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伏地魔《HP腹黑大魔王的心尖宠》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HP腹黑大魔王的心尖宠)最新章节阅读

HP腹黑大魔王的心尖宠》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Norma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冷门伏黛CP,为爱发电
死于霍格沃茨之战,重生后的第一天,大魔王看着躺在自己身侧的麻瓜幼崽,随手挥出一个阿瓦达索命结果不仅无事发生,可恶的麻瓜幼崽居然翻了个身,砸吧砸吧嘴并抱上了他的大腿
大魔王:……
重生后的第一年,哭唧唧的麻瓜幼崽给大魔王送了一朵小花花,大魔王没要,用软糯糯的小奶音吼道:“离我远点!”
麻瓜幼崽没听懂,踉踉跄跄的扑抱住了大魔王,并mua了一口~
大魔王:……
重生后的第十一年,该死的邓布利多来到了大魔王面前,并通知他去霍格沃茨学习魔法大魔王高冷的“嗯”了一声随即就看到那死老头又去了麻瓜幼崽身边,并对麻瓜幼崽道:“哦,我亲爱的小姐,也欢迎你与汤姆先生一同前往霍格沃兹学习”
大魔王:???
【治愈向&HE】

HP腹黑大魔王的心尖宠

《HP腹黑大魔王的心尖宠》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梦境

衣衫褴褛面容憔悴,头发被风吹得凌乱的年轻女人,忐忑的走进一间魔法商店。她怀着身孕了且身无分文,只能窘迫的拿出自己全身上下唯一值钱的东西——斯莱特林挂坠盒,女人忐忑的将手中的东西递给这家店的老板。

“我能拿它换点钱吗?”女人小心翼翼的问。

可怜的女人并没有意识到她手中的斯莱特林挂坠盒是件价值连城的东西,而市侩的老板一眼就瞧出了女人的窘境。最后他只花了仅仅十个加隆就从女人手上得到了这件宝物。

梦中的里德尔认出了这个老板——卡拉克塔库斯·博克。可恶的邓布利多和这位卑劣的老板认识,统统该死!

梦境再次转变,来到天气恶劣的夜晚,天空中飘着雪。还是刚才那个年轻女人,她踉踉跄跄的走上伍氏孤儿院的台阶。随后不到一小时生下了一个男婴,留下一句“我希望他长得像他爸爸”后,就凄惨的死去了。

即使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个梦,知道自己在梦境中,自己的声音根本没人能听见,里德尔也忍不住朝女人怒吼:“蠢女人!梅洛普·冈特!一个最简单的复苏咒就能将你救活,你那该死的魔杖呢!就为了一个该死的男人,你简直蠢到无可救药!”

伍氏孤儿院内,原本规规矩矩躺在床上的里德尔,猛然坐起,从梦中惊醒过来。还没等他回神懊恼自己在梦中的失态,“砰”的一声闷响,有东西砸在了地板上。

“呜~ 好疼!”女童软糯糯的小奶音从床下传来。

听见这个声音,里德尔就知道刚才是塞西莉亚从床上掉了下去。

“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塞西莉亚,晚上不要偷偷爬到我的床上!看吧,掉下床就是你的下场。”

塞西莉亚揉了揉自己摔疼的手臂,大大的杏眼泪汪汪的。之前偷偷爬进里德尔的被子都没任何问题,最多就是第二天早上被里德尔冷脸瞧上一两个时辰罢了。

塞西莉亚也没想到今晚爬床就出了问题。她原本正抱着里德尔的手臂缩在被子里睡得正香呢,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掉到床下去了。要是平时里德尔的睡相难看一点,塞西莉亚还可以怀疑自己是被里德尔踹下去的。

可是和里德尔同床共枕这两三年,塞西莉亚清楚的知道里德尔的睡相有多么规矩。基本就是晚上入睡时是怎么样,第二天起床依旧是什么样。不乱动、不打呼、不磨牙,抱着他睡觉简直就像抱着一个软乎乎的布娃娃。

最后,塞西莉亚只能把自己掉下床的原因归结到自己睡觉不老实上,猜测自己是翻身滚下来的。

如今已经入冬,窗外寒风凛冽。看着只穿着件单薄睡衣还坐在地板上神游天外的塞西莉亚,里德尔的小脸又皱了起来。

“你是准备今晚就在地板上过夜吗?”

“哦,我这就进来。”塞西莉亚利索的从地板上爬起,将手撑在床沿就想往里德尔的被子里钻。

见她如此,里德尔的小眉头皱得更深了。正想呵斥对方,让她回去自己的床上睡时,就听到塞西莉亚“嘶嘶”的吸气声。

“怎么了?”

塞西莉亚可怜巴巴的用另一只手捂着刚才摔疼的手肘,仰着小脑袋泪眼汪汪的看着床上的里德尔道:“手肘疼,爬不上去了,呜呜呜”

闻言,里德尔脸色难看的翻身下床,走到塞西莉亚身后,抱着她肉嘟嘟的小胖腰将人送到了自己床上。随即身手利落的再次爬了上去。

“塞西莉亚,你又胖了。”里德尔说完,就弯腰将手伸到自己的枕头底下摸索出来一个小瓶子。

“哼哼,才没有,”塞西莉亚狡辩,随后又崇拜道,“里德尔你又变厉害啦!以前你可抱不动我。”

“闭嘴。”里德尔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将瓶子递到了塞西莉亚嘴边。他沉默了几秒,终于认命般的一手扶额,无奈道:“张嘴吧。”

塞西莉亚看到面前熟悉的瓶子,就知道这是里德尔变出来的“仙药”。

每次只要喝了这个,塞西莉亚身上受的伤就会立刻消失不见,效果简直立竿见影。虽然里德尔曾多次强调过这东西叫“治疗药剂”,但塞西莉亚心里一直叫它“仙药”。

乖乖张嘴将小瓶子里的药水喝掉,不一会儿塞西莉亚手肘上的疼痛就消失了,恢复了以往的灵活。

只见她呲溜一下熟练的钻进被子,只留一个脑袋在外面,笑着对还坐在被子外的里德尔说:“快进来睡觉呀里德尔,很晚了。明天我们还要排练大合唱呢。”

“塞西莉亚,后天你就三岁了!你该学会自己睡觉,而不是每晚爬我的床。”里德尔坐在被子外面没有动弹,虽然已经说了很多遍,但屡教不改的塞西莉亚让他有些无计可施。毕竟昏昏倒地都对这家伙毫无作用。

“里德尔,我说过五岁不同榻七岁不同席呀。你怎么又忘了?咱们明明还能再睡两年。”

里德尔:……

最终里德尔还是躺进了被子,他睡得极其规矩。正面仰躺朝上,双手自然交叠在腹部。趴在他身侧的塞西莉亚则随意得多,侧躺着朝着里德尔的方向蜷缩成一个小虾球,小脑袋都快埋进了肚子里。

听着耳边均匀的呼吸声,里德尔毫无睡意。他睁眼看着头顶有些斑驳的壁纸,又回忆起刚才那个梦境。

梦中的场景是上一世他从不死男孩哈利的记忆中提取到的,那是一段哈利与邓布利多交谈的记忆。从记忆中的冥想盆里,里德尔知道了他名义上的母亲——梅洛普·冈特曾经的遭遇。

里德尔从未主动想起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个梦。大概是因为后天就是除夕夜了,是他的生日,也是梅洛普·冈特的忌日。

此时,身旁的塞西莉亚突然动了起来,两只小手开始在被子里四处扒拉。直到她摸到里德尔放在腹部的手,抓紧。随后塞西莉亚驾轻就熟的闭着眼睛滚进了里德尔的怀里,砸吧咂嘴,又睡了过去。

里德尔睁着眼睛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下意识的拢了拢被子,将漏风的被角再次压实。

对于此刻正窝在被子里扒拉着自己的塞西莉亚,里德尔实在弄不懂她这个奇怪的麻瓜。塞西莉亚似乎对所有的魔法免疫,就连治疗术愈合如初都对她毫无效果。

弄得里德尔不得不私下偷偷熬了专门的治疗药剂给她。魔法无用,但是入口的药剂却是对她有效,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里德尔百思不得其解,想着想着眼皮就开始变得沉重。随后他的呼吸慢慢与身旁的人重叠,渐渐也沉睡了过去……

                       

原创文章,作者:Norm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64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