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倾芜宁怀瑾《重生嫡女:摄政王爷心尖宠》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重生嫡女:摄政王爷心尖宠)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嫡女:摄政王爷心尖宠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皎皎

角色:凤倾芜宁怀瑾

简介:主角是凤倾芜宁怀瑾的精选豪门小说《重生嫡女:摄政王爷心尖宠》,小说作者是“皎皎”,书中精彩内容是:【1V1双洁,复仇+虐渣+团宠+爽文+一生一世一双人】
前世,她助渣男登帝位,除匈奴,却被他与白莲妹妹折磨惨死重生归来,她誓要他们血债血偿,渣男上门刷好感,直接乱棍打走,白莲妹妹装柔弱陷害,直接赏她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想起前世愿意为她付出生命的男人,面对渣男求来的赐婚,她毅然抗旨,世人都说她疯了,拒绝那么好的天赐良缘,只有她明白,这一世再不能辜负那个对她一心一意的人
这一世选择与他携手,本以为是因为前世的愧疚,没想到冷情的他却把自己宠上了天

PS:简介无力,诸君请移驾正文

书评专区

我,东京剑圣,百般武艺:男主有点gay呀,别的小说是保护小萝莉,这货保护小正太= =

玄清卫:玄幻世界的办案加修行和官场斗争,哪方面都不是很吸引人。看了公众版,懒得追了。

绿龙博士:开头完全瞎写写,三十来章后才稍微认真点,剧情别的评论有介绍了,很一般没什么期待

重生嫡女:摄政王爷心尖宠

《重生嫡女:摄政王爷心尖宠》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四章你被人当成了替死鬼

“蛇!”

一条黑白相间的蛇被几个小厮拖到了地上,蛇身还在不停的摆动,四五个小厮合力压着才勉强不被它弄伤。

在场的女眷吓的花容失色,沈翠微也是吓的面容苍白,连后退两步,好在凤倾芜搀扶着她,勉强稳住了身形。

她喃喃道:“怎么会有蛇?”

这个季节,哪里来的蛇。

胆子小的丫鬟婆子躲的远远的,看着手腕粗的蛇被四五个小厮抓着,一个个脸上都露出恐惧的表情。

“吓死了,这儿怎么会凭空出现这么大的蛇啊?”

“就是啊,今儿个早上我还在这喂鱼,还好没被咬。”

旁边两个丫鬟讨论着,凤倾芜将两人的对话听了进去。

“你,过来。”凤倾芜抬手指向其中一个青色衣衫的丫鬟,丫鬟恭敬的走到她跟前行礼。

“你是什么时候喂的鱼?”

“回小姐,大概辰时左右。”丫鬟想了想回道。(辰时7~9点)

辰时……

凤倾芜眼眸微眯,她醒的时候是午时左右,放蛇进来的人就一定是在这两三个时辰内。

前世娘亲被吓的当场昏厥,后来追究,却一直没有找到证据,所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前世以为是偶然,现在看来全然不是,这就是人为。

第一,这个时节不可能有蛇。

第二,既然丫鬟在池边喂鱼,那就一定会有走动,蛇一定会受惊,一旦受惊就会攻击人,所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蛇是有人故意在辰时到午时这个时间段内放到池子里的。

这翠微居是她娘居住,所以幕后的人目标很明确,就是她娘!

如今这府里最想她娘出事的就只有柳姨娘那对母女,一想到前世凤倾雪那副恶毒的嘴脸,她就恨不得饮她的血,吃她的肉!

凤倾芜心中升起熊熊的复仇之火,敢动她娘,她就要他们付出代价!

她又盘问了进出翠微居的其他下人,从一个丫鬟嘴里得知巳时左右看到林管家来给翠微居送过炭火,除此以外就没有什么人进出过。

林管家是凤家的老人儿了,凤倾芜对他还是很信任的,但前世种种摆在眼前,她现在除了亲人外,谁都不敢过于信任。

“去,把林管家叫来,不要惊动其他人。”

小厮深知事情的严重性,赶紧去请人。

沈翠微看着蠕动的大蛇,心中惊魂未定,她别过眼,上前拉着凤倾芜的手道:“芜儿,你身子还没好,这样的场面吓人的紧,赶紧进屋去。”

凤倾芜安抚的拍拍她的手背,“娘,你放心,女儿身子没事。”

沈翠微见劝不动她,只好乖乖陪着她。

“用麻袋把蛇装着,千万别让它跑了。”

“是,小姐。”

几个小厮合伙将蛇装进袋子,领口处扎的死死的,蛇还在不断扭动。

忽然,它像是受了刺激一样,疯狂的在地上打滚,头不停的朝袋口处拱。

好在领口扎的紧,没让它得逞,装蛇的麻袋向沈翠微和凤倾芜他们这边滚来,而且那蛇像是有导航一般,精准的朝两人的方向蠕动。

凤倾芜感觉不对劲,拉着她娘就朝别的方向走,那蛇也蠕动着朝他们走的方向爬。

她想到了什么,放开她娘的手,然后向后退,那蛇没有跟着动,而是朝她娘爬去。

“再拿一个麻袋来!”她朝下人喊,立马就有小厮拿来了一个麻袋。

“你们把蛇扔到柴房看好。”

凤倾芜吩咐完就拉着她娘进了屋。

关上门,她问沈翠微有没有戴什么香囊在身上,或是用过什么香粉。

沈翠微想了想,说道:“最近我头有些疼,林管家就找人配了个香囊给我戴着,说是可以缓解疼痛。”

说着沈翠微将袖子里还没戴上的香囊递给她,“这香囊可是有什么问题?”

凤倾芜没有回答她,从她头上拔下一支发钗,然后将香囊放到桌子上,当场划开。

当看到里面躺着几枚药丸一样的东西时,两人互相看了一眼。

“这东西有问题。”

沈翠微愣,盯着“药丸”问,“这是什么?”

“诱蛇药。”

“诱蛇药?”沈翠微对这些东西不懂,这东西看起来没什么奇怪的,为什么能引来蛇?

凤倾芜向她解释了这药的成分,她才半知半解。

蛇的嗅觉很灵敏,能闻到人闻不到的气味,这个香囊里的“药丸”就是利用蛇这一点,让蛇以为她娘是猎物,于是疯狂的朝她娘的方向扭动,这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如果今日她来的不及时,恐怕她娘就要落得如前世一般的结局,凤倾芜想到这有些心有余悸的喝了口茶。

“小姐,林管家带来了。”小厮敲门。

“知道了,你们先去守着,让林管家进来。”

话音刚落,林管家打开门进屋,恭敬的朝两人行礼,“夫人,小姐。”

沈翠微点点头,凤倾芜问他。

“林管家,你今日巳时可进过翠微居?”

林管家拱手,“回小姐,今日我来给夫人送过炭火。”

他的回答与丫鬟说的无二,凤倾芜又问他是否送过香囊给她娘,林管家也回答是有这事,还说那香囊是他亲自去找大夫配的。

凤倾芜听完他的回答,眉头微皱,一个人若要害人,怎么会亲自动手落人口实?虽然所有证据都指向林管家,但凤倾芜想这事没那么简单。

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关键的证据。

手里捏着香囊,她顿时心里就有了计策。

“林管家,你确定这香囊是你亲眼看着制作的?没有其他人动过手脚?”

这……

林管家有些为难的低着头,一看他的脸色凤倾芜就知道了大概,这香囊恐怕是被人动了手脚,林管家被人利用了。

“回小姐,香囊的事的确是我负责,只是那天我被柳姨娘叫了过去,所以就将这事交给我侄子去办了。”

“那你可知,你被人当成了替死鬼?”凤倾芜冷幽幽道。

林管家后背一凉,连忙跪下,“小姐,你要相信老奴啊,老奴不敢做伤害小姐一家的事啊。”

凤倾芜知道他是被冤枉的,现在就要看他是保他自己还是保他侄子了。

“林管家,你那侄子你可了解?”

林管家战战兢兢跪着,拱手回她,“那孩子是老奴看着长大的,其他的都挺好,也孝顺,就是有点爱赌。”

爱赌?

“你侄子叫什么名字?”她问。

“林大业。”

凤倾芜点头,唤来了露儿,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随后就让下人将林管家看管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皎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8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