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雅晴拓跋完康《重生后嫁给你仇敌,颠覆你江山》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重生后嫁给你仇敌,颠覆你江山)全本在线阅读

重生后嫁给你仇敌,颠覆你江山》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南雅晴拓跋完康,《重生后嫁给你仇敌,颠覆你江山》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新婚当夜,南离宫宫主南雅晴,被新夫婿李亨和好姐妹张锦玉联合设计,惨遭玷污、毁容辛苦经营的南离宫被易主,战斗力赫赫的南离夜行者被李亨收编最让南雅晴痛心的是,深爱她的拓跋康,被这对狗男女给乱刀砍死了重生后,南雅晴发誓:背叛伤害我者,杀无赦!她要血债血还!爱我者,我定要珍惜恒爱之

重生后嫁给你仇敌,颠覆你江山

《重生后嫁给你仇敌,颠覆你江山》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得来全不费功夫

“这位兄台,你干嘛在背后偷偷地打听我啊?”

南雅晴一抬头就迎上了康少爷墨黑般的双眸。

男子的嘴角上扬,脸上带着了玩世不恭表情。

南雅晴猛地后退一步,双脚却一踩空,身体往后一仰,差点儿撞到了柜台上。

康少爷有力的大手抱住了她。

“这位小公子的腰……”

“啪!”

康少爷的话,还未说话,就得到了南雅晴一个结实的巴掌。

“流氓!”南雅晴怒斥。

康少爷捂着被打疼的脸,不怒反笑。

“小公子,好狠的心!”

老板眼看着南雅晴又要发飙,赶忙出来解围。

“这位小公子,康少爷,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啊。误会,误会。小公子初来乍到,看到康少爷排场大,就多问了几句,绝对没有冒犯康少爷的意思。康少爷为人海量,想必也不会计较。”

康少爷往后退了一步,给南雅晴让了一条路。

“那是自然。只要小公子不生气就好。”

南雅晴本也不想惹是生非,便只是瞪了那康少爷一眼,准备迈步回到座位上。

经过康少爷身边的时候,南雅晴听到了一个轻微却十分清晰的话。

“美人,晚上雅涧酒馆一坐,本少爷在那里等你。”

南雅晴一惊,这康少爷看出她女扮男装了?

她正要和康少爷仔细问个清楚,却发现他已经上楼去了。

雅涧酒馆?

南雅晴走出了客栈,让手下两个随从分别去打听,雅涧酒馆到底是什么来头。

半个时辰后,他们将收集到的情报,告诉了南雅晴。

“雅涧酒馆,在京安都城的北郊附近,那里鱼龙混杂,是三教九流的聚集之地,时常有命案发生。”

“有命案发生。”南雅晴蹙眉,“这京安的护卫不管?”

“宫主大人,听当地人说,这雅涧酒馆的背后,有北夏的一股黑暗势力在操纵。属下斗胆猜测,这黑暗势力,极有可能就出自北夏王宫。”

护卫徐展自小长在南离宫,比南雅晴略长三岁,其人十分沉稳靠谱。

此次出行,他是护卫之一。

另一个护卫,是徐英,乃徐展的弟弟。

徐英思维活跃,脑子转得极快,在收集情报方面,很是擅长。

徐展大局观重,他负责把徐展收集到的情报,加以辨别筛选。

南雅晴听完徐英的分析,点头思忖了片刻。

“去看看,那康少爷是否走了,你们跟上他。此人似乎已经识破我女儿身的身份,如果是敌非友,我们必须除掉他。徐英,你负责跟踪,有任何消息,随时禀报于我。”

徐英得令,便重新返回客栈,监视康少爷。

南雅晴则和徐展,假装漫无目的地逛着京安。

京安不愧是北夏的首都,往来商贩、游客非常多。

南雅晴和徐英,时不时被人流冲散。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疾驰的马蹄。

“驾,驾,驾!闪开,闪开!”

只见一个约莫十六岁的少年,正在闹市里骑马驰骋。

当地的商贩、居民,一听到少年的声音,脸色大变。

“哎呀,三王子拓跋完颜又来了,我们赶紧跑吧!”

只见人群纷纷散开,街道顿时自动空出了一条大约三丈宽的道路。

只见那少年脸上尽是得意之色,奋力挥舞着马鞭,快速地驰了过去。

见他走远,商贩走卒居民们才松了一口气。

“哎呀,小魔王终于走了。”

“是啊是啊,我记得有一次,我来不及躲开,还被那拓跋完颜狠狠地抽中了一鞭子。看看,如今我的背后,还有一道淤青呢。”

说话的人,是一位卖茶叶的走夫。

“哎,这世道啊,苦的还是老百姓。”

南雅晴听到那些人都在私底下议论拓跋完颜,也假装去凑了热闹。

“各位大哥,小弟刚来京安不久。你们口中所说的拓跋完颜,是北夏的三王子吗?”

那些人一看到南雅晴,便纷纷散开了。

南雅晴感到莫名其妙。

难道自己长得像间谍,坏人?

“二王子,拓跋完明驾到!”

正当南雅晴还在纳闷儿,为何自己一来,那些人就走开时,就听到了一个嘹亮的声音。

拓跋完明?二王子?

南雅晴刚要抬头去看,却被徐展强按着跪到了地上。

“宫主,是北夏的二王子。”

南雅晴低着头,用余光看到了许多人都和自己一样,跪在街道的两边。

这拓跋完明,好大的排场!

“各位父老乡亲,快快请起,我拓跋完明消受不起,快起来,快起来!”

听到拓跋完明这么说,街市里的人,纷纷站起。

南雅晴终于看清了这拓跋完明的长相。

此人剑眉星目,方脸直鼻口阔,倒是一副大气男儿的模样。

只见他身穿着黑底丝绸蟒服,头戴着通天冠,正在一一扶起为他跪拜的老百姓。

最难得可贵的是,他的脸上,始终挂着和蔼的笑容。

“大家受苦了,我那幼弟不懂事,给大家带来了不少麻烦。本王作为兄长,管教无方,特地在此给诸位父老乡亲赔个不是了。”

说完,拓跋完明朝着四方众亲,一一鞠了个躬。

那些百姓何曾被王亲贵族这么对待过,纷纷以手拭泪。

“本王还有要事处理,就不叨扰大家了。”

拓跋完明言毕,便坐上了马车,在众人的簇拥下离去。

南雅晴夹在人群里,看着拓跋完明的一举一动,越发觉得有意思。

弟弟做坏事,哥哥擦屁股?

一阵风吹来,掀开了拓跋完明的帘子。

刚才还一脸和气的他,此时此刻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阴沉,严肃,两眼杀气腾腾……

这一切,没有逃得过南雅晴的眼睛。

拓跋完明一走,整个街市又恢复了刚才的热闹。

“哎呀,还是二王子仁慈啊,要是我们以后北夏的皇帝是他就好了。”

“是啊是啊。听说,太子拓跋完康不学无术,整天沉迷于玩乐,根本不理朝政。当今圣上,为此曾经不止一次要废掉他。”

“那可不是,听说,前几年还把太子放逐去了南荒之地。本以为,他吃了那么多苦后,回来会发愤图强,没想到啊变本加厉,玩得更凶了……”

南雅晴听着这些人七嘴八舌的讨论,她开始头大。

拓跋完康?不务正业?

她使劲晃了晃脑袋。

关于拓跋完康的记忆,她始终很模糊。

她只记得,上一世拓跋完康为了救自己,被李亨和张锦玉杀害了。

上一世,到底还发生了什么事情?拓跋完康是怎么和自己认识的?

                       

原创文章,作者:鲁达的余月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71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