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负卿(孟颜其;白茯苓画叁谦)完整版阅读_何以负卿全文在线阅读

书名:何以负卿

主角:孟颜其;白茯苓画叁谦

简介:火爆新书《何以负卿》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画叁谦,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为何她救人一命却被误了终身?
重活一世,为了不与他再有任何瓜葛:“不知你家可有什么值钱又稀罕的宝贝?”
“要论我家什么最稀罕,那就非我莫属了姑娘这是要我——以身相许?”
白茯苓瞬间惊呆,要不是重活一世,不被他吓死也被他气死了
自己前世究竟造了什么孽,欠了他们多少债?

何以负卿

《何以负卿》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006章 思之悔

白玉敬进到房内,见田氏正软语劝慰,女儿却哭得肝肠寸断。他忧心不已,快步上前一把拉过女儿的手替她把脉。

白茯苓泪眼朦胧中,瞧见父亲的脸庞,想起自己从小娇纵任性,一天到晚就会惹父亲生气,心中愧疚不已。

她伸出另一只手勾住白玉敬脖子,抽噎了两下,带着哭腔糯糯地唤了一声:“爹~”

白玉敬替她把了脉,知道她身体没大碍,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女儿的一声叫唤让他的心都化了。

他一改平时严肃的模样,一脸慈祥,温和道:“茯苓,爹在这呢!不怕,不怕!快告诉爹是不是晚上做噩梦了?”

白茯苓哭了这许久,心中诸多委屈、烦闷皆烟消云散。她点了点头,渐渐止住了哭泣。

从现在开始,她获得了新生,前世的一切,就当做了一个梦吧。现在梦醒了,一切重新开始。

前世她被感情冲昏了头脑,蒙蔽了双眼,中了孟颜钰的奸计。这一世,她必定不会让悲剧重演。

房内众人这才放下心来,都松了一口气。

田氏忙不迭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见王妈和昌芷还跪着,知道错怪了昌芷,心中过意不去,又道:“昌芷,你赶紧扶你娘起来。我刚刚也是太担心茯苓,心急了一些,说话也重了一点,让你受委屈了。”

昌芷赶紧摇头道:“奴婢不委屈,谢太太!”说完连忙扶着王妈起身。

王妈毕竟是家里的老人,一起身还不忘安慰道:“苓姐儿,梦都是反的,别往心里去。嬷嬷这就去给你做点好吃的,压压惊。”

说罢一招手,一众丫鬟婆子都跟着她走出房间,在门外守着的男丁也都跟着散去。

这时,门外有人道:“老爷太太,老太太让奴婢来问一下,这边发生什么事了?闹这么大动静,她老人家很担心。”

田氏一听声音,知道是在老太太身边伺候的罗妈,转头看了一眼刘妈。

刘妈会意,忙走到房门口道:“罗妈,烦您去回了老太太。就说苓姐儿昨晚上做了一个噩梦,只是受了点惊吓,没什么大碍。”

“没事就好,我这就去回了老太太,让她老人家安心。”

房间内白茯苓松开搂着父亲的手,把头靠在母亲肩膀上。她脸上的泪痕犹在,还不时抽噎一下。

田氏抬手一刮她的鼻子,取笑道:“平时见你天不怕地不怕,像个假小子一样。今天可出丑了吧!一个梦就把你吓成这样,也不怕人笑话。”

白玉敬在一旁道:“还不是被你给惯的,在家里天不怕地不怕,到了外面谁会让着她?娇蛮的性子以后定会吃苦头,你这是在害她。”

田氏白了白玉敬一眼,道:“茯苓还小嘛。女大十八变,大一点肯定就不一样了。娇蛮?有你这么说自己闺女的吗?”

说完将白茯苓上看下看,“我瞧着就挺好的,咱们家茯苓可是万里挑一的好女儿。”

白茯苓想起前世所有认识的人对自己的评价:刁蛮任性、自私霸道、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这样的性子,后来真如父亲所说,吃了大苦头。思之悔啊!

白茯苓觉得自己真是愧对母亲的期望。她在心中立誓:这次重生,一定要痛改前非。决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

白玉敬无语道:“十三岁了还小?你呀,就是太惯着她。慈母多败儿,唉~你看看别人家像她这么大的女娃,哪个不是文文静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如她这般任性胡闹的,属实少见。”

田氏一向温婉贤淑,很少发脾气。听罢怒道:“你还好意思说呢!这么小个女娃,你偏只给她添一个丫鬟伺候。哪有你这样做爹的?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闺女是捡来的。”

白玉敬自知理亏,但还是嘴硬道:“我也是想让她从小独立,不要凡事依赖别人。再说,我们白家先祖崇尚节俭,祖祖辈辈都是这么过来的。怎么偏偏到了她这里就行不通了?”

白茯苓见两人要吵起来,眼泪都顾不上擦道:“爹~娘~都是我不好,你们就别争了。”

田氏还欲开口,一听闭了嘴。

白玉敬口气温和道:“茯苓,今日哪里都不要去,在家好好休息。你也不小了,以后都老老实实呆在家里,收收性子。我医馆还有事先走了。”

白茯苓忙乖顺地点点头。她看着父亲两鬓悄悄染白的华发,微微驼起的背,突然感慨自己前世错过了太多,这一世都要弥补回来。

昌芷端来一盆热水,拧了帕子给白茯苓净脸,顺便敷下红肿的双眼。

田氏沉吟片刻道:“刘妈妈,我看你家柳儿颇为机灵,人又稳重。如果让她到茯苓跟前来伺候,不知道她愿不愿意?”

刘妈一听,立马喜笑颜开道:“愿意!愿意!这可是她天大的福分,老奴替她谢谢太太抬举。”

说罢就要跪拜,却被田氏一把拉住,“你不必如此,只希望妈妈叮嘱她好生当差,不可怠慢了茯苓,我自不会亏待了她。”

刘妈笑道:“那是自然,这丫头最是忠厚老实,太太您就放心吧。”

原来这刘妈不比旁的佣人,王妈的老伴昌伯世代在白家帮佣,最得力也最受倚重。

罗妈是田氏的奶妈,田氏待她非常亲厚。

而刘妈是老太太身边伺候的婆子年事已高,被儿子接回去享福去了。田氏为表孝心,将伺候自己的罗妈送了过去。后来才雇了她来伺候田氏。

若自家闺女能来姑娘身边伺候,那是最好不过。

在老爷们处当差,年纪轻轻的尽是些糟心肮脏事,清白保不住不说,有几个能有好下场的。

到了白家往后生计是不用愁的,说不定还能由白家做主,说个好点的婆家。

白家虽不是豪门显贵,但白岐堂乃几百年的老字号,医术精湛,秉着乐善好施、救死扶伤的祖训,不知替多少人解除了病痛,早已声名远播。

白家在整个京都,还是有几分威望的。

一旁的白茯苓心中暗自诧异:“前世只有昌芷一个人在我身边伺候。怎么刚重生事情就发生了变化?

“不过这样也好,既然已经重生,当然要与前世不一样。若再把前世重活一次,那重生还有什么意义?”

刘妈人逢喜事精神爽,和昌芷手脚利索地替白茯苓收拾妥当。田氏领着她去给白老太太请安。

                       

原创文章,作者:画叁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55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