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妍沈朔《人生如戏,娘娘她纯拼演技》全本在线阅读_(人生如戏,娘娘她纯拼演技)精彩小说

书名:人生如戏,娘娘她纯拼演技

作者:烫烫

主角:时妍沈朔

简介:《人生如戏,娘娘她纯拼演技》男女主角时妍沈朔,是小说写手烫烫所写。精彩内容:【宫斗+诙谐+姐妹情+非双洁】
时妍作为双料影后,资深宫斗剧大咖,穿越到后宫,怎么能认怂呢!
皇上是什么?安心搞事业不香吗?
不奢求帝王宠爱的人间演技派,清醒而聪明的小妖精
你不害我,我不害你,咱们姐妹甜甜蜜蜜
你若害我,我必灭了你
心肠好,不意味着是大圣母,麻烦别把我当冤种对待

人生如戏,娘娘她纯拼演技

《人生如戏,娘娘她纯拼演技》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出血

叫水第一次。

第二次。

第三次,老娘不干了。

时妍眼角嫣红,如条摆烂的咸鱼,一动不动,想说话,但嗓子已经哑了。

再这么下去,明日她哪还有脸见人。

沈朔见她这副模样,喉咙里传来细碎的笑声,随后侧在一旁,牙咬了咬她的肩膀,“朕才发现爱妃这般秀色可餐。”

呸!我去你的!死狗。

时妍现在是连装都懒得装,直接侧着身子,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沈朔紧紧的贴着她,手臂揽着她的腰,两人便这般依偎在一起睡着。

后半夜朦胧的听到了动静。

什么柔妃身体什么的,只是沈朔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时妍也懒得动弹。

直到凌晨,天色微微露出肚白,就传来了大的消息。

静婕妤出血了。

这对在古代来说,无疑是十分凶险的。

沈朔起身,穿衣裳,见床上的时妍挣扎的扭动,忍不住说道:“爱妃好好睡会吧!这边的事,朕处理便好。”

时妍倒是想啊!但是皇嗣这么大的事情,她要是不去,岂不是受人诟病。

她强撑着坐起,胸前身上青青紫紫的,特别狰狞,当然这就是禽兽沈某的杰作。

不过沈朔身上也没好到哪里去,被她咬了好些口。

“多谢皇上好意,您先去看静婕妤吧!妾身自行离去,等妥善后再行过去。”

见时妍这般,沈朔也不再强求,火急火燎的便往外面走去。

时妍揉着酸痛的腰,宫女们都不敢抬头看,眼里都是吃惊,这真的是陛下干的吗?

平日里陛下可都是和风细雨的啊!

怎么会如此。

时妍整个人如同槁木,走路都有种火辣辣的疼痛。

迷糊的回到了玉华宫,青苗喜笑颜开的搀扶着她进去,见自家主子这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她的笑容又收了收。

“主子,陛下是不是对你不好了?”

“嗯,很不好。”简直是个禽兽。

青苗见状跟了进去,心里也忍不住抱怨皇上欺负人。

时妍迅速的换了身衣裳,碧玉的襦裙,梳了个简单的发髻,她起身的时候,就看到了青苗面色一阵红一阵白的。

杏眼圆溜溜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嗯?怎么了。”时妍听着外面动静,即便身体疼痛,也不得不出去。

青苗小碎步跟上,嘟囔,“皇上怎么掐人呢!”

这话说的。

时妍差点摔倒。

静婕妤住在西处的彩丽轩。

皇上与皇后已经到了,来的还有些嫔妃。淑妃没有来,反而是一向受宠跋扈的柔妃却来了,这着实让人意外。

时妍来的很低调,没引起前面人的注意。

见着边上婉贵嫔的目光扫来,她微微点头。

“皇上。”太医的声音在里面传来。

“静婕妤这病疑似中毒。”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嫔妃花容失色,脸上的表情各有不同。

“大胆!竟然谋害皇嗣!”沈朔拍桌板的声音愤然,所有人纷纷跪在了地上。

“皇上,您要为婕妤做主啊!婕妤今日胃口不好,吃的也都是些粥水,只有”

那静婕妤的贴身侍婢似乎想到了什么,停下了话语。

时妍明显感觉到了边上某人的动静,微微侧头,发现婉贵嫔手不断的搅动帕子,脸色十分不好看。

莫非…

她那些猜想在脑海里昭然,今日婉贵嫔的举动,显然是对静婕妤肚子里的孩子有心思。

可是,她没必要下毒吧!反而会保护好她才是。

“只有婉贵嫔送来的酸梅,婕妤吃了很多。”那婢女弓着身子匍匐在地。

随后太医取了酸梅检验,当即道:“回皇上,这上面是一层鹤顶红!”

“婉贵嫔,你胆敢谋害皇嗣!”

皇上与皇后的面色都十分难看。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婉贵嫔,眼里多的是幸灾乐祸,或者是淡淡的惊奇与同情。

时妍在一边没有说话,目光倒是看到了前面坐着的柔妃,她的眼神灼热的很。

婉贵嫔此时已经恢复了淡然的神情,她上前跪地。

“臣妾绝没有下毒,臣妾与静婕妤一向交好,听闻她胃口不佳,才特意让御膳房准备的上好酸梅。”

“你可有证据证明你不曾下毒。”高皇后握着佛珠,对着她说。

这可是谋害皇嗣的大罪,不是常人能够担待的。

沈朔并未开口,眼神黝黑,晦暗不明,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婉贵嫔直挺挺磕头,稳住心神,“臣妾是与婢女晚晴一同前来,与静婕妤交谈时,还一同吃了酸梅,并未有所异常。”

陆美人掩嘴轻笑,“这犯罪的每个人都会喊冤,只是没想到贵嫔竟然如此心狠手辣。”

她一说完,就遭受到了皇后的冷眼,她一个四品美人,竟然公开嘲讽正三品的贵嫔,毫无礼数可言。

陆美人立马禁声。

柔妃倒是站起身,来到了皇上的眼前,蹙眉道:“皇上,婉贵嫔她是一时鬼迷心窍,还请皇上皇后饶她一命。”

后面的时妍默默的无语,这是救人还是在定罪了,这柔妃还真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呢!

“陛下,臣妾有疑问,想问问太医。”婉贵嫔脸色如常,直接忽视了柔妃的话。

沈朔手指放在太阳穴,颔首。

婉贵嫔:“太医,你说静婕妤是中毒,可是中了何毒。”

太医寻思的低头,“暂且不知,但”

婉贵嫔:“那酸梅上,您说的是鹤顶红。鹤顶红乃是剧毒,静婕妤婢女也作证说吃的不少,那如此一来,太医却说孩子没有事,再者,臣妾早上送的酸梅,为何静婕妤次日凌晨才不适,皇上,臣妾就算是再愚笨,又怎么会在自己送的东西上,堂而皇之的下毒。”

随着她的话语落下,众人面色缤彩纷呈,尤为好看。

是啊!谁会这么蠢的下毒。

太医噗通的跪在了地上,“皇上,老臣只是说了眼前所见,绝没有冤枉娘娘的意思。”

高皇后目光收回,手指拨动佛珠,神色才缓和下来,对着边上的沈朔说道:“皇上,婉贵嫔说的在理,如此,便多请些太医为静婕妤诊治,再封了这彩丽轩清查一番。”

“皇后,您怎能凭她一面之词,”柔妃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随后又转而怯怯的说道:“臣妾是想说,婉贵嫔她”

她还想挽回几句。

但沈朔神色淡淡,转而站起身,目光冷然,“就依皇后所言。”

皇上发话了,这场闹剧也算是落下了帷幕。

出了彩丽轩,各怀心思。

刘才人抬头四处找寻,却发现根本没有了时妍的身影,她气恼的甩了甩手帕,“侍个寝而已,有什么的,哼。”

“才人莫忧,这次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这时才人想进位份是难了。”身边的婢女晓丽安慰着。

刘才人转怒为喜,见后边柔妃出来,立马迎着笑脸上去。

“柔妃金安。”

谁知道热脸贴着了个冷屁股,柔妃连个眼神都不曾给予她。

……

这么一闹,皇后免了请安。

时妍打着哈欠,着急回去补觉。

青苗扶着自家才人,心里犯嘀咕,伺候皇上真是个辛苦活。

“时才人。”前面匆匆来了一个穿青色衣裳的婢女。

                       

原创文章,作者:烫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78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