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朝暮李亭川(穿越成虐文女主和病娇反派he了)完整版在线阅读_穿越成虐文女主和病娇反派he了完结版阅读

书名:穿越成虐文女主和病娇反派he了

主角:沈朝暮李亭川

简介:《穿越成虐文女主和病娇反派he了》是作者“徒步八千里”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沈朝暮李亭川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绿茶狐狸精病娇男主】×【暴躁戏精颜控女主】轻松欢脱文
被高空抛物砸中后,沈朝暮穿书成古早虐文恋爱脑女主,被男主当棋子利用伤身伤心家破人亡
系统:「消除原女主怨念值可以获得重生机会哦!」
沈朝暮:神经病,又不让我ooc又要我消除怨念值,那我先接点支线任务赚赚金币吧
顺手救下被霸凌欺负浑身是伤的少年,开启攻略少年任务,原本以为是小白兔,结果发现他竟然是扮猪吃老虎?还是原文大反派,半人半妖,又病娇又绿茶!
沈朝暮:……没关系没关系,只是支线任务而已,金币到手我马上跑,我马上…
李亭川笑吟吟将她抱在怀里,委屈道:你要跑哪儿去?他上次凶我打我,我好害怕,暮暮,不要喜欢他,你说过会心悦我一辈子…
沈朝暮看着他摇出花来的毛茸茸大尾巴,无语道:你别给我装!

穿越成虐文女主和病娇反派he了

《穿越成虐文女主和病娇反派he了》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这事管不了

沈朝暮不是什么多管闲事的人,况且她如今战斗力不好,应对四个男子,恐怕助人为乐不了反被揍。

有胆怯的见解是以直报怨,但看那几名弟子对少年的殴打没有终止,反倒越来越激烈的趋势,恐怕确实要将那少年击败。沈朝暮咬了咬紧牙,咬着牙站出来道:“停手!”

“你们不要再打了!”

做为女主角,她务必秉着心地善良公平,抱打不平一声吼的标准,终究这可是腾创互联派,门规第一条便是严禁私斗。尽管弟子诸多师父管不过来,可是这等龌龊事闹大,总归是要点罚受惩的。

那几名弟子问讯停了握拳,眯眼见去,见她也身穿侧门弟子服装,原本还被吓住的心一瞬间又壮了下去,训斥道:“哪里来的女人,去去去,男人的事你插什么手?”

在其中一人伸手阻拦,提示他先闭上嘴,自身向前一步讲到:“我讲小媳妇,你看起来也娇柔的,我们几个大男子,不愿落得打女人的绰号。你不认识他,就快回吧。”

“哼,怕不是这杂交的姘头,也不知道这女人什么眼光,看上她这类没种的男生!”

讲完也是二声猖獗的开怀大笑,好像侮辱别人便是她们开心的由来。地面上躺着的青少年全是血污的手指头动了动,耸着鼻头大口呼吸着,早已被揍得孱弱无比,恐怕真的咽气了。

她们得话里话携带着十足的可笑和岐视,沈朝暮原本只是想阻拦这一件欺凌,那么一听,顿时爆火,想着今日她不整理这几个没家教的畜牲这一生都睡不好觉。

“大家说的是,我这就走。”

沈朝暮朝她们欠了欠身,转身离去。

那几个看过,讥笑一声,带上拼劲力度猛踢青少年小肚子。青少年被这样一踢,瞬间身体弓起,哇的一声,呕吐很大一口红血。

“废弃物,呸!使你装清高!”

“差不多得了,要踢出事来,之后咱都没奴仆支使。”

那四每个人又说了什么泄愤的得话,刚离去青少年走了没二步,就突然见一个身影风尘仆仆地冲过来。她们还未看清楚来人,一股极臭的味儿便窜进鼻孔。

“啊!!!!”

那四人被气势汹汹一顿经验教训挨揍,沈朝暮打架极狠,专打四肢关节,尽管她因为这幅人体的原因气力较小,但是她手上的武器装备非常好的填补了这一点。

那几个反应过来,往脸部一抹,感觉粘乎乎稠兮兮的,注视望去,瞬间胃内翻滚,刚刚吃的晚餐都需要往嗓子眼儿逆流。

“是…是屎啊!!!!”

没有错!

拖布蘸屎,范畴性破坏力武器装备,2米内没有人敢贴身,但凡被击中,马上让对手破甲,导致强劲的情绪进攻。

沈朝暮用手帕遮住头顶部,两个角的交叉式系结处堵在鼻底,自信满满道:“吔屎啦你!”并抡起手里的拖布,在粪桶里沾了又沾。

几个这才认清是刚那女人竟带上拖布和粪桶杀了回家,刚想要去拔武器装备,却发现腰部的兵器也沾了浓浓的不明液体。

他们都是出生望族的公子爷,哪见过这等场面。受不了委屈吧,又不想去抓沾了粪的武器装备,并不抄混蛋还击,这女人又要将这拖布狂扫在她们脸上了。

加上异味在空气中持续进行发酵,她们龇牙咧嘴,悲愤无比,却也万般无奈,只能转过身逃跑,急忙留了一地的印痕。

系统软件:「警示!警示!您已ooc,扣减金币五十块!」

啊???

沈朝暮心道:“这也算ooc?而且我哪里来的金币让你扣啊?”

系统软件默默地展示出了上一个页面:「恭喜您进行掩藏支线任务:结交关键npc。奖赏金币二百块。」

「一定要注意,若金币变成负值,性命将打开倒数计时。」

关键npc,哪位?

沈朝暮的视野落在地上半瘫不瘫的男子,脑中追忆了一遍书中的故事情节,对他彻底记不起来。

系统软件好像发觉了沈朝暮的困惑,积极了解道:「必须了解他的真实身份吗?您现在还有一百五十金币,能够花五十金币开启有关他的一部分具体内容。」

五十金币?

他的真实身份如何这么贵?

沈朝暮有一些不舍得,想着原作女主角没认识他不也循规蹈矩离开了故事情节,想要知道这是谁,问一句不就行了。

花这劳什子糊涂钱做什么。

眼见地面上的粪液都需要涌向他那里来到,沈朝暮赶忙向前将他劝架,可青少年浑身是伤,沈朝暮压根找不到方向。最终双手越过他的腋窝下,拖混凝土一样把他拖至了阶梯上,依靠廊柱。

此处不适合多做停留,谁曾料想到那几个男的是否会又杀回家,何况。沈朝暮低下头嗅了嗅自身身上的味道,哇,臭晕人了!好想洗澡!

回过头来再看青少年,依旧是不省人事,不识好歹,倘若不治疗,也许确实活但是今夜了。

秋院的人或是让秋院的治,如此惦记着,沈朝暮走入秋院庭院。

每一个院的合理布局不一样,这秋院的路看起来都一样,像极了一个大迷宫。她千辛万苦遇到了一个秋院的弟子,赶忙拉着他道:“少爷!少爷!”

那公子本在往前走,嗅到一股臭味袭近,满面不抗急忙避开,回头一看她,却见她长得极为漂亮,一时间也让人忽视了她的身上的异味,只露笑软了嗓音询问道:“哎哟…你,不是我们院的弟子啊?有什么事?”

沈朝暮赶快三言两句将事儿道来,那个人一听,有一些迟疑,掂量了解:“你说的那四个人,是否高矮胖瘦各一,额,高的那人,脸长三角眼鼻翼宽…”

“你说的对,便是她们!”

那个人获得明确的回应,赶忙招手移开两步,如避毒蝎:“管不住!我管不住!”

沈朝暮诧异,一把抓住他的衣袖,却反被他甩掉,见沈朝暮疑惑,他赶忙“自讨没趣”:“哎…你有些不明白。她们那四位,家中可全是朝中做官员的…不但就是我管不住,他人也不管啊!”

“你说的被揍的臭小子本来是戏班的。”那个人指了指自身的脸蛋儿同她比画描述,“相貌漂亮,你也见着了,拒绝了这些弟子乱七八糟的喜好,诺,拂了公子的脸面,二话不说就把他从戏班里赶出来,要送到自己家府第做丫环…”

可是他聪慧,带上从戏班里赚来的钱,报了招生交流会的名,免过一劫。

谁曾想他进了,那四个人也进了,还进了一个院儿里。

这事儿在圈子里传出了,特别是秋院的侧门弟子们,谁敢触这一霉头?只能对于此事恶行假装不知道,置若罔闻了。

                       

原创文章,作者:徒步八千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75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