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年盛夏》张子谦易煅之全文阅读_(又一年盛夏)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又一年盛夏

主角:张子谦易煅之

简介:《又一年盛夏》是作者“ 修go驾到”的倾心著作,张子谦易煅之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张子谦(女主)清醒、独立、喜欢帅哥也喜欢钱
易煅之(男主)想要的一定要得到、哪怕是抽筋断骨也要把你留在身边

第一次邂逅在酒吧,之后张子谦无意中被易煅之绑架带回泰国
车祸后失忆,醒来后误以为穿越张子谦忘掉的是曾经的五年

入股酒吧、设计寺庙、开失踪人口调查所,张子谦逐渐被拉入易煅之的生活

就在一切照此发展下去时,一个计划之外的人入了局,也揭开了真相

又是一年盛夏……

又一年盛夏

《又一年盛夏》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一起睡了?

张子谦本来就伤得不重,加之初来乍到就帮着佣人收拾起碗筷来。管家见状,连忙跑了过来夺下张子谦手中的碗筷。说道“太太,去休息就好。”

张子谦摇摇头,笑着说道,“没关系的。”

这管家看着张子谦笑意盈盈的脸,强忍下眼角的湿意,“太太醒过来,和先生好好的,就非常好了。这些小事还是我们来做吧。”

坚持不过,管家和张子谦一起收拾起来。收拾完后,易煅之还是没有从书房出来。管家看张子谦在沙发上坐得无聊,“太太,我先带你去休息吧。”

忙碌了一天,张子谦也确实困了。被管家带到卧室,推门进来。黑白的色调,非常简洁。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原主和易煅之的合照。照片上二人看起来青春洋溢,易煅之眉眼间也少了现在的狠戾。

张子谦在卧室四处转,不知不觉走到一面书墙前。精装的书册,从商业书到历史书都有涉及,其中甚至有几本古老的线装古书。忽然,张子谦瞥到一本中文《红楼梦》,抽出来直接坐在地上看了起来。

忽然听到脚步声,张子谦抬头一看,原来是管家。管家解释道,“太太,您看书认真。敲门没有响应,我就直接进来了。您尝尝这个酒酿汤圆。”说着递上来甜汤。

张子谦边喝着甜汤,边随手翻着书。忽然在书的夹层里翻到一张手绘,图笔还不成熟,依稀可以看出是一个女孩。

时间一点点流逝,酒精作用下张子谦靠在书墙上不知不觉睡着,没有感受到易煅之的身形。易煅之看着这情景,嘴角抿起一个笑。地上铺着地毯,可晚风从窗口吹进来还是带来了几分凉意。易煅之弯腰抱起张子谦,脚步轻轻地朝床边走去。

已经累极了,张子谦没醒来,只有脑袋在易煅之怀里动了动。易煅之本来就舍不得放手,这下更是两手轻托着张子谦看着夜景。

不知回忆了多久,易煅之终于抱着张子谦走到床边,自己也在旁边沉沉睡去。

天刚亮,易煅之便毫无预兆地醒了过来。手往旁边摸了摸,发觉张子谦就躺在身边才又睡去。

长期的田野调查经历让张子谦从不认床,无论在哪里,总能很快睡着。今日在这柔软的大床上反而是睡得不安稳。张子谦眉头紧皱,梦中不知道被谁一直追赶到悬崖边,随着啊的一声,张子谦彻底醒了过来。

睡眼朦胧,意识逐渐清明。才发觉自己躺在易煅之的臂弯里,他被圈的很紧,仿佛是怕一松手自己就离开。

张子谦扭动着自己的头,想要翻一个身。不料这一下反倒把易煅之吵醒了。

易煅之把手一勾,将张子谦抱得更紧。用手轻拍张子谦的后背,睡醒后沙哑的声音紧贴着张子谦的耳朵说道,“做噩梦了?别怕。”

张子谦看着易煅之的眸子和眉眼,易煅之说话时下巴上冒出的一些胡茬轻触着张子谦的皮肤,易煅之身上的味道就这么钻进张子谦的脑海里。张子谦忽然就脸红了起来。

在易煅之的轻拍中张子谦又沉沉睡去,这次无梦纠缠。

张子谦醒来时,易煅之已经醒了。易煅之看着张子谦的眼睛逐渐有了焦距,恢复光亮。当即眼角上翘,眉眼一弯,笑了出来。

易煅之将头靠了过来,在张子谦的怀里左右轻揉。

张子谦当即红了脸,两只手犹豫着往哪里放。

易煅之笑着说道,“子谦,真好啊,我们这样真好啊。”

张子谦将羞红的脸埋在被子里,易煅之怕她透不过气来,哄着她让她伸出头来。

在易煅之略带凉意的怀抱里,张子谦听着易煅之说道,“子谦,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就在我身边就好。”

见张子谦无话,易煅之将张子谦的身体扶正,手捧着她的脸,吻了下去。

这个吻触碰到张子谦嘴角的瞬间,脑袋里炸出了一片烟花。张子谦感慨道,“oh!这男人该死的魅力。”

感受到张子谦呼吸不畅,易煅之这才放了开。看着张子谦在怀里大口喘息,笑着说道,“要学会呼吸啊,子谦。不然以后可怎么办?”

听清楚身旁这男人在说着什么虎狼之词后,张子谦彻底羞红了脸。以后,以后,可怎么办???

易煅之扯开被子,将张子谦从中抱了出来。声音贴着张子谦的耳朵划了过去,“你是想让我帮你换,还是自己换?”

张子谦一下子弹了起来,冲进衣帽间里大口呼吸。隔着门,还听到门外那男人轻快地笑。

衣帽间很大,各种衣服都有。随手从中挑了一件衬衣,搭配了一条西装裤。老打工人了!

换好衣服,张子谦使劲用凉水拍了拍脸,才从衣帽间走了出来。瞧见易煅之已经换好衣服站在门口等自己。易煅之也穿了一套西装,不明真相的人乍一看竟像是商量好有几分情侣装的味道。

张子谦不由得又回忆起清晨那个吻。见易煅之低下头来,慌乱间张子谦闭起了双眼。哪知道只是一双手触到耳朵上,帮自己撩了撩头发。

头顶又传来笑意,“子谦,怎么闭上了眼睛?”

说着好像才反应过来什么,假装一脸惊讶地说,“你不会以为我要亲你吧,子谦?”

张子谦想跟他解释这是身体下意识的反应,可话到嘴边支支吾吾得怎么也说不出来。只能发出,“你,你,你!”

一跺脚,正转身往卧室门口跑。哪只腰被一双手拉了回去。

“哦,是我想亲你呢,子谦!”说着,还不等张子谦意识到什么,眼前的光就暗了下来。

易煅之将张子谦推到墙上,反手按上开关,窗帘一点点落下驱散室内的光。背景绚丽旖旎,静谧的空气中是低哑的喘息。

“怎么还是不会接吻?”易煅之扶住张子谦几乎化成水的柔软身子,呼吸间热气撞到张子谦的脖颈,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张子谦自觉脸皮薄,更是比不过易煅之的厚脸皮。面对此情此景,更是说不出反驳的话语。听着耳畔的呼吸,感受着胸口不断传过来的温度。

易煅之的手慢慢伸到张子谦的衣服里,手指触骨微凉,张子谦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犹豫着,帅哥主动是否要拒绝。门缝中传来付容之的吼声,“你俩做什么呢?还不下来吃饭,我都要饿死了。”

张子谦微微舒了一口气,身体再次放松下来。

易煅之强忍着心中的恨意,克制住自己不把付容之从楼梯上踹下去。见张子谦揉着肚子,不紧不慢打开门。

付容之看着张子谦发红的脸颊,再看看两人衣服上的褶皱,立刻摆出一副了然的模样。正想探头往卧室看。

这次不等张子谦张口,易煅之迎面就是一拳。付容之立刻后退,堪堪躲过一拳。轻抚胸口,矫揉造作地说道,“幸好我身手了得。”

易煅之只留下一个“滚。”就拉着张子谦的手往楼下走。

管家已经摆好早餐,对着易煅之弯腰鞠了一躬。易煅之恍若没有看见,只有张子谦轻轻摆手。

易煅之给张子谦推过来几个蒸饺。张子谦正埋头吃着,付容之这家伙腆着脸坐到旁边。对着易煅之说道,“哥哥,人家,人家也想要。”

张子谦一听这话,瞬间就停止咀嚼,忘记了吞咽。易煅之以为张子谦被噎到了,端过来一杯果汁,轻拍着张子谦的后背。

抬头看着付容之,说道,“想吃什么?”

付容之指了指张子谦盘里的蒸饺,连忙说道“蒸饺,我要这个妹妹碗里的。”

张子谦彻底忍不住,恶心的饭全部喷了出来,溅到了付容之的脸上。

易煅之轻拍着张子谦的背,温柔说道,“小心点?”抬头又面无表情,狠狠说道,“好吃么?”

短短两句话,众人都知道这两句话分别问得都是谁。

餐厅里的佣人强忍着笑意。付容之装作不在意,说道,“人家当然有事啦。”

这次,不等易煅之说什么,张子谦直接从餐桌上拿起牛奶,拽过付容之的衣领。眼疾手快扼住付容之的嘴,将牛奶一滴不落得灌进付容之的嘴里。最后还不忘记,合上付容之的嘴。

易煅之还来不及说什么,牛奶就已经被张子谦灌完了。

付容之把手伸入咽喉试图呕出入口的牛奶,一边呕一边往洗手间跑。说道,“这女人要杀我!”

张子谦看着易煅之欲言又止的样子,问道,“怎么了么?”

易煅之拿过纸给张子谦擦着手指上,说道“没怎么,没伤到你吧?”

张子谦一脸无辜,摇着头说,“当然没有啊。”

易煅之笑着说,“那就好,可别恶心到我家子谦。”

张子谦又羞红了脸,赶忙低头吃着盘子里的早餐。

不久,随着门铃响起,院长提着药箱急匆匆冲了过来,垂首立在易煅之身边,问道,“先生哪里受伤了?”

易煅之说,“不是我们,在洗手间。”

张子谦抬头看易煅之的瞬间,被佣人架出来的付容之吸引。满脸疑惑地说道,“咦,他怎么了?”

易煅之摸着张子谦的头,说道,“没怎么,就是牛奶过敏。”

张子谦手一抖,易煅之感紧握住。说道,“没关系,一时半会死不了的。”说着又搂了一下张子谦的腰。

医生检查了一下,没有大问题。简单开了一点药,就风风火火地走了。

沙发上付容之有气无力地说,“你好狠的心,我只是恶心你,你却要我的命。”

张子谦原本的负罪感一扫而空,拿着牛奶站到付容之身前,说“你在发癫!”

沙发上瘫着的付容之彻底闭嘴,餐桌旁的易煅之也愣了神。

管家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霎时间,满屋视线集中于她身上,管家笑着说道,“还是太太有办法。”

早饭过后,张子谦帮忙收拾餐桌。在厨房整理餐具时,管家突然来了一句,“太太,有你在。先生笑容都变多了呢。”

张子谦回忆起刚醒来男人周身散发出来的低气压。写得缩了缩身子,吐了吐舌头,说道,“大概,大概,是最近他遇到有什么其他开心的事情吧。”

管家笑着总结道,“有你在,就开心。这个宅子里的每个人,都会因此开心。”

张子谦看着管家看自己的眼神仿佛把自己看成救世主。刚想开口,“没有就没有救世主,也不靠什么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话还没来的说出口,腰就被人揽住,嘴边递过来一块水果,张子谦张嘴嚼了起来。身后传来声音,“说什么呢?”

张子谦沉默不语,易煅之伸手朝着张子谦的腰部挠了起来。张子谦怕痒,顿时扭着身体,表示投降。管家看着这情景,笑了起来。

随着咔嚓一声,不知何时过来的付容之拿着相机拍下这一幕。见大家都在看他,挠着头说道,“你们继续。”

张子谦要冲过来的瞬间,付容之拔腿就跑。张子谦满屋子追着付容之打。

“小心一点,别受伤啊。”末了补充了一句,“子谦。”

付容之边躲闪,边说道,“老三,你偏心!”说着,佯装摔倒,大声说道,“哎呀,人家摔倒了呢。”

张子谦趁机冲上去,两个人掐在一起。眼见打不过,张子谦又一口咬住付容之的手。

付容之一边挣扎一边骂道,“你属狗的啊。”

看到张子谦处于下风,易煅之快步走过来,又担心不够快跑了几步。把张子谦从付容之身上抱开,说道,“脏!”

张子谦直觉这声音有些熟悉,可是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听过。松开口,快速跑到易煅之的身后。

付容之直接躺到了地上,舒展着身子,说道,“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老三。”

在这轻快的氛围中,张子谦又跑到付容之身旁,踢了付容之一脚。说道,“脏。”

在付容之要攻击自己的瞬间,张子谦又跑回易煅之身后。

付容之起身,看着易煅之,一脸严肃地说,“你什么时候去公司。”

易煅之没有看他,含笑看着张子谦,说道,“公司,不是还有你么?急什么?”

付容之一脸错愕,“你什么时候这样了?”

感受到张子谦拽自己的衣角,易煅之低头把耳朵凑到张子谦嘴边。张子谦问道,“公司,我可以去么?”

易煅之抬眸,看着张子谦清澈的目光一脸探究。慢慢点头说道,“好,不过要等到午饭后了。”

“他也跟着么?”张子谦抬手指着付容之。

易煅之笑着说道,“我们不带他。”

付容之一脸便秘得看着眼前这两人大生密谋。终于,那嘴在反复闭合后彻底沉默。

                       

原创文章,作者:修go驾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5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