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裕之张富贵《三国:只会一招暴兵流!》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三国:只会一招暴兵流!)最新章节阅读

三国:只会一招暴兵流!》,以张裕之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张裕之”倾力打造的一本爽文,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十八路诸侯讨董,张裕之直接从青州开始跑路……
张裕之兵过徐州:“吾观此将勇不在吕奉先之下,不可独自应战!刘辟、管亥、武安国、周仓、裴元绍听令你们一起上!吾等应该效仿三英战吕布之风~”
刘辟:……
管亥:……
武安国:……
周仓:“没问题主公”
裴元绍:“不是,主公!就一个曹豹需要我们五个一起上?”

三国:只会一招暴兵流!

《三国:只会一招暴兵流!》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雨来

张裕之上台后,张老爷就招呼手下人给这些田客讲解,这就是张家少族长,下面开始传来密密麻麻的少族长好的问好声音,没人组织,声音显得有些杂乱。

这时张裕之的跟班来福把两令牌拿来了,张裕之立马让他摆好,把雷祖令牌撤走,并让来福抱着自己去点一柱香,随后张裕之往做法灵台下一躺。

“呜呜,爹娘你们下雨啊,你这是要晒死你儿子的庄稼,饿死我嘛!呜呜……”

“你们不要我了嘛,梦里的你们不是这样说的,呜呜……”

……

张裕之此刻戏精附体,哇哇大哭,张老爷本想急着上前去哄张裕之,却见张裕之哭着哭着突然不哭了,反而坐起来,好像在用心听什么。

刚刚张裕之的突然大哭,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此刻他异样的神情被在场所有人看在眼里。

只见张裕之点点头,站起来高呼一声:“敕!东海龙王敖广,令!布云起风!”

张裕之赶紧发动翻云覆雨的技能之翻云起风,设定范围方圆10里,风力3级,忽然灵台上旗帜微微动,天空中白云翻滚,每次翻滚云的颜色就更黑,范围也更大,几个呼吸之间,众人已经感受到微风拂面,抬头望天,天色越来越暗。

见此,张裕之再喊敕令:“敕!雷公电母,令!雷电招来!”。

众人此刻终于回过神来,少族长居然在敕令神明!

原本还是晴空,现在已经是天空乌云密布,随着张裕之第二道敕令一出,云层之间电闪雷鸣,伴随张裕之第三道敕令,一声雨来,暴雨倾盆而下,这场雨来的很突然,但是让所有人欣喜。

这场雨大概能下一个时辰,让干渴的农田,变得湿润,酥软,有的地方或许可以有一点点积水,张家庄大部分农田皆被雨水灌溉,这场雨让张家庄今年的收成不会太难看。

徐道长这时候已经呆若木鸡,我的天啊,真的有人可以呼风唤雨,还有刚刚张少爷喊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叫作爹娘!我好歹也是道家人啊,按照记载这两位大神不是夫妻啊!这要是没一腿,这雨徐道长解释不了啊,张家少爷不会真是这二位大神私生子转世吧,昊天玉皇大帝也曾转世张百忍,等等!

徐道长好像发现了华点!张百忍,张百仁?张裕之,雨至,玉子?玉皇大帝的儿子,联想张裕之出生之日的情景,久旱无雨,张少爷一出生,大雨倾盆。这……

徐道长两眼放光,这是天之子也!

随着雨幕降临,张裕之又去抱他爹的大腿去了,没办法有的事情得让他爹出面。

“爹爹,爹爹!我就说我可以让雨下来吧!”张裕之装作一副兴奋邀功的样子。

“富贵儿,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也是你的父母啊?”张百仁张老爷已经惊呆了,他一开始还以为儿子哭闹是叫他呢,原来是喊天上的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这儿还能要吗?再喊儿会不会被雷劈。

“爹爹,其实是这样的,以前经常听爹爹说下雨就好了,孩儿就时常想怎么样才能下雨”

“后来孩儿就常常梦见有个很厉害的爹爹和娘亲,他们坐的椅子都是黄亮亮的,他们告诉我,他们是我前世的爹娘,如果要想下雨应该怎么怎么做。我就是按他们说的做的呀!他们还说我要是下了雨之后一定要多喊一些人保护我。说我现在是肉体凡胎,未完成使命不能过早过回去的。”

“爹爹,我感觉好累啊,想睡觉了!”张裕之解释了一下,怕他爹追问,赶紧使用卖萌加睡觉躲避,眼睛一闭,反正你得叫人把我背回去,留点时间让他们脑补。

张老爷虽然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但这种场面还没见过呢?不过很快张老爷恢复的冷静,富贵儿多个天神爹妈不影响,关键富贵儿是肉体凡胎,今天的事情传出去,保不齐要出什么幺蛾子,必须加强自己儿子的护卫。本来张家只有四五十人护卫,看样子要扩充一点了,现在算上田客整个张家家族千余人。

张老爷安排今日之事勿要外泄之后,便带着张裕之匆匆回家。张老爷的离去让徐道长也回过神来,这么大的事情必须要回去跟师傅禀告。

徐道长回到道观第一时间立马找到正在清修的师尊,并将事情经过如实告知。

只见徐道长师尊抚须点头说道:“你的猜测是有可能是真的,先有秦皇焚书坑儒,后有汉祖罢黜百家,百家经典流失严重,我道教传承或多或少是有缺的,况且道家神祗私下之密事不被记载乃常情,呼风唤雨本凡人所不能及。”

“师尊,若张家少爷愿助张师叔,改换天地可几成胜算?”徐道长急切的问道。

“徐和,可知为师为何让你继承道观?你师叔那是取死之道,我不希望你去趟这趟浑水,这里面毫无生机!张家少爷真有你说的能耐,也不可能居人之下,以你张师叔那不可一世的态度,哼,岂能容他?”

“我比你清楚他搞的太平道,当初学道之时,我等师兄弟皆学道理而他学其门道不学其理,他一切的做法都是为了他的目的他的野心服务,不会容忍任何风险存在!”

“让你继承道观是让你活下去!把道学传承下去!待为师看为师看不到之事!咳咳……”

“算了,你下去吧,张家礼于我观不薄,此事不可声张。”

“是,师尊。”徐道长不甘心的退去。

他本是逃灾的孤儿,路上被师傅捡的,早些年间,他师傅的同门师兄弟张天师,曾来看望过师傅,想请师傅出山同他发扬太平大道,张师叔谈吐有致,气势不凡,描绘的未来令人心生向往,但师傅不允。

于是徐道长准备给自己几个义兄写信,希望他们可以过来见识一下张家少爷的不凡,相信兄弟合力,必能跟随张家少爷做一番事业。

裴兄亲启……

管兄亲启……

刘兄亲启……

武兄亲启……

                       

原创文章,作者:排骨烧番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68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