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斯延江时温)致命甜诱!顶流是我的禁区猎物最新热门小说_(闻斯延江时温)全集阅读

书名:致命甜诱!顶流是我的禁区猎物

作者:长野星河丶

主角:闻斯延江时温

简介:主角是闻斯延江时温的精选豪门小说《致命甜诱!顶流是我的禁区猎物》,小说作者是“长野星河丶”,书中精彩内容是:【温柔疯批撒娇精x甜飒孤冷野玫瑰】
“是你自己往我怀里撞的,小精灵,我抓到你了”
休息室里,闻斯延将江江时温往怀里拢,说话的声音色气蛊人
不料小东西对他又亲又摸,扯着他的衣领,笑意盈盈,“唔,好凉啊”
“好想抱一下”
再次相遇,江江时温闯进他的车里,闻斯延当机立断,将人拐回家,抵在墙上索要报酬,“小东西,我给你选择,这次,是你亲我,还是我亲你,嗯?”
当晚,闻斯延将江江时温撩得面红耳赤,反手就给媒体记者送上了‘精彩爆料’
后来,恋综官宣
热浪之下,他将她轻推上冰场,看着野玫瑰在冰场上绽放,他站在身后,红着眼眶,声音款款,似是呢喃,“小精灵,你终于回来了”
带着某种偏执,像在撒娇,“这么好的小精灵,是我的”
“也只能是我的”

致命甜诱!顶流是我的禁区猎物

《致命甜诱!顶流是我的禁区猎物》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冰上野玫瑰

圣彼得私人冰场。

一个长相精致,五官似被精心雕琢过的身影在冰场上掠掠而过,配合着音乐奏乐,完成了一个又一个的高难度动作。

她皮肤白得像瓷,在滑动间就跟冰面融合到了一起,和谐又易碎,仿佛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就会消失不见。

可她的动作却像烈火,在冰场上肆意燃烧。

不,是要让整片冰面都燃起只属于她的火焰。

奏乐接近尾声,最后一个动作完美卡点,配合着最后一个音节,目光望向某一个方向,定格。

“时温,来这边。”

思绪回神,江时温跟站在冰场边上的李普对视了一眼,脚下踩着冰刀,朝着他那边缓缓地滑了过去。

李普,一个包揽无数大赛金牌的大魔王,现在是她的私人教练,这些年来,都是李普在带她。

一瓶水递到手边,江时温笑了一下,接过,轻松拧开,喝了一口。

“感觉你今天的状态跟之前不太一样,”李普侧过脸看了看她,“好像更热烈一些,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江时温捏着矿泉水的动作顿了一下,没说话。

“又或者,是遇到了什么人?”

江时温更沉默了。

但脑海里莫名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

一个把她拐回家,抵在墙上,却又不亲她的……坏人。

想起闻斯延,江时温的神色就有些不太自然,状似平静地抿了一口水,“没有,我过两天要去录制节目,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来了。”

哦,因为工作吗?

李普应了一声,没有戳穿她,朝她淡淡地递过去一眼。

原来,她已经长这么大了。

当初江时温来找他的时候,只有十五岁。

本该是花滑最美好的年纪,可她却退了役。

李普不是一个喜欢带学生的人,毕竟有天赋的苗子少之又少,他本身是天之骄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理解不了普通人的痛苦。

但当来找他的人是江时温的时候,他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笑话,江时温是谁?

那是十三岁就打破三项世界记录,以一己之力将女子花滑推向四周跳时代的佼佼者。

一个十四岁就拥有了所有高难度跳跃动作,同时还兼具滑行艺术感的存在。

是连续两届世青赛的冠军。

所以当江时温来找他的时候,他虽然意外,却连想都没想就应下了。

他当然知道,退役选手大多受过伤,甚至有些是不能上跳跃的程度,他在应下来的那一刻,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他没想到,江时温什么都没有丢,无论是动作难度还是滑行艺术感,在她身上,就仿佛是一种与生俱来,浑然天成的存在。

想着,李普望着她的眼神忽然变得有些幽深,“时温,五年了,真的不考虑回赛场吗?”

江时温怔了一下。

类似的问题李普问过很多次,但每一次,江时温都没给他回答。

这次也一样。

李普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最终摆摆手,转身走了。

手指在掌心摩挲,碰到一道凸起,江时温唇角微勾,笑了一下。

声音很轻,偌大的冰场,没有人能听见她的呢喃细语。

“回不去的。”

“再也回不去了。”

就好像她手心上的疤,是永远抚不平,也抹不掉的噩梦。

“晚安,我给你准备了一份惊喜。”

江时温在睡前收到了一条匿名短信。

恶作剧吗?

无暇顾及,她实在太累,就拖着疲惫的身子睡着了。

第二天。

公司会议室内,江时温姿态慵懒地坐在会议桌前,对面是徐涛的怒目而视。

“江时温,你给我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儿?!”

一摞照片‘啪’的一声被徐涛扔到桌上,张张散落,风韵蛊人,是随便一张都能荣获上百万点击率的尺度。

江时温睨了一下,一点惊讶,随即便笑了,“照片选的不错,尤其这张,”江时温随手摸了其中一张,捏在手里,扬了一下,“啧,太勾人了,是连我都忍不住想亲的程度。”

照片上是她将手搭在闻斯延的肩上,往他怀里倒的模样。

说着,江时温在徐涛那恨不得吃了她的眼神下摸出手机,点开微博。

#Tem江时温 不雅照#热

#江时温 闻斯延 视频#爆

#江时温 上位#热

果然。

在热搜第一的词条上点了一下,随便打开一个营销号,就是她和闻斯延在休息室里‘撕扯’的录像。

江时温挑眉,点开其中一个视频,将手机音量调到最大。

呼吸交杂的声音一下子在会议室里荡漾,徐涛的脸直接黑了,“江时温,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廉耻心?”

“那看要跟谁比了,”江时温笑了一下,按下暂停键,“如果是跟您比的话,我多少还是要点脸的,至少不会把自家艺人送到什么男人的床上。”

“你!”

“行了,黑红也是红,你有什么好气的?”

江时温一派泰然,要不是在公司,徐涛都要怀疑她会把会议桌当成床,直接就躺上去呼呼大睡,“我气什么?Tem的名声都让你给丢完了!还恋综,你就等着节目组把你劝退吧!”

恋综?

江时温怔了怔,手指在暂停键上碰了一下。

录像播放继续。

竟然还是高清**。

无论是她还是闻斯延。

偶尔听见一两声的喘息和台词,就连江时温忍不住遐想。

闻斯延的声音实在好听,也着实勾人。

昨天没亲一下,好像有点亏。

眯起眼,江时温从微博里退出来,点开了昨天半夜里收到的匿名短信。

她好像知道这是谁做的了。

闻斯延。

想起他,江时温再也忍不住笑意,不合时宜地在徐涛那恨不得杀了她的眼神底下笑出声。

摆摆手,从位置上站起来,“这件事我可以自己处理,我还有事儿,就先撤了。”

转身离开的动作很潇洒,丝毫不顾身后的徐涛是怎么骂爹骂娘骂祖宗的。

会议室的门一关上,江时温就拨通了那串陌生号码。

对面竟然秒接。

声音慵慵懒,颇有种看好戏的包藏祸心,“看来是看到热搜了,小东西,这份惊喜,你还满意吗?”

是闻斯延。

江时温怔了一下,看来,她猜对了。

只是没想到,闻斯延竟然用的是自己的手机号。

江时温沉默了一会儿,“闻斯延,你想做什么?”

“我没想做什么呀,”笑了笑,那声音有磁性得紧,怪不得,圈内人都叫他人间蛊王。

实至名归,“好吧,不开玩笑了,还记得昨天晚上的地址吗?”

“江时温,我要你来临江别墅找我。”

“就现在。”

                       

原创文章,作者:长野星河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70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