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校草:媳妇儿乖乖不要跑)钱程吴忧完整版阅读_钱程吴忧完结版免费阅读

第5章 监督她

钱程与黄韬俩人习惯性的在一起窃窃私语,明显在密谋着什么,

甚至,钱程还贡献出了自己收藏的涂校花的大头贴与单人照,

很美很骚包那种….

这还得益于涂耐冬无时无刻不在炫耀自己的美貌,尤其是在他这个舔狗男友面前..

吴忧觉得自己被孤立了,这是他们男生的专业领域,掺和不了…..

在吴忧眼里,钱程就是睹物思人,爱得深沉

闲得长草的吴忧,免不了胡思乱想…..

也就是那年匆匆一面,他就入了她的眼,

钱程自来熟的热忱配上那阳光般灿烂的微笑,大一的花骨朵被杀伤一片。

于她而言钱程就是天上的星星,当找不到方向时,可以望上一眼,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摘下它。

放在身边,反而让她觉得迷茫,看不见他的光。

所以……..

“钱程,我想出院,大三的课我落下了好多,再不出院我要挂科了,”

“钱程,我试验田里的瓜果秧苗再不去打理,就都要死翘翘了,”

“钱程,我要回学校,我的伤,医生说回学校照常养,”

……

经过吴忧无数次的抗议,钱程被缠得没办法。

有了钱程的精心照料,吴忧的伤貌似痊愈得很快,连皮肤好像都白皙了几分。

再次拍了一个片,确定可以出院,钱程才准备带吴忧回学校。

只是临走前,

看着吴忧打包她的那些废铜烂铁、破衣烂衫,

钱程默默发誓,迟早有一天他会把这些东西都给扔咯,

只是事情嘛!还得循序渐进,

小虎妞典型的,动人可以但动东西…

不成!

防他,跟防贼似的,不能操之过急。

黄韬的肋骨也比预想的愈合得要快。

只是一个人的病房院,孤单、寂寞、冷….

单身狗的忧伤,来的就是这样猝不及防。

他与钱程的虐婊计划,正在紧锣密鼓的实施中,正是需要他的时候。

仅挣扎了半天,黄韬也叫人收拾了东西,办理了出院手续….

回到学校,吴忧的生活又变得充实起来。

实验田里的黄瓜苗该移植了,

菜地也该除草了,

实验日志也该更新了……

每天好多好多事儿都在等着她。

实验室里风平浪静,

而校园里却是声浪四起…..

“听说了吗?涂耐冬背着钱程在做那种事儿,”

“那种事儿?哪种事儿?”

“你是真傻还是假单纯呢?学校门口的小卡片收到了吗?”

“哦哦哦,收到了,”

“我也收到了,听说是得罪了什么人,人家故意整她呢,”

…….

此刻,东安大学豪配学生宿舍

涂耐冬气得摔了手中的粉红色索尼手机,

“王八蛋,一群猥琐男..”

最近总有人若有似无的骚扰她,

电话更是一通一通接一通

这已经是她今天收到的第8通了,

无一例外,都是来询问她某些不可言说的交易。

龙谨穿着一身真丝睡衣,老神在在的摆弄着自己新做的水晶指甲,“生什么气呀!这不说明你涂女神魅力大嘛?!”

以前那些富家公子哥儿给她打电话,也没见她气急败坏,

打心底里,龙谨是看不起涂耐冬的,

特别是涂耐冬经常收受男生的礼物,龙谨更是嗤之以鼻。

只是这也不妨碍,她用这朵山茶花来衬托自己的高贵…..

涂耐冬的大眼珠子一转,又是一副委屈的模样,“龙谨,你可得帮帮我呀,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催的泄露了我的电话,烦死我了。”

“这还不简单,换个电话号码不就成了,”龙谨明显不想掺和这事儿。

涂耐冬咬了咬嘴唇,这个电话号码尾数是888,可管她好几个月生活费呢….

不到万不得已她才不会换号码,她的那些朋友全都认这个号,辨识度高,容易记。

眼神闪了闪,涂耐冬坐回了自己粉红色的公主床上,拿起手机,点开了通讯录。

泄露她**的人,肯定就在这一串名单中…..

另一头的男生寝室,

钱程掐着手里的小卡片,嘴角荡漾着得意的笑。

这才刚刚开始呢….

那些人加注在他跟小虎妞身上的伤与痛,他会一点一点还回去…

“程哥,干嘛呢?”东毛不合时宜的声音打破了一室宁静。

旺仔推搡了一下东毛,一脸了然,“还能干嘛,想嫂子了呗,”

“我警告你们俩,离涂耐冬远一点,”

钱程的嘴角弧度未变,只是语气里带了不经意的严肃。

“怎么?程哥吃醋了?”

“醋,醋什么醋?”钱程嘴角抽搐。

“不是吃醋?!难道是白月光变朱砂痣了?”

“什么白月光,什么朱砂痣,TM的涂耐冬那就是我踩到的一坨屎!”

忍耐值已经飙升到临界点。

钱程蹭的站了起来,

不行!

得去找小虎妞,洗涤一下心神。

否则,非得被这两个脑残,气出内伤不可!

东毛与旺仔被这一顿操作整懵了,

莫名其妙,这发的什么疯!

听完摔门声。

又了然了,

这程哥是情伤难愈啊!

………………..

钱程:这俩憨货真不能处,都这么明显了,还揣摩不明白圣意….

东安大学农科院,

钱程又提着一袋子水果,去了实验田。

看着吴忧穿着围裙像一只勤劳的小蜜蜂,在田间忙碌,

心,瞬间被填满了!

只是,那贴着创可贴的小胖手在干嘛呢?

“小虎妞!”

随着一声爆喝,一阵风吹过….

哎呀妈呀,吓死个人!

吴忧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钱程一把夺过吴忧手里的瓜瓢,水果袋子也落在了田坎上。

“医生说了伤口不能沾水,都忘了?”

“哦!”

吴忧嘟嘟的小嘴噘起了一个不服气的弧度…

这人谁啊?

天天来监督她。

不过看在每日供应新鲜水果的份儿上,他的话,暂且听着吧!

吴忧几步走回田坎,打开塑料袋,拿了一个橘子,剥了皮,边吃边观赏钱程给小菜苗浇水。

                       

原创文章,作者:药神谷的孙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82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