺着一颗带血的牙齿,口腔里也全是血。

段恩行慌忙从后座拿来整包的面巾纸,塞到了何关关的手里:“系好安全带,我送你去牙科诊所。”

何关关受宠若惊的点了点头,系上了安全带,段恩行居然在关心她,好难得。

……

口碑最好的牙科诊所。

诊室外边,段恩行在电话里跟喻桑说明了情况:“所以我们可能会到的比较晚,要等关关先看好牙。”

“不着急,不着急,慢慢来,关关的牙要紧,”喻桑叮嘱:“你们回头过来的时候记得开慢点,不差那一两个小时的时间。”

“嗯。”段恩行挂了电话,推门走进了诊室。

何关关躺在就诊椅上。

医生正好给何关关检查完。

段恩行关上,走到就诊椅身旁:“她情况怎么样?”

医生收起手里的医用手电筒,放进白大褂的口袋里:“没什么大碍,把掉下来的牙镶回去就好了。”

医生说着,看着何关关说:“还好你没把牙给扔了,要不然还得花七八万在我们这买颗牙。”

何关关:“?”

七八万一颗牙?这真的不是有经营许可证的土匪窝吗?

那还挺良心的啊,明明可以直接抢你,却给了你一颗牙。

医生看向一旁的护士:“准备一下麻醉针。”

“麻醉针”三个字听得何关关反射性的一哆嗦,差点忘了麻醉针的存在了!

她从小到大唯一害怕打的针,就是扎在牙龈上的麻醉针。

小时候躺在就诊椅上被爷爷奶奶按着扎麻醉针的阴影,她到现在都还在。

段恩行看着何关关突然惨白的脸色:“害怕?”

何关关从小就擅长表达自己的想法,从不憋着,也不会去逞强什么。

她看着段恩行点了点头。

段恩行:“那一会就闭着眼睛,按着扶手。”

何关关点点头,不用段恩行说她也会的,要不然一会肯定挺不过去。

很快,护士拿来了麻醉针,医生把针扎进何关关牙龈里的时候,何关关还能忍,可当麻醉针的液体注入牙龈的瞬间,何关关痛的胡乱一抓,正好抓住了段恩心的手。

“啊——!!”何关关痛到一边蹬腿飙泪,一边用力捏紧了段恩行的手,指甲都陷进了段恩行的手背里。

“嘶。”段恩行痛得倒吸一口冷气的同时,心跳瞬间加速。

怎么回事?虽然很痛但是却一点都不想甩开。

他不是最讨厌别人跟他有肢体触碰的吗?

“好了,好了,等个五分钟,药效起作用后就开始给你镶牙。”医生见怪不怪的打好麻醉针,这麻醉针本来就挺疼的,扎在牙龈上就更疼了,会被扎哭也不奇怪。

“谢谢你。”何关关哽咽的睁开眼睛。

医生:“别光顾着谢我,还要谢谢你旁边的这位先生。”

他不知道这两人是什么关系,只能是这么称呼,不过他的直觉告诉他,应该是夫妻,虽然看着根本不像。

“恩?”何关关抬头,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紧紧的抓着段恩行的手,并且还把人家的手给抓破了。

何关关顾不上嘴里的疼痛,慌忙松开段恩行的手,坐起身道歉:“对、对不起!”

“没事,”段恩行漫不经心的看了眼手背上五个小口子,也不生气:“我去外边消个毒。”

“我陪你一块去。”何关关走下诊断椅。

段恩行:“不用,我自己去就好,你躺回去。”

“医生不是说要五分钟吗?五分钟刚好可以陪你处理完伤口。”何关关从小受到的教育不允许她放下错后袖手旁观。

段恩行差点都忘了,何关关是一个非常有担当和责任心的人。

……

外边,护士给段恩行的手消了毒。

何关关不放心的问护士:“要不要一会再去医院打一针破伤风针啊?”

护士:“不用,破伤风针是皮肤被生锈了的利器弄伤,或者是伤口表面过脏的情况下才打的,你的指甲这么干净,并且也没弄过美甲,所以是不需要的。”

何关关这才放心。

……

医生镶好何关关的牙后,说:“回去以后,多吃点补钙的食物,或者是直接吃钙片也行,你牙之所以这么容易掉下来,就是因为缺钙了。”

何关关:“好,谢谢。”

走出诊所,两人来到车上。

副驾驶上,何关关看着段恩行手上的五个小口子,心虚的道歉:“那个,对不起啊。”

“没事。”段恩行把车开出了停车位。

是真的没事。

不过挺出乎他预料的。

还没谁弄伤他,是他出于本能的不想计较的。

是他比想象中的要在意何关关,还是说从民政局出来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把自己放在了何关关丈夫的位置上了,所以才不计较这些小事情。

一个小时后他们到了吃饭的地方。

这会已经快要八点了。

两家的长辈在六点多的时候,吃了些糕点就再也没吃过别的东西了,就一直等着何关关和段恩行,想着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样也要等到两个孩子都到齐了再开饭。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关诗婷看着何关关和段恩行:“孩子们呢,我们商量了一下,为了让你们更好的培养感情,从明天开始你们就搬出家,同居住在一起,就你们两个住。”

“咳咳!”何关关被嘴里没咽下去的虾呛到了。

上一篇 2022年6月30日 上午6:11
下一篇 2022年6月30日 上午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