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健小花)重铸肉体崂山修行记全章节阅读_《重铸肉体崂山修行记》热门小说

重铸肉体崂山修行记》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林健小花,《重铸肉体崂山修行记》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奇幻玄幻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在伍佰年前正、魔道大战中,他为救大众,引雷电自爆内丹,与魔王同归于尽其师兄努力搜寻他飘散的元神碎片,重铸肉身赴崂山修炼神功,在魔界卷土重来中,立挽狂澜,铲除魔患

重铸肉体崂山修行记

《重铸肉体崂山修行记》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崂山寻道

发现林健倒在地上,大家顿时慌了起来。“健儿!健儿!”父母扶起儿子上下左右细看道:“啊!伤在哪里?伤在哪里?”

“娘!没事,你看,这不好好的吗!”林健活动了一下全身,并补充说:“见刀砍来,我只是觉得胳膊一震,心一慌腿一软,就倒在地上了。”

这时,下人发现地上有把大刀,惊叫:“刀!刀!”男主捡起来一看,刀刃上留下个大豁子,刀都震脱手了,可见贼人下手力道有多大。谁都明白:若不是仙长的护持,人恐怕被劈成两截了。大家在心里又默默地把仙长感恩一番。

第二天生日宴后,林健对父母说:“十年一须臾,崂山续缘时。这是仙长的留言,十年护佑之恩,当须直面拜谢才是。此去也望能学些神技,护佑百姓。望爹娘允诺。”

儿子远离,父母自然是心中不舍,但也不忍错过面见仙师的机缘,只得含泪答应。然后准备衣物、马匹和盘缠。

早上辞别父母!母亲手拉缰绳不舍,并嘱咐:“此去能不能见到仙师,学不学到神技,你都要早些回来,以免爹娘牵挂!”

林健诺诺连声,跪拜父母后扬马启程。

刚行得数里路程,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和呼喊声:“兄弟,等等我!”立马回头看,原来是朱程虎。就是那个小时候,从树上掉下来的玩伴:虎子。虎子比林健晚出生十天,如今是虎背熊腰,浓眉大眼,脸方肤黑。由于爱爬低上高,家里便给他请了武师习武,使得一口虎头大刀,武力过人。

转眼间人马已到跟前。“虎子弟!你这是……?”

“林健兄!我知道你要去崂山寻师,小时候你救过我,而今也该我保护你才是。”

看虎子是有备而来,林健便不再多言,两人策马并行。

昼行夜宿,一晃时间就过去四、五天。这天上午巳时进入高密县城,林健感到口渴,与虎子道:“咱们喝点茶水再走吧!”便在一处茶摊前停下。

“好!好!好!……哗!哗!哗!……”正喝茶时,突然传来阵阵叫好声和掌声。循声望去,前边开阔处围着许多人。“走!看看去。”林健招呼虎子。

近前一看,原是一老一少在扎场卖艺。老人清瘦,发须花白。小的是位姑娘,一身红色练功装,十四、五岁,虽然稚气未脱,却俏丽可人,长着双会说话的眼睛。

刚才小姑娘表演了一套蛇拳,引起众人赞呼。现在她又做了几个运功动作后,站进一个一尺见方的箱子里。然后向箱内收缩,一会功夫全身都缩进箱里,真是柔若无骨。精彩的缩骨功表演,再次赢得观众的惊呼和掌声。

“多谢打赏!多谢!多谢!……多谢!”老人则不失时机地端个盘子讨赏。来到跟前时,林健摸出两块碎银丟进盘里。老人立马躬身致谢:“多谢公子恩赏!多谢!多谢!”

“我说是谁呢!敢在这扎场?原来是个小美人,我喜欢!喜欢得很呀!”随着叫声,闯进一群人来。

为首的是个矮胖子,肥头大耳,油光满面,长着一双三角眼,身着绫罗玉带,一看就是纨绔的公子哥。只见他色眯眯地望着小姑娘道:“跟我走!包你这辈子穿金戴银、吃香喝辣的!”

然后向手下一摆手:“带走!”一群奴才上去,捉住小姑娘就要带走。小姑娘边挣扎边急呼:“爷爷!爷爷!”

讨赏的老人听闻有变,急忙赶到近前躬身作揖道:我爷孙二人来宝地讨口饭吃,请公子爷大人有大量,饶过我们吧!”

“这就是你的死心眼了!我带你孙女过好日子,胜过你们风里雨里卖艺不是!”矮胖子说罢,转身欲走。却被老爷子拉住不放手,不由大怒,飞起一脚将老者踢倒。

“你放过我们吧!放过我们吧!”老者忍痛爬起来,再次抓住矮胖子乞求。矮胖子骂道:“你这不知死活的老东西!”甩开老者,喝令手下:“给我打!照死里打!”

手下奴才得令,一阵乱棍将老者打倒。这时赶来的林健怒斥道:“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还有没有王法?!”

矮胖子用三角眼不屑地望着林健,恶恨恨地道:“又一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敢管老子的闲事?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吩咐手下:“给我打!”

一群恶奴得令,举棍朝林健头上打来。虎子把林健往后一拉,一柄虎头大刀来了个秋风扫落叶,噼里啪啦!棍棒被磕得脱手而飞,恶奴们的虎口被震裂,一个个捂着手疼得眦牙裂嘴。

矮胖子见状,拔出佩剑上前,唰!唰!唰!来了个梅花三弄。别看体胖,动作却是迅疾无比。虎子用刀磕过,瞅准机会,照着对方的肚子就是一脚。矮胖子腾腾腾的后退了丈余,也没站住,一屁股跌在了地上。

“好小子!有种,你等着!”矮胖子捂着肚子,被手下搀扶着跑了。

“爷爷!爷爷!……”小姑娘抱着爷爷哭叫。老爷子口鼻流血,已是奄奄一息。面对此境,林健和虎子二人想安抚姑娘,一时又不知说些什么。

这时一位本地中年男子过来说:“你们闯大祸了,还不速速离去。”细问方知,那矮胖子是杨家二少爷。仗着姑夫是当朝权臣,欺男霸女、作恶多端,就是城里的官爷也都惧杨家十分。今日吃亏,定不会善罢甘休。

谢过好心人提醒。牵过马来,虎子带着老爷子,林健带着姑娘,火速出城。

一口气跑了数十里,见有一小镇,进镇找到一家郎中给老爷子医伤。郎中看罢,摇头道:“还是准备后事吧。”

一个时辰后,老爷子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最终没能留下一句话,也没能睁眼看孙女一眼。只好就近葬了。小姑娘是哭哑了嗓子,哭肿了眼。

事后交流才知,姑娘姓吴,名小花,就爷孙俩人相依为命。

“如今爷爷已逝,小花!你可有啥打算?”林健问。小花低头捏着衣角轻声回道:“我孤身一人,无亲可投。你们救了我,就是我的亲人!你们去哪儿,我就跟到哪儿。”

“也好!以后我们就以哥妹相称吧!”

事情忙完,天色已暗。看来只有找处客栈吃饭、歇脚,明早再赶路了。三个人商定后,便找了处客栈住下。小花住一间,林健和虎子住隔壁一间。

由于忙碌了一天,吃完饭聊了一会,便回房各自睡去。

半夜里有两个黑衣蒙面人,通过窗户分别向小花、林健的房内吹送了迷烟。“二少爷吩咐女要活的,男要死的,事成后有重赏。”一蒙面人对另一人悄悄耳语,并再次叮咛:“先将俩男的首级提了,再去将女的装麻袋背走。”

估计时候到了,用刀悄悄拨开门栓,两人推门入室。前面那人走到外床前,双手举刀照躺着人的脖子猛力砍去。

                       

原创文章,作者:心是游鱼情是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47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