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疯批暴君崽崽选妃,他气驾崩了》元柒容时全章节阅读_为疯批暴君崽崽选妃,他气驾崩了全文阅读

小说:为疯批暴君崽崽选妃,他气驾崩了

作者:梨北

角色:元柒容时

简介:《为疯批暴君崽崽选妃,他气驾崩了》男女主角元柒容时,是小说写手梨北所写。精彩内容:【重生➕甜宠➕1V1➕妖艳皇后VS残暴君王】
东安侯府小姐元柒嫁给了快死的暴君,当天晚上暴君就要不行了,她表面如丧考妣,内心欢欢喜喜,马上就能从皇后变成太后了?妙啊!
眼泪刚挤出一滴,杀人不眨眼的暴君被她哭活了,抱着她的腰,埋头在她怀里,“娘!孩儿要吃奶”
元柒:“……”
从此元柒过上了带暴君崽崽的幸福生活,让崽崽给她摘花瓣泡澡、钓他最宝贝的鱼烤着吃、用他的私库买各种各样的玩意儿
直到享受着崽崽给她洗脚的这一天,暴君亲吻着她的脚,阴戾一笑,“母后对朕的伺候可还满意?”
元柒:“……”
再见了这个世界

评论专区

女主渣化之路:自虐型打脸文,靠虐自己身来虐渣男的心,这种文真的很讨厌,其中一个故事女主为了报仇做**不停被几个男人粗暴xxoo,美曰其名虐了这几个配角的心,呕

[HP]最终通关计划:反派恶人女主

舌尖天下:一定要好好写 好不容易看到一种新类型的书

为疯批暴君崽崽选妃,他气驾崩了

《为疯批暴君崽崽选妃,他气驾崩了》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园房之后,陛下心疼娘娘

姜天机看过一眼容时,将所有事都和他说道了。

滞留在四岁记忆力的容时听后这些事,拧眉想了想宇文雅的脸。

无论怎样想,脑子里闪过出的全是元柒的脸。

多看一眼就很想剪断她的颈部。

即然宇文雅已经死了,那么就陪他觉得和宇文雅长得一模一样的她玩下吧。

“陛下龙体较差,或是要多重视休息。”

姜天机语音一顿,再次道:“陛下与皇后多多共处,对龙体有利。”

容时不言。

对自己的认知能力是四岁的他,并不知晓夫妻相处之道。

因而姜天机的暗示着他根本没听懂。

姜天机摆脱京书殿,哀叹一声。

陛下身体是没什么问题了,但这头脑的的问题,不知何时才可以修复。

现如今的容时认知能力虽然是四岁,但终会带了一些自身的周围。

即便如此,四岁的陛下再聪慧也不能搞好一国之君,假若被这些前朝滑头了解这事,定又会闹个翻天覆地。

在容时完全改善以前,还是得对外开放声称陛下龙体欠安。

针对那些人而言,头脑出了问题相比要死了比较严重多了。

容时坐到京书殿中翻了平反上的奏章,生疏中又有点儿本能反应的了解。

这种奏章他早已审阅过,剩下的都交到了姜天机。

姜天机于他,是侯爷,是兄弟,也是最值得信任的人。

容时翻了一会儿,翻出来了一幅画轴。

画轴中的美少女历尽千帆,灼灼其华。

眉眼艳皎月,一笑倾城欢。

恰好是元柒。

容时皱眉,更评定他记忆力未出差错,这女人和宇文雅长得一模一样。

不然他为什么想画她的肖像?

这画的显而易见是宇文雅。

他并无姐妹,宇文雅2孔插座了一个同她相似的人在他身旁,究竟是啥意思?

值得深思的是,东安候门与宇文雅又有何牵涉?

元柒并不知晓容时早已评定她是宇文雅塑造的奸细。

这时她领着好多个婢女赶到了常贵人所属的玉棠宫,方可走家门口,就听到了里边传来了两条欢笑声。

“玉姐姐说的是,元柒再风景,不或是被宇文胤退了婚?现如今但是同在这里朱墙当中打入冷宫而已,现如今她怕是正谨小慎微呢。”常书意的响声温柔似水。

“再怎么说,她或是王后!为何她那么有福之人。”严如玉龇牙咧嘴。

过去她和元柒也不应对。

她想嫁给了宇文胤,元柒就和宇文胤订了婚。

她入宫服侍陛下,仅仅个从六品不用说,连容时的面都从未见过!

元柒倒是好,立即被受封王后,听侯爷说,还需要与陛下共寝,宿在宸宁殿!这怎会不让她妒恨!

“位份再高,无法得到圣心,也不过是虚有其表而已,等着我堂姐进宫,元柒就……”

常书意话没说完,就被严如玉激动地打断了话,“你堂姐?宇文茹吗?”

“恰好是。”常书意笑笑。

算下去,常书意、宇文茹和容时全是堂兄妹。

但是她做为外家的人,和容时不家,但京都第一才女兼四大美人之一的宇文茹和容时不仅是堂兄妹,或是两小无猜!

宇文茹入宫,就算元柒是王后,六宫得宠的也该仅有宇文茹一个。

元柒算什么东西?

严如玉恰好是这么想的。

尽管她也不受宠,可是能见到元柒这一小贱人丢尽面部,她就开心。

“我早已急不可耐想看到元柒默默流泪的样子了。”

语气懒散的女音从殿外传出,“那么你也许得直到进棺木的那一刻了。”

听见这道熟悉的声音,严如玉和常书意面色皆发生变化变,有几分惊慌。

宸宁宫那里传出嘱咐,他们不用去问安,进宫至今随意惯了,在宫中交谈随便。

两个人觉得元柒贵为王后,不容易亲身登门拜访,即使要见他们也只是接见,谁曾料想到元柒那么与众不同!

这一下被正重抓了个对着!

就算内心再不舒服,两个人还是得依照规定施礼。

严如玉看见元柒一身珠气宝光,梦似闪出一抹妒嫉。

就算进宫,都改不掉这一身庸俗!

幽然坐到美人榻上的元柒对严如玉的眼光表明很满意。

妒忌就对了。

妒忌表明她今日穿着打扮非常好看,没见到严如玉艳羡得眼睛都快掉下来了。

元柒涂了石榴红玉兰色丹蔻的手捻起旁桌子的红提,入髓一口,红提甘甜汁液在唇齿中化集团开,她笑弯了眼,“严贵人,能够开始唱了。”

“唱?”

“啊,严贵人并不是爱看本王泪如雨下吗?那肯定得唱些叫人热泪盈眶、悲从中来的戏啊。”元柒可怜地眨了眨眼睛。

严如玉咬紧牙,“皇后娘娘说笑了,臣妾怎么会唱这种下九流的物品?”

“不容易那是你的事,今日本王要让严贵人令人满意,因此还请严贵人一定要弄哭本王,严贵人倘若确实想不出来,本王就只有去找陛下出出主意了。”元柒姿势懒散地靠在美人榻上。

一听元柒要去找容时状告,严如玉急了,“那么我……我来为皇后娘娘拂琴?”

元柒同意得索性,“好呀。”

一个时辰后。

严如玉手指疼痛,狠狠地瞪着坐到美人榻呼呼大睡的元柒。

元柒这一贱货!

本来她只想要演奏一首曲子,元柒倒是好,讲了一句“再次,别停”以后,就睡去了。

她弹了整整的一个时辰!

就连坐到边上觉得乏味的常书意都笑不出来了。

今日阳光明媚,在这里入秋的季节里晒着太阳光极为舒服。

元柒醒来的时候,小小打个呵欠,一脸诧异,“严贵人竟这般坚持不懈?遗憾本王今日实在是不想哭,严贵人或是歇一歇吧。”

讲完,她又懒洋洋地梳理了一下衣襟,“昨晚疲劳,今日疲倦了些,不警惕就假寐了一会儿,敬请二位贵人多多包涵。”

严如玉:?

常书意:?

昨晚疲劳?!

翡翠玉搞清楚主子的意思,沿着元柒得话说,“陛下与皇后娘娘很高兴之日,免不了困累了些,但是陛下心痛皇后娘娘,今天上午还让皇后娘娘多睡一会儿,皇后娘娘非会来看一下二位贵人,怪不得犯困了。”

严如玉:???

常书意:???

听这话的意思,容时和元柒居然是圆房了?

这怎么可能!

陛下连她们都没摸过,身旁两个宫婢也没有,定是有暗疾。

何况睡不清楚陛下病情恶化,就有一段时日不上朝了,怎能同房?

但是元柒面颊沾染了两朵花红云,娇羞带怯,还真像圆了房。

元柒留意到两个人难以置信的神情,勾唇笑笑。

取笑她不受宠?徒有其表?

如何,他们难道还卧在床下窃听了?

正想起这,就听到门口一声细尖的响声宣传:“皇上驾到!”

元柒:“……”

乖崽儿,别是来拆她的台的!

                       

原创文章,作者:梨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75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