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洋小鱼儿三千(夺命远洋)完整版在线阅读_夺命远洋完结版阅读

书名:夺命远洋

简介:《夺命远洋》是网络作者“小鱼儿三千”创作的悬疑惊悚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张洋小鱼儿三千,详情概述:等我长大,懂事后,爸爸再也不跟我讲这个故事他变得更加沉默
好几次,我央求爸爸再给我讲讲这个故事他会变得异常愤怒, “那个事儿是我瞎编的你长大了,想些对自己有用的事情吧”
“爸爸,杀人凶手到底是谁?”我每每追问
“哪来的凶手?……你再胡说八道的话,我就打断你的狗腿”爸爸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愤怒的胸口仍然颤抖个不停
我不再问爸爸这个故事因为我不想挨骂这个故事却一直陪伴着我,度过我了乏味、枯燥的初中生活、高中生活、大学生活……
故事的大部分情节早已经模糊不清,我的脑海里还残留着几句打油诗
“一个小士兵,上船查凶案可怜脑袋笨,反被屠夫杀;”
……

夺命远洋

《夺命远洋》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哭泣

挂钟响了六声后,船员们起床洗漱完毕,齐刷刷地聚到餐桌前。船员们个个眼睛红肿,个个萎靡不振。杨君宝很快准备好了早饭,摆到桌子上。

“叮”杨君宝说完,抓了两个馒头往嘴里塞。

每人一碗粥、一个鸡蛋、两个馒头。桌子中间放着一大盘咸菜。船员们个个低头吃饭,没有一个人说话,整个气氛压抑而诡异。

黄雄伟昨晚没有吃饭,昨晚上昏睡过去,对后来发生的凶案知之甚少,又不敢细问,只是悄悄察言观色。他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啃了两大口馒头,噎得难受,使劲吞下一大口粥才把馒头咽下去。他咳嗽了起来,把吃进去的东西磕出来一大半,没想到喷了欧向前一身。

欧向前骂了几句,离开餐厅换衣服去了。船员们窃窃私语,一开始大家相互窃窃私语,后来大家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船员们大声讨论起来。

“昨晚上你们都睡着了吗?”

“我没有睡着。原来你也没有睡着?”

“那你们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我昨天夜里好像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哭声。”

“啊,我还以为我幻听了呢。谁还听到了?”

船员们个个点点头,表示他们也都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哭声。

“吓死我了,我以前没有出过海,我还以为是海的声音呢。原来那真是女人的哭声。”

“哎呀,真是见鬼了。昨晚上,刚刚死了人,谁能睡得着啊。”

“李骆驼,你是这个船上的老人,昨天你说这船被诅咒了。你倒是跟咱们说说这个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什么也没有发生。我昨天是被吓坏了,胡说八道,你们千万别当真啊。”李江伟低头喝粥,不敢接话。

李江伟刚才还想问大家除了听到一个女人的哭声,有没有看到船上有一个白衣女子在甲板上游荡。他憋了半天终于没有敢问出声。他心想不要给自己再惹麻烦了。他忘不了昨晚大副朝他使的眼神,那分明是告诉自己不该说的话,不要随便说,否则他的下场会很惨。

“昨晚上谁起身了?我好像听到甲板上有人的脚步声和打斗声。不过可能是我的幻觉,我当时脑子昏昏沉沉的,想睁开眼看看,死活睁不开眼。”

他这么一说,其他船员也纷纷表示昨晚上虽然听到了女人的哭声,但是也是死活睁不开眼睛。

“你这么一说,似乎确实有脚步声,和打斗声混杂在女人的哭声里。”

“你们这都是吓破胆了吧。我怎么什么都没有听到。我一觉睡到天亮的。”黄雄伟一直插不上嘴。他从昨晚上一直睡到天亮,他头一次睡得这么好。

“你昨天跟一头猪一样,昨晚上我们在休息区说话的声音那么大,都没有把你吵醒。你真是厉害。”张洋说。

“陈大力,你以前是干什么的?我记得你说你刚复员?”轮机长潘虎好奇地问。他眯着小眼睛上下扫视皮肤黝黑,外表憨厚的陈大力。

“我之前当了几年兵,现在复员了。没有什么本事,所以才出海。”陈大力喝下一大口水,擦了擦嘴角。

“难怪你懂那么多。咱们这伙人里面除了张洋之外,就你懂的多了。”陈洪亮拍了拍陈大力的肩膀。

“你平时有什么爱好?”

“没有什么爱好,看侦探小说算不算是一种爱好吗?”

“当然算。你昨天的表现很像一个专业的侦探。以后就叫你大力侦探吧。”

“按照侦探小说的套路,接下来的剧情是怎么样?”

“按照我对侦探小说一般套路的理解,故事一开始一般故弄玄虚,好戏都在后头。” 陈大力说。

“以后船上再发生什么凶案的话, 你就负责帮我们查找凶手吧。”

“呸呸呸,乌鸦嘴,船上不要再发生命案了。昨晚上我的胆子都快吓破了。”

陈大力欣然接受了“大力侦探”这个称号。尽管船员们心知肚明,凶手就在他们中间,可是因为昨晚死去的是一个杀人犯,大家大概觉得洪志伟死的罪有应得,所以并不怎么想追究凶手到底是谁。大家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采取观望和暗中抱团取暖的态度,都在窥视、猜疑、物色各自的盟友。陈大力凭借昨晚的出色表现,取得了大半船员的信任。

欧向前换了一身衣服走进餐厅,他的神色看上去有些慌张。

”向前,外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没什么。可能是我吓傻了。”欧向前慢吞吞地回答,神情慌张。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黄伟雄低声问。

“我刚才在甲板上,差点被绳索绊倒。你们看,我在甲板上,发现了这个东西。”欧向前把一条项链放到桌子上,众人好奇地凑上前看。

项链上的挂坠是一个黄铜丝缠绕而成的球形装饰物。球体外围缠绕出镂空的花鸟图样,只不过球体外围有点氧化,变黑变绿了。更显得古朴,别致。

“更奇怪的是,这个项链跟我梦里梦到的白衣女人的项链一模一样。昨晚上我是不是真的梦游了?”欧向前喃喃自语。

“啊,原来我昨晚上看到的白衣女人是真的。”李江伟喊出声。

“老——老李,你也——看——看到了?”杨君宝瞪着眼睛,结结巴巴地问。

“不瞒大家啊。我昨晚上亲眼看见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女人在甲板上游荡。我上前追,可是她一直跟我捉迷藏。我怎么也追不上她。后来白衣女人就不见了。那个白衣女人真漂亮啊,跟天上的仙女一样,穿着白色的纱裙,那身段真勾魂啊,纤细的腰身,修长的大长腿……”李江伟陷入沉思……

“老李,原来那脚步声是你的。我还以为有人在打架呢。”

“向前,你昨晚上怎么见到那个白衣女人的?”李江伟问。

“昨晚上,我隐约听到一个女人的哭声,我壮了壮胆子,走了出去。我看到那个女人跪在甲板上哭,哭得很伤心。我走上前。那个女人转过身,扑到我的怀里,抽泣个不停。口口声声让我为她报仇。当时她的脖子上戴着这个项链,我记得很清楚。可是后来发生了什么,我就不记得了。我还以为只是做了一场梦。”

“向前,你赶紧把这个项链扔了吧,这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吉利。有一年,我出海捡了一枚清朝康熙年间的康熙通宝,结果那一年事事不顺。后来,我把这枚铜钱扔了以后,霉运就没了。海上的东西很怪的,认人。”李江伟一脸严肃,规劝欧向前。

“老李,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这么迷信。”欧向前把项链戴在脖子上。

“那个女人长什么模样?漂亮吗?”潘虎不怀好意地问。

“当时她戴着头纱,我没有看清楚她的脸。只是感觉她很美,我感觉她的身体很轻很单薄。她的身材真叫一个曼妙多姿啊。我当时真想一直搂着她不放开。她的声音那么哀婉动人,空气里浮动着桂花的清香,让我浑身酥软。”欧向前追忆如梦似幻的场景。

“真羡慕你们两个。我昨晚上睡得一塌糊涂。”潘虎羡慕不已。如果能跟这样一个美女见上一面,做鬼也风流。他昨晚在机舱值班,可能是发动机的声音太大,他什么都没有听到。他春心攒动,他回想起蓝蓝让人**的胴体,勾魂的眼神。暗暗地咽下口水。

船员们望着李江伟和欧向前,羡慕不已。个个心想下次要是再听到女人的哭声,他们一定要睁开眼去看看。

“你们是看鬼片看多了吧。太离谱了!船上怎么会有女人,还是白衣女人?”

“会不会是洪志伟变成女鬼来吓唬你们?”

“洪志伟就算变成鬼也是一个大胖鬼。怎么会变成一个窈窕淑女?”李江伟反驳道。

“大力侦探,你怎么看这件事?咱们大家昨晚上都听到了女人的哭声。欧向前和李江伟还见到了白衣女人。”陈洪亮问。

“我觉得应该是大家吓坏了产生的幻觉吧。”陈大力回答。

“那我就问你,你有没有听到一个女人的哭声?”

“我昨晚倒也听到了奇怪的声音。但是我不能确认那究竟是不是女人的哭声。”陈大力小声回答。

“这是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下次如果还有女人的哭声的话,咱们一起出去看看。眼见为实。”张洋笑着说。

“我——我就——就算了。”杨君宝见船员们都吃完饭了,起身收拾碗筷。

“当——当——当……”挂钟响了七下,声音雄浑而嘹亮。新一天的忙碌即将开始了。

大副王运通召集船员们到甲板上训话,他使劲睁开着肿胀的双眼,故作威严的姿态,看上去滑稽可笑,像极了马戏团的小丑。

大副吩咐好任务,在甲板上来回溜达,监督大家干活。船员们三五成群,各自组队,忙碌起来。二副带领老船员手把手教新船员撒网、收网的步骤、如何操作船上的机械设备。

“你们千万不要小看船上的设备啊。一不小心就可能出事。尤其是这个起网机,有很多人因为不留神,卷进起网机,断了胳膊、腿那都是小事。一不小心,丢了小命。所以操作的时候,一定要格外小心。尤其是你,欧向前,年纪轻轻的,细皮嫩肉,一定要格外小心。”李江伟一边演示,一边细心讲解。

“还有这些绳索,不用的时候一定要放到一边,要是被绳索绊倒的话,也容易出危险。尤其是像欧向前这样的小个子,身体太轻了,很容易被甩出去。千万要小心。”李江伟有点吃欧向前的醋。他讲解每一个步骤的时候,后面都要加上欧向前要小心之类的话。

“李骆驼,昨晚上,你跟那个白衣女人说话了?”何勇坏坏地问他。

“好好干活,干活的时候最忌讳走神了。一走神就容易出事。”李江伟小声说。

“什么白衣女人,哪来的女人?”二副王运通插嘴问。

“没——我们之间开玩笑的。哪有什么白衣女人。”李江伟回答。

“刚才在驾驶室吃饭的时候,船长也跟我说什么白衣女人。船长说他昨天夜里,看到一个白衣女人在甲板上疯疯癫癫地跳舞,他隐约还听到了女人的哭泣声。我以为他老花眼了,你们也看到白衣女人了?”大副好奇地问。

“啊,是啊。”李江伟不敢含糊,立马回答。

“你们还有谁看到了?”大副问。

“还有我看见了,其他的人也都听到了那个女人的哭声。”欧向前推了推张洋。

“啊。是啊。吃早饭的时候,大家伙都说昨晚上甲板有女人哭。”

“这件事这么玄乎?你听到了吗?”大副转头问弟弟。

王运亨连连摇头,“哥,你知道我睡觉跟头死猪一样,我睡觉打呼噜,外边什么声音也没有听到。”

“我也什么都没有听到。”大副王运亨狐疑起来。他心想难道船上的人都吓傻了。

“大伙听着,安心干活,其他的不要乱想。一会儿,等咱们干完活儿,我带领大家搜查一下整条船,咱们检查下到底有没有白衣女人,这样大家就安心一些。”

一大早很快过去了。海上清风吹拂。视野所及之处是无垠的海水。海平面一片湛蓝,薄薄的晨雾弥漫在船体的周围。

在李江伟看来,那似乎就像是昨晚上白衣女人的白色长裙。他张开粗大的手,试图抓住一缕薄雾,可是等他握紧拳头,薄雾从他的拳头缝里溜走了。

“要是再让我见到你,我一定不要你轻易逃走。”李江伟点燃烟斗里的烟,靠在船舷上,眯起眼睛,对着那一望无际的蓝色大海发呆。

中午的时候,船员们按时收网。虽然起网机操作起来很方便,但是船员们还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网收上来。这几张网的收成还算可以。金枪鱼的个头挺大。大副的脸上第一次露出灿烂的笑容。

“中午有鱼吃了。大家抓紧时间把鱼装箱,放到冷藏室。”大副带头干起来。等忙完后,船员们个个腰酸背痛,中午吃饭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多,好在饭桌上终于见到了一盘盘大块的鱼肉。

“你们开始的时候少吃点,小心吃腻了,以后一想吃来就想吐。”李江伟吃了一点鱼肉,喝了好几碗鱼汤,他细细品味鱼肉的鲜味。他砸了砸舌头,“今年的鱼肉不错,肉劲道有弹性。”

“今天去冷藏室的时候,大伙有没看‘那个’?”何勇问。

“没敢看,我怕晚上睡不着觉。”陈洪亮笑着说。

“我不小心看到了。“那个”跟死鱼没有什么两样。两个眼珠子朝外瞪着,好恐怖,浑身发白。早就僵硬了。”黄伟雄闭着眼睛模仿死尸的模样。他那副恶心的模样不由得让人反胃。

“以后吃饭的时候,能不能别讨论这个话题。”欧向前一阵反胃,差点呕出来。

“哎,你真跟个娘们似的。这就吓得不行了。晚上等白衣女人回来安慰下你。”黄雄伟坏坏地笑了。

“咱们要不把“那个”扔海里吧,跟鱼放在一起,多恶心啊,我以后不敢吃鱼了。”潘虎小声提议。

众人望着沉默不语的大副和船长。许久,老船长长吁一声,他实在是不忍心。“他家里还有一个老母亲。还是得带回去吧。”

“我建议还是扔了吧。咱们回去的话,他家里人万一报警的话,咱们都得惹上官司,到时候耽误了出海不说,一堆麻烦事儿。”大副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就过几天再说吧。等咱们返航的时候再讨论这件事。张洋,你吃完饭去遮盖一下洪志伟的尸体。船上的事情,以后你要帮我多照应一下。”船长还是没有忍心下定决心。

“好的,爸。我知道了。”张洋爽快地答应了下来。他实在受不了船长死死盯住他的时候的眼神,那坚定的目光认定整件事是张洋做的。但是他没有任何辩解的理由。

就算张洋为自己辩解一万遍,船长也不会相信他的话。此刻,他心里的委屈恰似眼前的一片海水,滔滔不绝……

                       

原创文章,作者:小鱼儿三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64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