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武双绝小农民(张玄裴小满)全文在线阅读_《医武双绝小农民》热门小说

凭栏独醉的《医武双绝小农民》小说内容丰富。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张玄曾经是黄泥村唯一考上大学的人,却在大二时救一名女同学,遭遇车祸,变成了傻子事后,那位女同学不仅没有感激他,为了推脱责任,还扬言说没有求着他救,死了也活该!
获得神医传承后,张玄定下三不救
忘恩负义者不救;不忠不孝者不救;看不顺眼者不救……

医武双绝小农民

《医武双绝小农民》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006章 父亲有故事

张玄见无法说服母亲,只能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说道:“妈,等会儿我要进山采药,一定会把你治好的。”

李会兰张了张嘴,话却堵在了喉咙。

尽管不想让儿子去做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但见到他双眼通红,李会兰说不出阻止的话来。

既然儿子想要替自己治疗,那就治呗,死马当成活马医。

“山里不安全,不要走太深。”

李会兰嘱咐了一句。

“知道了妈。”

张玄点头答应下来。

潘巧韵拿来干净的碗筷,盛了一碗面道:“兰婶,面还没有坨,你将就着吃点吧。”

“家里做了早饭,你和小玄吃吧。”

李会兰对潘巧韵极为感激。

儿子变成傻子这些年,多亏了潘巧韵照顾,时不时往家里送一些米面肉蛋之类的食物。

她甚至想过,让潘巧韵嫁过来当儿媳妇,却开不了口。

毕竟儿子成了傻子,家庭条件又不好。

人家好好一姑娘,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嫁给一个傻子图啥啊?

在潘巧韵家里吃过早饭,张玄回到家里,看到父亲正坐在门槛上,吧嗒吧嗒抽着旱烟。

张全顺黝黑的脸庞上布满皱纹,此时堆起笑容,使得皱纹变得更加明显。

得知儿子傻病好了,他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小玄,听你妈说你的傻病好了?快过来让我瞧瞧。”

张全顺激动的站起身,一瘸一拐迎上前去。

“爸,我好了,彻底好了,这些年让你们受苦了。”

张玄上前扶住了父亲,心中五味杂陈。

“说这些干啥?”

张全顺不爱听这话,又道:“你的傻病能好起来,对咱家来说就是天大的喜事。一会儿我让你妈把家里的老母鸡杀了,给你补补身子。”

“爸,你到屋里坐好,我给你把把脉。”

张玄不着痕迹的抹了抹眼泪,扶着父亲进入堂屋。

“你这小子,还会看病了?”

张全顺在凳子上坐下,便咧开嘴露出满口烟熏牙笑了。

很显然,李会兰还没有把患癌的事情告诉他。

张玄不说话,只是将手指扣到了父亲脉搏上,仔细感受。

不多时,张玄便是面露震惊之色。

“咋样?能摸出来不?”

张全顺在桌沿上,磕了磕手里的烟枪。

“爸,你……你……”

张玄满脸惊疑不定,盯着父亲看了好半晌,这才压下心中的情绪,问道:“你练过武?”

他发现父亲张全顺丹田破碎,体内经脉损毁严重,曾经应该遭受过致命打击。

在那种情况下,能够活下来都是奇迹。

从父亲张全顺的丹田规模来看,没有被废之前,必然是个武道高手。

“嘿,看来你小子真有两把刷子,这也能摸出来。”

张全顺微微愣了一下,倒是没有否认,坦然道:“你爹我当年可是个习武天才,八岁被师父看重,出山闯荡,见识过不少风景,也算是活得精彩了。”

“那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张玄追问。

他一直以为父亲就是个老农民,没想到有这样的传奇经历。关键是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听父亲提起过那些经历。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你爸我能活下来,看着你长大,这辈子就没什么遗憾了。”

张全顺感慨一句,又摸出来一袋烟丝,用手碾到烟枪里面,点燃抽了起来。

“爸,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张玄心里腾起一股无名怒火。

难怪父亲身体残疾,干不了重活,伤成那样能活下来都是奇迹。

“有些事情,知道了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以后别再问了。”

张全顺吐出一口烟雾,模糊了沧桑的脸庞。

父亲是个说一不二的人,再问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张玄只得换了个话题道:“爸,以后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

“抽了大半辈子烟,哪能说丢就丢掉?”

张全顺没怎么听进去。

要是能戒,他早就戒了。

“你知不知道老妈患上了肺癌?而且已经步入晚期!”

张玄紧皱起眉头,怒道:“你整天烟不离手,妈的病就是你一手造成的!”

“你说什么?会兰……会兰他……”

张全顺手一抖,烟枪掉落在地上,布满皱纹的黝黑脸庞上露出震惊之色,嘴皮止不住的颤抖。

剧烈起伏的情绪,使得他话咽在喉咙,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见到父亲如此在意母亲,张玄心中的怒意消减了不少,长出一口气道:“爸,你不用太过担心,我能治好妈的病。”

“你能治好?”

半晌过后,张全顺才从呆滞的状态中回过神,目光投向他。

“没错,我有把握治愈老妈的肺癌。”

张玄认真的点了点头,问道:“等会儿我要进山采药,爷爷留下来那张牛角弓还在不在?”

以前黄泥村没有发现煤矿的时候,靠山吃靠,家家户户的男丁都会学习猎杀技巧。

张玄爷爷便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猎户,据说单枪匹马猎杀过一头黑熊。

“在倒是在,不过放在床底下好多年没有保养过,不知道有没有蛀掉?”

张全顺六神无主,短时间无法从妻子患癌的打击中走出来。

回到卧室,从床底下拿出牛角弓进行擦拭。

所幸,弓胎保存得非常好,没有被虫蛀坏。

把弓擦拭干净后,张全顺心血来潮,拿在手上拉了下,却是没有拉开。

他的脸上,露出些许黯然之色。

想当年,别说是这两石弓,就算是三石弓他也能随手拉个满月。

“爸,给我试试。”

张玄感受到父亲的失落,拿过牛角弓,轻松拉开呈满月状。

“好小子,你力气怎会突然变得这么大?”

张全顺震惊,两只眼睛都瞪圆了。

“可能是变成傻子后,光长力气了。”

张玄随口搪塞,其实是他动用了真气辅助。

别说两石弓,三石弓也能轻松拉开。

“二傻子,给我滚出来,老子今天要废了你。”

忽然,屋外传来叫骂之声。

“汪,汪汪……”

张玄家的大黑狗从狗窝里面冲出来,朝着外面一阵狂吠。

                       

原创文章,作者:凭栏独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65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