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改写之抱得美人归)周生辰漼时宜完结版免费阅读_《周生如故改写之抱得美人归》全本在线阅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周生如故改写之抱得美人归》讲述的两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这个世界真的是太奇妙了,只是去了一趟西安古城墙瞬间就变成爱情大冤种,看来我得想法子回去了看新版漼时宜如何玩转各大boss,顺利抱得美人归

周生如故改写之抱得美人归

《周生如故改写之抱得美人归》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时宜拜师

南辰王府正厅

“今早在城门下见到的是漼家人!”周生辰回到府中,脑海里一直想着漼府和时宜的事情,按道理来讲,漼府教导出来的贵女应该知礼法,懂规矩,举止行为都应该有大家闺秀的做派,可是这个漼时宜。。。。。。想到时宜那张表情多变的脸,周生辰内心感觉有些愉悦。

“两个?!”周天行疑惑地看向宏晓誉。为什么自己见到的只有一个?!

“一男一女,男的年长一些!”宏晓誉解释道。

“那应该是了!”周天行恍然大悟,“弟子将令牌给了漼家三郎,他说仰慕师父,想看师父观兵。”

“我还以为是细作,差点抓回来!”宏晓誉现在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如果真的那么干了,就惨了!“多亏师父眼毒,要不然你可闯祸了这次!”宏晓誉借机想转移即将的狂风暴雨,拍打了一下周天行的胸脯,给了周天行一个眼神。

“师父,是弟子擅作主张!”周天行接收到宏晓誉的眼神,赶紧向周生辰赔罪道。

“无妨!”周生辰摆摆手,表示自己并没有生气的意思,继而随口问道:“拜师宴在什么时候?”

“后日!”周天行回道。

“后日?!”周生辰若有所思,“准备得简单些!”

“是!”

而南辰王府另一边。。。。。。

“慢点!”一间装修精致的屋子里,一位青衣女子正指导家丁来布置屋子,边指挥边解释道:“我这个小师妹,是出身世家,讲究礼节的人,你们干活都别毛手毛脚的。”忽然女子听到一阵刺耳的杯盘碰撞的声音,女子见状立刻训斥道:“你东西轻拿轻放,脚步声都不能有。”

“好!”家丁唯唯诺诺的回道。

“我还听说,世家人笑都不露齿的!”女子说完还作了作表情,突然感觉自己这么做作,自己都受不了。还拉着一旁的人做,女子看到后很是无奈。家丁很是苦恼地说道:“将军,小的笑得不好,我躲着点,我去后面干活儿!”

“走吧,走吧!”女子不耐烦地摆摆手,家丁像是得了赦免一样,离开了女子的视线。

“凤将军!”这个时候,谢云走了进来。此人一身玄色衣袍,翩然而至,很是有文人风采。

“干嘛?!”被称作凤将军的女子名为凤俏,虽然压着脾气,可是语气里充满了不耐烦。

“凤将军,这是在做什么?!”谢云看了看周围问道。

“为王府颜面,我正训兵呢!”凤俏看了看周边回道。

“凤将军可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谢云无奈笑着说。

“不是,谢将军,您说慢点,什么鸡,什么鱼?!”凤俏些许不懂,疑惑地看向谢云。“哎。。。。。。”男子看着凤俏的反应,无奈摇头。

一日后。。。。。。

清晨,侍女成喜细细地为时宜梳妆,整理衣饰,时宜瞅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有些许感慨,拜师时,原主穿着这身天青色衣裙,但是当皇命下达,不得不离开西州的时候,又是这一身衣裙以做告别。时宜微不可察地叹口气,可是把自己送到西州,就是为了稳固皇室、漼氏和南辰王府的关系,说好听点些叫拜师,说难听些自己和周生辰就是这政治上的牺牲品。时宜眼神晃了晃,有些许不甘。

而此时,漼三娘走了进来,时宜听到动静,便快步走出内室朝着漼三娘福福身,漼三娘扶起时宜,细细看了看,看到时宜打扮得体,说道:“漼将军和两千家兵留在此地,护你在西州周全。”时宜点点头表示明白,可是眼睛里却是不舍,漼三娘拉起女儿的手把一块玉佩放到时宜手中说道:“入了王府,要谨言慎行,不得辱没咱漼家的名声。”时宜回握住漼三娘的手,点点头,表示知道。而后漼三娘拉着时宜出了驿站去南辰王府。

去的路上,时宜坐在马车里待的有些许烦闷,时宜打开马车的窗户,倚靠在车窗上望着被大雪覆盖的街道出神:终于到了这一步,一进入王府,何时能见到亲人都是未知数,况且出南辰王府之时就是我嫁入皇室之日,那么周生辰和时宜的悲剧就会再次上演,可是。。。。。。时宜的小手紧握住窗棂,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回现代就是妄想,除非。。。。。。我改变结局。时宜抓住窗棂的手紧了紧,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时宜迷茫了。

“姑娘,王府到了!”在时宜发呆之际,成喜的声音从马车外响起。时宜下了车,站定后,又看了看这气派的南辰王府,时宜眼神有些许恍惚,以后这就是自己生活的地方吗?!但是看到漼三娘子下车后,时宜定了定神,亦步亦趋地跟着漼三娘进了南辰王府的大门。接应的周天行礼貌地把时宜一行人接进王府,时宜跟在漼三娘身后,眼睛看了看王府恢宏的布局,突然感慨:以后自己可能不再是漼府的时宜,而是。。。。。。南辰王府的。。。。。。十一。。。。。。。

“小南辰王!”这个时候,一袭白衣的周生辰带着他的弟子走了过来,时宜看着眼前的如同神祇般的男人,总有一种不真实感,但是还是跟着漼三娘老老实实地冲着周生辰行礼。

“漼夫人!”周生辰回礼,眼神漫不经心地扫过时宜,最终落到了漼风身上,问道:“这位是?!”

“这是漼风!”漼三娘介绍,继而转过身对着漼风嘱咐道:“三郎,快拜见殿下!”

“殿下!”漼风对着周生辰行礼,周生辰温和地笑笑:“不必多礼了!里面请吧!”周生辰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动作,而一旁被忽略的时宜有点吃惊:原来他也是会笑的啊!我还以为。。。。。。时宜想到刚刚那个冷淡的眼神,时宜莫名有些不快。

进了王府正厅,待众人安定后,时宜的拜师礼算是正式开始,时宜接过成喜手里的托盘,慢慢走向坐在主位上的周生辰。宏晓誉、周天行一众弟子伸着脖子瞅着,眼睛里都是对这个小师妹满满地好奇,漼三娘看到时宜走的每一步并没有不合规矩的地方,很是欣慰的笑笑。而主位上的周生辰看着与自己梦中女子如此相似的时宜,眼神里却透出满满的思考,不偏不倚正好和走到眼前的时宜对视,时宜立即眉眼低垂,朝着周生辰福福身,接着走的近一点,跪着将手中的托盘递到周生辰面前,周生辰接过后,时宜又冲着周生辰行了一个大礼,这个拜师礼算是完成。

哎呦我去,我的膝盖,时宜看到周生辰没啥反应,感觉自己就是个大冤种,可是人家没叫起,咱也不能坏规矩不是?!时宜趁周生辰还没发觉,微微地动了动自己的腿,试图让自己舒服一点。哎。。。。。。这该死地封建礼教,不是拜就是跪的可累死本姑娘了,时宜不安地动了动藏在袖子里的手指。

“时宜?”周生辰发现了时宜的小动作,觉得这个小姑娘很有意思,想来是跪的不舒服才会这样的吧,可是训话还是要完成的,所以接着问道:“在家中被唤作十一是吗?”

咦?时宜抬头,懵懵地点点头。

“正好,我已经有十个徒弟了,我也叫你十一,可好啊!”冬日的暖阳照射在周生辰棱角分明的脸上,给这杀伐果断的大将军平添了几分柔和,时宜有些看痴了,哎呀呀,果然帅哥的魅力还是很大的嘛,不过。。。。。。时宜打量了一下周生辰,他竟没有自称本王,而是我,好奇怪的人。时宜虽然疑惑,但是还是高兴地点点头,接下来要干什么,时宜扭头又看向漼三娘,用眼神寻求帮助,还要扣头吗?而周生辰也随着时宜看向了漼三娘。

“起来吧!”时宜看着漼三娘没有反应,便朝着周生辰扣头,但是还是被周生辰阻止了,“南辰王府的规矩不多,不用这么在乎拜师礼!”

嘿嘿,我是不是可以为所欲为了?!时宜有些许快乐的想到。不过嘛,初来乍到还是老实一点,时宜点点头,表示明白。而后就站了起来,周生辰指着宏晓誉道:“这位是你大师姐,以后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她。”时宜看了看宏晓誉,笑着福身。当周生辰刚想介绍别人时,府里的家丁来报:“殿下,宫里来了人,说是带来了陛下的贺礼。”

“让他们进来吧!”周生辰皱皱眉,眉间升起了一股不耐烦。这种不耐烦可是被时宜看的清清楚楚,看来游戏开始了,时宜若有所思,当下的情况是先把我自己整明白吧,周生大兄弟,姐姐顾不上你了。时宜默默地退到了一旁。

                       

原创文章,作者:一直努力的喵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61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