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公公婆婆一起穿越了(李鱼徐君砚)全文在线阅读_《和公公婆婆一起穿越了》热门小说

小说:和公公婆婆一起穿越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遥以轻飏

角色:李鱼徐君砚

简介:古代言情小说《和公公婆婆一起穿越了》是由作者“遥以轻飏”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李鱼徐君砚,其中内容简介:在结婚前夕和公公婆婆穿越到架空朝代,李鱼一点不慌的好吗?
谁能像她一样公婆变父母,一起发家致富奔小康呢?

书评专区

英雄志:等了他妈的十几年了,就是不放出结局。贴吧有人说是因为版权被买走了,只能等电视剧出来后才能放结局,操,又得整一帮小鲜肉来念数字。。。。正道,就是做对的事情!

绝世武神:我操你妈逼的,这本书就是垃圾,怎么还这么有名?你们都是智障吗?

火影之祸害:上本SAO还看得下去 这本是真的zz 屎里有毒

和公公婆婆一起穿越了

《和公公婆婆一起穿越了》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要想富先养猪

李书劳夹了一大筷子红烧肉放进李孟氏碗里,老婆子真是的,吃饭说什么话,没看那几个小崽子都快把肉吃完了。

李书劳三人挖了一上午茅房累的歇晌去了,李鱼说的赚钱门路就是红薯淀粉和红薯粉条。昨日在清风楼试菜的时候李鱼就发现没有红薯淀粉,不知道圣德皇后是不会做还是没来得及普及,有了淀粉能做很多菜式,销路是不愁的。

叶桃用在族长家借来石磨用力磨着李鱼切碎的红薯,磨不动了就加点清水再磨。这个活叶桃能胜任,有段时间风靡过青柑葛根粉,她和李鱼在家里做过好几次了。这红薯淀粉做起来是一样的。

李孟氏和李张氏用纱布过滤着红薯渣,“就是这样再洗几次,这些过滤的水都要放置几个时辰澄清。”

“李鱼,你看这红薯渣像不像豆渣,这煮熟了可以吃吧?”

“可以啊,二婶,就是口感不好,要是咱们真的做这个营生了,红薯渣会多的吃不下的,不过可以用来喂鸡啊鸭啊猪啊这些。”

“事还没成呢梦先做上了。”李孟氏手上忙着也没耽误吐槽。

“娘啊,要是李鱼这红薯淀粉做成了,咱家喂头猪行不行?”

“行,到时候让你一个人喂,你可别嫌累。”

“诶,谢谢娘。”李张氏有个执念就是要想富先养猪。

李张氏他爹曾无数次在她和她哥哥面前念叨,他爷爷的爷爷是个杀猪匠,家里养了好些猪,日子过得富庶极了,没想到偌大的家业没传几世就消耗尽了。他爷爷觉得家业败光了主要是没有人养猪,猪养起来,家业一定就起来了。可是到他这一辈,自己一家才刚够糊口,哪里有粮食养得起猪啊。但他这个养猪的执念就往下传给了李张氏她爷爷,又传给她爹再传给她哥和她。

有了李孟氏的承诺,李张氏干活更得劲了,老李家没有人比她更希望李鱼这红薯淀粉能成了。

一下午的时光在忙碌中很快就过去了,李鱼看到大门口朝她挤眉弄眼的李珂,便快步走出家门。

“这是咋啦?不进屋。”

“姐,给,这是我和李瑾给你和羊姐摘的杏儿,可好吃了。二狗等我们呢,我们先走了。”接过一捧黄黄的杏儿,李鱼正感慨有弟弟真好呢,李羊就吼着过来了。

“你俩给我站住,今日课业温习了没有,跟个猴儿似的乱窜。”面对早就跑的没有踪影的两人,李羊只能叹气。

“哎,大哥哥不在家谁都按不下这俩猴儿看书,十里八村的就咱村有学堂,大爷爷仁义,为了族人出息,束脩都不收族人的,外面的人来学束脩一年要一两银子呢。”

“大爷爷是学堂的夫子吗?”

“是啊,你忘了吗?这十里八乡就咱大爷爷一人是童生呢!当然了,那是以前。现在大哥哥是十里八乡的第一个秀才诶!”

大爷爷李书勤教学生涯的高光时刻就是教出了李璋这个十二岁的秀才,或许以后还有可能是举人进士。然而他教学生涯的黑暗时刻也拜李文义的儿子所赐。

有个优秀的学生在前,李书勤对于李璋的弟弟李珂寄予了重大期望,五岁开蒙就悉心教导,一直以来辛辛苦苦的给他补课开小灶。然而,五年的辛劳让他彻底体会了一个成语:对牛弹琴。果然,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哎,臭小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李羊开启絮絮叨模式。

“哎呀,小伙子可以了,还知道给咱摘果子呢,走,咱们吃完不给他们留。”

今日晚餐,骨汤小馄饨。昨日叶桃买了十斤五花肉,中午吃得不剩多少了,包饺子不够,包点小馄饨刚好。亏的李张氏是个好干活好手,按李鱼的要求把面皮擀的薄薄的,李鱼现在这小身板,没有个把时辰擀不出这么多面皮。

接收到李鱼感激的眼神,李张氏暗想,不用这么瞅我,要感激我就快把红薯淀粉做出来,让我能养上一头小猪仔。

“咱李家的闺女儿就是贤惠,瞧瞧我羊儿才学了多大会,这小馄饨就包的如此好了。”

李羊……大婶婶大可不必如此夸赞,学了这大会儿了,李瑾李珂都捏的成形了。

叶桃看着自己捏的窝瓜一样的馄饨,不由扶额。想当初,自己随随便便一早上就化的了一两百小学生的舞台妆。再复杂的发型自己随随便便一学就能搞定。

李鱼快速的包着馄饨,这一大家子没有四五百个馄饨是吃不饱的。

大锅里一个个馄饨挨挨挤挤的浮在滚水中,李鱼一笊篱舀起十来个小馄饨,放进粗陶大碗里。中午炖过的棒骨又加了清水再炖一遍,清清的骨汤上零星的飘着油花,舀起一勺浇在馄饨上,再撒上一撮葱花,吃辣的再加上一勺辣椒油,大口呼哧的吃了,夏日里热出一身汗,却格外痛快。

“这两天真像过年啊!”李瑾美滋滋的喝着馄饨汤。

“过年哪能吃的上这么好吃的吃食。”李珂吸溜着汤咂着嘴。

“也是哦,希望二姐天天做饭。”李瑾说着朝李孟氏看去,李文苍和李张氏也一脸憧憬的看向李孟氏。李张氏倒不是想着李鱼做了饭自己就不做了能轻省点,也不是想天天吃上这么些好吃的,主要是怕自己以后养猪养不过来,等她养成了猪,一头肯定是不够的。

“咋没把你们美死呢,还能想的不行。老二家的,明儿你跟我一起去种红薯。老大家的带着两女孩儿搁家里做红薯淀粉吧。”

“行了,吃好了都洗洗睡去吧,老二明儿跟着老大挖茅房,我牵着牛去犁地。”

“诶,爹……”

“诶,爷爷……”

一夜无梦。

骄阳似火,是个晒红薯淀粉的好天气。

倒掉盆里的清水,底下一层就是红薯淀粉了,把湿湿的块状淀粉铲出来,用手掰碎或是用刀切碎,均匀的摊在竹编的簸箕上放在院中暴晒。

“羊啊,你带着李鱼玩去吧,这都晒好了。”昨日统共做了二十来斤红薯,晒干了估计也就五六斤淀粉,叶桃计划着自己收拾屋子院子,抽空出去翻翻淀粉就很轻松。

李羊一边答应着一边去端屋檐下的大木盆,里面满满当当的堆着脏衣服。

“羊啊,让你玩去,衣服放着婶来洗。”

“大婶婶,我们去河边,一边玩着一边就把衣服洗了,不费事。你在家里还有好多活呢。”

李羊话音未落就端着盆走了,李鱼赶紧再拿了个空盆去追赶这个暴力小萝莉。

末河村村外是一条蜿蜒的河流,这条河就叫末河,村民们的屋子都建的离河不远。

这个时节的太阳还算温和,洒在树梢,打在人的身上,热乎又温柔。远远的李鱼就看到河边蹲了一排女孩子,都是她们这么大的年纪,热火朝天的聊着天洗着衣服。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伙人突然围到一棵树下。

                       

原创文章,作者:遥以轻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73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