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樱树下》苏方宇沐北之森全集免费阅读_秋樱树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秋樱树下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沐北之森

角色:苏方宇沐北之森

简介: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秋樱树下》讲述的两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平凡的少年在失去爷爷的那一刻就已经长大,新的高中生活,青春的邂逅,让苏方宇这个少年身上的秘密一步一步,展开出来,苏方宇说:“等到樱花绽放的季节,我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周清岺这样想到,嘘,起风了,该出发了!

书评专区

炒钱高手在花都:那个 原名《一路彩虹》 作者改成这名字我呵呵了 都市类

某中二的漫画家:中二不等于神经病吧

这个沙盒游戏不靠谱:目前还行,无女主,诸天流,金手指mc玩家心态,不惯着npc,看的不憋屈,不像某个同类型的疯狂跪舔。不过剧情偏弱,看后续发展待评。

秋樱树下

《秋樱树下》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补课风波

岳清岺打完电话后对着苏方宇说道:“我已经给我妈说了,会晚一点回家,我妈她也同意了。”

“嗯”

望着苏方宇妈波澜不惊的眼睛,她突然脸红了,其实岳母是不同意的,说你还用别人辅导补课,误以为是给别人补课?还问她是不是早恋了?然后是一大堆说教的话,终于在岳母说话的空隙间她说了一句苏方宇,然后,她妈妈就同意了!

岳母早就知道苏方宇和岳清岺是同桌,一直对她说要让她多向苏方宇学习,遇到什么不懂的就和人家交流交流,这不,听到是和苏方宇一起学习交流,赶忙同意。

苏方宇把工作服穿好后,又拿了一个备用的工作服递给岳清岺。

“给,穿上吧。”

“诶…?”岳清岺此刻脑中浮现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帮忙呀!不然你让我免费帮你辅导啊?没收你钱都算不错的了?”

岳清岺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家伙把自己带到这来是为了让她帮忙干活,当帮工来了,她就知道这家伙不会这么好心,本想一走了之,但是想到自己的学业,又看到书店窗外的倾盆大雨,这个念头瞬间打消了,算了,本小姐,忍了。

岳清岺嘴角勉强扯出一抹笑容,心里极不情愿的接过苏方宇的工作服,扭扭捏捏的才穿上。

随后开始干活。

“给,你把这些书分类好,然后补在有空位的地方。”

“去,把那块打扫一下。”

“把这里擦一下,哎,还有那里,这里这里,那里那里,唉~你怎么这么笨呀?”

苏方宇坐在椅子上指挥的正起劲。

岳清岺忍不了,她从小都没太干过活,哪里受过这种罪,被人像猴子一样喊来喊去。

“喂,姓苏的你别太过分啊!!”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来吧,一起吧!”苏方宇忍住不笑,起身走了过来。

两人这才开始在书店忙碌起来,天慢慢的黑了起来,雨还在下个不停,听雨落在山上,听雨落在水里,听雨落在大马路上,落在屋子上,落在窗户上,总让人心里感受到些许幽静放松。

二人一直忙碌着,但苏方宇感觉比平时还累,因为岳清岺做事总是笨手笨脚的,不是把书放错了,就是没分类,害得苏方宇总是扯着嗓子喊道:“岳清岺,看你干的好事!让你来不是给我帮倒忙的。”

因为下雨的缘故,所以顾客来的比较少,很长时间才光顾一两个。

这个时候苏方宇总是先放下手中的活,给顾客们先进行服务,露出职业假笑的苏方宇让看到的岳清岺一脸不可置信,这家伙还有这一面!怎么从来没见过他对我笑过啊?不过,这家伙工作时还挺帅的,诶,不对,你在想什么呢?岳清岺!!!她赶紧摇了摇头,摒弃自己的胡思乱想。

苏方宇才给顾客结完账,风铃就又想起来了,他把手上的书交给岳清岺让她把这个书架上的有空位置的书都补好,并反复给他提醒再不要放错了,然后他向着前台走去

苏方宇你这个大坏蛋,望着他的身影岳清岺心里无声呐喊。

她随后开始补书,一本一本的,她害怕被她弄错了,所以还反复确认了两遍呢,在确认无误后才去放置书本,不一会儿,书都该补的都补好了,只剩下最后一本,她找来找去才发现最后一本该放的位置。

在书架的较上面,对于岳清岺来说她很难将书很好的放上去。

但岳清岺她还不信邪了,她跳着把手中的书尽力的往上面送,书倒是放上去了,但没有放好,书的一大半都悬浮在空中,随着她的不断跳动把书架晃的颤动,她没有发现的是随着她每一次的跳动,总会加快书架最上面的书往下掉的趋势。

终于,在岳清岺的不懈努力之下,她终于把最后一本书也放好了,但她没看到的是,她头上那本摇摇欲坠的书终于松动,向下落去,岳清岺一抬头就看见一本书向她砸来。

“啊~”她惊恐的闭上了眼睛。

几秒后,岳清岺并没有感到书砸在她的头上,她忍不住睁开眼睛,只见一只手正抓着那本正要砸在她头上的书,停留在她头顶的空中。

她一转身,苏方宇正近在咫尺的看着她,她下意识的往后退去,但后面是书架,她贴在了书架上,望着苏方宇那帅气的面孔,她脸红了,她的心脏突然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苏方宇缓缓靠近,然后用书轻轻拍了一下岳清岺的脑袋。

“我说,岳清岺,你可真行,我就走开一小会儿,您老差点砸在书手里。”随后又戏谑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岳清岺没有说话,苏方宇已经走远了,她慢慢的蹲下,手捂着胸口,那颗心脏还在剧烈的跳动。

“喂,还愣在那里干嘛?我时间有限,不补了?”

苏方宇坐在书店的一张桌子上,对还在躲在书架旁的岳清岺喊道。

岳清岺这才起身,“来了。”深吸一口气,然后走到苏方宇的身旁找椅子坐下。

“来,卷子,给我!”

“哦,给。”岳清岺从书包抽出这次月考的卷子递给苏方宇。

苏方宇大致看了一会儿就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岳清岺的关键失分点,基本上是理科综合和数学上,看着岳清岺他也知道什么原因,毕竟当了一个月的同桌了,相较于语文和文综不同,数学和理综都需要很强的理解力和逻辑思维能力,不仅要把题融会贯通,还要举一反三,数学开始并不难,但是它是越往后越难,还好这丫头平时还算努力,有时天赋不够,你只能拿努力来凑。

苏方宇大致看了一下决定先从数学入手。

“看,我给你说,其实数学很简单的,并没有你想的那么难,首先要先记住公式,然后把书上的题吃透,并且举一反三。然后多多练习同种类型的题,还要根据每一道题的变化而变化,但归根到底还是换汤不换药,就像是一副树状图一样,虽然千变万化,但是都是从根部出发分裂,万变不离其宗,哦,对了,记住,刷题的时候不要刷模拟试卷,刷那个没有意义,一定要买真题刷,记住了没?”

苏方宇很认真的给岳清岺说着,他们两个靠的很近,他能闻到岳清岺那身上好闻的清香,像那天晚上一样好闻,苏方宇不懂女生的身上为什么总是这么香,每个女生都一样吗?还是只有岳清岺一个有?

感受到苏方宇那身上男性的荷尔蒙气息,她大脑一片空白,以至于苏方宇刚才说的话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哦。”岳清岺呆呆的说着。

“那我刚才说了什么?”

“额…你说了,数学很简单?”

“敢情我刚才费了这么多的口舌,你就记住了这一句?”苏方宇有点无奈。

“你给我集中精力啊!”

“是~!!!”

岳清岺挺努力的,这个小丫头没有那么聪明也不算太笨,她也是有才能得,比如,对语文,文综来说总有着独特的见解和超乎寻常的理解力。

在苏方宇的问题下能回答的十之八九,不像以前来找他请教问题的,有的问题苏方宇讲了好几遍都没听懂,最后苏方宇只能刨根到底的一步一步把过程演化出来,细细的讲,他们才能听的懂,这也只是少数人,但最后却把他累的半死,这讲题比做题还累,所以每次他看到有人向着他的方向走来时,他赶紧趴下装作睡觉。

但今天晚上的岳清岺显然不在状态,又是发呆,又是木讷,最后还脸红把苏方宇直接给整懵了,苏方宇哪里会知道,岳清岺会这样是因为他呀!

在经历了一个多小时的漫长讲解后,才总算结束。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我吧,别老腆着脸不敢问。”苏方宇和她坐同桌,这家伙愣是一个月没向苏方宇请教。

“哦,对了!”苏方宇又补充道:“前提是我没睡觉的情况下。”

“嗯,今天,谢谢你了,不好意思啊,害得你这么辛苦。”

听到岳清岺这么说他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他连忙把脸转了过去。

“你知道就好。”

“你渴不渴,我去给倒杯水!”

“你说呢?”苏方宇讲了一个多小时了,早都口干舌燥了。

岳清岺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起身去给苏方宇倒水去了。

“哎,你知道在哪吗?”

“嗯,我知道,来的时候我看见了。”

苏方宇有些笑意,看着倒水的岳清岺,他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打算眯一会儿。

哐当——,苏方宇听到玻璃碎的声音,然后就听见了岳清岺小声啊了一声。

他闻声连忙赶过来,“怎么了?怎么了?”

只见岳清岺蹲在那里,她的面前是一片碎玻璃。

看着她被划伤的手指和那水汪汪的大眼睛,苏方宇提着的心才放下,随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

苏方宇记得张驰告诉过他医药包放在什么地方,所以他很快就找到了,像岳清岺这种被划伤的地方应该先用酒精消毒,然后用创可贴贴上就行了。他拿出一根棉签,蘸了一点酒精,在岳清岺的手指上轻轻擦着。

“嘶~”岳清岺疼的呲牙咧嘴的。

那样子把苏方宇都逗笑了,“疼吗?”

“你还笑,换你你不疼啊?”

“我真的没想到,倒个水你都能整成这样?”苏方宇一边给岳清岺继续擦着伤口,又说道:“有一次性纸杯不拿,偏偏拿个玻璃杯?”

“额,我忘了。”

苏方宇对着岳清岺的手指伤口轻轻吹着气,“怎么样?这样是不是好多了?”

“嗯”

“苏方宇?”

“嗯?”

几秒沉默后,岳清岺始终没有开口,

“没什么。”

“…………”

…………

大雨停后,成远市透着一股好闻而又潮湿的气息,黑色的夜空没有一点云彩,月亮已经出来了,正高傲的挂在天上,散发着皎洁的月光。

街道上冷冷清清的没有一两个人,道路上还保留着大大小小的深浅水坑,好像在印证大雨的经过,雨后的微风,更加寒冷。

苏方宇推着自行车,起身上车,然后对着岳清岺说:“走,上车,我送你回家。”

“好。”岳清岺轻点下巴,侧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

“坐好了,小心掉下去,抓紧我!”

岳清岺则是轻轻的捏住了苏方宇的衣角。

“哦,对了,你还是第一个坐我车的女生呢?”

岳清岺突然莫名的高兴起来,原因无他,只是那一句第一个。

“走你!”苏方宇脚一用力,自行车前进起来。

望着苏方宇的背影,岳清岺格外的安心。

夜晚的风虽然寒冷,尤其是下过大雨之后,但坐在自行车后座的岳清岺一点都感觉不到寒冷,心里竟然有一点暖暖的。

“哎呀~”自行车穿过一个坑坑洼洼的水坑颠了一下,岳清岺下意识的惊呼一声,紧紧的抱住了苏方宇的腰,脸也撞到了苏方宇看上去瘦小而又宽大的脊背,她此刻看不到苏方宇的表情,迷人的嘴角挂起一抹弧度。

………………

苏方宇想,岳清岺是讨厌他的,如果不讨厌至少是不太喜欢的,但他对岳清岺的感觉还行,挺努力的一个学生,虽然有些胡搅蛮缠,但是挺好的,这是苏方宇和其相处一个月时间的总结。

因为今天才上数学课,王立强就要以这次月考的成绩来排座位,他脸上充满了笑意,因为这次月考高一二班考的很好,漂亮的打了一个开门红,让他的面子倍增,就连校长也点名表扬了他们班。

全班的同学都被集中在班级门口的走廊里,被叫到名字的同学进来优先选座,看着岳清岺,苏方宇心想,终于要分开了,心情不由的轻松起来,但是这违和的忧伤是怎么回事?

算了,苏方宇也不去多想。

不出所料,他是第一个被叫到的,王立强满意的看了看他,虽然这小子平时懒懒散散,还不写作业,但他忍了,谁让人家是全校第一呢?哪个老师不喜欢学习好的学生呢?尽管他有点小毛病。

苏方宇走进教室,径直的走到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熟练的拉开椅子,坐了上去,然后趴下,准备睡觉,这个位置他蓄谋已久,阳光,位置,舒适度,完美符合他的要求。

但屁股还没坐热,就有人就坐到了他的旁边,苏方宇转头一看,不是岳清岺又是谁呢?

                       

原创文章,作者:沐北之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57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