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雍风云录)盛玉安洛无双全本阅读_盛玉安洛无双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大雍风云录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羯一

角色:盛玉安洛无双

评论专区

舌尖天下:实在.

[柯南]手一滑选了黑暗组织:女主很可爱,我不喜欢波本,对作者写的多结局分线很满意。

材料为王:个人喜欢科研类图书,急冻人的都还不错,可惜太监,太监,太监!

大雍风云录

《大雍风云录》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6章 红宋共舞祁丰年

赏雪宴,顾名思义是赏雪的宴会。大雍朝历年来的赏雪宴,由占星官在冬日选择连日大雪后的大晴吉日,于城郊秀峰山上的望舒宫举办一场官民同乐的宴会。

当日一大早,百姓自觉地站在秀峰山山脚夹道恭迎天子。百官贵族的马车轿辇有序地跟在皇帝、皇后和太后身后,望不见尽头。

按照规定,赏雪宴这日布衣百姓无宣召不得上山。故而入了山,四周便安静了些许。

行至山麓,由皇帝与皇后下轿向上祈求来年丰收,向下感恩百姓辛苦劳作,而百官的行具则停下并将已备好的食物交由五品及其以下的官员带到山下赠与百姓,以示感恩。

盛玉安抱着自己的暖炉坐在轿内,那窝在自己毛领里的脸上写满了不耐烦:祈丰年仪式必须要到所有食物到达山脚下的百姓手里后才可结束,队伍才可继续上行。本就是寒冬时节,山间又阴冷,叫人在车内一动不动坐上半个时辰,又冷又无聊。

“舅舅!舅舅!”一道童声稍稍平息盛玉安的烦躁。

一只肉手掀开车帘,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来者是皇后所出的嫡公主——江都公主齐奕萱。

江都公主自小便受盛玉安喜爱,常年跟着他屁股后面跑,久而久之也成了湘阳城里的“风云人物”。世人只要一听江都公主的名号,都不由得心惊。

有“混世魔王”之称的齐奕萱此刻正扒拉在车门上,看着还没反应过来的盛玉安,露出纯良无害的笑容,一把扑到盛玉安怀中:“舅舅!阿岁好想你!”

齐奕萱刚放下车帘不久,又有一只小手将它拉开。手的主人有着与齐奕萱极为相似的容貌,是江都公主的同胞兄长,齐奕宸。

当年尚是太子妃的盛玉宁产下的龙凤胎被视为神子降临,兄妹俩自出生起便受万人敬仰。先帝在位之时便有指定尚在襁褓中的齐奕宸为下下任皇位继承人的意向,故而他自幼受的便是储君的教育。此刻他明明是八九岁的样貌,语气却酷似大人:“阿岁!你怎么又乱跑!要是被徐姑姑发现你就惨了。”

盛玉安看着眼前这个跟怀里的小团子一般大小的男孩,心生笑意:“说得倒是好听,你自己不也跑出来了?”

“我是来找阿岁的。”齐奕宸边说着边放下车帘,也坐在了盛玉安的车内。

将怀里的齐奕萱抓起来,盛玉安一边嫌弃一边说:“我这马车本就不大,你们兄妹一来,更是显得拥挤了。”

齐奕萱挨着齐奕宸坐下,笑呵呵地说道:“舅舅口是心非!以你的性子,如果阿岁不来陪你玩,你定会无聊到烦闷。”

盛玉安情不自禁地捏了捏齐奕萱肉嘟嘟的脸:“你倒是很懂我的心思。”

三人在马车上闹着,倒是消减了路上的乏味。很快,马车便到了山顶的望舒宫。

甥舅三人就在宫门处分别,各自坐上早已备好的软轿去到自己的房间稍作整顿,以迎接待会开始的赏雪宴。

不同于皇宫一片一片的朱红色,望舒宫多以汉白玉建筑为主,稍稍点缀些金色。远远望去整座宫殿融于皑皑白雪之中,与天地共色。阳光绚烂,宫殿熠熠生辉,宛若话本里所写的人间仙境。

正午时分,皇帝带领勋爵、五品以上的官员在观赏台赏雪宴饮,而家眷们则由太后带领着在揽天泉边举办宴会。

揽天泉是一处暖泉,终年不歇,腾腾热气倒是驱散了这山间的寒气。太后坐在正上首,皇后与贤妃分别坐在她的下首,其他公子夫人小姐则依次坐在两侧。

赏雪宴于年轻一辈而言,又叫相亲宴,在此宴会上才子佳人们都会上台展示自己的风采,许多良缘在此开场。

大雍第一才女陈宓儿首先献上一支向天祈求丰年的舞蹈,太后大悦,当场赏赐。

陈宓儿之后,便是户部尚书的两位公子合力献上一支精彩绝伦的扇舞。宋家的两位公子,都是温润如玉的主。一支扇舞让在座的绝大多数女子为之倾慕。

红啸看着已然成为焦点的宋之诚,四处寻找着姜家小姐。果不其然,那姜欢正盯着宋之诚如痴如醉。他不屑地嗤笑一声:“花痴。”

将目光移回到正在表演的二人身上,只见宋之诚竟然一扇子将他大哥宋之许的扇子击飞,那扇子竟直直朝红啸飞去。

众人慌乱中,红啸飞速与宋之许对视一眼,见他似在偷笑,便也报之一笑。

稍稍侧过身子,红啸看准时机,一把抓住了扇身。一手展开折扇,他语气狂傲:“既然宋公子亲自送了扇子来,那红某就献丑了。”

话毕,红啸飞身上前,不经意间用扇面拂过宋之诚的脸颊。二人继续着刚才的表演,难舍难分,配合默契,一个小小的插曲被顺利化解,甚至可以说是锦上添花。

旁人看不真切,只觉得二人是用扇子在演一场打斗。但只有宋之诚知道:红啸这小子是借着扇舞的机会动手动脚。

红啸双眸含笑,未执扇的手顺着宋之诚的动作缓缓上游,眼看见就要抓到其衣领处,宋之诚狠狠地踩了他一脚,顺势将他击退。

红啸暗自叫疼,见宋之诚面色严肃,知晓他到底是动起了真格。此处这么多人在,就算他与宋之诚关系匪浅,那也不能丢了面子。思及此,他也收敛了其他心思,认真了起来。

盛玉安敏锐地察觉到场上气氛突变,两人之间的动作变得更加用力起来,暗叫不好,却找不到机会去阻止二人。目光望见宋之许捏起一粒花生,他的心也安了一些。只见宋之许指尖用力,那花生粒便飞向宋之诚的腰间。

被花生粒打中,宋之诚一瞬间失了力,向下倒去。红啸见状便一把将其揽住。看着宋之诚诧异的眼神,红啸露出一抹极其潇洒的笑,朝姜欢的方向望去。

宋之诚倒是反应迅速,立马稳住身形,推开了红啸,三步并作两步上前请罪。

太后一脸喜悦:“宋家两位公子与红家公子配合如此默契,哀家怎能罚?来人,赏!”

台上二人领了赏下去,众公子小姐们便蠢蠢欲动。奈何太后的一番话压住了他们的心思:“哀家听闻武国公家的两位小姐,都是能歌善舞之人。不知今日可否准备上台来祈丰年?”

话音未落,众人的目光便纷纷投向武国公府的位置。那目光,有羡慕,有看戏,也有嫉妒——若说能歌善舞,这赵家两个姐妹是绝对排不上号的,更何况赵家的两位公子都不是什么好人,这样家风败坏的家族,怎么值得太后亲自点名上台?

武国公夫人早就知晓武国公做的那些事,她们家两个女儿在湘阳城里素来排不上名号,怎劳太后惦记?想必是要来挑刺的……不过幸好她那两个女儿准备的赏雪宴节目已经准备了几年,应当不会出什么岔子,便只是好生叮嘱一番就让她俩上去了。

赵氏姐妹娇滴滴地走上台,瞥了一眼左侧尚未婚配的公子们,便含羞地低下了头准备开始表演。两人的琴被抬了上来,太后脸上的笑意越发深了。

“洛坊主,太后娘娘请您上台。”侧殿内,一位老嬷嬷过来请洛无双。

洛无双微微颔首:“有劳苏嬷嬷带路。”话毕,他便招手叫来一名女子与其同行。

苏嬷嬷看着陌生女子,多有不悦:“洛坊主,这是?”

洛无双浅笑着道:“这是希音,是妙音坊中歌声最为动听的人。洛某昨日被茶水烫伤了手,无法亲自弹奏,只得请她代洛某献上祝福了。”说完,洛无双便将自己那缠着白布的手张开给苏嬷嬷看。

“放肆!”苏嬷嬷见状很是恼火,“那日太后请你来弹琴你答应得那般爽快,今日又以手伤为推脱,请他人代之!你可知罪?”

“草民自是知罪,也甘愿受太后娘娘惩罚,不然洛某也不会出现在这。只是眼下妙音坊即将上场,还请苏嬷嬷先让希音前往揽天泉,免得让太后娘娘难堪。”

苏嬷嬷看着满眼真诚的洛无双,也知晓眼下要紧的是送个人上台,便也领着几人前去。

揽天泉内,赵氏姐妹一曲完毕,苏嬷嬷也已经将刚刚发生的事转述了一遍,此刻她面色稍沉,也不叫他进来,只是装作很愉悦的样子也赏了赵氏姐妹一些银两。

殿内的宴会还在继续,而洛无双站在外头已有一刻钟。刚被洛无双罚了连着打两日水的棋若此刻只有倚着梓若才能勉强站着。

希音本来准备上台歌舞一番,穿得较少。此刻一直不见宣召,她只得披着斗篷站在外边,早已冷得发抖。可看看洛无双那笔挺的身姿,希音也只好忍着寒冷站在原地。

抬头看看四周,只见前边的连廊处走来几个人。定睛一看,原是盛玉安、红啸还有宋之诚几人走了出来。

红啸不认得那洛无双,只觉得几人站在雪中倒有几分好笑:“诶,你们看那,那几人怎么站在雪中一动不动?这天寒地冻的,莫不是傻?”

顺着红啸所指,盛玉安一眼便望见了正在看他的洛无双。

“你们站在这干什么?”盛玉安大步上前,直接问他。

洛无双见到他,先行一礼:“回禀侯爷,洛某受太后娘娘所请为赏雪宴献上一曲,正在此处等待太后娘娘宣召。”

红啸听着,又是一阵笑:“这赏雪宴都摆完了,你还等什么宣召啊。”

盛玉安瞥见洛无双藏在袖中的双手上面缠了白布,说道:“你手受了伤,如何弹琴?午宴已经摆完,这天寒地冻的,你们在这傻站着是没有人来管的。”

“多谢侯爷关心,但洛某毕竟是奉命在此等候,就还是再等等吧。”

见洛无双拒绝了自己的好意,盛玉安气不打一处来:“你是什么榆木脑袋?叫你走就走,有我的话在这还有谁敢动你不成?”

“哟,发好大的飙呢。”红啸见盛玉安有些发怒,转头对洛无双道,“你就别犟了,快点离开这里别污了侯爷的眼!你不怕冷没关系,倒是你边上这娇滴滴的姑娘可别冻坏了。”

两伙人正僵持着,一位老嬷嬷便来请人了:“老奴见过定远侯,宋公子,红公子。洛公子,太后娘娘宣召。还请您跟老奴来。”

“那,那草民告退了。”

见洛无双一行离开,红啸便嚷嚷着站着冷,要快些走:“快走吧,再不走就有人来抓玉安去观赏台跟那群老家伙喝酒了。”

“你们且走吧,我去太后娘娘那请个安。”盛玉安丢下这话便顺着洛无双的方向离去,也不管身后的几人。

红啸望着匆匆离去的盛玉安,托腮沉思:“这小子,莫不是看上那妙音坊的姑娘了?”

“倒是宁愿他看上的是姑娘。”一直未出言的宋之诚突然开口,这句话倒是生生把给红啸吓住。

上一篇 2022年6月28日 下午6:13
下一篇 2022年6月28日 下午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