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门左道)王权卿玉案·夕欢完整版阅读_王权卿玉案·夕欢完结版免费阅读

旁门左道》内容精彩,卿玉案·夕欢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沈清辞宫少宸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旁门左道》内容概括:本书三观不正,圣母请绕路

看着又想劝自己的周爱国,王权伸了个懒腰,语气慵懒道: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正与邪、善与恶、对与错啊?

  人生七十古来稀,十年少小,十年老弱,还有五十年,五十年再分成日夜,只有二十五年的光景了,再加上刮风下雨、三灾六病,人这一辈子,还能剩下多少好日子?

  好人不长命,祸害留千年,我是不求活百年,但求心喜欢!

  来生虚幻,我只争一世王权!”

旁门左道

《旁门左道》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见不得光的老鼠

云州永德市**局。

躲在暗处的王权三人,远远看着周爱国被**发现,随即被送往医院,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权哥!咱们现在去哪儿?”

胖子庞八百向王权问道,左三千同样看向王权。

王权闻言翻了个白眼。

“你问我啊?我问谁去?”

路过的路人看着衣衫褴褛、浑身脏兮兮、臭烘烘的王权三人,皆是一脸嫌弃,捏着鼻子快速走过。

左三千见状拎起衣领一嗅。

“很臭吗?没有啊!”

王权无语地看着两人。

“咱们仨在尸水里泡了那么久,又赶了这么多天路,鼻子要么麻木了,要么早就适应了,自己当然闻不到臭味咯!是不是傻?

不过倒也提醒了我,咱们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先找一个地方好好洗个澡,换身干净衣裳,吃顿大餐!”

夜晚,永德市某家洗浴中心

王权三人穿着一身VIP贵宾服,趴在床上任由三个年轻漂亮的技师推背按摩。

“诶,权哥,那个大傻子真是个软蛋,被咱们一吓,恨不得把裤衩子都脱给咱们,嘿嘿!”

左三千闻言不屑道:

“不知道当初是谁被王权一把匕首差点吓尿!”

胖子庞八百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道:

“那是必须的,权哥是谁?那可是铜锣湾的扛把子!虎躯一震,王霸之气弥漫开来,谁不怕?”

王权眉头一皱,呵斥道:

“少拍马屁!这里不是国外,嘴巴给我严实点,你那张臭嘴的坏毛病要实在改不掉,我找人用针给你缝起来。”

一个钟之后,三人爽完。

啪~

“什么垃圾技师?去把你们负责人找来!”

胖子庞八百突然一巴掌扇在一个女技师的俏脸上,三位女技师眼睛一红,捂着嘴巴跑出房间。

“嘿嘿,权哥,我做的对吗?”

王权点了点头,起身拍了拍庞八百的肥脸、戏谑道:

“不错,论欺男霸女、狗仗人势,还得是你啊!八百。”

砰!

房间大门,被人用力一脚踹开。

一群黑色西装的大汉,鱼贯而入。

领头的是一位刀疤脸和被打的那位技师。

“乌鸡哥!就是他仨,吃霸王鸡就算了!特别是那个死肥猪,居然还把人家的脸打这么肿,你要给人家做主啊!呜呜~”

“呦!”

王权表情夸张、对着庞八百、左三千戏谑道:“又是一个刀疤脸!怎么了?咱们这是跟刀疤脸命里犯冲?”

胖子庞八百表情贱贱的附和道:

“没办法,脸上有刀疤的估计都是被人把脑子砍掉了,总喜欢冲权哥面前来打灯笼。

找死!”

左三千表情一本正经道:

“我觉得你这个比喻一点都不好,这不是在说王权是茅坑吗?”

胖子闻言一滞,刚想解释,对面那忍耐已久的领头刀疤男,见王权三人一再无视自己,再也忍无可忍,大手一挥,身后的黑色西装暴徒拎起棍棒便朝着三人冲来。

左三千见状起身,一米九几的大个头,冲入人群,犹如虎入羊群,碰之即倒,触之即伤。

王权见其中一人偷偷掏出一把匕首朝左三千捅去,双手一撑、弹身而起,一记鞭腿将那个不讲武德的猥琐男抽飞,眼见下巴是保不住了。

左三千见状跟王权对视一眼,瞬间心领神会,两人或拳或脚,不过片刻间,房间中躺尸一片,哀嚎声此起彼伏。

刀疤脸双脚颤抖地看着眼前这幕如同降维打击、秋风扫落叶般的一边倒战斗,不,应该说是老爹打儿子般的戏剧。

嘴中喃喃道:

“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点三个技师就应该给三个技师的钱啊!”

胖子庞八百见大局已定,趾高气昂地走到刀疤脸面前。

“看到没?这就是敢惹我草原三剑客的下场!我跟你说,今天这件事,你们要是不拿出个十万八万来,估计你们今天是走不出这道门了!”

扑通!

刀疤脸直接就给跪了。

“各位大哥…不…大爷…不…爹!小的认输了,您有什么需求尽管说,小的一定照做!”

王权从地上捡起一根棍子,拍了拍刀疤脸的脸颊,淡淡道:

“咱哥仨想在这儿玩两天,没意见吧?”

刀疤脸闻言疯狂点头。

“没意见…没意见!”

啪!

王权冷哼一声,一棍子抽在刀疤脸的脸颊上,一颗带血的牙齿被抽飞而出。

不过片刻间,刀疤脸的右脸高高肿起。

“爹!儿子说错什么了吗?您说,儿子改就是了!”

啪!

王权又是一棍子。

好嘛,现在左右对称了。

刀疤脸连忙求饶道:“爹,您们尽管玩乐、在这永德市的一亩三分地,您们的消费通通由我买单!”

啪!

王权又是一棍子。

刀疤脸委屈地捂着腮帮子,可怜兮兮道:“爹,您怎么还打我!呜呜~”

王权故作尴尬,微微一笑。

“呵呵,不好意思,抽顺手了!”

——————

王权背着双手,静静地望着离去的刀疤脸等人,头也不回,淡淡道:

“胖子,好好想想,你认识的那些人,有没有谁在近几年出来的,我们需要人手组建班底。”

左三千闻言不解道:“你要走?”

胖子庞八百也是疑惑道:“走?去哪儿?权哥,这里有吃有喝,还有小妹,咱们为啥要走?”

王权身体不动,微微扭头看着二人。

“周爱国这次回归,势必会升职加薪,甚至一跃成为人民英雄,他的全身都将闪耀着夺目的光芒。

而我们作为救他出来的人,势必也会引来世俗的注意。

说句难听点的话,咱们都是黑暗里的渣滓、是下水道里的老鼠,咱们呐…见不得光!

见光…就得死!”

说完,王权便迈步走出包间。

胖子庞八百挠了挠头,看向左三千道:

“三千哥!你有没有觉得刚刚权哥那个背影,像那个啥来着?”

“鹰视狼顾之相!”

“啊对对对!我想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胖子庞八百恍然大悟道。

左三千不再言语,同样几个迈步跟上王权。

胖子紧随其后。

——————

                       

原创文章,作者:卿玉案·夕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5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