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妃她又改嫁啦(百里云峥金灿灿)完整版阅读_弃妃她又改嫁啦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弃妃她又改嫁啦

作者:妖妖TM

角色:百里云峥金灿灿

简介:小说叫做《弃妃她又改嫁啦》,是作者妖妖TM写的小说,主角是百里云峥金灿灿。本书精彩片段:王爷,你有兴趣休妻吗?
不分家产,不破坏名誉的那种哦~
某王爷,咬牙切齿,金灿灿你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就这么想,本王休了你,在去勾搭其他男人吗?
你妄想!!
某女撇笑,抖着脚“出来混的,男人迟早是要换的!”
爆笑十爽文十轻松十开口即国粹

评论专区

我的萝莉养成计划:推的是《被我养育的小萝莉们》 温馨养成**H文 比较神奇的是写到后期什么时空穿梭机 异能 神仙都冒出来了 看得我头皮发麻

降临诸天:一万年时间人类干点什么不好呢,而且更夸张的是科技还那么落后。很多小说作者没有时间观念,动不动万年、百万年、亿年的,而且笔下主角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废物。

牧神记:按作者的观点,任何有黑历史的组织,都是低劣的——那么,这世界将没有任何美好的东西!作者对各作所谓理念的理解,不止是粗浅,已经是不值一哂了。还可以的文笔,不能掩盖作者对文化的无知,所以一星。

弃妃她又改嫁啦

《弃妃她又改嫁啦》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本非不死尔等终究是妾

看着金灿灿阴阳怪气的样子,冯静儿气的牙关紧咬,“金灿灿,别仗着王妃这个名号,在这里耍威风!

你不过是王爷不要的弃妇罢了,谁给你的胆子,来这里胡闹!

你就不怕我告诉王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吗?”

这年头,当真是世风日下,连个小妾都敢说自己的是非了,今儿个,不打得她万朵桃花开,自己就不叫金灿灿!

她不屑的打量着面前的冯静儿。

“弃妇?哼!”金灿灿忽的上前。

“啪!”一个大嘴巴子,狠狠的朝着冯静儿白皙的小脸扇去。

“就算本妃是弃妇,也轮不到,你个小小的妾室,嚼本妃的舌根!”

就在此时,一众下人跟随着丁香急促而来,整个院子,拥挤不堪。

“丁香,关门,打狗!”今天她就好好的肃立下自己的威严。

金灿灿瞬间气场大开,浑身上下散发着冷冽的气势,水灵灵的大眼睛绽放着阵阵杀意,一股子令人不寒而栗的气息将整座院子包围。

整个人的身影快如鬼魅,站在冯静儿吃东西的地方。

撩开外袍,缓缓的将腰间白色的软鞭解下。

听着冯静儿和金灿灿的对话,一众小妾更加惊慌了。

原来眼前这个邋里邋遢,强悍如斯的女人,是那个消失半月的王妃。

一众人面面相觑,在场的小妾,奴才,丫鬟,有哪一个没欺负过这个懦弱的王妃。

可是这是怎么了?原本软弱无能的金灿灿,现在怎么会这么强势。

以前的金灿灿可从不敢跟她们抗衡,即便是王妃这个身份,也还是依靠她父亲,兄长为她争取而来。

进入王府的金灿灿,王爷根本不管她,只要不死,随便她们处理,之所以能保住这条性命也还是王爷看在她娘家人还有点用的份上。

脸上挨了一巴掌的冯静儿的,怒火中烧的指着身后的奴婢怒斥着“你们这群没用的东西,还不抓住她!”

冯静儿捂着脸,顾不得脸上跟额头传来的疼痛,扭曲的脸,整个人如发狂的野兽“金灿灿,你竟敢打我的脸,我今天要活活撕了你!”

金灿灿不以为然看了看自己微痛的手“冯侧妃的皮肤是怎么保养的?怎么如此之厚”都说力与力的碰撞是互相的,她都感觉自己的手痛了,冯静儿的脸可想而知。

要不是条件不允许,她不止打一耳光,她还想多打几下,主要是,打脸它爽阿!!

金灿灿撩了撩衣袖,今天她不止要打她的脸,还要好好的教教她规矩。

然而就在这时,冯静儿身边的婢女一个个朝着金灿灿扑来,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好汉还架不住人多,下方的姬妾,奴才们更是想借着这次机会,讨好冯静儿。

就算是王妃那又怎么了?

在这吃人不如骨头的王府里,有王爷的宠爱才是硬道理。

虽然害怕王妃,但是,现在这个王府是侧妃做主!

这些人都是想以多欺少吗?

呵呵,很好,这就怪不得她,心狠手辣了。

金灿灿挥舞着手里的鞭子,每一鞭落下,空气中血光崩现,洒落着大片大片的血花。

血雾之中传来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天际。

金灿灿满意的收回手里的鞭子,抚摸着白色皮鞭上面的斑斑血迹,一步步往冯静儿的身边逼去。

看着这鲜血淋漓的场面,冯静儿颤抖着往后一步步的挪动着。

害怕中不慎往后摔去,冯静儿只感觉喉咙一阵发紧,整颗心提到嗓子眼,害怕金灿灿做出些伤害自己的事情。

“金灿灿,你想干什么?”颤抖着声音,小脸阵阵发颤,乌黑发亮的头发,垂落在腰间显得楚楚可怜。

“不干什么!就是用行动告诉你!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人再犯我,我还一针,人还犯我,斩草除根!”金灿灿步步紧逼,弯下腰冷冽的大眼睛俯视着冯静儿锐利森冷。

“顺便,教教你规矩!从今日起,给姑奶奶记住!

只要本妃不死,尔等终究是妾!

既然做妾,就要有做妾的样子,和觉悟!”话落,金灿灿朝着丁香的方向望去,对着她招了招手。

这话金灿灿虽然是说给冯静儿听的,但更像是说给下面的一群小妾听的。

丁香绕过那些趴在地上哀嚎的人,乖巧的往金灿灿的方向跑去。

“王妃,您找我呢?”扬起小脸,看着金灿灿。

金灿灿肆意的笑着,点点头嘴角轻扯“丁香,在我国的律法之中,不懂规矩,蔑视当家主母,应当作何处罚?”

哼哼,好在南安国关于妻与妾的律法她还是知道一点的。

在南安国,皇帝比较注重一夫一妻,但妾则可以随便纳,所谓妻,跟夫乃是平级。

所谓娶妻,则需要三书六礼,四聘五金,八抬大轿,十里红妆,十二版贴,明媒正娶,既为正妻。

而纳妾就不同,纳妾虽然也是明媒正娶,但不能穿纯色,且只能坐小轿,从偏门而入,非但没有发言权,还要受到正妻的管束,十分卑微。

想在府里过得好点,首先得学会察言观色,讨好正妻。

这就是金灿灿她父亲和兄长,得知金灿灿喜欢七王爷,不惜想尽办法,帮她拿下王妃这个位置的原因。

原本的金灿灿生性懦弱,说话大声一点都会被吓哭,金父肯定是不放心的,绞尽脑汁的给金灿灿扶上王妃的位置。

说白了,就是怕她被人欺负。

而金灿灿呢,嫁入王府,并没有因为王妃的位置而受人尊重,还时常被百里兴安的这些个小妾打压,而金灿灿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使自己的娘家与七王爷绝裂。

只得选择忍气吞声的任她们摆布,她一直以为百里兴安会为她做主,谁成想,百里兴安非但没有帮她,还将她禁足起来。

最终金灿灿气不过,跑到百里兴安的面前,闹了一番,离府而去,就芭比Q了,便宜了她。

丁香嘟着小嘴,一条一条的数着声音犹如清脆的百灵鸟“王妃,根据咱们南安国的侓法,蔑视当家主母,扙责80,若是不懂规矩,则是要……是要……”

小丫头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跟蚊子的声音一样。

金灿灿没好气的打量了她一眼,冷声冷气的开口“杖毙对吗?”

说着,金灿灿转过身,将自己手里的皮鞭,递到丁香手里“念在冯侧妃是第初犯,杖毙就不用了,不过,这藐视当家主母的80杖。

就当给侧妃长记性了,丁香你替本妃打,一下也不能少,你可懂了。”

丁香颤颤巍巍的将鞭子拿起,却不知道从何下手。

她一个小小的丫鬟怎么敢,敢对侧妃出手。

趴在地上的冯静儿,芊芊玉手扶着地,微微颤抖,额头的鲜血,顺着伤口沁出,双眼犹如剧毒的毒蛇,死死的盯着丁香,好不狼狈。

她不信一个小小的丫鬟敢打自己。

金灿灿看的气急,直接受不了。

握着丁香的手,将鞭子狠狠的甩出去,那清脆的啪啪声来回在空气中回荡。

脱离了金灿灿的手,丁香猩红着眼睛,泪水在眼眶打转“这一鞭是替王妃打的,身为侧妃你以下犯上

这一鞭是你仗势欺人

这一鞭是你不分尊卑

这一鞭是你持强凌弱…………”

一顿鞭子过去,原本狼狈不堪的冯静儿,一瞬间鲜血淋漓。

苍白的小脸儿,额间布满了细密的汗水,衣衫破烂,伴随着一阵阵惨叫声浮现的是已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若不是身上那时不时传来的疼痛感,她可能都昏死过去了。

凄厉声,惨叫声,传遍整座王府。

就连躲在暗处的影卫看着这一幕,当即打了个寒颤,瑟瑟发抖。

王妃这手段当真是残暴。

就在金灿灿看戏,看的正爽的时候,百里兴安穿着朝服风尘仆仆的往静香院赶来。

今天他倒要看看这个故作软弱的女人,如何解释。

百里兴安身穿着深蓝色的朝服,一掌将门轰开,黑着脸“还不住手!”

金灿灿冷笑,看着急匆匆赶来的百里兴安,看来他还是挺心疼这些个小妾的嘛~

百里兴安迈向金灿灿,冷眼撇了她一眼,低沉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金灿灿,谁给你的胆子,敢来静香院闹事?”

金灿灿无辜的双眸忽闪忽闪的砸吧着,人畜无害的撇了撇嘴“当然是王爷给臣妾的胆子咯~”

百里兴安蹙了促眉疑惑着“本王借你的胆子,此话怎讲?”

金灿灿点了点头,认真的看着百里兴安,指了指躺在血地上早已晕厥的冯静儿。

“冯侧妃挑衅王爷的威严,违犯了府里的规矩?我这当家主母当然要替王爷略施小诫了。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冯侧妃违反了皇上定下的侓法,臣妾只是按照皇上定下的惩罚来的。

庶民都懂的规矩,堂堂侧妃居然不懂,王爷日理万机,没时间管教妹妹们,臣妾理解,可妹妹们若是出门去,那可是咱们王府的脸面,臣妾是替王爷教导妹妹们规矩和礼仪。

臣妾也知道王爷宠爱冯侧妃,但规矩绝不容许被破坏。

臣妾知道王爷一向心慈,对自己人下不了手,但为了王爷的脸面,臣妾愿意做这个恶人。

犯了错不惩罚,若传到外人耳朵里,知道的会说王爷心慈,宽宏大量。

不知道的,会说王爷宠妾灭妻,目无法纪,凌驾与朝廷和法纪之上呢!”

所以为了王爷的声誉,臣妾当然是依仗着王爷给的胆子了。”

百里兴安阴沉的脸色,渐渐恢复,听着金灿灿的一连串狡辩,百里兴安简直想为她信口胡诌的本事,鼓掌。

百里兴安目光一亮,垂眼冷笑着“那看来本王还是误会了爱妃,辜负了爱妃的一片苦心了!”

说来说去,她将自己的侧妃打了,还是看在自己忙的不可开交的情分下替自己教导的。

这个狡诈的女人,明明是自己想打,还说是替自己管教。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信口胡诌的本事很厉害,芝麻大点的事,在她往大的方面说,这个女人祸水东引的本事不小。

他不但不能惩罚她,还得感谢她,若今天他处罚了她,岂不是坐实了宠妾灭妻,目无法纪的帽子吗?

这个女人得好好查查了,若她以前是故意装柔弱,那她为何现在就完全抛开之前的伪装,若不是故意伪装,那为何突然之间就性情大变。

她进王府到底有何目的!

百里兴安那古铜色的肌肤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引人入目,亮如星光的眸子,来回打量着金灿灿剑眉微挑,“那依爱妃的意思,本王还得好好感谢爱妃你咯?”

说着话,百里兴安拉近自己与金灿灿的距离,眸子里说不清的因素。

百里兴安的转变,使得金灿灿内心咕咚一声,她献媚的笑着“呵呵,王爷,夫妻之间,本就要互相帮助,互相扶持,应该的,应该的……”

金灿灿拉着丁香的小手就想离去。

百里兴安淡然的扫了金灿灿一眼,突然拉住她“怎么?损坏了府里的东西,就想跑了!

金灿灿你肆意毁坏物品,本王罚你一年的福禄你可接受?”

金灿灿抽回手,甜甜的笑着“当然接受了,王爷宽宏,臣妾先告辞啦~”

金灿灿二话不说,拉着丁香就大步就跨出静香院。

边走边叹气,好险啊!

要不是凭借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今天哪有这么容易出来。

还好,还好,只是扣一年的俸禄而已。

赚钱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小KS

只是,不知道百里兴安知道了以后会不会被气死。

百里兴安招了招手,一群人从门外走进来,百里兴安面无表情“带下去!该养伤的养伤,该换人的换人。”

金灿灿这次真是以一己之力搞废半个王府,大部分的人,被打的皮开肉绽,整个王府又进行了一次大换血。

百里兴安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往书房而去对着书房的黑衣人道“影子,好好查查这个金灿灿,给本王盯着她的动向,如对王府不利,直接除了。”

                       

原创文章,作者:妖妖T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77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