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蓠沈君玉(撩到如玉公子后)完整版在线阅读_撩到如玉公子后完结版阅读

小说:撩到如玉公子后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半纸

角色:江蓠沈君玉

简介:《撩到如玉公子后》男女主角江蓠沈君玉,是小说写手半纸所写。精彩内容:江蓠从小长在边城,长到十七岁时,她那负心汉老爹想起了她于是粗\/俗不堪、满口粗\/话的江蓠被接到了都城,变成了世家小姐
沈君玉貌美、风度翩翩,是都城第一美君子,是万千少女都想嫁之人……刚来了都城的江蓠,偶然遇见沈君玉,也看上了他不同于别的姑娘的徘徊与羞怯,江蓠直接出击,倒追沈君玉,她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对沈君玉死缠烂打、日日撩\/拨……
江蓠倒追美君子,一时轰动都城
人人都说江蓠配不上沈君玉,到后来江蓠将沈君玉追到手,与他成亲了,她也觉得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强扭的瓜不甜,再加上沈君玉对她不热络,两人迟迟没有圆房,所以她打算知难而退……
一向冷静的沈君玉,知晓江蓠要与他和离,在江蓠提出和离之前他便失魂落魄了,做什么都不是滋味,先前打算要为江蓠立规矩的念头也不复存在了终于,心中酸涩再也无法压制,借着醉意,夜晚便将人按在了床上,咬啃她的唇,红着眼问,“撩\/拨完了就想走,你把我当什么了?”
江蓠无法回答
于是那晚两人便圆房了……
第二日江蓠在沈君玉怀中醒来,手还被他攥着
看着熟睡的沈君玉,江蓠暗想:配不上就不上吧,配得上沈君玉的人多了,可睡在沈君玉身旁的,却只有她一人……

评论专区

胜者为王:杀时间用的

足球修改器:完结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起点认证的签到文鼻祖,万恶之源。

撩到如玉公子后

《撩到如玉公子后》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婚事

沈君玉送云梦回到宫里,夜幕已经降临,一轮皎洁明月挂天上。

因外男不得随意入后宫,所以沈君玉送云梦到皇宫门前便停下。

马车停下,云梦却道还有话说,沈君玉只好走到她的马车前,问道,“阿姐,还有何话要说?”语气温和,似那倾泻而下的月光,令人沉醉。

云梦掀开车帘,瞧了沈君玉好看的脸庞,纠结一瞬,还是道,“还是今日的那个问题。阿姐想知道君玉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若是家中为你议亲,你该当如何?”

“君玉自当,事事以阿姐为重。”

“如此,阿姐便放心了。”云梦终于放心,莞尔一笑,继而放下车帘,顿了一下,又道,“君玉,阿姐等着你。”

“好。”

沈君玉望着那已落下的车帘,缓缓开口,心中却有些迷茫。他实际上没有信心能扛得住家中的压力。

按理说,阿姐因他的失误而毁了容,他该对阿姐负责的。今日阿姐问他能不能娶她……他是理应娶她,照顾她一辈子,这是他欠阿姐的。

但是,家中一定不会让他这般做……

如今沈家受陛下猜忌,荣王一派又对逸王和沈家虎视眈眈,他的婚事必定要先以逸王和家族为重。

沈君玉这般想着,心事重重,上了回家的马车,皇宫里热闹却才开始。

沈君玉的马车走后不久,一道黑影掠过宫墙,一路上窜下窜,最后飞入了凤栖宫。

凤栖宫里,韩皇后刚用下晚膳不久,此刻正打算沐浴,察觉那派去跟踪沈君玉的暗卫来到,便停住脚步,问道,“可探到些什么?”

那暗卫答,“果如娘娘所言,二人今日确实是一同游湖了。方才分开还依依不舍,多半是男有情女有意。”

韩皇后大喊一声好,难得的眉开眼笑开来,“如此甚好!赏!”

那暗卫道了声谢,便又悄然退去,仿若从未来过。

韩皇后却是抑制不住的开心。她终于又想到对付逸王一派的计策,这次她怎么也要出一口气。

皇帝多疑,又坚信权衡之术,多年来,一直不提立储之事。

前些年,她好不容易坐上了皇后,以为她的荣儿不久也能立太子了,谁知皇帝又深宠沈贵妃,又提携沈贵妃之子逸王,如今逸王一派已经成长到与她的荣儿抗衡的地步,她决不能再任由逸王一派这样发展下去。

逸王一派一年前设计害她的荣儿被皇帝远派青州平乱,害得他们母子饱受离别之苦,她一定要出这口恶气。

既然沈君玉与云梦公主情投意合,何不成全了他们呢?

沈佳欢,既然你舍不得成全你侄儿和女儿的姻缘,便只能让本宫来成全他们了。

韩皇后这般激动的想着,当下便琢磨如何才能让皇帝给他们二人赐婚,一时忘了要沐浴之事。

。。。。。

相较与凤栖宫的冷清,沈贵妃的长乐宫要热闹得多,只因皇帝此刻正在长乐宫内。

沈贵妃今日做了海元帝最爱吃的菜。两人吃到尽兴之处,沈贵妃还时不时用嘴为皇帝喂食,皇帝被她折磨得有些神魂颠倒的,一时呼吸加重。

宫人们见这场景,连忙默默退下。

“陛下~”宫人都走后,沈贵妃更加肆无忌惮起来,坐到皇帝身上,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轻轻吐气,“臣妾今日为你跳一支舞吧?”说着,便又离开皇帝的怀抱,在他面前轻轻舞起来。

烛火摇曳,人影错落,女人如夜之精灵,尽情释放她独有的魅力,她那曼妙的身姿,宛若当年,不曾改变。

“佳欢……”前两日才说要修养身心的皇帝,很快便有些情不自禁起来,站起身,猛地抱住了令他沉醉的美人儿向殿中的大床走去。

纵情一番。

皇帝最后累得先歇下。

沈贵妃望着男人熟睡的容颜,不由得邪魅一笑。终究,她还是懂他的。也只有她敢这般对他,而他也不敢拿她如何。

她深知,他是自私的。他对她的情意,经过二十多年的消磨,估计也所剩无几。但无论是为了她的逸儿,还是为了她自己,她都不能失去他的信任和宠爱。

“三郎,你还记得我们初初成亲时的场景吗?”烛火中,轻轻摇曳的床围里,她眼中氤氲着些许雾色,抱住他,轻轻呢喃,“那时的你我,多简单啊。”她轻轻闭上了眼,掩下眼中无比的怀念。

“陛下!陛下!”女人刚刚闭上眼,殿门外便响起了一宫人急切的呐喊声,她豁然睁开眼,眼中瞬间凛冽一片。

“何事?”望着还在熟睡的男人一眼,她朝门外问道。

那宫人道,“启禀贵妃娘娘,陈妃忽然晕倒,请陛下去瞧瞧!”

闻言,殿内已经坐起身的女人眼中凛冽更甚。

每次都来这招?

她不烦吗?

“真是有意思,陈妃晕倒不去请御医,倒是先来请陛下?”她的耐心在一点点耗尽。是啊,他的女人实在太多了,他不再是她的独一无二了,她怎么差点忘了呢?

这般想着,身后原本熟睡的人已经起身,难得抱歉的看她一眼,却道,“朕去瞧瞧陈妃。”

“好。”她瞧着他,又恢复了如往日一样的冷静和大度。

很快,那人急匆匆的便走了,如往日的每一次一样,从未留恋。

望着已经空无一人的门口,她的心还是忍不住狠狠的痛了一下。

三郎,你当真不记得今日是什么日子了吗?

。。。。。

心事重重歇了一夜,沈君玉并没有睡好。

第二日醒来,便被父亲和母亲叫到了堂前说话。

沈君玉大抵猜到了缘由,有了心理准备,却还是不免有些忐忑。

但他性子一向清冷,喜怒不形于色,此刻面上也一同往日,并未有和异样。

“昨日你同公主去游湖了?”沈君玉一来,沈夫人便直接问道。

“是。阿姐说此时的碧波湖景色是她最爱的,孩儿便带她去看了。”沈君玉看着自己的母亲一眼,如实答道。

“胡闹!”沈夫人气得差点跳脚,但她毕竟出生书香世家,是名师之后,即使气急了也能控制自己的脾气,她深吸一口气之后,才又道,“沈君玉,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孩儿知道。”

“知道?”沈德泽也气得够呛,虽然他身为礼部尚书,最是注意自己的礼节风度,此刻却全然不顾了,他上前几步,便狠狠的扇了沈君玉一个耳光,“我看你完全不知道!你简直是糊涂至极,简直没有脑子!你不知道你这样做不仅会害得公主声誉受损,也会害了我们沈家,最后可能还要牵连逸王?”

沈君玉被打得一个踉跄后退,抚着被打的左脸,抬眼瞪着沈德泽,眼中的倔强让人无法忽视。

“你……”沈德泽被他这模样弄得气结,想再给他一巴掌,却再也下不了手。

沈夫人见丈夫冲动打人,眼泪便瞬间下来了,连忙上前阻止,“你好好说话不行吗?非得打人!”

沈德泽本就不是提倡使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方才冲动打人,现下便已经十分后悔,听见自己夫人这般说,更是感到对不住沈君玉,只好乖乖任由自己的夫人责骂。但心中还是怪沈君玉糊涂。

他这个儿子,他最清楚了,向来冷静的。现下怎么会做出这般糊涂之事?

难道他同公主真的……

这该如何是好。

原本,男欢女爱之事是最寻常不过,君玉同公主一起长大,公主容貌受损后对君玉又多有依赖,他们两人之间若产生情意,也可以理解。

但如今形势,他们两个人是万万不能成亲的。

君玉的婚事必须发挥更大的作用。

总而言之,他们两人之间的情意同整个沈家和逸王的大计来说,就不值一提。

“玉儿,你该明白,你的婚事,早已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沈君玉被打,沈夫人心疼得厉害,上前抱住被打的沈君玉,眼泪便止不住的往下落。

“娘已经为你拿来了丞相千金的画像,丞相夫人也没有拒绝我们家,这便代表你同丞相千金不是没有机会的。若是你同她的婚事能成,对我们沈家和逸王都好。”

“丞相家的千金?”

“是啊。”沈夫人道,“你放心,那姑娘很不错的,配得上你。”

“孩儿不是这个意思。”沈君玉忙道,“孩儿的意思是,丞相在逸王和荣王的争斗中向来保持中立,现下他若是将女儿嫁给我,那岂不是代表着他将倾向逸王?他会愿意?”

听见这话,沈德泽同他解释道,“现下丞相倾向逸王还是荣王还不好说,但是我们的真诚得先拿出来。听说荣王一派也打算拉拢丞相,我们必须要赶在他们之前。”

因刚刚被父亲打了一掌,沈君玉心中有火,此刻并不想理会他,但听见他的话,又忍不住问道,“可是丞相本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势已经够大,他何必一定要做出选择?若是他想坐享渔翁之利,继续保持中立,等逸王和荣王分出了高下,他才做出选择也不迟吧?”

“他不会这么糊涂的。”沈德泽冷哼一声,“他不出一份力,到时候谁给容得下他?”偷瞥沈君玉已经红了一块的脸,又说道,“再说了,陛下身子大不如前,朝局不会一直似这般只有逸王和荣王两派,你可别忘了现下陈妃正得盛宠,陈妃的儿子阳王虽然才八岁,还暂时不成气候,但陈妃兄长的身后可是佂西大将军陈武。”

如此,沈君玉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说来说去,不过还是他不能娶阿姐,只能娶别人。

若他娶了别人,阿姐该怎么办?她容貌受了损,除了他,谁又愿意娶她?

见儿子情绪瞬间又落了下去,沈夫人心中又是一痛,忙叫着还在剑拔弩张的父子俩先吃饭。

沈德泽看下人已经摆好的饭食,轻道一声你们自己吃吧,便拂袖而去。

沈夫人见丈夫赌气而去的背影,无奈摇摇头。他哪里是不想吃饭,这分明是担心儿子脸上的红肿,又不好意思,单独留下他们母子,不过是希望她赶紧给儿子上药。

唉,早知如此,何必打人呢?

打人总归是错的。

“这药效果好,擦一会儿便能消肿,就是有点疼,你忍着点啊。”沈夫人一边给儿子脸上上药,一边心疼,“你父亲你打你,是他不对,但你别怪他。”

“疼……他从未打过我……”沈君玉还是忍不住委屈,也可能是因为这药的刺激真的很大。

但他从小到大,的确从未被打过,这次却被父亲打得这样重,想来是昨日的游湖真的惹下麻烦了。

“娘,真的没有任何办法吗?”思及云梦昨日担忧的模样,沈君玉还是不甘心问道。

其实娶谁对他来说关系都不大的,婚事于他而言,不过是找个最合适的人按部就班的过日子而已,只要合适,那个女子是谁都无所谓。但他担心的是,若他娶了别人,阿姐该怎么办?阿姐容貌毕竟因他受损……

沈夫人却道,“玉儿,那丞相千金周采萱,真的是个很不错的姑娘,你一个会喜欢她的。”

这下,沈君玉终于不再问话了,但心中的郁闷却久久无法消散。

                       

原创文章,作者:半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82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