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校草:媳妇儿乖乖不要跑)钱程吴忧完整版阅读_钱程吴忧完结版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校草:媳妇儿乖乖不要跑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药神谷的孙周

角色:钱程吴忧

简介:小说叫做《重生校草:媳妇儿乖乖不要跑》是药神谷的孙周的小说。内容精选:【重生+甜宠+半养成+种田】
男主前世被渣,重生虐婊,
捕获一只乡村土黑小虎妞,宠成乖乖宝
关于人生规划……
钱程:小虎妞,你觉得自己能干什么呢?
某妞:种田!
钱程:你想干什么呢?
某妞:实验种田!
钱程:你的梦想呢?
某妞:回家种田呀!
钱程:好吧~_没事儿别在城里瞎蹦跶,乡村振兴靠大家!

评论专区

人人为她狂:苏苏苏爽爽爽美美美但果然我已经对这种女主刷脸文产生逆反情绪了……文荒可看。

剑傲重生:看了一半,整篇就一个套路,每次打boss都说得贼特么厉害,然后拼命,爆种,突破三板斧。这种次次临阵突破的主角比奇遇连连的主角还要无脑,完全无法代入。干得彻底 !

镇守府求生指北:作者写走丢火了之后大概是想突破自我,开始尝试原创题材,可惜写一本凉一本,现在重新回过头来炒冷饭已经没那味了,可能只有资深虫群看得下去了吧。

重生校草:媳妇儿乖乖不要跑

《重生校草:媳妇儿乖乖不要跑》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以后我来保护你

钱程自己给自己办理了出院,又给吴忧办理了入院手续。

幸好他家钱老板对他这个亲儿子还算大方,钱程的小金库尚且还有余粮。

所以扫荡了一圈水果超市,

嗯,这超级奇异果不错,隐约记得是小虎妞最爱吃的。

另一头,医院

吴忧刚一睁眼,就吵着要出院….

“我没事儿,不用住院,”

“不行,必须住?!”

“以前挨揍了我爹用红花油给我揉一揉就过去了,村大夫都不用看,那多烧钱啊!”

“不行,得等钱程回来,”

黄毛拖着自己缠着绷带的小身板,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紧紧抱着吴忧的小腿。

“你放开..放开我..裤子..裤子要掉了!”

推开病房的平开门

钱程提着一袋子奇异果,刚好将两人堵在了门口。

这瓜有点大……

如果忽略掉小虎妞提着裤腰的黝黑小手,这妥妥就是一出女学生与冤种男友的分手戏码.

钱程下意识的关好门,并反锁。

黄毛刚松一口气

吴忧提起松紧裤,拔腿就要跑…

只是…这门..咋打不开呢?

折腾了半天,吴忧脑门儿上都浸出了一层细细的汗。

这不禁让钱程想起,小虎妞将自己反锁在教室里闹的笑话。

下课铃一响,别人都走了,她还在整理笔记,

也不知道是谁,带上了教室的门…

而吴忧因为自己的错误操作,把自己反锁在了里面…

那时,他还笑话了小虎妞好一阵。

也不知道这小虎妞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长大…连这种简单的反锁都不会开。

钱程摇摇头,把人拽回了病房。

嗯…今天早上又加了一张床..给人民医院点个赞。

“老实点,乖乖待着!”

“我…我…没钱…”吴忧低垂着头,声若蚊蚁。

“住院费我已经缴了。”

因为没钱,所以受了那么重的伤,都不吭声吗?!

钱程的心又被扯出了一道血口子。

黄毛倒是不客气,接过钱程手里的奇异果,挑了最大个儿的,掰开就啃。

不要钱的就是甜!

“嗯,这奇异果不错,哥们你可劝劝她吧!内出血严重了,可是会挂的。”

黄毛自顾自的躺回了病床上,明明只是轻度骨裂,却弄得跟整个人都废了似的。

钱程也拿了一个鹅蛋那么大的奇异果,扒了一半皮,用一次性勺子,挖了一勺清香翠绿的果肉,喂给吴忧。

这人在干什么?

幸福来得太突然….

吴忧有些发愣,机械的张开了小嘴,

酸甜的果汁在口中流窜,

瞬间,大大的眼睛弯成了小月牙。

吧唧了两下小嘴,

这味道…

跟家乡的野生猕猴桃一毛一样!

钱程又忍不住鼻尖泛酸,

真是一个小傻瓜!一口奇异果….幸福得就像拥有了全世界。

明明胃口很大,却那么容易满足!

明明那么弱小,却是什么都敢干,什么都敢担!

…..她真的很好!

“吴忧,以后我来保护你,好不好?”

钱程的心底这是一个肯定句.

他要挣很多很多钱,让小虎妞过上真正无忧无虑的日子…..

吴忧挠了挠自己的鸡窝头,

啥…啥意思?

谁保护谁啊?

这样的吴忧,让钱程忍俊不禁,“小虎妞,你这造型怪怪的。”

“哪里怪了?”吴忧睁着懵懂的大眼睛,充满求知欲。

“怪可爱的,”趁机捏了捏吴忧肉乎乎的小脸。

嗯….黑是黑了点….但手感还不错!

钱程暗自窃喜。

猝不及防的土味情话…

旁边吃瓜的黄毛,一口奇异果,如鲠在喉。

“咳咳咳….眼瞎吗?这还有个喘气的正常人呢,”

“黄毛,请安静的做一只单身狗。”

“什么黄毛?我叫黄韬,难道我就不配有名?”

“黄韬不足以代表你鲜明的个性,黄毛多好…..!”

看着旁边笑得跟个二傻子似的小虎妞,钱程故意调笑

手中的猕猴桃,不经意间一口一口全进了吴忧的肚子。

…..两天之后

在钱程孜孜不倦的努力下,

吴忧终于活出了个人形。

大四课不多,钱程基本都翘了…

每天准时来医院报到,

涂耐冬也没再来找他….

吴忧并不习惯这种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生活。

只是….钱程的光环太耀眼,她拒绝不了。

“小虎妞,你的伤是为我挨,罪是是为我受,所以乖乖待着,别让我伤心内疚,好吗?”

每每想到小虎妞遭了那么大的罪,差点断送了自己的后半生,而涂耐冬冬,还在学校浪得起花!

钱程的心里就老大不痛快,

还有上一世….

经过几天的“同室操戈”,钱程发现这个黄韬背景不简单。

俗称上面有人,

难怪他一个斜对面的屎壳郎

竟然会认识涂耐冬,

一个大胆而又不成熟的想法,悄然成型……

“涂耐冬,毕竟是一女孩子,我们这样做,会不会不太好啊?”

“你问问你的肋骨,它还好吗?何况小虎妞难道不是女孩子吗?我要为小虎妞讨回一个公道,”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我们这是合理讨伐,天理昭昭,她兴做,难道还不兴别人说吗?”

黄韬捏了捏拳头,坚定了自己的初心。

从两个大男生坐在一张病床上开始,

吴忧已经摆好了姿势,准备接收今日份快乐源泉。

只是说得这么小声…她听不见呀!

左顾右盼,

真是太磨人了!

面对吴忧明目张胆的偷听,钱程露出了大白牙,笑得像个二哈。

暗戳戳的,

我媳妇儿真可爱,虎头虎脑的….

仔细看,吴忧的五官是真不差,

小小的圆脸,大大的眼睛,挺翘秀气的鼻子,嘟嘟的小嘴…..

只是皮肤有些黑,特别是手上的皮肤,因为常年的劳作,还有些粗糙。

至于身材嘛….

1米6出头的个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前凸…….

钱程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想啥呢?

                       

原创文章,作者:药神谷的孙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82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