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景行顾南墨)女霸总穿越七零做咸鱼全章节阅读_《女霸总穿越七零做咸鱼》热门小说

书名:女霸总穿越七零做咸鱼

主角:陆景行顾南墨

简介:《女霸总穿越七零做咸鱼》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陆景行顾南墨,讲述了​【苏爽甜宠】【无极品】【不狗血】【商场空间】【挖宝暴富】
顾南墨觉得自己是一个孤魂野鬼,无论在哪里,别人都在一家团聚,欢度佳节的时候,自己却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过节刚穿越过来的自己,就像一只躲在黑暗里的影子,没有办法独自走在阳光底下,有很多时候,顾南墨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实的活在世上一路打怪、捡装备,收获很多,但是很空虚,觉得自己的世界一片虚无
可是家里来了两个京城的知青,给了她阳光般的温暖,陆景行对顾南墨说“无论你是什么,只要你是你,三哥护你一世周全,不,三哥护你生生世世”
这是一个霸总,被活生生宠成咸鱼的故事

女霸总穿越七零做咸鱼

《女霸总穿越七零做咸鱼》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打卡供销社

顾南墨领完了抚恤金就离开了邮局,靠着感觉走到了供销社的门口,“来了,这是可以打卡的地方,我要去教育售货员了~!”

在供销社门前的时候,顾南墨在想着自行车该怎么办,把它送回空间,肯定不现实,县城就那么大,一个小姑娘推着一辆女式自行车在街上走着是很突兀的,即使找到死角进了空间,可要是一转眼没有了自行车,也会让人觉得很奇怪的。

顾南墨朝着坐在供销社的门口吃麦芽糖的两个小男孩走去,先是问他们麦芽糖多少钱,怎么卖的,然后就一点一点跟他们聊上了,不到5分钟,顾南墨就知道他们叫什么,家住哪里,在哪上学,父母是干什么的了。

顾南墨想幸亏自己是个好人啊,要不然这么单纯的孩子真的是一骗一个准,顾南墨从包里掏出两毛钱和4块大白兔奶糖,先是给了小男孩们一人一块糖。

“你们能不能帮我看一下车子,我的车子上的锁坏了。”

“可以啊,但是你要快点啊,回家晚了,我妈妈会打我的。”

“我很快的,去供销社买完东西很快就出来,等我出来后就再给你们两毛钱还有两块糖。”

小男孩们开心的拍着胸脯答应了说:“你放心姐姐,我俩肯定给你看好车子,就是你一定要说话算话啊!”顾南墨用力的点了点头。

给自行车按上“人型锁”后,顾南墨开始一边打量着一边往门里走。供销社很大,一大排门市,大概有五六个窗户。一进屋里看见好多人,好热闹,基本上所有人都是踮起脚跟,用力伸长脖子向柜台里看去。

供销社里高高的柜台,把营业员和顾客隔开。如果能当上站柜台的售货员,仿佛就是拥有了无上的权利。柜台上空是纵横交错的铁丝,营业员开完单子后,把单子夹在铁丝上,单子嗖的一下就滑走了。

供销社左边的墙上写着大大的“为人民服务”,对着右边的墙上写着“禁止与顾客打架”,看见打架两个字,顾南墨就兴奋的随着人流往柜台上挤,这是终于要打上卡了。

快到柜台的时候,顾南墨就不开心了,因为她发现禁止打架虽然是对的,但是真的不怨营业员,买东西的人很多都不认识字,要营业员在旁边解释半天商品。还有一部分人什么都不买,单纯的问着价,然后有机会就摸上两把,被营业员骂了后,也不生气,这应该是出来“见世面”的。

顾南墨不想教育营业员了,自己都很佩服他们,说话要喊着说,要不然都听不见,告诉完价格后,还要帮忙算账,要不然很多人都算不明白兜里的钱和票。

而且还要防着丢东西,这份工不好,挣的是辛苦钱啊。原谅顾总不食人间疾苦吧,顾总在曾经那个时代是用电脑上的数字键挣钱。

原本顾南墨以为要买很多东西,特意带了一个大的布袋,结果发现快过期的票就只能买两卷卫生纸、纸是粉色很粗糙的那种一卷 0.15元,一斤半豆油,一斤 0.85元。

买豆油时因为没有带油瓶,被营业员好顿说,说的顾南墨怂怂的额外花了两张工业券买了一个油瓶1.2元。

顾南墨又秤了二斤芝麻糖 1.2元一斤,都快赶上肉贵了,但是不要票,两斤两块四毛。

还有一个月事带,顾南墨现在还没有到来月经的年纪,但是看到月事带票要过期了就买了下来,虽然不好用,留着送人也好。

夸张的是月事带票上写的期限是一年,观察了那些票以后,知道这说明一年才发一条月事带。

再次感谢郭峰贡献的商场,要不然顾南墨就可以直接原地去世了。月事带票上写着“鼓足干劲 力争上游”,0.9元一个。

算上油瓶一共五样东西,想买别的都没有票,顾南墨也是才发现原来真的是想买什么都要票,而且还是五花八门的票,买个肥皂要肥皂票,买个火柴要火柴票,就连买个白菜都要有白菜票,就很无语。

不过也有惊喜吧,惊喜于在这里钱真的很抗花,物价真的很便宜,大米才0.25元一斤,姹紫嫣红的擦手油才0.2元一个,因为目前自己不需要就没有买。

再次感叹顾家是个隐形大富豪,不说那藏在衣柜底下的8万块钱和那些金条,就说存折上的钱也算是这个县城里的富贵人家了。

本来布票也快过期了,但是顾南墨不知道手里的二尺布票够不够做一身衣服的就没有敢浪费,想着等再攒攒,凑到一起再来买。

家里的粮票,顾南墨也没有用,一是因为粮票可以去国营饭店吃饭用,二是顾南墨吃饭都是在空间里,她只会烧火,不会控制灶台火候的大小。

拎着买的东西,走出供销社,把两毛钱和两块糖给了少年们,供销社里是没有卖车锁的,据说要去自行车修理铺才能安,好在安装车锁是不要票的。

顾南墨推着车子,抬头45度角望天,唉~!又打卡失败了一件大事。

迎面走来一个推着自行车的中年妇女,顾南墨赶紧上前询问自行车修理铺在哪里。

“自行车修理铺啊,你跟着我走吧,不在正街上,你家大人呢,怎么让你这么小的孩子自己出来修车?”

顾南墨仗着自己胆子大还有空间,就跟着走了。“谢谢阿姨!爸妈都在上班,我把车锁弄坏了,想去再按一个车锁”。顾南墨不想总是消耗这个时代热爱军人的情怀和得到别人的怜悯就没有说出实情。

阿姨把顾南墨带到了修理铺。这个年代的修理铺也是国营单位,就是不大,一个小门市,人也很少。

想来也是,现在拥有自行车的人本来就很少,每个人都很爱惜自行车。能来修的就更少了,一般都是来这里打个气。一副车锁要2元钱,相对较贵了,就是一个带锁扣的铁链子。

                       

原创文章,作者:胖丫胖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54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