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女王妃(宁沁陈衍)完整版阅读_医女王妃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医女王妃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荔汁儿

角色:宁沁陈衍

简介: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医女王妃》讲述的两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逆袭+权谋+复仇】
【绝情断欲妙手回天女神医+温柔痴情玉树临风南平王】
绝世女神医只医平民不医权贵?景王世子陈衍表示:抱歉,你非医不可!
宁沁原本只是想完成帮陈衍续命的任务后就溜之大吉,可终究抵不过陈衍灭北燕、杀反贼、解蛊毒的极品求爱方法,最后无奈带着“只医平民,不医权贵”的誓言嫁入王府
宁沁因义诊要离府前的那个夜晚,陈衍紧紧抱着她不撒手,含情脉脉、眼泪汪汪地看着她:
“夫人别走,本王病了”
宁沁:“什么病,我能治!”
陈衍:“相思病”
……

书评专区

不死不灭:不朽

通天仙路:追了很久的

黎明之剑:为什么要把大多数配角都强行写成画风不对,强行逗比,难道这书的名字叫做《异常人类见闻录》?

医女王妃

《医女王妃》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遇险

待宁沁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她从榻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就端着木盆去洗漱了。

她洗漱完,囫圄吃了些东西,便提着木桶去河边打水,准备给药圃里的药材浇浇水。

于是陈衍和俊疾到停云山她的院门口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宁沁提着桶,一瓢一瓢往药圃里泼水的样子。

院里的少女一身素白衣衫,正认真的浇着水。她的衣袖被挽起,露出她藕段似的白净的手臂。素白衣衫随着她的动作上下翻飞,像一只遨游花丛的白色蝴蝶。

陈衍看的有些呆滞了。

“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吧。”少女悦耳的声音响起,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陈衍回过神,发现少女早已停下手中的动作,一脸淡漠的看着他。

陈衍赧然,快步走到宁沁面前,拱手向她行了一礼,郑重道:“昨日承蒙姑娘救命之恩,今日特来拜谢。”

说着便吩咐俊疾将大大小小的谢礼从马车上一件一件抬下来。

宁沁斜眼睨着面前的少年和院子里吭哧吭哧从马车上抬箱子的俊疾,一言不发,转身向屋内走去。

待行到门口的时候,她回头,眼神平静如水,说道:“愣着干嘛,进来吧。”

陈衍愣了一下,随即立刻快步跟了上去。

一进屋,陈衍就被屋子里的药香给冲了一下。

他定睛打量屋子里的陈设。屋子虽然很小,但特别干净整洁。不大的窗台上,摆满了晒干的药材,窗前还挂着一只叮当作响的小风铃。

陈衍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宁沁从里屋端了茶,招呼陈衍坐下,说道:“我自己做的茶,还望世子殿下莫要嫌弃。”

陈衍笑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香瞬间溢满了他整个口腔。若是细细品味,还能品到淡淡的花香和果香。

他瞬间喜欢上了这杯茶。

宁沁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脸上的神情依然淡漠,但语气里带了一丝隐隐的期待:“怎么样?”

陈衍点点头,毫不保留的称赞道:“不错,并不比名贵的茶叶差”

宁沁嘴角一勾,脸上多了几分得意。

陈衍挑眉看着她,将手里已经空了的茶杯放在桌上,问道:“我听闻姑娘曾立誓,不救官宦勋贵人家,为何昨夜会破戒,出手救我。”

“多亏你身边那个黑衣小侍卫,为了求我救你,给我下跪,连额头都磕破了。

“我虽不救官宦勋贵,却也不是冷心冷清之人。他那般衷心,我看了也会动容。”她郑重其事地说到。

陈衍茫然的看着她,嘴巴一张一合,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原来俊疾额头上的伤,竟是这般来的么?

宁沁看他失魂落魄的样子,便知俊疾并未对他道出实情。她话题一转,说到以后每月施针的事情。

“你的毒虽然暂时被压制住了,但在你的侍卫找到解药之前,每月需得来我这里施针,才能延缓毒性蔓延。”

她说的认真,也不管陈衍有没有听进去,“若是两年后毒性入心,别说是我,就算是华佗再世也救不了你。”

陈衍缓缓点了点头。

她又嘱咐了陈衍一些事情,便将人恭恭敬敬的送了出去。

陈衍从屋里出来,俊疾立马牵着马走上前来。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俊疾额上的伤口,张了张嘴,终究是什么也没说,拍了拍俊疾的肩膀,便翻身上马,下山了。

陈衍一回到府中,管家福叔便迎了上来,说安王对世子的伤很是愧疚,日夜挂怀。如今听闻世子伤好,特地过来探望,人已经在正堂等了一个时辰了。

他与俊疾对视一眼,将缰绳递给福叔,就跟俊疾一起往正堂去了。

到了正堂。安王见陈衍来了,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来将陈衍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笑着说道:“看到阿衍你如今大好,我这悬了几天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陈衍笑笑,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半步,恭恭敬敬的说道:“多谢四皇叔挂怀。”

安王捋着胡子,笑着说好。

“给你下毒的那个侍女,我已经处死了。”安王坐在椅子上,伸手整理着衣袍,漫不经心地说道。

陈衍挑眉:“皇叔不打算追究吗?”

安王面色坦然,不紧不慢答:“本王已经派人调查了。”

陈衍紧追不放:“最重要的线索被皇叔抹杀,还要如何调查下去?”

安王脸上笑容不在,凝视着陈衍。陈衍也不甘示弱,眼神如刀,回视安王。

空气霎时间安静下来,只能听见二人沉重的呼吸声。

“哈哈哈哈哈——”安王大笑着拊掌,打破沉寂,目光里带了些许赞赏,“阿衍很有你父王当年的风采。”

陈衍敛了眸子,低头只道不敢。

安王敛了笑,起身拍了拍陈衍的肩,留下一句“好好调养”之后,便离开了。

陈衍拱手,目送安王的背影离开,清澈的眼里晕开一抹寒霜。

他低声嘱咐了俊疾几句,俊疾点点头,领命前去。

福叔一直将安王一行人送到景王府门口。

安王出了景王府后,却没有让车夫驾车回自己府中,而是让阿六令车夫去茯苓街位置偏远的一处酒楼。

到了酒楼之后,阿六又吩咐车夫将马车停到后门,才踏步走进酒楼内。

酒楼掌柜一见阿六,便将楼内本就不多的客人全部请了出去,末了在酒楼门口挂上了“暂不营业”的木牌,恭恭敬敬的说道:“阿六大人,人已经在厢房候着了。”

阿六点点头,往掌柜怀里扔了一锭银子,转身往楼上走去。

到了厢房,阿六轻扣了三下房门之后,里面的人才打开了房门。

“调查清楚了吗?”阿六左右张望了一下,确定周围没有人后,才关上房门,直切主题。

“查清楚了。昨夜世子本来就要毒发身亡,但他身边的侍卫上停云山绑了女神医下来给他医治,才保住了一条命。”那人回答。

“世子身上的毒尽数解了?”阿六又问。

“并未。世子身上的毒只是暂时被压制住了,若是每月不得神医施针,两年后就会毒发身亡。”那人答。

阿六点点头,嘱咐那人一句“万事小心”之后,便小心翼翼地离开了。

他回到马车上,一五一十的将刚才从那人嘴里得知的情况告诉给了安王。

安王斜靠在塌上,手里把玩着两个核桃。

他听完阿六带来的情报,敏锐的抓住了阿六话语中的重点:“也就是说,如果没有那个多管闲事的女神医帮忙,我那侄儿是断然活不成的?”

阿六点头,承认安王的说法。

安王呵呵一笑:“让那女神医帮不了忙不就好了?”

阿六有些犹豫。他吞吞吐吐道:“那女神医虽不医官宦勋贵人家,但经常下山义诊,免费给穷苦百姓看病,颇得民心。若是杀了她,只怕难平众怒……”

他不想伤害那位女神医,是因为当年他还没有投身安王府时,曾穷困潦倒,没有钱给病重的母亲看病。

恰好宁沁和她师父下山义诊,碰到了孤立无助的阿六,施以援手,治好他母亲之后又分文不收。

救母之恩,他一直记到今日。对于宁沁,他感恩还来不及,如何会忍心对她痛下杀手?

安王狐疑地看着犹豫不决,吞吞吐吐的阿六,用毫不在意的语气说道:“几个闹事的刁民罢了,到时候抓几个出来杀鸡儆猴,谁敢再多言?”

主子的心狠手辣,阿六是见识过的。

连身为皇亲贵胄、自己亲生侄子的景王世子都能痛下杀手,几个对他来说无关痛痒的普通人他自然不会在乎。

阿六无奈,只得应下。拱手向安王行完一礼后,便跳下马车,消失在了浓浓夜色里。

等宁沁把陈衍带来的、堆了满院子谢礼全部搬到库房时,天已经黑了。

她累的瘫倒在地,忍不住腹诽俊疾没眼力见,也不知道帮她把东西搬进屋子再走。

休息片刻后,宁沁起身翻看陈衍送她的谢礼。不过是些绫罗绸缎,珠宝首饰。

她甚至还在这堆杂七杂八的东西中翻出来一大块还未经雕刻,粗糙无比的白玉。

她翻了个白眼,心想这世子殿下实在是不会挑礼物,送的东西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她一件也用不着。

绸缎太艳,她不喜欢;首饰太贵重,她也不敢戴。除了几根百年老参有点用以外,其他的东西她就只能搁在库房落灰。

带着嫌弃和鄙夷心情收拾了大半个时辰,宁沁总算把这些金光闪闪的东西都清点好,分好类摆整齐了。她擦擦额头的汗,满意地离开了。

停云山位于长安城的郊外,位置并不偏僻。每年四月份,山上的海棠就开始大片绽放,衬得整座停云山都是红艳艳的。她住的地方虽隐蔽,但也不至于人迹罕至。

每晚长安城的汇仙药铺的小厮都会上山找她收购新鲜的药材,刮风下雨,从未失约。

奇怪的是,今晚宁沁等了很久,等到月亮都高高挂在天上了,还是没看到小厮的身影。

并且今晚的停云山静的太可怕了,竟连一声鸟叫也不曾听到。

宁沁觉得有些奇怪,正想去问问守在院门口的景王府的侍卫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还未走到院门,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宁沁心中暗道不妙,踮着脚步准备悄悄的溜达后门,从后门离开这里。

刚走了没两步,就被一把泛着银光的匕首抵住了脖子。

她梗着脖子不敢动,生怕这匕首下一秒就割破她的喉咙。

“跟我走,不要耍花招,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一个沙哑的男声从她的头顶响起。

宁沁头皮发麻,被男子带着,离开了院子。

                       

原创文章,作者:荔汁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67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