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沫之唐燕邰)魔幻异世:开挂的我依旧被吊打完结版阅读_(魔幻异世:开挂的我依旧被吊打)全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魔幻异世:开挂的我依旧被吊打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一个鸡蛋两个包子

角色:林沫之唐燕邰

简介:火爆新书《魔幻异世:开挂的我依旧被吊打》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一个鸡蛋两个包子,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七层异世我完虐世界!
开挂的人生每一步都是惊喜!
你以为我是什么大佬?NO!只是个凄凄惨惨的卑微家伙子!

评论专区

末日技能树:创意好评,各种职业的金手指挺有意思的,主角也是走的果决路线,不过整个的格局比较小,中期剧情和逻辑比较乱略崩坏,最坑的是作者习惯性地烂尾了,个人干粮+

调戏诸天:大纲遁了,可惜,主角性格还挺符合我胃口

活在霍格沃茨:……完全是创造一个主角抢哈利戏份……然而似乎还看得下去?可惜有些地方智商掉线……没书看可以看看。

魔幻异世:开挂的我依旧被吊打

《魔幻异世:开挂的我依旧被吊打》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他掳走我

这次,许星辰走的很慢。过了许久,我才跟着他走到古堡大殿门前。

嘎吱一声,古堡的巨门打开。而我们俩谁也没动。我明白,这是里面的人知道我到了。一会,带着破釜沉舟的勇气,我走了进去。此时许星辰却消失在身后,我大概知道,这是诅咒,只需他引路,其余不需要他。我有点哽咽。曾经多么骄傲鲜活的少年,此刻只能是个无法左右自己的引路人。

思绪回转,我抬眼看向大厅,只见殿内歌舞成群。所有人都带着面具,以面具掩面。面具形状各异,有精怪样的、有恶鬼式的。千奇百怪,恐怖肆意。我的到来并未引起多大的喧哗,我看向四周,发现此处这些,皆是人类。或者称之为没有灵魂的活死人。被恶魔操控着,没有思想,不停在这跳着同一支舞蹈。

凡是能被恶魔诱惑,皆是内心定力不足,对世间金钱名利欲念深重之徒。没什么好惋惜的。

我早已知道,有人一直等着我。

果不其然,他来了。

“这人归我了,谁也别抢!”一声清亮的嗓音响起,听声音大概是二十出头。我还没看清来人,便被他掠向空中。只见该青年背后陡然生出巨大的黑色翅膀,带着他和我飞向空中。

来不及开口,底下就有人咆哮了:“别西卜,她是我的猎物!”“萨麦尔,别多管闲事!”随后便向底下那位,丢出一团黑色魔气,似乎不太友好。萨麦尔迅速躲闪,躲过攻击,而底下的人依旧不停地旋转,跳舞。若是被打到了,缺了手,断了脚,也毫无痛感地站起来,继续旋转。

我还没看清底下那人模样,依稀见得是红头发蓝眼睛,五官立体的外国人。

我面无表情,似乎被掠夺的不是我。我等着和他谈判,毕竟硬拼死的必然是我。

别西卜,贪食(苍蝇君主,圣经中以“鬼王”相称呼)掌管驱逐猎物的孤傲残酷的魔王 。萨麦尔,暴怒(愤怒的化身,圣经中以“魔王”相称)掌管违背善行堕落黑暗的逆袭大魔王 。

他们二位是圣经中的撒旦创造的恶魔。换言之,是撒旦的欲念化身。

撒旦又名路西法,原天使长,孤傲自负,自以为能与神平起平坐,反叛失败后堕入地狱。

我在思考待会如何开场,毕竟当时骗 他骗的很惨。不过不等我思考太多,我身上那位,便带着我飞出古堡。他飞的时候贴着我耳朵低语了一声:“我之前就说过,你绝对逃不掉的。”随后迅速离开我的耳侧,放开我的一只手。

不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在半空中悬浮了。“你这个疯子!”我平静地说道,但心里却不是很害怕,他若是想杀我,早在我出现在古堡前就一击击杀了,何苦留我至此。“你说的没错,我就是疯子,没有人比我更在意你。”他淡淡的说出这句让人想入非非的话。但我知道他的本意应该是我与他之前好歹一起经历血雨腥风,却妄想利用他带许星辰逃离。

“接下来,我要放开你另一只手,而你将会从这高空掉落,想想那个画面。碰!真是美好!”他说完便不等我表现得稍微害怕一点,便放开了我的手。此刻我在赌,赌他不会杀我。若是赌输了,我也不会死,毕竟我好歹是个精怪。贴近地面也能自救。

寂静的夜晚,只有他说的这句话回荡一会,便消失了。我闭上了眼睛,一场谈判前的豪赌。

良久,也没有我坠落,砸到地上的声音。我知道,我赌赢了。别西卜漂浮在我身前,他收起了翅膀,对我轻蔑一笑:“你以为我舍不得杀你?可笑,愚蠢。”

而此时,我没搭理他,看向四周。面前是一片腐烂的尸体,好久没处理的样子,尸体很臭,细看还能看到有很多蛆在上面蠕动。还有些死相凄惨,腹内器官半耷拉的出现在外面。

“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把你带这里来?”他的话说完,看向我,似乎想要我的答案。

“好奇与不好奇重要吗?你不都会说?”我看着这张熟悉的脸,挑眉,一如既往的金发碧眼,面色惨白。

“哈哈哈哈哈哈,这里,都是中世纪我的战利品。他们的死于我的瘟疫,完美至极。但是我很享受这样的画面,便施法让他们保留在这一刻。”他大笑,随即舔了舔唇,目光得意好像在和我炫耀。

“疯子。”我笑了笑。

“是啊,我是疯子。但你不是更疯吗!哈哈哈哈哈!”他大笑,“我突然不喜欢面前这些战利品了,却懒得施法,麻烦我们的沫之小姐,清理战场了。”

他勾起了唇,不给我脱口的是否来场谈判,便消失在我的视野,空气中留下他的气息以及一句话,“不打扫完,你出不去的。他们的瘟疫也被我保留下来了。”最后一句像是挑衅。我摇了摇头,叹气:“罢了,怎么可能会自断翅膀,我简直痴人说梦,可笑可笑。”嗤笑了自己一声,便看向眼前尸横遍野的景象。看着眼前血气冲天的景象,我一时犯了难。

几千年的老恶魔了,为何如此幼稚!我愤恨不已,倒也没有对他的害怕。别的恶魔我还内心很怵,但我从不怕他。

所以,我决定席地而坐,眯一会。反正什么时候都能打扫尸体,现在还是休息为上。太累了,今晚都没有休息好,要担心许星辰,还被人掳到这,是要好好休息。

虽然地上有血,等等,血?我摸了摸地上,发现血流从手上穿透,没有留下。我再抬眼看了看眼前的腐蚀山,然后站起来,向前跑去,伸手摸了摸。一样的情况,从手上透了过去。我嗅了嗅,血腥气味中淡淡的蔷薇花气飘来。幻术?别西卜为何要用幻术困住我?他看起来也不是这么照顾我的样子。还用如此简单的幻术,如果并不是为了为难我,就是为了护我。

不过此刻知道眼前都是幻象,以及别西卜的态度,我更加放心了,跑到刚刚的地方,继续盘腿休息。也没有想破幻术出去。既然他将我带到此处,便是有的商榷。我等别西卜出现。

另一边大殿内,正引发一场激烈的血战。

“别西卜,你把她带哪去了!?”名叫萨麦尔的恶魔咆哮着,手上凝聚魔力,腾空向别西卜方向冲去,魔力汇聚于拳,打了过去。别西卜一个闪身,消失在萨麦尔视线中,出现在萨麦尔身后,向他发起攻击,朝他回了一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我当时既能换了她的符,送她回去,现在自然也能护得住她!”

他们俩空中激战,底下的人群依旧跳舞、欢笑,丝毫不被影响。萨麦尔哪能这么容易被击中,他一个闪躲,躲过了攻击,回旋踢向别西卜,吼道:“她当时骗了你,你为何还要护着她!”别西卜只字不言。

“人类真是可悲,血符怎么可能唤的醒大人,不过就是平添一处花肥。”这时暗处出现一道声音,然后缓步从暗处走出。手一挥,前方跳舞聚会的人群消失,大殿换了另一番景象,肃穆沉寂。

而那个暗处走出来的人,空手变出一个高脚杯,红酒杯中摇摇晃晃居然从空杯子里溢出鲜红色液体,不知是红酒还是鲜血。

他一个移动,便坐在了殿内的一把刻着恶鬼的椅子上,这样的椅子有七把。

“玛门,别说风凉话。”别西卜对他轻蔑说道。

玛门,贪婪 (财宝和贪婪的错误之神)掌管解放魔力狡猾又贪婪的老魔王 。

“哎,我说你俩别打了。”一声慵懒从棺木中传出,此人打了个哈欠:“吵到我睡觉了。”

“贝尔芬格,你总是睡睡睡!大人当时被那个愚蠢的人偶带走的时候你也不醒!”萨麦尔远远的朝他吼了一句。

贝尔芬格,懒惰(原为亚述的魔神之一) 千年觉醒一次是自门底逼近的大疫魔王 。

“拜托,那时没到时候,谁知道真的有人能冲破17层关卡。也是厉害。”贝儿芬格笑道。

七大恶鬼,出现四个。还有三个,分别是阿斯莫德,淫欲 (激怒或**的魔神之始祖)掌管妖魅迷惑的有腐败金色手指的黑暗女神 ;利维坦,妒忌 (象征邪恶,吞噬一切的传说海怪)掌管用巨大的颚吞噬世界的海中魔王 「利维旦兽」;路西法,傲慢(最美丽的大天使)掌管神的创造神的追求的圣与邪的究极魔王 「六翅兽堕落形态」。而路西法便是那位昏睡的大人。

“现在只有我们四人守着路西法,结界自然弱了些。”贝尔芬格叹气。

“别给自己弱找借口。”萨麦尔嘲笑。这么一折腾,他与别西卜也不打了,中场休息。

“别西卜,你把她藏起来,我找到也是时间问题,倒不如早点让我吃了她。”玛门嗤笑。

“我自然有我的用意。”别西卜冷哼。

萨麦尔明显不信:“你确定不是恻隐之心作祟?”别西卜懒得搭理萨麦尔,起身,转向棺木:“休息了,别吵。”

贝尔芬格看别西卜这样,叹了口气:“怎么好像轮班一样,我一醒来,就去休息。”

玛门笑道:“恶魔可不会累,只是在逃避。”

刚刚,在我踏入大殿的一瞬间,许星辰便化成荧光,消失原地,继而出现在门口继续引路。他被恶魔诅咒,只能在引路者上面无限轮回。直到记忆消散,再也记不起我,再也出不去。而我此时还不知道许星辰见我之时,其实已是强撑。

我此刻依旧盘腿休憩,这里的天好像不会亮似的。我感觉自己休息了好久,此地依旧什么变化都没有。眼前依旧是幻象,尸横遍野。

休息了一会,我知道,再不做出点啥,引出别西卜,许星辰就要永远留在此地了。

                       

原创文章,作者:一个鸡蛋两个包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75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