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迟暮将辰》迟凌古宥辰全章节阅读_重生之迟暮将辰全文阅读

小说:重生之迟暮将辰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阮碧澄

角色:迟凌古宥辰

简介:小说叫做《重生之迟暮将辰》是阮碧澄的小说。内容精选:迟凌从未想过,他能有机会再回到那个充满欢声笑语的地方
回思旧命,迟凌是一个内外皆冷之人;
重来此生,外冷内热是他无意之变,却亦是此世最大之变数
重头来过,所有阴谋能否浮出水面,所有爱恨能否理出思绪,所有生死之别能否与之避免?

书评专区

戮仙:那个什么泥写的我实在受不了,非常搞笑的段子,啥也没经历就喜欢上了,奇葩的主角奇葩的作者

五代末年风云录:五代的很少 水平也不错 不过更新啊

妖焰通天:细细品味,是一本佳作,也很接地气。

重生之迟暮将辰

《重生之迟暮将辰》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疗伤

等到迟凌回房已是戌时,一进门,迟凌就察觉到一人气。

“谁?”迟凌掌心冒出了一股灵力,准备随时发动攻击。

但无人应答,迟凌点燃烛火,才发觉有一人正躺在他时常打坐的竹榻上。

凑近一看是古宥成,脸未洗,衣没换,整个就是脏兮兮的,还是原先的样子。

他身旁还有一张纸条。

“小师兄,这小子太重了,他们峰又太远了,我怕我累死,就先把他放你这,任你处置哈。师父叫我回去吃饭,我就先走了。桌上是百药庐开的膏药,你看着办。”

后面还有一行小小的字,别弄死就行。

迟凌面无表情将纸条拍在桌上。

桌上果然有些瓶瓶罐罐,这字迹,这语气,一看就是柳莹,而且还真是看伤就只看伤,还有,什么叫看着办?什么叫别弄死就行?他难道还会害古宥辰不成嘛?

柳莹的担忧并不无道理,如果换作以前迟凌看见古宥辰出现在他房内,或许真的会弄死他,但现在不同了。

迟凌看着脏兮兮的古宥辰正平稳地睡着,叹了口气,毕竟柳莹是女儿身,换衣服这种事还是做不得的。

于是迟凌就烧了水,打算将古宥辰收拾干净,毕竟他这幅模样着实有种说不出来的丑。

迟凌替他洗了发,擦了脸,正打算解衣服给他擦身子。

古宥成突然咳嗽了起来,用力之猛,像是要把肺都给咳出来。

迟凌将古宥辰的头靠在他肩头,抚着他的背,注入灵力,以此来顺他的气。却发现,古宥辰竟已步入金丹初期,丹田里有一颗小小的正发着光的珠子,难怪雷罚会突然所降,从筑基初期就到金丹初期,一下越两阶,有违自然,故而以示惩戒降了雷罚,那半长师叔知晓他现在的修为嘛?毕竟一跃两阶,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不过现在他内息混乱,灵力横冲直撞,不断打在他经脉上,如若不调和,经脉必会有所损伤,对以后修炼有所影响。

迟凌扶起古宥成坐好,面对面为他传输灵力,以来调和内息,安抚乱窜的灵力。慢慢地,古宥辰就不咳了,安静了下来。

许久,迟凌才停止了灵力的输送,却是满头大汗,调和安抚简直是太累了。

迟凌将古宥辰放躺下,开始解他的衣物,为他擦拭身体,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都是与罗文对战时留下的,罗文未下狠手,都不见血,可未见血但也疼,哎!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倔强!

擦拭到后背,入眼的是一道血肉模糊的长痕,伤口周围附着焦肉,应是雷罚时留下的。迟凌有些心疼了,这孩子才十八岁,便经历了雷罚的痛苦,以后可要好好待他,毕竟他是唯一一个说敬仰他的人。于是迟凌清洗他伤口的时候,是格外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力大了,弄疼了他。

上身擦完了,就开始涂药。迟凌将药膏涂抹在那些淤青上,边揉边注入灵力,这样也淤青会好得快一些。揉的过程中,古宥辰睡得很安稳,许是迟凌注入灵力的缘故。

到了后背那道雷痕,却未看到有治疗雷伤的药。难道百药庐的医师没有诊断出来?看来百药庐的医师着实是中看不中用了。

但事实上,百药庐的医师直呼冤枉啊!实在是太冤枉了。今日在百药庐中的只有一个刚刚拿到从医资格的小医师,还是第一次给人看病,本就有些紧张,再加上柳莹一直在边上吧啦,挨得又很近,搞得小医师他更紧张了,匆匆看了看伤势,开了药,就让他们走了。

当时柳莹就奇怪了,古宥辰看上去伤得挺重的,怎么这么快就看好了。难道古宥辰其实伤得不重,因为他皮糙肉厚,经得起打?

但又恰是晚膳的时候,柳莹来不及多想,就将古宥辰放到了迟凌房中,没放到床上,毕竟古宥辰那脏兮兮的样子躺在床上,迟凌可能会灭口的,虽然把古宥辰放进小师兄房里就有可能让他灭口,但今天她想试试,要是明天去看古宥辰的时候,他没有躺在院面外,那么她可就为古宥辰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她就是大功人啦!这样就可以让他给自己做好多好多好吃的。于是柳莹果断把古宥辰放在了迟凌房中的竹榻上,头也不回地回九摘峰了。

迟凌记起了上次师父送的复凝丸,对伤口治疗很有效果,不知可不可以治疗雷伤?

迟凌拿来复凝丸,磨成粉,倾覆在他伤口上,伤口立即就冒起了白烟,焦肉也在不断地消失,长出新的肉和皮肤,但古宥辰却疼得蜷缩了起来。

“疼…”古宥辰嗫嚅着,皱紧了眉头,脸色苍白,看上去好像要疼死过去了一般。

迟凌立马握住古宥辰的手,给他输送灵力,以此来减轻他的痛苦。怎么会这样,上次他用的时候并未感受到疼痛,这次怎么会让古宥辰痛成这般。

古宥辰死死抓牢迟凌的手,好像这样就不会痛了一般。

白烟散尽,古宥辰的呼吸也平稳下来了,雷伤附近的皮肤正在不断增长,或许很快就可以愈合了,师父给的药果然很有用。

迟凌为古宥辰缠上了绷带,以防伤口破裂,又为他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弄好之后,迟凌又看到他的裤子也是脏兮兮的,要不裤子也换了?那亵裤是不是也要换下来?亵裤,我好像还有新的。

迟凌为人从未做得如此精细,今日不知怎么的,格外细心,大约是重获新生的喜悦吧!

准备好新的亵裤和裤子后,迟凌决定开始脱古宥辰的裤子,但不知是不是第一次给人脱裤子的原因,竟是连亵裤也给一起扒拉下来了,好巧不巧,迟凌是正对着古宥辰腿间……

迟凌立马闭眼,嘴里念叨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闭着眼给他脱下了裤子,又闭着眼给他穿上了裤子,只是没有给他套上亵裤,还是等他醒来让他自己穿吧!

弄好之后,已是夜半了。迟凌将古宥辰抱到了床上去,轻轻地放下,为他盖上被子,轻柔的动作活脱脱的一位老母亲。

古宥辰眉头是皱着的,好像有什么烦心事扰着他。迟凌用手注了些灵力,轻轻地将他的眉头揉开了。

再仔细看,古宥辰那白白净净的脸庞生得极为好看,可见他的父母一定是英俊潇洒,倾国倾城。

迟凌对他的眼睛最为有印象,那一双琥珀色眼睛总闪烁着坚毅和温柔,那时他看着古宥辰的眼睛,听着他说一定会保护他,他便信了,因为那双眼睛让他觉得此人是可以信任的。可最后他却害了古宥辰。

唉!迟凌轻叹一口气,起身到竹榻上,床给了古宥辰,他便在竹榻上将就一下,毕竟这竹榻实在太小,不利于伤患修养。

迟凌盘着腿,开始打坐,凝力运功,他已是金丹后期,即将步入元婴初期,只是一直在徘徊,未能有所突破。

                       

原创文章,作者:阮碧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72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