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赋)高演长孙无极完结版免费阅读_《无赋》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无赋

作者:髙黎

角色:高演长孙无极

简介:《无赋》是网络作者“髙黎”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高演长孙无极,详情概述:【无后宫+不甜宠】盛世即起,异世少年跨越时空,却发现自己只是棋盘里一枚小小的棋子,是改变命运,掀翻棋盘!还是成为棋盘里的一枚弃子?

评论专区

[综武侠]故国神游:极好的武侠无限文,虽是女主,不减颜色。强气女主逆推病娇苏梦枕,且看女主如何玩弄白愁飞和小石头。

文娱帝国:这本书一开始我是拒绝的,尤其是主角在功夫上映前的SB行为更是让人不适,但是实在书荒,放书架吧

炮台法师:为啥总有智障法师主角

无赋

《无赋》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七章 来客不明

时值寒冬,白雪洗礼了整片大地。

按常理说武清的冬天很少这么寒冷。

可却又是这么寒冷,霜雪把海面给冻住了,渔船出不来了海,没了正经营生,使得他们把自己困在家里祈求寒冬过后,春天降临。

武清原本热闹的城口街市,也因此显得冷清。

这时从城门口跑进来了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乞丐,脸上净是些泥土脏污,无法知其面容。

只见他跑到新开业的一品居门前,向店门口的小二乞求道:“小兄弟你行行好,给我口吃的吧,我都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店小二低头看看了眼前的老乞丐,气就不打一处来,天气寒冷就算了,从早晨到现在也没个生意,反倒极少来店里的少东家居然愁眉苦脸的在店里坐着,现在又碰上要饭的了,碰到一块去了,真是晦气!

于是怒声道:“没多余的给你,赶紧给我滚一边去,别妨碍我们做生意。”

老乞丐听了不再纠结,刚要离开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在叫他。

“老人家,我这里有一些食物和碎银,你拿去吧。”

老乞丐闻声转过头去,只见面前是一个裹得严严实实像粽子一样的小娃子,手里拿着钱袋子和一袋热乎乎的包子。

用浑黄的双眼,透过额头挡住的发梢,仔细的瞧了瞧,慢慢吞吞地伸手接了过去,捧在了手里,说道:“谢谢。”

小娃子见老乞丐身上衣着单薄,看不过去,说着:“老人家,天冷了,前面转角有个裁缝铺,说是一品居的小子让你去的,挑件暖和的冬衣。”

老乞丐简单的把包子揣进了怀里,没说什么,转头就走了。

小娃子看着老乞丐离去的背影想起了什么,自言自语嘟囔着,“严冬不肃杀,何以见春阳?”

这一夜,月光洒在雪上。

“小少爷,被子给你铺暖和了,火炉也生热了。要是少爷有事的话,我就在外面吩咐我一声就好。”

伺候高演的丫鬟在确认过房间门窗关好的情况下,亲手亲脚地退了出去。

高演翻来覆去的调换睡觉的位置,终于消停了。

把脑袋靠在了软枕上,双眼睁大,望着黑漆漆的房顶,久久不能入眠。

转生于此,好像一切都过的太顺利了。

自己之后的路该怎么走呢?

白天的那位老人,在寒冬穿着件单衣,还要出来寻找食物,都只是为了生存。

往后几十年,又该如何?自己能不能平平安安地长不大也难说的准。

……

一位身着黑衣的蒙面人,踏在雪地上,丝毫不沾染,避开了巡夜的侍卫,三两下翻墙进了侯府。

“就你是高演?”

床前突然多了一个人,手里拿着把短小的匕首,冷不丁地打断了正在怀疑人生的高演。

用唯一露出的浑黄的双眼,像猎手捕食一样,死死地盯着床上的男孩,很礼貌的先问了一句,可床上的男孩并没有预料中的大喊大叫,惊动他人。

“你是杀手吗?”

高演小心翼翼地坐了起来,手里从随身的药囊中抓了一把蓝竹给的药粉。

看到来人的打扮,想着该如何逃出生天。

一个能避开侯府巡夜侍卫,悄无声息的偷偷摸进自己房间的蒙面人,定然是武功高强之辈,如若不然也是轻功特别好的,以及那闪闪发光的匕首,不用确定就知道是来杀自己的。

“你见我不害怕?”

杀手好像很奇怪,一个五岁的小男孩,看到自己房间突然多出了一个人,不仅没有害怕的大叫,反倒是平静,甚至可以说是兴奋。

“你好面熟啊!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你发现我是谁了?”

“叔,你回来了!”

高演模仿着高岭平时见到他时的激动,利用自己体型的优势,朝杀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过去。

杀手好像低估了高演,准确来说是低估了一个五岁大的男孩能有多大能耐呢?

所以并没有准备躲闪。

自信有时候是挺好的,可是现在于他而言不好。

高演在快要靠近杀手时,屏住了呼吸,把攥在手里的药粉,用力砸了过去。

现在他只祈求蓝竹千万不要坑他。

一定要有效果啊!

砰!一声闷响,在卧室里回荡。

杀手带着满眼疑惑,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高演心有余悸地看着地下的这个家伙,幸好迷药有效,要不然倒在地上的就是他了。

外面睡着的丫鬟被这一声闷响给吵醒了,话音传来:“小少爷,你没事吧?”

“我没事。”

“那我能进来看看吗?”

“别进来!快点把蓝大人叫来,快点!”

丫鬟第一次听见平日里和和气气的小少爷说话这么紧张,心想一定是出了大事,一刻也不敢耽搁跑去找蓝竹了。

房内,就剩下昏迷的杀手与高演独处。

又砰的一声!

这一声,不同于之前,是一声脆响。

只见高演手里拿着还剩一半的凳腿,内心滋生的恐惧吞噬着理智,每一寸皮肤都发烫充血着,耳边夸张的回响着急促心跳。

一切的恐惧来源于火力不足,多砸他几下高演才心安。

杀手额头裂开了个口子,鲜血从中流了出来,恐怕一时半会是醒不了。

他大气都没敢喘,生怕也中了药粉的招。

或许就像犯罪心理学讲座一样上说的一样。

人在这最暴虐又最自然的冲涤下,很多时候你的潜意识、你内心最想要的东西,才会真正凸露出来,它撕裂、张牙舞爪,将你内心拼命隐藏的丑恶,扒出来。

将手探到杀手的蒙面黑巾下试了试,发现对方还有呼吸,眼球虽然浑黄,但还是算是清澈。

要不要杀人灭口!

一股念头陡然升起。

杀了他!一想起那熟悉的血腥场面,陡然的,毛孔袭过一阵寒气,手变得发凉,从未有有过的无力。

这个邪恶的念头席卷了大脑,他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比如……杀手腰间别的银色令牌,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呢?

对了!就是……

“小少爷,蓝大人来了。”

随着丫鬟的声音,蓝竹推开了门,看到房里有个黑乎乎的东西倒在地下。

“你先下去吧!”他会意到了什么,不顾丫鬟伸头窥探,直接把门一关,让其退了下去。

看到丫鬟下去了,他环视四周,夜已经深了。

又重新推开了门,站在高演的旁边。

“叔,他要杀我,我拿药迷晕了他,为了保险,拿凳子敲了一顿。”

“嗯。”

“叔,你是不是认识他啊?”高演弯下身子,把药粉轻轻地撇去一边,利落的取下了杀手的蒙面黑巾,露出了真容。

虽然看上去只有三四十岁,抛开面貌粗犷,皮肤粗黑不用说,五官组织纪律性太差,单说那双眼细长而常常带上一种病态的黄色,只能说他长的很有……勇气。

“认识。”

蓝竹缓缓地蹲下,“这是东宫讲解之一的夏贱。”

用手探了探鼻息,幸好还没死,“前都察院的头号通缉犯、毒圣的二弟子,精通药理宗师级的人物,居然被你用药粉放倒了,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高演的关注点并不在那么多名头上,“叔是我理解的那个贱吗?”

“嗯。”

蓝竹性子较为清冷,若没有重要的事只会淡淡的回一个嗯字,了解了解也就习惯了。

“叔,那现在怎么办?”

高演捡起杀手带过来的匕首,在空中对着夏贱比划着,心里想既然是个黑户,管他东宫不东家讲解,一不做二不休,来上两刀弄死他,然后尸沉大海,免得有后顾之忧。

当然杀人这种事还是由蓝竹动手比较好。

蓝竹察觉到旁边那孩子身上的杀意,吃惊的表情还没有在脸上停留一秒,就转瞬即逝,愣了愣,半响才开口说道:“你想杀了他?”

高演也没有正面回答,“他来武清,不就是为了杀我?”

蓝竹摇了摇头,“不是。”

“那是为什么?”高演有些不明所以,东宫讲解不远千里来武清,吃饱了没事干,自己找麻烦?

“具体缘由还要等他醒来才可以知晓。”

高演撇了撇嘴,愁眉苦脸的说:“刚才力道用大了,估计一时半会醒不过来了。”

“就算你不砸他,那迷药足以让他睡到明早。”

“哇哦这么厉害的迷药,所以我之后那几棒子是不是敲不敲他都无所谓?”高演傻了眼,或者更多的是尴尬吧!他倒是也没想到竟这迷药竟如此厉害。

蓝竹声音带着些许冷意,“你不问问我令牌的事吗?”

许是知道令牌的事瞒不过高演,终归是那么显眼。

高演心头一惊,忙道:“叔,令牌我知道你也有,这个没啥好问的。”

“难道你就不怀疑我跟他是一伙的吗?”

高演诚恳地说:“叔,你是我叔,我不信你信谁?”

虽然看到令牌的那一刻是对蓝竹有所怀疑,但转念一想,这些年唯一对自己“关爱有加”的人便是他,若他也不可信任,真不知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又能信任谁呢?

“嗯。”

                       

原创文章,作者:髙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51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