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起户胡镇渣渣《不死亡魂》完整版免费阅读_苏起户胡镇渣渣全本阅读

小说名:不死亡魂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户胡镇渣渣

主角:苏起户胡镇渣渣

简介:小说《不死亡魂》,超级好看的军事历史小说,主角是苏起户胡镇渣渣,是著名作者“户胡镇渣渣”打造的,故事梗概:以一人之力报仇,穷其一生,可杀三五百人;倾一国之力,可灭一族
你见过尸骨如山吗?
你见过血浸染下的雪吗?
你见过族人如草芥般被随意砍杀吗?
……
如果这些你都见过,你才能更加真实的认识我——苏起以及我所要做的事情

不死亡魂

《不死亡魂》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磨镜”癖好

“爹,我还是不明白,国主明明是个女儿身,非要在民间征召那么多少女做什么呢?”慕容欣撅着小嘴不满的问。

慕容云海一脸的无奈,这……对于自己的女儿们,他是不便于解释的。

国中人早就谣传当今这位女国主有“磨镜”癖好,所谓磨镜就是国主虽是女儿身,却对男人不感兴趣,只对女人感兴趣。双方相互厮磨对方的身体,由于有同样的身体结构,似乎在中间放置了一面镜子,故称“磨镜”。就从刚才妇人所言,民间的谣传怕是真的。

面对着女儿的质疑,慕容云海只能尴尬的僵在那里。一旁的苏起似乎看出点端倪,他虽然不知道义父为何不直面欣妹的问题,但多少猜出,大概是义父不便于对女孩家直说。

“欣妹,这官道之上也不是个说话的地方。天色渐晚,赶路要紧。”

众人一行不再耽搁,匆匆上路。

苏起骑在马上,看着路上时不时的难民,心中不忍,感同身受。七年前,自己也是这般苟延残喘,一路乞讨,不知生死。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没想到,强大如明月国的百姓,现如今也陷入了这般田地。

苏起正在出神时刻,突然被一声哭喊惊醒。他抬眼望去,看见官道前面有一群官差正在殴打一对夫妇。

他正要打马前走,却感觉自己耳旁吹起了一阵急风,原来是慕容欣和慕容妍两姐妹已经快马飞奔了过去。

“住手,光天化日下,随意殴打贫民百姓,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慕容欣飞速地翻身下马,一脚便踹飞了正在实施暴行的官差。其他官差见凭空出现了位插手之人,并且还是两位面如冠玉风流倜傥的公子便顿时来了精神。一个个兴冲冲的涌了上来,其中一人口出秽言,“哪里来的俏公子,大爷正觉得无趣呢,过来陪陪大爷过几招。”说话间,一只手便伸向了慕容妍的下巴,突然,慕容妍反手就是一声响亮的巴掌,随后照着裆下就是一脚。踢的那人嗷嗷大叫,其他人这才发现眼前这两位俊俏公子不容小觑。尤其是被慕容欣踢飞的那个官差,刚刚爬起身来,冲着这边走来。嘴里叫嚣着:“弟兄们,给我抓住这两个小白脸,老子要弄死他们。”

此时,苏起已赶到。他立即护住两位妹妹,站在她们前面,拔出宝剑,呵斥道:“不怕死的尽管过来。”

虽然在太白城内,没有哪个不要命的敢得罪城主的公子小姐们。但自幼,苏起和两位妹妹也学过一些武艺,谈不上有多出类拔萃,不过对付几个低等官差还是绰绰有余的。

苏起正想施开手脚大干一场,便听见后面有人大喊一声“住手”,原来是慕容云海带着兵士赶到。

近前,众兵士看有人想欺负自家的公子小姐,个个摩拳擦掌,把几个官差团团围住,怒眼看着他们。太白城主的护院兵士,都是慕容云海精心挑选之人,武艺自然不一般。

官差一见这等情形,便知来者不善,早有人吓得魂飞魄散。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拿着手里的兵器,站在那里瑟瑟发抖。

这边慕容欣和慕容妍忙扶起被官差殴打的夫妇,同时,苏起走到一旁被绑着的姑娘,帮她松绑。这女孩看上去跟自己差不多的年龄,她松开双手,感激的看了一眼苏起。忙跑到爹娘面前,三人抱在一起,大哭起来。

慕容云海对着官差呵斥:“众目睽睽之下,强抢民女,殴打百姓,简直岂有此理。你们是哪个衙门的?还不跪下!”

太白城主的威仪吓得官差们不自觉的丢下手中的兵器,正要屈膝下跪,其中一人反应过来,正色道,“你是何人,我们堂堂官差凭什么给你下跪。你可知,持刀威胁官差在明月国可是杀头的大罪。识相的让出一条道还则罢了,不然,哼,让你等好看。”

慕容云海听完随即冷笑一声,“尔等官差,口气不小,在我慕容云海面前算个屁。来人啊,给我掌嘴。”

一旁慕容府的家兵早就手痒难耐,听主人这么一说,迫不及待的就上前去,对着这人左右开弓便打了起来,不一会,此人脸上嘴里便已经血流不止。其他官差看此情形,吓得噤若寒蝉,惶惶不安。其中一人忙走上前去,跪在慕容云海面前,颤抖着声音:“小人们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城主大人,罪该万死。望城主大人看在小人们也是办差的份上,且饶过小人们这一回。”说完不住的在地上磕头,其他官差看此情形,心中已知一二,也都跪在地上求饶。

慕容云海看着不住叩头的他,

“你认识我?”

那人停止叩头,趴在地上,

“小人从上差那里听过您的大名,刚才这番威仪,心中猜想,八成您就是太白城主了。”

“好,你站起身来,起来回话。”

这人马上站起身来,耷拉个脑袋,惶恐不已。

“我问你,这夫妇二人犯了什么事,你等要捉拿殴打他们。”

“回城主的话,他们并没有犯事。”

此话刚出,苏起就是一阵恶心,他近至他面前,攥住他的衣领,破口大骂:“既然没有犯法,你等何故把她打成这样,你们这群畜生。”

慕容云海见他激动如此,大为惊异。自幼,苏起就对任何事情都比较冷淡,性子凉薄,很少有什么事情会使他愤怒。

众人随着苏起手指的地方看向那对夫妇的女儿,见这女孩满脸都是血印,全身的衣服已被撕烂的左一块右一块,胸口在流血,左手手指明显断裂,右腿大腿根上也露出抓伤的血迹。除非十恶不赦之人,否则任谁看去,也会心疼不止。

慕容姐妹心疼不已,赶紧让下人送来止血的草药。

慕容云海扫眼看了一眼女孩,注意到这女孩右手臂裸露处有一朵黑色的梅花,心中恍然大悟,“起儿如此愤怒就是因为这朵梅花,因为这是独属于瓦族人的标识,这女孩是他的族人啊。”

太白城主示意自己的义子放开官差,苏起恶狠狠地瞪了这人一眼,不情愿的放开了他。

“既然他们没有犯事,你为何要抓他们。说,如有半句假话,我活剥了你。”慕容云海厉声呵他。

这人腿上一软,直接跪倒在地,

“城主大人,小人与他们无冤无仇,本无意为难他们。只是这女子原是本月要送到京都献给国主的‘储女’,前日她偷跑出来,小人们追赶至此,不得不动粗。”

所谓“储女”,其实就是各地给国主储备的民女,一旦被选上就会被当地官府登记造册,上报朝廷。时日到了,按照名单送往京都,各地官府若不按照名单如实送往,便是欺君之罪。

此刻,众人便都明白了,事情缘由依然在于当今国主的昏庸无道。

慕容欣听完,气愤不已,正要发作,便见到爹爹给了她一个“闭嘴”的眼神,硬生生把对国主不敬的话语吞进肚里。

慕容云海喟然长叹,心中翻江倒海,“这刚出太白城地界,没走多远,所见国中百姓生活如此艰难,国主荒淫一年更胜一年。七年前,师傅说紫微星降落,大治之前必有大乱,想不到亡国之照这么快就渐生端倪。”

他示意兵士分开一条道,让这些人离开。

小女儿慕容妍突然蹿了出来,拦住这些人,冲着太白城主:“爹爹,就这样便宜放他们离去吗?”

“妍儿,不要胡闹。让他们滚。”

慕容妍不甘心的让出了一条道,这些人连滚带爬、慌不择路的跑了。

此刻,苏起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别人,满眼全是这个女孩。

他细心的查看女孩的伤口,不停的安抚着,以至于慕容姐妹在一旁开始吃醋起来。慕容云海当然知道,苏起为何会对这女孩如此热情。

自七年前子午岭屠杀,苏起就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族人。想必,在当年那场屠杀后,绝大部分的瓦族人都被杀戮殆尽。更何况,在这明月国内,当年能翻过危机四伏的麒麟山而活下来瓦族人怕是少之又少。

一番询问过后,才知这夫妇二人本不是女孩的亲生父母,只是路上遇见,比较投缘,认作养父养母,相伴在一块。经此一劫,夫妇二人惊吓不已,说什么也不敢带女孩一起上路了。加之苏起那般亲人相见不舍的眼神,这女孩就只能暂时跟随大家一起行动。

天色已晚,众人赶了一段路,来到一处客栈,今晚就此住下。

店小二一见来了这么多的客人,喜形于色,满脸堆着谄媚。

“各位客官,打哪来啊,打尖还是住店?”

苏起递给他一些银两,

“小二,从哪来跟你没关系,不该问的不要问。既是打尖也要住店,准备几间上好的客房,好酒好菜都端上来。”

小二一见银两,脸上笑的更开了,忙招呼中答应着。

客栈里,食客们正在吃饭。一见众人进来,纷纷抬起头向这边看,惊诧之色写满他们脸上。毕竟苏起等人穿着官靴,就是女扮男装的慕容姐妹也是这身装束。

慕容云海看见众人的眼神,才知自己疏忽了,既然是乔装打扮悄悄去往京都,怎能穿这官靴呢。这荒郊野岭之地,客栈进来些官府之人,怪不得他们投来异样眼光。如今在这明月国内,官府之人不会有什么好名声,即使不是人人唾之,也是能远离尽量远离。

众人刚刚坐定,邻桌的几人见他们离自己太近,忙站起身来,匆匆而去,好似看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大家面面相觑,慕容妍忍不住了,“爹爹,我们是什么不干净的人吗?为何一进来,他们就躲着我们。”

慕容云海不作答复,只是好言劝慰,“妍儿不必多想,只管吃我们的。今日赶了一天的路,想必大家也累了,吃完了就赶紧休息,养足了精神,明日还要继续赶路。”

他接着向苏起说道:“起儿,为父知道你与这位姑娘的渊源。只是我毕竟是官场之人,此次又是进京朝见国主,而这位姑娘还是应征的‘储女’,每一个’储女’在朝廷都有记录。为父进京以后,找找关系把她从‘储女’的名单上勾去倒不是一件难事。只是贸然带上京都,只会落人口实,此事可大可小,为父不得不谨慎行事。再往前走三百多里有一处归云山庄,庄主是我多年老友,为父的意思先把这姑娘放在归云山庄,待我等回程再把她一起带到太白城。”

苏起明白义父的为难处,听完,马上站起身来,俯首回应,“谨遵爹爹的安排。”

慕容姐妹二人当然不知道女孩与苏起的渊源,尤其是慕容欣,她以为苏哥哥对女孩别有所图,心中十分郁闷。奈何自己穿着一身男儿装,不能光明正大跟哥哥怄气。刚听到爹爹对于这位萍水相逢的女孩如此细心安排,不自觉的醋意涌了上来。见她把碗筷一推,故意弄出声响,嘴上委屈道:“不吃了,睡觉,越来越没意思了。”

说完,不等众人反应,便径直离去。

上一篇 2022年6月25日 上午6:12
下一篇 2022年6月25日 上午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