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念檀清辞)檀七爷,你家娇气包又惊人了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时念檀清辞)完整版免费阅读

檀七爷,你家娇气包又惊人了》男女主角时念檀清辞,是小说写手茗橙子所写。精彩内容:时光跌跌撞撞,季节来来往往
一世又一世,他都追寻着她的脚步而来
这一世,时念坚定的走向檀清辞,认真的说,清辞我来邀请你当我的监护人,来邀请你参与我的人生

檀七爷,你家娇气包又惊人了

《檀七爷,你家娇气包又惊人了》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她家的佛,从云端下来勾人了

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时念开始认真的想关于父母的身份信息,父母的特征,努力的勾着手指。

奈何,并无所获。

一直折腾到很晚很晚的时念,累极了倒在柔软的床上,卷缩着身子,以极其没有安全感的姿势睡了过去。

在女孩儿房间门口守护了一晚上的檀清辞,今晚最起码灭掉了五只厉鬼。

他的小姑娘,会通灵,这个很出乎他的意料。

他记得,时念并没有这个能力。

挨着的两个房间里,两张床是挨着的,檀清辞睡觉前摸了摸墙壁,轻轻的说“念念,晚安~”。

“能离你这么近,真好。”

睡梦中的女孩儿,对于这一切一无所知。

——

第二天早上,时念重新换上她的机车服,准备出门。

檀清辞换了衣服也准备去趟公司。

时念坐在沙发上,本来是想要跟人说一声,一会儿有事出趟门。

结果,却被从楼上下来的男人狠狠地惊艳到了。

一米八五的身高,完美的身材比例,精致的五官,本来就够让人瞩目的了。

清雅淡漠的气质,加上裁剪得体的西装加持,更加衬得人矜贵无比。

时念看着这样的男人,使劲儿咽了咽口水。

人间妖孽,这四个字就这么在她脑海里蹦了出来。

檀清辞看着微微张着嘴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惊艳的小姑娘,满意的勾了勾嘴角。

他是故意的。

“今天的清辞,很惊艳!”时念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湿漉漉的直勾勾的,还偷偷咽了咽口水。

她家的佛,从云端下来勾人了。

怎么办,她好喜欢。

“清辞要出门吗?”

“嗯,去趟公司。”

“这样呀,正好我也要出去一趟,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也应该回来了。”

时念边说边拿起旁边的头盔和车钥匙,摆摆小手,就出门了。

檀清辞眼神暗了暗,瞳孔颜色变得比平常更加深色,长腿一迈,三两步就跟上了前面小姑娘的步伐。

顿了顿,还是问道:“念念,去哪里?用不用我送你过去?”

时念并没有察觉到自己身边人的异样,欢快的摆了摆手里的钥匙,“清辞应该是去公司吧,不顺路的,我自己骑车很快就到了。”

说着话,人已经骑上她的机车准备走了,临走前还甩了甩头,示意了一下,俯下身子就冲了出去。

时念没有回头,所以并没有看到身后的男人的异常。

檀清辞就这样看着时念在机车的轰鸣声中,越走越远。

浑身的气压也越来越低。

——

时念今天出门确实有事情要做,是前天晚上女鬼拜托她的事儿。

女鬼叫沈璐,死于十年前的一场车祸,因为牵挂她的男朋友一直没投胎。

她昨晚拜托时念,能不能带她去见见。

时念答应了。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她也想看看过去十年了,她的男朋友是不是如沈璐所说的那般,还在等她。

沈璐说自己会想办法跟着她过来,还说如果她没能跟过来,就让时念勾她。

到了约定的地点,时念站在一个比较阴暗的角落里等着沈璐现身。

也不知道作为一个鬼魂,是怎么做到在白天出没的,反正沈璐如约而至。

一人一鬼找了一个即可以看到沈璐男朋友单元门又不是阳光直射的地方,等待着。

时念好奇的问过沈璐,既然知道地址怎么不自己过来看。

她是这么回答的,如果一直不去见,她的心里会一直有希望。

她说,一边希望男朋友开始新的生活,一边又自私的希望能一直记得她。

时念的作用,说白了其实就是壮胆儿。

大概等了有一个半小时吧,沈璐男朋友的身影就出现在单元门口。

那是一个三十到四十之间的普通的男人,戴着眼镜,标准的中年人的打扮。

一手拿着垃圾袋,一手拉开单元门,好像在催促着什么人快走。

很快一个活泼的小女孩儿高声喊着爸爸,冲了出来。

时念目测了一下,小女孩儿的年龄最低在7岁以上。

她嗤笑了一下,果然,还是不能抱太大的希望。

身边的沈璐安安静静的看着父女俩走远,轻轻的对时念说了句“谢谢!我去投胎啦~”,就走了。

时念站在原地,很久很久。

原来,有些人的爱情是那么短暂和易变。

她不觉得这个男人重新开始另一段感情,娶妻生子有什么不对。

只是小女孩儿那个年纪,属实是大了些。

——

这次出来时念还有一件事儿想做,那就是去取她定制了很久很久的古琴。

她的父母去世之前,陪着她找到了一个比较有名的手工艺人、古琴大师,替她量身定制了一把古琴。

前世的时候,时念因为父母去世,忙着伤心,忙着难过,忙着与时家的人周旋,最后并未去取那把琴。

当她去那位手工艺人工作室的时候,那位穿着一身朴素麻布衣的老者坐在老树下弹琴。

弹的是有名的古琴曲《流水》,余音绕梁,袅袅动听。

时念来之前和这位老者打过招呼,所以老者旁边的石桌上,放着的正是她的那把琴。

那把琴,通体漆黑,间有红道,琴的两侧对称分布有波状的曲线,整个琴体如同天空中的一抹晚霞。

是一把落霞式七弦古琴!

时念第一眼就爱上了这把琴。

时念安安静静的坐在旁边,静静的聆听着老者的袅袅琴音。

一曲毕,时念意犹未尽。

她有点手痒,并未过多的话语,遵循着本心,坐到了那把落霞跟前。

她弹的是《高山》。

一老一少,一个坐在老树下,一个坐在石桌边,琴音慢慢的融合在了一起。

此时,无需太多的言语。

过于沉醉的两个人,一曲一曲的合奏着,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等时念感觉到,指尖传来的疼痛时,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

老者也察觉到了时念的不适,停了下来。

“时小友,幸会。”

“蓝老先生,久仰。”

两个人,相视一笑,时念突然理解伯牙了。

知音确实难得。

后来,两人又相谈甚欢,等到时念抱着琴离开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这边的时念,琴音会友,一时忘记了时间。

而那边,檀清辞因为她的迟迟不归,逐渐失控。

                       

原创文章,作者:茗橙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62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