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不归人(阎戚孟以安)全章节在线阅读_《夜不归人》全文阅读

阎戚孟以安是《夜不归人》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飞天小水母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阎戚是个小小的抓鬼师,从小处事张狂,不计后果,是村里出名的小霸王
村里人都知道阎戚的母亲因为逆天而行,以命换命才让原本是死胎的他强行降生
阎戚不知,以为自己会带着抓鬼师的身份过一辈子
但是十八岁的时候,姥爷突然将他托付给了一个叫孟以安的青年
孟以安的出现彻底打开了阎戚的眼界
原来这个世界除了抓鬼还存在这么多的奇闻怪事

夜不归人

《夜不归人》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认哥?这是在要我命

青龙坐落在四面环山的深山竹林中,远远望去,真的好像一条盘旋的巨龙在假寐。

村子里多数的村民都姓氏张字,而阎氏家族之所以会在这里扎根,是因为阎戚的曾外祖迁移过来的。

因为这个地方有山有水,在当年称得上是一块接地气的宝地。

不过阎戚却不见得有风水多好,除了山就是水,不见得出过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从上午坐车进入山头,然后再加上步行进山,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左右。

阎家老宅是百年建筑,虽然年数过久,但是定时都会翻修,看起来还不算太老旧。

打开厚重的大门,中间有一口四方井,宅内除了厅堂便还有几间并排的房间。

阎戚越过小院直接打开房门,并没有耐着性子等那份沉闷的隐晦散去,便进入了已经搁置了几个月的屋子。

空置已久的房子在进门前最好点火去阴,但是阎宅还不至于。

打开灯,村里的灯不如县城里那么明亮,不过比起煤油灯,这光线也足够了。

房间里面的东西很简洁,除了在生活上必须要用的几件现代化物品外,其余大多数都是相对老旧的家具,比如红漆印花的木柜,挂着蚊帐的雕花拔步床。

简单清扫一下,连衣服都来不及换掉,阎戚便迫不及待地扑上了床。

才几个月没有走这些颠簸路程而已,竟然累得人像瘫痪了一般,阎戚觉得自己脚筋退化了。

闻着熟悉的味道渐渐放松了身体,眼皮也逐渐变得沉重,迷迷糊糊间一阵古板的铃声将床上的人吵醒。

阎戚懒得睁眼顺手捞过一旁的手机打开,就听见了阎姥爷的声音。

“小七,将客房整理一下,准备迎接客人。”

阎戚正好是家族第七代传承人。

“啊?!姥爷你的午觉是刚睡醒吗?怎么还在说梦话?”

“我看你在跟我说梦话,人在村头,赶紧接人去。”

“哦——”

梦中人在呓语嘟囔着回复,思绪还在美梦里游荡。

昏昏沉沉中,似乎听见姥爷说当年结识的好友儿子过来办事,顺便在此地招待一下。

阎戚此时的脑袋就好像灌满了铅一样沉重,除了极度想要睡觉之外,天塌下来都懒得抬手,这种游神的状态直到阎姥爷的这番话而惊醒。

“记得见着以安要礼貌地叫哥,别丢了咱们阎家的素质。”

姥爷话中的“哥”字一出,瞬间将阎戚的山大王本性唤醒,脑袋也清醒了一大半。

“我没听错吧?两个大男人之间竟然要用这么恶心的称呼,我阎戚从来没有兄弟,有,那也得是我弟。”

“臭小子,别胡言乱语,想当年我还对着比我年小的人叫叔叔呢。”

“你心胸比咱们村龙眼潭还广,反正我不行,绝对不行,让我叫哥的人还没出世呢。”

“赶快去,邻村的二娃子回村,我叫他带上了以安,这会估摸着应该到了。你平时怎么玩管不着,但是以安给我招待好了。”

一听阎姥爷这番不放心的话,阎戚立即表现得十分委屈。

“我是不是您老的孙子啊,把我说得那么刻薄,您伤了我的自尊心知道吗?”

“就是因为是你,我才更要千叮嘱万嘱咐,人家是大城市来的,记得有礼貌。”

“是,我一定用我帅气的脸赏他一声哥,可以了吧。”

这番妥协的话说出口,阎姥爷终于是落下心来。

等他电话一挂,阎戚又埋着头继续他的睡觉工程。

嘁,管他谁,天大的事都与我无关。

当铃声再次响起时,电话里出现的是陌生且温和的年轻男子声音。

“小七吗?打扰了,我是孟以安,虽然外面的景色很好,不过风吹着有点凉,我还是想早点进家门。”

是那个所谓的孟以安。

阎戚有点起床气,心底碎碎念着:既然知道会打扰到本小爷竟然还敢打电话来,等下本小爷一定好好给你“礼貌”一番。

心下恶狠狠的想着,但他还是老老实实的拿着手电出了门。

看了看时间,距离阎姥爷刚刚的电话已经过去了半个多钟头。

村子里的房子坐落得交错复杂,小路也是纵横交错,不如县城里那般规律平整。

乡下人睡得早,大多数村民已经紧闭房门。

耳边有时隐时现的虫鸣声,偶尔路过了睡得晚的人家时,那窗门里微露的灯光以及隐约发出的说话声,才给这个寂寥的夜晚增添了一点人气。

阎戚打着手电筒,愤愤不平的在心里已经咒骂了孟以安千百遍。

他好不容易能一个人好好潇洒下,半路中竟然跳出个“程咬金”,要是敢糟蹋他梦寐以求的暑假,自己绝不原谅他。

“哎哟,这不是小七嘛,真是咱们家的活菩萨。”

一声惊喜的大嗓门将人喊住。

那尖锐的声音从幽暗的巷子里传出来。

听那尖得刺耳的声音,阎戚便知道来人是谁,那是在村里出了名的男人婆——雷声大。

声音大,力气大,脾气大。

当年阎戚可没少在她那里受些窝囊气,只要是她看哪里不顺眼就扯着嗓门胡乱骂一通。

最深刻的那一次差点吓得阎戚不敢回家,更是在他弱小的心灵上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雷声大的女儿长得好看,然后写了两封情书,结果被雷声大发现,活生生地追着阎戚跑了两个村。

话转回来,今天她会当着阎戚的面儿,说出奉承话,当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阎戚倒要看看她打算做什么。

只见她拿着个电筒匆匆跑了过来,喘着粗气的黑脸一阵惊喜。

见逮着个机会,阎戚立马奚落她。

“哟,雷二婶子你干嘛了?脸红得跟猴屁股似得,不会想着减肥吧,你这最是适合挑粪的身板,别给累瘦了。”

“减什么肥啊,我正要叫医生去呢,我家那个病了半个月了,吃药打针不见好,现在更严重了,你快去帮我瞧瞧去?”

阎戚一脸为难:“我现在有事呢。”

“有什么事比你二叔的病还要重要,快走。”

她急着一跺脚,扯着阎戚的胳膊便开始拖拉硬拽,那力气大得,真不是吹的。

阎戚就好像一只被拎起的小鸡,进退不得。

“我又不是医生,找我也没用啊。”

“别说那么多,先帮我看看再说。”

                       

原创文章,作者:飞天小水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6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