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和我的猫无敌(木成舟脏掉的小白鞋)全章节在线阅读_木成舟脏掉的小白鞋全文阅读

穿越之我和我的猫无敌》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脏掉的小白鞋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木成舟脏掉的小白鞋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穿越之我和我的猫无敌》内容介绍:木成舟和他的猫穿越了!
他带着他神经病一般的脑回路穿越到了另一个大陆,并开启了一段奇葩的修行
“你说有没有人第一次引气入体是正常人的几百倍?”
“有!气球成精了!”
……
“那会不会有人引入几百倍的灵气运行完大周天体内却没有催生出灵力?”
“地漏也成精了?”

穿越之我和我的猫无敌

《穿越之我和我的猫无敌》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论:严肃的议事厅如何变成菜市场

劫道锤在一次次缩小之后,最终变成手臂长短,木成舟走过去,看着腐朽的锤柄,伸手拿了起来,没有丝毫阻碍,也没有所谓的天地异象产生

“你能听懂人话?”木成舟一脸好奇

“听不懂”孩童般稚嫩的声音从劫道锤中传出

“你会说话?”木成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锤子都能成精么?

“不会,你听错了!”

……

这是个正经锤子吗?

不管锤子正不正经,既然能沟通,那就先把自己的问题搞清楚

“你认不认识一个拿着酒葫芦的邋遢老头?”

“不认识”

……

“那你认不认识一个穿着紫色衣服的小女娃娃,名叫墨守”

“不认识”

……

“那你知不知道天司城?”

劫道锤思考了一会

“不记得了”

……

“石狮子?”

“不知道”

……

“祠堂是怎么回事你总该知道了吧”

“不知道”

……

我要这破锤子有何用!!

木成舟忍住了把锤子扔掉的举动,继续问道“那你知道点啥?”

锤子思考了一会“我知道我叫木青一!”

“。。。”

原来你还是个有名有姓的锤子

所以呢,有何用?

木青一又说道“我还知道你叫木成舟”

木成舟一阵无语,这么大个锤子,就知道俩问题!

完全沟通不了

与此同时,木知秋与墨守交谈结束,谁也不知道两个人在山顶上说了啥。

木知秋带着墨守从山上落下,手掌一翻拿出一块刻画着阵文的玉符,灵力输送,说道“家族内部二品之上成员一炷香之后前来议事厅议事”

原来是传讯玉符

一炷香后,议事厅

木知秋坐在首位,墨守站在木知秋身后

议事厅只有一张桌子,桌子上坐着九个人,为首是木家家主木知秋,桌上坐着丹药阁阁主木思文,炼器堂堂主木荣轩,演武堂堂主木泽林,灵兽阁阁主木松月,阵法阁阁主木仲前,藏经阁阁主木百川,执法堂堂主木然,启蒙阁阁主木儒,九人实力皆在二品之上,这便是木家的根基与底蕴!

除此之外,各堂中二品成员站在各自堂主身后。

“两件事”,木知秋习惯性敲了敲桌子,“一是墨家要进藏经阁”

木知秋话没说完,木百川便打断,“不可,藏经阁乃我木家根基所在,怎可让外人进出?”

木知秋捏了捏眉心,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

各堂主七嘴八舌,大概意思都是说,藏经阁不可入,唯有木然不说话。木知秋看向木然,“执法堂堂主有什么想法么?”

“墨家也是个大家族,总不至于空手套白狼吧?”木然看向墨守,脸上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意。

墨守看了一眼首位的木知秋,微微转身面相木然,行礼道“前辈,晚辈此次前来,自然不会让木家做亏本的买卖。”

说罢面朝众人,又行了一礼,“墨家需要拓印木家的劫道经,作为交换,墨家拿出阵道宝物天地棋盘、灵兽宝物逢春、炼器材料通灵石蕊一整条矿脉。”

木荣轩听完,缓缓说道“这么大的交易,墨家只让一个小娃娃来做么?劫道经虽说木家如今没有人能够修炼,但也是我木家最珍贵的功法之一,你如何保证墨家不外传,我又如何相信墨家不会外传?”

墨守摘下手上的储物戒指,放在桌子上“晚辈是老祖唯一的弟子,劫道经只有老祖才能接触。”

“晚辈来此,便是作为质子,确保劫道圣典不外传”墨守声音中带着某种坚决,没有作为质子的悲伤,也没有娃娃的稚嫩“各位前辈如果不放心,自可以去墨家查证。”

“行了,”木知秋又敲了敲桌子,“此事就这么定下了,当年先祖定下规矩,劫道经人人可以修炼”

“可她不是木家人!”木泽林望向木知秋

“先祖也没说是木家人人才可以修炼,就这样定了,三天之后墨守进入藏经阁拓印劫道经”,木知秋似是不耐烦,“下一件事!”

众人闻言,纷纷噤声。

“木成舟回来了,现在正在祠堂…算是在祭祖吧。”说完木知秋便闭上眼睛靠在椅子上,听着下方的骚乱。

“他凭什么进木家,当年姜修齐带他离开,便扬言从此退出木家”木松月一拍桌子,吼道“怎么,如今在外面活不下去了又要回来?当我木家是什么地方?”

木儒听言,便觉得不忿“木成舟疑似先祖转世,他若是不是也就罢了,若是呢?木松月,你体内流淌的是谁的血?你修炼的是谁的功法?你倚仗的是谁创办的家族?”

木儒重孝道,不管木成舟是不是先祖转世,但只要存在一丝可能,他便会坚决站在木成舟这边!读书人若是执拗,便真的执拗。

木仲前也说道“不能因为外界谣言就认定他是先祖转世,虽说他小时候误入祠堂,但是劫道锤为了制造结界耗光了道韵,出差错也是难免的。”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听的木知秋直摇头,像什么样子,知道的是在议事厅议事,不知道的以为菜市场砍价呢!

“两件事,吵的乌烟瘴气”,木知秋第三次敲桌子,“木成风,你去祠堂把木成舟带过来!”

木知秋望向藏经阁木百川身后,一中年男子抱着一本厚厚的书正在看,与这喧闹的氛围格格不入。

中年男子木成风合上书,微微欠身,“是,家主”

木成风走后,刚刚安静下来的菜市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砍价。

……

“你这白菜多少钱一斤啊?”

“八毛”

“这也太贵了,刚才那家才七毛五,你给我便宜点我多买点”

“不讲价不讲价,那家便宜您去那家买吧,我这就八毛!”

“哪有你这样卖东西的!!不买了不买了”

……

                       

原创文章,作者:脏掉的小白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78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