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三马乘风《冲吧!侯三》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冲吧!侯三)全本在线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都市小说小说《冲吧!侯三》,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侯三马乘风,由大神作者“夕沐日月”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这是一个价值观正在彷徨的年轻人,一路地所失所得,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自己对人生的认识,进而变得适应了这个时代,把挣钱当做了唯一正确的事

小说名:冲吧!侯三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夕沐日月

主角:侯三马乘风

冲吧!侯三

《冲吧!侯三》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四章失恋后去了天津

实际上,老巴图的现状,单位的每个人都心知肚明,更何况他的外甥马乘风与我既是邻居,又是亲格儿亲亲的亲同学。所以说我与他是另类的邻居了,

至于他为什么如此的感叹自己的怂气,那是因为她的婆姨給他带了一个绿帽子,本来四十多岁的年龄,就是被这件事整的以酒消恨,并且面色苍老的如同将近六十多岁的样子。

他总是一味的认为这种不幸的根源都是穷造成的,所以他在劝说我的时候,用词偏激,于是我对玉翠的恨,发展到了所有女人身上,就像许多女人被男人骗了后骂的一句话:”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而我相反的认为女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

在以后的日子里,一股不忿之气在胸中熠熠自燃,我默默地干着自己该做的事情,并且与异**往甚少,常常憧憬着自己如何突贫致富的梦。当然,梦想里总是有玉翠后悔不迭的求追于我

“有了肉还怕没有狗不成”。

我默默地念着这句话,憎恨地看着宾馆院里这些花枝招展的女孩子们,一种强烈的出人头地的**让我欲罢而不能禁。于是,我在自己的休息床的两侧编了一副对联,

上联是:横眉冷对秋波,下联是:俯首甘为光棍。

某一天,宾馆到了几位天津来的客人,要在本地招聘一批保安。我知道后没有经过仔细地考虑就赶快报了名。

让人没想到的是我前脚刚从北楼的门口出来,后脚便有了两个追债的同事,挡在了面前,我说:

”发了工资一并还你,

但这两个小子愣是不相信,要我的摩托做抵押。

”那摩托我的两个哥哥要开,哪能给你们做抵押,我明天肯定还给你们。”

许是怕我偷偷的跑了,就把摩托放在了他们的宿舍。晚上我拿了一个手动扳子,把单位里的两辆公车的油底螺丝拧开,放了汽油,还在车里弄了两桶汽机油,。第二天早上便把它们换成了钱,給这两个小子打了账。

其实我摩托的用的油,多数就是用这种方法得来的。随即就等到月满后,结了工资,辞了工作,回到了乡下自己的家。

以后到了天津,并没有把我安排在繁华的市区,而是安排在郊区的一个储蓄所里。我的上司是个地地道道的天津人,别人叫他老吴。他有着天津人固有的健谈与爽快,让我这个外地人有了一种亲切的感觉,因此相处没有几天我们就彼此很熟了。

保安的工作无聊的很,像一条狗似得整天在储蓄所里打着转转。心里不由得后悔当初的决定。就因为一个女人,把自己弄得离家出走,哎!我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

老吴是个麻将迷,我总是能听见他与别人说着麻将桌子上的事,于是就在休息期间郁闷的时候,就让他带上我一块去附近的麻将馆,消磨时光。

这个麻将馆只需四个字来概括那就是:“古朴典雅”。

暗灰色瓦片的缝隙间长着寥寥几根刚刚发绿的小草,虽然显得有些破败不堪,但是那主房两旁高耸的小楼,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麻将馆的男主人是个干瘦的老头子,他高等身材,像是快要七十岁的样子。一双幽深的眼睛里总是有着让人敬畏和看出别人心思的光芒来。

女主人看上去年岁虽已然不小,但是一双丹凤眼的存在让他神气显现,眉宇间透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秀气来。她总是在三缺一的时候与前来的客人决个输赢。她那手艺的高超是我从未见过的。只需手摸,不用眼看。我站在她的身后,看了大半天也不知道她面前的是些什么牌。

回去后,由于好奇,我问了问一起上班的老吴。老吴用他那微黑的眯缝眼,漫不经心的瞅了瞅我,扬起他那大下巴就像看见了一场引人入胜的电影似的给我讲述着关于这个麻将馆的一些事情。

“咱还的从女主人的祖父说起,”老吴解释道:“他的祖父是个大赌棍,从小就拜师学赌,经过苦学成了赌行中的状元。在赌技中最精通的不仅仅是麻将,而且还有掏宝。他的名气由此变得很大。

一次,到城里赶完集往回走时喝了点酒,浑身软的不想走路了,就去赌馆玩起了麻将。没玩多久便赢了头毛驴,因此就免了这次往回走时行路的劳累。本地有许多开赌博摊子的都很怕他,一看见他的光临就点头哈腰,主动地给上点钱把他打发走了。

有时候,他和当地的一些小混混们合作去赢钱,他当然不能露面;而是藏在看得见宝摊子的暗处。小混混们则去宝摊子上押宝,无论摇色子的摊主怎么摇,只要被让藏在暗处的他看见,伸一伸指头就把钱赢在了手上。

就凭这手绝活在本地盖了座四合院。听人家说这个四合院盖得时候有的地方还埋着一些洋钱和烟土呢!后来自己最有出息的大儿子让于他结怨的仇人给害死了。给他留下个孙女子。儿媳吗!耐不住寂寞跟上别人偷跑了。二儿子抽上了鸦片,常常趁老头子不在,便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偷出去换成了烟土,几年过来,家里的钱基本全挥霍完了。

“那他不能再赌两把吗?”

我禁不住打断了他的叙说,又疑惑的问着老吴。

“赌嘛?再后来,是新政策刚刚确立的天下,怎么可以让你和以前一样继续玩赌吗?”

我看着他,默默地点了点头。接着他又说:

“这二儿子因为是个烟鬼,让本地戒烟机关抓去了,执行了强行戒烟,大概是毒瘾太深了吧!还没戒掉的时候,就死掉了。连续不断的打击,把个老头子气的,一下得了个哮喘病。眼看着自己就剩下这唯一的孙女子了,又赶紧收留了个年岁大一点的男孩子,在他的主持下与孙女订了个娃娃亲。再以后吗!老头子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哮喘病也越来越严重了,费劲地出了几年气就死了。时过境迁,这座四合院就留给了这个孙女,也就变成了现在的这个麻将馆了”。

老吴讲的故事,让我的脑子里出现了幻灯似的图像。骤然间,我好像对这些被人们摔打的麻将,有了些许好的感觉。

以后,我便和老吴一起去麻将馆里玩。因为是刚刚学会,所以,一个月发下来的工资,有多半输了。

也许是常输的原因吧!周围的麻友,以及麻馆的主人,对我特别好。有时偶尔的小憩,我们经常聊一些其他的事。

当轮到我聊得时候,我总是不由自主的给他们夸一夸自己家乡的一些地域风情。一说到这些自己熟悉地内容,心里便产生了来到天津后从未有过的兴奋。看着面前这些急切的眼神。我的嘴就开始滔滔不绝的乱说了起来:

“我们沙格都尔没有工业污染,可以说是“芳草连天”。它的正北方向是历史悠久的昭君墓。西面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陵寝、南面是宽阔无比的黄河、北面是神奇的响沙湾、马牛羊随处可见,还有?……还有藏在草丛里的狼。

我的描述,宛如一幅美丽的图画,让他们那样的专注,更让帮助父母看摊子的刘翠花向往。他总是在听的中途,问一些让他好奇的问题:“

你们那里的人是不是骑着马上班?

“你有蒙名吗?”

第一个问题很好回答、我不仅用肯定口气回答了他,而且还给胡乱的演绎了一番:

“是的,骑马。”

我一边使劲的点着头;一边努力的在脑海里收寻着一些草原上,本来应该有的习俗。

“我们那里每到过年的时候不给孩子们压岁钱,而是给一匹马,或者一头牛……

随即,我觉得周围许多双眼睛瞬间的向我瞟来,于是我便不由自主的编造起来:

“我们那边的蒙古人,特别彪悍,因为他们是在马背上长大的,所以他们的腿都是罗圈的。这些蒙古人,他们脸颊宽大,额头窄小,。有着像牛一样的颧骨和平矮的鼻子,他们不仅长相像牛,而且还有牛一样的力气。,在离我们不远处的一个寺庙里,进贡着一尊牛的神像。神像的怀里抱着一个女子。听老人们说,古老的蒙古族曾经遭到了一次灭族之灾。之后,便剩下了本族的最后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与她喂养的牛繁衍出了现在的蒙古人,所以说现在的蒙古人的脸特别像牛的脸。怎么样?这个传说挺有意思的吧!”

讲完后我得意的问着跟前的这些人。

嗯!有意思、有意思。哈哈哈……

可能转换环境因素吧,被玉翠伤了的心,让我仇视异性心态逐渐消亡,而一心只顾看麻将牌的兴趣正在增长,因为它才是我暴富源头,但如何才能让我学到像女主人一样的手艺,还真是无从下手,但当翠花多次与我搭腔,又频繁与我递烟时,我才开始仔细端详眼前这个正在笑着的女孩:纤细的身材、不太白的脸;还有那微微上挑的细眉,以及细眉下一双微深地含着笑意的明眸。“也算是个美女吧”!,比起玉翠来还是差了一点,我寻思着,但又一想,顿觉不妙,咋叫这么个名字,叫翠花,我该不是犯“”翠“”的吧!

“你有蒙名吗?”

他的话驱散了我的思维,让我接受的很唐突,我看着她那泛着光的皓齿,听见了我完全不知道如何应对的问话,心里不免慌张起来就随口应付到:

“我……我叫阿万”。

话一出口,我似乎有点后悔。但是不得不说呀!因为虚荣吗!其实我只知道蒙语中对父母的称谓是如何发音的,至于其他的一些词的发音。我根本不知道。所以情急之下我只能如此应声回答她的话

“阿万?像麻将里的二万哈哈哈……”

他笑着又喋喋不休的念着我那所谓的“蒙名”。就像一名小学生背英语单词似的没玩没了。我猛然觉得自己吹牛吹过了头,怕她再问一些。不好回答的问题。就赶忙悄悄地回到了储蓄所。

以后,我每次去了麻馆,刘翠花总是要和我聊天。我蓦然感觉到自己身上像是有了磁性似的,而她更像是一枚纤细的飞针慢慢地不由自主的向我靠近。我的心脏像是瞬间堵了似的,浑身猛地颤了一下。让我那曾经被玉翠伤了过的爱情又潜然而出,

冷静之后又细细一想,哪有什么爱情 ,我爱的应该是玩麻将的手艺,我深深的知道女人是最不可靠的一种生物。钱才是她们得以生存的营养品。

上一篇 2022年6月26日 下午4:13
下一篇 2022年6月26日 下午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