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焚烧的夏天》原佳白洺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被焚烧的夏天最新章节阅读

被焚烧的夏天》是作者“九九将”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原佳白洺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偏执妖艳冷系少女vs阴郁心机钓系弟弟
本应该是众望所归,天之骄子!
省状元白洺中考失利去了职高?
跟他一同入学的还有两年前就消失了的一中尖子生染蓝色头发的原佳!
青梅竹马再次相遇,两年前那场尘封在泥土里没人提及的往事被连根拔起
“原佳,你为什么要回来揭我伤疤?死你也应该死在上海!”

被焚烧的夏天

《被焚烧的夏天》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转学(1)

九月温城大街小巷上呼啸着凛冽寒风,像是一位妙龄少女暧昧呓语。

吹过西南风,少女停留在远边空旷田野,一群年龄相当的男女支着画架。

铃声在黑色外套兜里响了六遍。

原佳拿画笔的手没停,远处的雏菊花背对着夕阳。

艺术,是一瞬间的故事。

第七遍响起的时候,夕阳的余晖消失不见,整个天空暗淡淡的,就像原佳此刻的心情,糟糕透了。

一首橘子海的夏日漱石前奏戛然而止。

第八遍开始之前,原佳把手里的颜料和画笔撂下,从外套里掏出手机,按了回拨键:“你烦不烦!”

“……”对方沉默。

“我不打算烦了,你倒是打过来了,怨我?”电话那边传来顾野洺放大的声音。

他绝对是故意的。

“你那边风怎么那么大?又在野外写生?”

“嗯…”

原佳扭头看向身后的大部队,大家还侧着头认真画着画板上的画。

她来的早,画的也早,从上海回来一个星期,画画是她唯一的爱好。

空气中飘忽的风沾染着浓重泥土气息,远处翠绿草丛与画中景物重合,连风吹动的叶梢都分毫不差。

原佳脸上难得露出满意的表情。

大半年里唯一一幅能看得上眼的作品。

灵感枯竭对于一个以画画为生的画者,无疑像是被砍掉双脚双手般血淋淋。

“和你上星期刚参加的那个课外兴趣班一起?”

“嗯……是。”

“佳姐。”电话那头顾野洺喊了她一声。

原佳的手下意识缩紧,正事来了。

“说。”

声音发沉,远边的天色又暗了暗,一张灰色的幕布将最后的点点星光装入囊中。

原佳看了一眼,心里不由得发紧。

“转学的事,白洺…在职高,我怕……”顾野洺还没说完,被原佳一句话截断。

“怕他怎么……怕他欺负我?”

说完,原佳笑起来,银铃般的声音回荡在夕阳过后的田野,风声迫不及待跟着卷进来。

让她想起那日温城机场见到的那个少年。

他又长高了不少,就是眉宇间的冷漠让她陌生。

“那倒不至于,就是怕,怕他找你麻烦,毕竟两年前的事,还在。”

两年前温城白家白先生和夫人相继去世的事情轰动了整个温城。

两年的时间,新闻已经不再报道,被众人慢慢淡忘。

却真实存在过。

谣言可以被遗忘,那心里的伤害呢?

原佳没有答案。

而她是那年里公认的凶手。

“佳姐,您怎么就认准职高了啊!”

原佳晃动的思绪被顾野洺一句话拉回来。

“以你的历史成绩,一中,师大附中,实验中学各大有排名的学校任你选,怎么就偏偏是职高?”

原佳皱了皱眉,没有想要隐瞒的意思:“秦凯定的。”

“什么?凯哥定的?”

“还有事?没有我挂了。”说着,手里的手机还没来的及动。

秦凯的事她以后再跟他算。

“别啊,几点完事,晚上约了局,我过去接你。”

原佳大概估算了下时间。

“七点。”

“好,我一会过去接你。”

挂断电话,她拿着电话返回主页面。

把手机重新放回黑色外套里,棒球帽沿拉低,遮住蓝色头发和三分之一的脸。

衣服的拉链拉上最顶端,秋风瑟瑟,山上的草都簇拥着缩脖子,双臂张开,风顺势握进手掌里,强劲有力。

原佳喜欢风,喜欢听风的声音,自由又随性。

回到大部队,一起收拾画具准备离开,她把黑色颜料和彩色颜料分开放,画架上的新作收起,还没等放好,腿边有人蹭她。

她下意识往旁边移了移。

低头看过去的时候,先是看到一双盈亮亮的大眼睛……像她五岁那时买的芭比娃娃一样,连头发都像,长长的垂在鬓角和身后。

心软了几分,蹲下来看着小家伙,声音也柔下来:“怎么了?”

大眼睛看着她眨了眨,吐字有点不清晰,还是让她给听懂了,原佳问她:“你想要这幅画是吗?”

原佳觉得奇怪,往常十岁的小孩子都可以参加歌手比赛拿奖牌了,眼前的大眼睛连话都说不利索?

大眼睛点点头,怀里抱着的东西冲她递了递。

原佳接过来看,是一张鲜红色的天空,一株小小的雏菊花,白色的,在天空中肆意飞舞。

色彩强烈对比,抽象的风格,更凸显整幅画扭曲的艳丽。

是幅好画!

“你想要交换?”

小家伙点了点头,脸上有点欣喜又有点期待。

她把刚刚卷好的新作递给她,又把她的那副小心翼翼的收起。

原佳倒没觉得什么,只是好不容易打破瓶颈,画了一幅满意的画作。

秦凯要是知道让她一转手送了人,恐怕又要发作一番。

掩下情绪,原佳看向一旁的小家伙开口。

“有人来接你吗?”

天色渐暗,所有人都在联系家里人,或者出租车。

大眼睛愣了愣,看样子像是仔细思考了一番,最后慢吞吞吐出来两个字:“哥……哥。”

原佳意外的很有耐心等她说完,手揣进兜里。

这哪是秋天,比入冬还冷。

在风中站了有十多分钟,顾野洺的车停靠在了路边。

身后的大眼睛安静静站在原来位置。

原佳多看了两眼。

这小孩……孤僻症?

大眼睛抬头看她,眼里多了些茫然。

“你哥哥什么时候来?”

“我跟你一起等你哥哥来接你。”

“冷不冷?”

原佳的一连三个问题。

大眼睛只是看着她,没说话,原佳叹了口气。

这小孩……够拽!

过了两分钟,大眼睛冲她摇了摇头。

“不要我陪你等?”

大眼睛点了点头。

她没有坚持,脱下外套,仔仔细细的给大眼睛裹在身上,她的外套很长,像是男款,宽大大的,穿在大眼睛身上,直接盖到了脚踝。

原佳冲她挥了挥手,约了下次写生见。

顾野洺拉开车门,把衣服脱下,递给原佳。

原佳一把接过,套在身上,吸了吸鼻子,把拉链拉好,顾野洺才重新发动车子。

几分钟后,车里暖气很足,原佳本就怕冷的身体得到舒展,整个人都精神不少。

倒是平常咋咋呼呼的顾野洺,一声不吭。

“怎么了?”

原佳直觉他今天不太对劲。

顾野洺手握方向盘的手没动,目视前方,斟酌了一番,还是把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你猜刚刚的女孩是谁?”

原佳心里顿时空了一分。

“是谁?”

“白挽,白洺的妹妹!”

答案与原佳心里所答的那一份重合!

像是一个巨物哽在喉咙里,一句话也问不出。

顾野洺打着方向盘,下一个弯道开始之前他开口。

“那年你被凯哥带走了之后,白教授葬礼,白洺就去国外把白挽接了回来,算是同父异母,亲兄妹。”

也就是说。

白挽是当年“教授的儿子和女儿小小年纪失去双亲,该何去何从……”这则新闻里的女儿!

原佳闭上眼睛消化这一系列的故事。

还真是讽刺!

*

白洺到了写生部队的时候,人还挺多,他卡着点来的,一般情况下白挽画完画会给他打电话,今天没打,他估计是要画夜景。

他把机车停在路边,走到队伍内部,有些人跟他打招呼。

“挽挽哥哥来了?挽挽今天可听话了!”

“嗯……今天有事,来晚了点。”白洺说着,四处寻找白挽的身影。

“不晚不晚,刚刚走了一个女生,我们都还没动呢。”

“不画夜景?”白洺问。

“嗐!不画了,今天冷,风太大。”

白洺皱了皱眉,小家伙长本事了,画完都不给他打电话,平常还没画完就要打电话支支吾吾着让他来接。

来了,怎么着也得等上个半个小时,今天倒是奇怪。

白洺绕着人群找了一圈,最后,在一个小角落,看到一个个子低低,被裹成个粽子的黑团团,走过去,踢了两脚。

黑团团没动。

白洺又踢了两脚。

黑团团这才把蒙上脸的大帽子给拿下来,露出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看到跟他有一样眉眼的小孩时,他松了口气。

要不是这身高跟白挽一样,鬼能认得?

                       

原创文章,作者:九九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6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