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安之夏乔一南)全文在线阅读_《青春,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热门小说

小说:青春,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作者:黎苏苏耶

角色:安之夏乔一南

简介:主角是安之夏乔一南的精选豪门小说《青春,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小说作者是“黎苏苏耶”,书中精彩内容是:两个学霸之间的相遇,就像是一场梦幻的旅行,沉默寡言的女孩儿对除了自己认知的人以外都是冷漠相对,可他是个列外!

评论专区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看了90多章,治安官太垃圾了,什么异常都是主角悄悄解决的,调查官人少手段垃圾,这点和异世界和平稳定大环境非常违和,主角帮调查官出一次解决鬼任务报酬居然只有3千块,工具人属性太明显了

国潮1980:写的很细致,年代文,但主角出场的性格非常,不喜欢,满脑子投机倒把,三妻四妾,行动上也是坑蒙拐骗,学足了那个时代的三溜子,这小时候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眼就能看到结尾,龌龊的让人没兴趣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前面BUG就算了,你新章节居然投毒,抄诗你都抄的这么尬

青春,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青春,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讨人厌的粘人精

“嗯,想好了,票我都买好了,明天上午,想着明儿一早去找你辞行的”

“嗯,有想法是好的,那你这铺子怎么办?”

“南哥你这问对了,我把这铺子租出去了,以后咱俩就等着收租就可以了,这云城房租这么贵,够我两了,以后南哥你就来收收租,顺便看看铺子的安全”

陈毅把铺子钥匙递给他,接过钥匙乔一南笑了笑“好,你放心去吧,我等你闯出一片天地,等你回来我们一定会比现在过得更好”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他们之间是兄弟是亲人,

·······

早课

安之夏来到座位上看着桌上摆了好几份早餐,看了眼前面的两人,妍妍和娇娇一同指向萧宁的方向,只见他撑着下巴微笑着看着安之夏。

安之夏漠然回头拎起桌上的早餐当着萧宁的面丢进了后面的垃圾桶。转身坐到位置上,而这一幕刚好被进来的乔一南看到,他快速走到位置坐下。拿出课本放在桌上,安之夏拿书的手顿了顿,想起昨晚的事,心下沉了沉。

萧宁满不在意又从课桌里拿出一瓶牛奶走过去放在她前面,安之夏再次拿起牛奶丢进了垃圾桶、

“离我远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安之夏抬眼看着萧宁。

“别呀,我只是想要对你好,你不喜欢吃早餐,那我中午给你买午饭”萧宁厚脸皮的说。

“不需要,别用你的脏钱来玷污我的眼睛”

班上已经来了许多同学,他们都好奇的看着安之夏和萧宁,他们奇怪萧宁怎么刚来就对安之夏这么好又是买早餐又是送牛奶的,可看安之夏好像不喜欢萧宁,难道是萧宁单相思?

“就是,你能不能别在夏夏眼前晃悠,让她安安静静的生活不好吗,非要来找晦气,你们给夏夏带来的伤害还不够多吗?现在还假惺惺的为她好,要真是为他好就不要出现在她眼前”

妍妍看不下去,站起来挡住萧宁,气狠狠得说着,

萧宁低头,随后又抬头笑道“我是不会放弃的”

说完他回到自己的座位,打了个哈欠趴在桌上开始睡觉。

妍妍瞪了他一眼气呼呼的坐下。

“这人怎么这样,真是烦人,赶都赶不走”

“好了,别说了”娇娇戳了戳她让她别说话。安之夏浑身更加冰冷,脸上的冷意也愈渐清晰。妍妍和娇娇对视一眼没再说话。

她们知道这时候安之夏需要独自冷静,然而乔一南却从课桌里拿出一瓶牛奶插好吸管递给安之夏“养胃的,尝尝”

妍妍两人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似乎在看什么奇怪的生物。

就在她们以为安之夏会拒绝的时候就看到她接过乔一南手里的牛奶送进嘴里,还说了句“谢谢”

“我去,什么情况?”

“我怎么知道,我今天是不是没睡醒做梦呢?”

两人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了,像看到鬼一样看着两人。

“你们俩看着我干嘛?”安之夏问。

“夏夏,你手里····”娇娇指了指她手里的牛奶。

安之夏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看着乔一南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奇怪的气氛在骤然上升,这时班主任的出现打破了气氛,班主任带着一个男生金凯介绍着说这是班里新转来的学生,

少年一脸笑意的介绍着自己,白辰,

萧宁不解的看着他,白辰坐在了萧宁旁边。

“你怎么来了”

“作为好兄弟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里呢,所以我就转学过来了,够意思吧”白辰挑眉说着。

两人说着话萧宁时不时的往安之夏那边看去,不知是不是有意的他总觉得乔一南故意挡住了视线,让他只看到安之夏的后背。

中午安之夏和妍妍她们绕开萧宁去了餐厅二楼,顺带也叫上了乔一南美名其曰感谢他昨晚仗义相救、

乔一南婉拒了,去了一楼。

妍妍和娇娇不明所以,安之夏把昨晚的事说了一遍,两人才恍然大悟,不过?、、、

“夏夏,以你的武力值,那几个小混混只有挨打的份,怎么会被乔一南救呢?”

“没来得及出手他就折回来了”安之夏解释。

两人耸肩,她们可是清楚地知道安之夏的武力值一般人根本奈何不了她。

·····

宇夏集团

“泽宇,这些年我知道委屈你们兄妹了,只是你也知道当初我要是带着你们我现在的丈夫不会同意的,再说了我不是也给了你们足够的钱了吗? ”

“现在只不过让你拿出百分之五十的股权给宁儿就不乐意了,宁儿也是你的弟弟,你必须让出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给他”

办公楼里女人精致的妆容,衣着讲究,一身的奢侈品牌显示着她的高贵,而她对面的男人靠在软皮沙发上静静的看着她,看不出表情。

安泽宇心里冷笑,是什么让她对自己的亲儿子说出这样的话。

安泽宇越发的觉得眼前的女人真的是自己的母亲吗,就算丢弃他们多年也不该说出这样的话,让她觉得陌生。

“萧太太,我想您应该误会什么了,安夏集团是我为夏夏一手创办的,让我给一个外人一半的股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吗,哦!对了还有我只有夏夏一个妹妹,并没有所谓的弟弟,希望萧太太记住”

安泽宇叫的是萧太太可见他是多么的不想与眼前的人挂上关系。

“你···安泽宇,你别忘了,我还是你的母亲!”杨真冷着脸起身看着他呵斥道、

安泽宇冷笑“萧太太说笑了,我的母亲早在十年前就死了,现如今我们兄妹二相依为命!而我有足够的能力照顾好妹妹,萧太太看好自己儿子就好了,安家的事不需要您来插手”

杨真看着眼前的儿子只觉得十分失望以前安泽宇不会这样跟他说话,怎么才过了十年就变了。

看来还是安家对他们的影响太深了,让兄妹俩都跟她离了心。

不行她的尽快让安泽宇接纳萧宁,她是她们的母亲他就不信安泽宇能这么狠心丢着自己的亲弟弟不管!

“他是你的亲弟弟,如今萧家有了竞争的的人你只要拿出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就能让你弟弟在萧家稳定下来,今后萧宁只要坐上了董事长的位置自然不会忘了你这个哥哥的”

“在说了之夏一个女孩子拿这么多股份干什么。她迟早是要嫁人的,与其留给别人不如了现在就给萧宁”

杨真笃定安泽宇一定会看在自己是他的母亲的份上把股份转给萧宁的,可她忘了安泽宇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只听她话的乖孩子。

“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萧太太!!!!”

安泽宇加重了后面三个字,冷冷的看着她。

“安琪,送萧太太!”

安泽宇冲一旁的秘书安琪说道。

安琪应声走到杨真前面面无表情的说“萧太太请吧”

她在一旁听着都快吐了,哪儿有母亲是这样对自己的亲生孩子的十年不管不问,现在又要让人家拿出一半的股份给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不知道那儿来的勇气。

杨真瞪了眼安琪拿起沙发上的包踩着高跟鞋走了,到门口停下脚步回头说“泽宇,你好好想想,妈妈不会害你们的”

目送着杨真离去安琪气不打一处来,着母亲也太失败了,回头看安泽宇疲惫的捏着眉心。

“这件事就别告诉夏夏了,我来处理”

安琪点点头,安泽宇有多宝贝他的妹妹她是知道的,跟着安泽宇三年,有些事她看的见。

“准备准备下午的会意,晚上有个慈善晚宴,你准备好东西我么们一起去”

安泽宇烦闷的捏着眉心,杨真的到来让他心里十分不好受,对于这个母亲他是一点都不了解了,以前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念着一丝亲情的,可现在听着她说的话只觉得心口疼厉害,他和夏夏也是他的孩子怎么就和别人不一样呢!

下午天空下起了小雨,体育课取消改成了数学课,黄恬娇和楚清妍撑着下巴打着瞌睡。数学老师深深地吸了口气继续讲课,他觉得现在这个班级问题学生是越来越多了,有三个问题姐妹花就算了现在又来了两个个上课打游戏的学生,虽然两人没有影响其他学生但他在讲台上看着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好几次提醒都被当做了耳旁风。

他实在是没办法,只有努力让自己不去看这几个问题学生。

萧宁抬眼看了眼安之夏想起他在母亲卧室外听到的话,脸色冷了下来,他决不允许那件事情发生,

白辰感受到身边的空气冷了几分从游戏里抬起头“阿宁,怎么了?”

萧宁回过神“没事,继续”

安之夏感受到目光,不悦的皱起眉头,拿出奥数题做起来。只有让自己忙碌起来才不会去想那些事,可越是不想脑海中就越是出现小时候被抛弃的画面,还有那个女人说的话,

“你们俩就是拖油瓶,带着你们我还怎么嫁人,走开,我不要你们了”

笔尖停在试题上却迟迟没有写下解题过程,烦躁的把笔丢在一边干脆闷头大睡。

乔一南余光看着她脸上一会儿青一会白,最后直接烦躁的闷头睡觉,眼眸动了动迅速在笔记本上写下黑板上的笔记。

终于挨到了放学,黄恬娇和楚清妍两人如释重放,伸了个懒腰,收拾着课本准备回家,

“夏夏,我先走了,今晚我爸亲自来接我我的赶快走了”楚清妍耷拉着脑袋说着,

“我也是,我妈亲自来接我,今晚不能去陪你去赛车了”黄恬娇给她一个委屈巴巴的眼神。

楚清妍她们三人这几天放纵过度,凌晨两点还在组队打游戏昨晚被三家家长抓个现行,楚清妍和黄恬娇被勒令看管着,只有安之夏一身轻松,倒不是安泽宇不管她只是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这个妹妹的德行,偶尔一两天他是不会说的,因为他得空时也会和安之夏打游戏,有事还会通宵、

“快去吧,我自己去也是一样的,明天给你们带奶糖”安之夏挥挥手,示意他们快走,

等到两人走远安之夏背起书包朝外面走去,萧宁凑到她旁边“一起回家吧”

安之夏脸色冷下来“不顺路!”

萧宁全当没看到继续说道“我没地方去了,能不能收留我这个可怜的人”

安之夏不为所动“你没地方住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们是亲姐弟啊,咱俩是有血缘关系的姐弟,姐姐,你看我多可怜这几天都饿瘦了”

萧宁说着双手捧着脸嘟着嘴说道。

安之夏停下脚步冷冷的看着他“第一,我只有一个哥哥,第二,我没有弟弟,第三远离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萧宁暗淡了下随即又恢复笑脸“好好好,那我不说了,可是我真的没地方住了”

安之夏不再理会他,朝着校门口走去,萧宁大步跟上去伸手想要拍安之夏的肩膀,手刚碰到他的肩膀就被一个过肩摔摔在了地上,

萧宁反应过来时已经躺在了地上,后面白辰瞪着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安之夏默默地后退了一步,兄弟对不起了!

萧宁捂着摔疼的后背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力气这么大,

“下次就不是摔你了”

安之夏丢下一句话绕开他离开,剩下白辰和萧宁大眼瞪小眼。

安之夏打了车去了赛车俱乐部,到了进去就有人眼尖的看到她。

“夏夏,这边”

白色西装的男人挥了挥手招呼她,安之夏走过去在他面前停下。

“有新项目了?”

安之夏淡淡的开口,

“那必须的,我办事你放心,咦?那两个丫头今天没来?”说话的白色絮状的男人叫艾伦,是这个俱乐部的老板,也是安泽宇的好友。

艾伦长相妖异俊美,中美混血,一双桃花眼,美得女人还要妖艳。

“估计禁足了吧”

想着黄恬娇和楚清妍离开时哭丧的脸安之夏扬起嘴角笑了笑,艾伦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赶紧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发给安泽宇并配上一段话“不得了啊!我竟然看到你妹妹笑了”

安泽宇在宴会上与几位大资本家敬酒,看着微信上脸庞柔和,笑意甜美的女孩安泽宇露出笑容来,一下午的疲惫一扫而散。

收了手机举起酒杯与他们谈说。

而被看管在家的两人正在苦闷的做着一张张奥数试题。

“今天来了个新的项目还没人敢去试试水,你来了正好,去试试吧”艾伦递给她一顶头盔。

安之夏接过头盔朝着**走去那里停放着一架全新的smuv的赛车,穿戴好头盔安全服安之夏抬腿坐上赛车,启动引擎在赛道上飞驰。

几圈后安之夏停在艾伦面前“不错我喜欢,下次还来”

把钥匙丢给艾伦拿起书包转身出门,艾伦在身后大喊“自己回家小心!有事打电话!”

虽然他知道可能安之夏不需要担心但还是忍不住多说一句,这么多年他也习惯了身边有这么个小丫头,安泽宇出差的时候都是他在照顾着安之夏,早就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总是忍不住要唠叨几句,心里才算放心,安之夏扬起嘴角往后面挥了挥手,

安之夏过来是替他试车的,试完了人也走了,艾伦看着赛车心里说不出的激动,终于成功了,这将是他日后在赛车界的扛把子!!!

安之夏在路过商城时又看到了乔一南,他的前面穿着粉色连衣裙的女孩欢快的有些,手里还拿着冰激凌,他就跟在女孩后面提着起码十个购物袋。

“快点,磨磨唧唧一会商场都要关门了,要是没买到心仪的项链我就让我妈把你们从老房子赶出去”

女孩狠狠地推了乔一南一下,推搡着往前走,乔一南深邃的眼眸看向女孩,女孩被吓得后退一步,

“乔一南你别这样瞪我,让你家变成这样的又不是我,你还得感谢我让你和你奶奶有一个住的地方,要不是我你们就该睡大街了”

乔一南听着女孩的话握着购物袋的手紧了紧,女孩叫乔悠悠,是乔一南舅舅家的女儿,乔一南父母出车祸双双离世留下乔一南一个人,他的舅舅是个怕老婆的主,平时什么都听赵氏的,实实在在的一个软弱的男人,乔一南父母死后舅妈赵氏就独吞了赔偿款只留了一万给乔一南,还把乔一南奶奶也赶了出去,让祖孙两儿人住在破旧的老房子里。

乔一南舅舅也只能看着,不敢出声阻止,

乔一南抿着嘴没说话,乔悠悠心里还是有些惧怕乔一南的,缩了缩脖子,走进一家高端定制服装店里。

安之夏转身离开,她不是第一次看到乔一南跟着那个女孩了,他的事她也不想插手,只是每次碰见心里都会有异样的感觉。

乔一南耐着性子跟在乔悠悠后面,到了乔家住的地方,进去放下东西准备离开,身后传来舅舅乔远山的声音,

“一南来了,吃了晚饭再走吧”

“不用了,奶奶还在家等我回去”

乔一南语气疏离的拒绝他,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赵氏说道“这个月奶奶的生活费”

乔奶奶被赶出去时乔一南还小,乔奶奶又没有能力养她们两个人,思索再三直接将儿媳一家告上了法庭,所以才有了赵氏一家没个月要给乔奶奶三千快钱的生活费。

赵氏不情愿的拿出三千块钱扔给乔一南,而后不敢看他的转到另一边,她以前是不怕乔一南可随着乔一南长大她越害怕这个只有十八岁大少年,浑身透着冷漠,深邃严峻的脸上辩不出喜怒,就那样一言不发的看着她就让她心里发怵,

乔一南拿着钱快步走出乔家,深深地吸了口气,要是自己有足够的能力也不至于伸手向乔家要钱,

奶奶的病要用药养着就要用到钱,昂贵的药钱几乎压得他喘不过气,有好几次他都想过辍学,但每次只要没去上课奶奶就会默默地落泪说她拖累了乔一南,让他不要管她,就这样让她死去。

乔一南没法,只好一边上学一边打零工赚取生活费。

回到家乔奶奶已经做好饭菜等着他了,

“我不是说了,做饭不用您来做,冰箱里有吃的,您自己先吃,不用等我”

乔一南走过去扶着腿脚不利索的乔奶奶坐下,

“奶奶一个人在家又不用做活儿不饿,一天什么都没做,做做饭还是可以的,南南正在长身体多吃点”

乔一南没再说什么,他知道奶奶闲不住,就是让她养着什么也不做她也会自己找些事情做,她常说自己不做点活儿感觉自己浑身不自在。

乔一南也就随她了,只要不是重活儿就可以。

不知为何乔一南竟想起教室里女孩恬静的睡颜,心里微微有了些变化!

上一篇 2022年6月25日 上午7:11
下一篇 2022年6月25日 上午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