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听从心跳(张晚意晚昏)全章节在线阅读_张晚意晚昏全文阅读

小说:只听从心跳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晚昏

角色:张晚意晚昏

简介:张晚意晚昏是《只听从心跳》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晚昏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你是不是也常常在思考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当你沉入冰冷刺骨的海底,咸得苦涩的海水充斥着你的整个鼻腔,感受了快要溺死的痛感后,却又被被海水冲到了沙滩上,你会选择再次活下来么?
当你熬过了无数多个难以入眠的夜晚,经历了精神和身体上的双重痛苦,却突然有一天有了精神,睡了一个好觉,你终于可以丢弃了身旁的氧西汀瓶子,成为一个正常人,你还想再活一次么?
当你在寒风刺骨的夜晚,登上楼顶的天台,大风吹得大脑一片空白,你纵身一跃,感受了从高处坠落的恐惧与绝望,却落在了救生气垫上,你还会选择重新活一次么?
我希望你的答案是:我想要再活一次

评论专区

异界巫师路:有点烂尾,但能把西幻架子架起来确实很不错

超级游戏帝国:干粮。量大管饱,喜欢重生开游戏公司的可看。

重生之大英雄:文笔好,人物不脑残,爽文。主角开头明明不爱钱,后来死爱钱,不能用性格突变来形容,是个败笔,还好淡化过去了。

只听从心跳

《只听从心跳》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真的很忙么

苏九允的母亲父亲都经常不在家,听说她父母在城里的生意做的很大,一年见不了几次面,大多数她都是一个人在家,她的母亲每次回来都会给她很多钱,对她说“想买啥买啥,别亏了自己啊。”然后急匆匆地拎着包出门了,苏九允连句话都没来得及说。

我总是把她带到我们家去吃饭,她偷偷跟我说“真羡慕你妈妈能每天陪你吃饭。”

有一天夜里,我刚帮母亲整理完照片,刚躺到床上,就望见窗外狂风大作,地上的白色塑料袋被卷到空中,沙沙作响,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越来越密,噼里啪啦的打在玻璃窗上,像一只妄想冲破囚笼的恶魔,溅起白蒙蒙的水雾,刹那间模糊了视线。紧接着听见一阵闷雷,声音震耳欲聋,风声夹杂着雷声,越下越大,不时还有一道道闪电划过。

“叮铃铃…叮铃铃…”突然响起来的电话声吓得我一激灵。我打开手机,看到是苏九允的电话,连忙接起。

“喂,小允,你……”我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苏九允在电话那头低声呜咽。

“喂,怎么了,你先别哭啊,你怎么了?”

“晚意,我……我好害怕啊,外面在打雷,我一个人好怕。”

隔着电话我都能想象到苏九允紧张不安的样子,“别着急,我去陪你好不好,你在家里等我。”

我跳下床,拿起床边的一件外套套在身上,踩上拖鞋,冲出房门,敲了敲母亲的房门,随即闯进去,“妈妈,小允一个人在家,害怕打雷,我想去他们家陪她一起。”我着急的说。

母亲听罢,赶忙从床上坐起来,“这怎么行,你们两个女孩子我怎么放心的了。我跟你一块去把她接过来。”母亲裹上一件毛呢外套,我们俩套上雨靴,拿了两把伞,顶着大雨出门了,站在路边拦车,倒是有几辆出租车,但是都不停,估计都急着赶回家躲雨呢。我和母亲见状转身顺着路边打算走路去苏九允家,母亲搂着我,我们在雨中小步奔跑,虽然有雨伞遮挡,但是不时地还有雨水飞溅在我们身上,冰冷的空气让我不由的缩紧身子,但是一种幸福感,自豪感却从心底蔓延。

赶到苏九允家里的时候,我和母亲的大半个身子也已经被打**,打开门,苏九允抱着一只毛绒兔子站在门口涩涩发抖,她咬着下嘴唇,脸色发白,惹人怜惜。看见是我,她扔掉手中的兔子,扑上来一把抱住我,喃喃低语,“晚意,我好害怕,还好有你。”我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背,不敢用力,生怕弄疼了她。

母亲拿起沙发上的毛毯走过来,“来,小允,快点包上,我们一起回去,住在我们家,以后都住我们家里好了,等你爸妈回来你再回来。”母亲把毛毯裹在苏九允的身上。

毛毯真大,把苏九允的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

回到家母亲先放了热水,让我们俩快点冲一个热水澡,说害怕我们感冒,苏九允冲澡的时候,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母亲在厨房给外婆打电话,她打算给我们煮姜汤,

“放多少姜啊?”

“放不放糖?”

“好好好。”

母亲把电话夹在脖子里,手里忙着切姜。

我看着母亲在厨房忙碌的身影,不由想起六岁生日的那天,母亲和外婆争吵的画面。

我闭上眼睛,心想:还好妈妈好了起来。

苏九允住到了我们家,我们俩就像亲姐妹,每天一起去上学,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做着所有亲姐妹会做的事情。

清晨,第一抹阳光照进窗台,我和苏九允还在梦世界中畅游,直到母亲的声音传来,打破了奇幻的梦境。

“快起床啦!两个小公主,太阳都晒屁股了。”母亲边说边推开我们的房门。

“知道了,妈妈。”

“知道了,阿姨。”

我们俩都懒懒的回应,然后坐起来,跳下床,眺望窗外,路对面有一片很大的空地,布满粗石,沙砾,看起来毫无生机,满目荒凉,好似被遗忘般的无人问津。

之前听外婆说那片空地可能要建造一所海洋馆,到时候可以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海洋动物。

我和苏九允站在窗前对海洋馆展开了幻想,

我说:“海洋馆一定会有一条深蓝色的奇幻玻璃隧道,两边和头顶都能看到成群的鱼儿欢快地游来游去。还能见到很多我们没见过的海洋动物,比如电鳗,水母,小丑鱼,海葵等等,很多很多。啊,到时候我一定要看海豚表演,看海豚从池底凌空跃起在高空表演一个顶彩球,看海豚和工作人员握手后,演奏一曲动人心弦的歌曲。”我两眼放光沉浸在幻想中。

苏九允说:“我最喜欢水母了,但是还没有见过,小的时候妈妈给我念睡前故事,讲到了水母,听说水母晶莹透亮,就像一把降落伞,在水中可以变换很多种形状,它们的身体很软,在水中一张一合地翩翩起舞。有些水母还会在水中发光,闪耀着微弱的淡绿色或者蓝紫色光芒,有些还带着彩虹般的光晕,光是想想我就觉得很期待了,它们就像潘多拉魔盒一样神奇。”苏九允闭上眼睛,双手并在一起,像许愿一样。

少女的幻想总是奇幻而又神秘的,能给枯燥乏味的生活带来乐趣与希望。

“快点来吃饭吧,我们下午不是还要去森林公园玩么?”母亲已经做好了中午的饭菜。

我们赶忙跑出去帮母亲端菜,母亲笑呵呵的说“这下,我有了两个乖女儿。”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嘭嘭嘭!”紧接着敲门声更大了,苏九允跑去开门,打开门的一瞬间,我看见苏九允愣住了,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眼里写满了惊讶,同时又带着些不易被察觉到的小惊喜。

母亲也放下菜跟去门口,看到一个陌生女人,身材高挑,体态纤瘦,一头**浪卷散在脑后,两个大银圈耳环坠在耳垂,化着细细的柳眉,涂着正红色口红,穿着一条修身的黑色针织连衣裙,外套一件黑色夹克,脚蹬八厘米高跟鞋,气场强大。

右手拎着一箱六个核桃,左手拎着几个精致的礼品袋,母亲开口问道,“你是?”

还未回答,苏九允先开口了,“妈妈。”很小的一声,声音微微发颤,但是在场的我们都听的一清二楚。

苏九允的母亲忽略了她,径直望向我的母亲,“晚意的妈妈么?我上次听小允跟我打电话讲说她住到了你们家,真的很不好意思嘞,我和她爸爸工作实在是太忙了,我这次来就是想麻烦您帮我照顾一段时间的小允,不用担心,我会付给你每个月的生活费,小允很乖的。哎呀,你把卡号发给我,我到时候把钱打到你卡里好啦。”

母亲刚要开口,一阵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苏九允的妈妈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把挎在胳膊上的手提包捋下来,拉开拉链,用手在包里摸索了一番,拿出手机,接通电话。

“喂!好啦好啦,马上就下去了。”她挂断电话摸了摸苏九允的头,紧接着边往楼下跑边对我母亲道谢,“谢谢啊,到时候把卡号发给小允,让她发给我就好啦。”

尾音传来的时候,苏九允的母亲已经不见了踪影,随即听到楼下跑车启动的声音。苏九允追到楼梯口的玻璃窗,只看到了父母离去的身影。

我和母亲对视了一眼,把苏九允招呼进来,母亲搂着苏九允的肩膀,热情的说“小允,你就放心住在阿姨家啊,把这当自己家,刚好也能和晚意做个伴。”

苏九允点点头,我看出她很努力的挤出一丝不自然的笑容,脸上是一种无法掩饰的失落感,她耷拉着双肩,低垂着双眸,坐在沙发上,手指绞在一起。

我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说“不要难过,你妈妈太忙了,有时间肯定会来接你的。”

她听完这句话,抬起头,对上我的目光,她问我:“真的很忙么?真的会有母亲忙到把孩子放在别人家么?”

我愣住了,不知道怎样回答她。也许真的很忙吧,但是真的会忙到没时间管自己的孩子么?

我听着窗外的风铃,在微风中相互碰撞,发出清脆银亮的响声,似在风中低语,它是否在弹奏着只有某人能听懂的乐曲,它是否也在等待着某人的归来?

不早了,该睡觉了,晚安。

                       

原创文章,作者:晚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75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