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路上别慌,我有金手指(胡娅裴世远)全文在线阅读_《流放路上别慌,我有金手指》热门小说

小说:流放路上别慌,我有金手指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肖洛欢

角色:胡娅裴世远

简介:《流放路上别慌,我有金手指》,以胡娅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胡娅”倾力打造的一本爽文,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21世纪的少女穿越成了一个12岁的小姑娘,刚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在一片荒山野岭中,身边都是一群面黄肌瘦,穿着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中年男女,贴着自己坐的是几个穿着破旧布料的短打小子闭上眼睛再睁开,发现依旧是现在的情景胡娅感觉了一阵牙疼

书评专区

悲惨世界:首先说题目,作者是没文化还是作?其次虽说不战设定,但你既然写小说,背景至少要基本自洽,你可以自嗨,就别怪我评剧毒。

槐夏记事:讲述了一个可爱的女主和两个便宜儿女,都不是人,为了不被总菊制裁,只能拼了老命去救人,险些把裤子都赔进去的故事。

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模拟:开头才看了二十来章,就一堆毒点。。。

流放路上别慌,我有金手指

《流放路上别慌,我有金手指》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五章 程家老家族人

胡娅拿着手上的黑面饼子皱了皱眉,闺阁女子本来食量就小,何况她大病初愈,没有什么胃口。

刚刚其实那碗肉汤已经把她喂的差不多半饱了,更何况她在空间还有一次兑换的机会,只是她想着第一次就先兑了,不用太多,毕竟兑换的太多,他们也保不住,兑换少点,自家还能保着点儿。

虽然她不知道爹爹拿这四只野鸡跟官差换了些什么东西,但她觉得以自家老爹的精明,应该不会差到哪儿去。这不,自家这边有了肉汤味儿,大家也没来争抢。

可为什么没有人敢上来抢呢?就因为先贿赂了官差,再把大头给了程家老家族人那边,这样自然而然就会有人护着,毕竟这次流放的人除了胡家二房的人,就全是程家老家族人,在这个宗族观念极强,血亲报团的古代人来说,先天的就占了优势。

本次流放的是以姑苏程家老家族人这个群体为主,胡家二房为辅的这么一群人。本朝名为启朝,以胡娅现代眼光来看,其实跟宋朝差不多的结构,无论是民居习俗,还有衣食住行都有宋朝的影子。

只是这好像是华夏的另一个平行世界。从秦始皇开始,秦朝绵延了六百余年,接着是汉唐两代王朝巨头,接下来就是大混战,将整个中原大地分为两个国家。

一个是胡娅所在的启国。一个也是梁国。

只是明明是宋朝的饮食文化。却有些隋唐时期的官制,何止一个乱字了得。

说回程家,程家是个世家大族。姑苏这一支还没出五服,所以被连累了。

世家大族总有些欺男霸女的败类,毕竟人多,盘根复杂,在所难免。当今是启国的第三位皇帝,称号建明帝。

能用明字为帝号,自然也不是个昏君。其实建明帝今年也不过四十六岁,在短寿的古代,超过五十就是长寿了。启国规定男十八为冠。女子十六可为妻。很简单,翻译过来就是男的十八岁成年,女的十六岁及笄。都可以结婚了。

建明帝最大的儿子就是程妃所出的大皇子!二十四岁。一个就两儿子,大皇子程妃所出,自小聪慧过人,学富五车。性格更是仁和。二皇子今年二十二,身子骨不大好,总是病恹恹的,被称为病美人。是宫中杨美人所生。

建明帝至今已经是四十六岁高龄了,至今还没有立太子,大臣肯定是一边倒的支持程妃所出的大皇子。

不然程尚书也不会一直为大皇子谋夺太子之位而奔走。只是这一蹦跶,就把全族的人折了进去。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可荣华富贵迷人眼,换做是别人,有这么大的机会改换门庭,也很难不动心。这不,胡衍也动心了,只是他做的很隐蔽。可天下就没有不漏风的墙。

建明帝倒是对胡衍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毕竟以后终归还是要立太子的,也不能做的太绝情。罢了官,流放到穷乡僻壤就消了气,再不管了。

可程尚书就没那么舒服了,虽然保住了一条命,却断了所有族人的后路。所以程家的族人没有一个不对他恨之入骨的。

人性就是复杂,你做官时带来的好处不少,可当你遭难时带来一件恶事,就抵过你往日所有的情份。

姑苏程家老家族人这一支在盘踞多年,家中子嗣良莠不齐,这次被流放的都是些没有出五服的族人。中间出了恶人,早就被官府给办了,能留到此次上路的,都是些没有大恶的。

分别是程家老族长程首义一家,共十口人。程尚书的子侄叔伯等……

其中管事的,除了族长,就是族老程聚义了。也就是拴子那不幸感染了风寒的爹,他家共计八口人。其他族人都是孩子一堆堆生,每家几乎都有好几个儿子女儿。

只是祸不及出嫁女,所以流放队伍里,大部分都是男丁,以及他们所娶的妻子和孩子!

程家人心里很是清楚,胡家二房与自家不同,未尝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本来就有心交好。这四只野鸡是胡老爷今儿个去林子里才得的。如果得罪了胡老爷,后面再有这机会,可真是一口肉汤都没有了。

胡娅看着大家有序地接着黑面馍馍,心里还是感叹,这群古人还比较守规矩的,正想着呢,突然有一个壮年的男子高声吼道,今儿个还是这么点儿分例,人都吃不饱,赶路赶死了,就不能多发点吗?

刚刚还没什么表情的官差勃然大怒,提着腰上缠着的鞭子,一鞭子给打过去。那个中年男子瞬间身上衣服撕裂,背上出现一道深深的鞭痕。

其实官差心里也有底,差不多已经走了三天了,估计也快有刺头要出来闹事了,这个时候不下下狠手怎么能管得住后面的其他人呢?于是这位刘姓官差想也没想,使劲的用这鞭子狠狠地在那个中年男人身上抽了大约十道左右,只抽的人血肉模糊,在地上打滚惨叫。

林悦音看到这个情景,赶忙用手遮住了胡娅的眼睛,小姑娘以前没有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怕给她再吓到,失了魂儿,毕竟刚刚才大病初愈呢。

胡娅对着林悦音摇了摇头,轻轻的用手握住了林悦音的手,两人依偎着相互取暖,从刚刚的鸡汤开始煮起来时,天气好像也感受到了胡雅的内心欢喜,慢慢的开始雨停了。

此时两人手拉着手,相互依偎着,虽然身上的衣衫略有被雨打湿,可是两人挨着,心也是暖的。这时胡景领着黑面馍馍,回到了自家这边所在的临时歇脚处。

几人围着团团坐在一起,等着分吃黑面馍馍,胡娅只留了手中一个黑面馍馍的一半,将其中的一个递给了胡景,剩下的半个给了恒哥儿。为什么不给林悦音呢?很简单,因为她的胃口也不大。何况吃着这个黑面馍馍,口感并不是很好,是只能够充饥的东西,它的饱腹感还是不错的,大弟恒哥儿现在正在长身体,怕是不够吃!

少了不够,吃多了又吃不下,分给他大半个应该就够了。此时羨哥儿看到胡娅这样做,也将手里的黑面馍馍分给了父亲和二哥,还说到羨哥儿不饿,羨哥儿刚刚吃了肉汤已经饱了,其实几人并没有分到多少肉汤,但是还是为宪哥的懂事而感觉到心下澎湃,甚至胡娅也被宪哥这个暖男给暖到了。

林悦音一手揽着胡娅,一手揽着宪哥,心疼地抱紧了自己的两个孩子。当然,她也想抱着自己另外两个儿子,可毕竟孩子大了,不好人前太过亲密。

胡景挨着恒哥儿和源哥儿。摸了摸他们的头,拍了拍肩膀,对他俩孩子说,吃吧,你们辛苦,咬牙多吃点儿,这样我们才能坚持撑下去,避免过了太过劳累,只有人的身体健康无虞才能成功到达蜀地。

胡锦看着这一家子兄弟姐妹兄友弟恭,姐姐互爱弟弟懂事,不由得感觉一阵心酸,虽然以前四人也是如此,家庭一向和睦。

可历经大难,终归感觉还是变了样,孩子让人懂事的让人心酸,做父母的哪有不希望自己孩子能够懂事,可孩子太过懂事了,也是让人觉得一阵难过。

当然,现在是在流放路上,也容不得他们矫情。胡景和林悦音对视一眼,彼此交换了一下眼色,只传递了一个念头,就是无论如何,还是要让他们学会独立适应。

今日他还可以把身上的银钱掏出来,给他们换好吃的,可明日呢,后日呢?乃至三月后,半年后呢,到了地方,依旧贫苦,也许还需要劳作,也许连劳作为民的资本都没有,只能送去当军户,那又该如何呢?如果成为军户,前途更加是堪忧了。

所以现在还是稍微的吃点苦头,避免往后身子被娇养惯了,适应不了环境,郁郁而终来的强吧。

其实这对年轻的父母,对于胡娅来说,的确是年龄上不够,可他们在古代经历的阅历和见识,以及他们十几岁就开始操持家务,其实他们真的相比起现在的父母并不缺少什么。所以胡娅只看着他们用自己的方式教育孩子。也不掺任何的言语,因为知道这两个父母也是为了他们的孩子好。

就像胡雅自己也是如此想,即使她今天能够兑换很多很多的东西,可是能拿出来吗?不能不患寡而患不均。假设大家都看到了,你不给,那很容易酿成大祸。

可是你天天给?这些人被喂的太饱,你某一日不给,人家会记恨你,所以这个度需要自己把握。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在这个流放途中,什么妖魔鬼怪都会容易出现,即使一开始不现形,后面也会出来。

自家这种的本身就属于连累的,罪责比较轻,即使到了地方,应当还有再东山再起的机会。可那些被连累的比较深的程家族人就不一定了,也许他们是好的,可万一有一些人是坏的呢?

不敢去赌,所以尽量做到尽善尽美。如果做不到,那也要给自己留一些余地,外表展现一些锋芒,不然真的会很危险。

一个时辰对于这群被流放的人来说,很快!!!

刚吃完晚餐之后,就要开始启程。不过在启程之前,官差们还是给大家下了一个定心,前方约摸四十里外,会到太平镇,你们打起精力努力前行,很快到了。到了之后又可以休息,如果你们继续如此惫懒,估计明天天亮也到不了。

胡景蹲下身子想要背胡娅,胡娅说道爹,你先起来,我先试着走走,毕竟后面的道路还长,总得让我慢慢适应。虽是前日里生了一场风寒,可现在女儿觉得自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等会儿实在我坚持不住的时候再叫您可好?

胡景起身,抚了抚她的额,知道女儿这是心疼自己。便笑道,那好,爹爹时刻看着你,要有半分不适,记得告诉爹爹。

                       

原创文章,作者:肖洛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6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