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则冶张忻一(负责在他心上撒野)完整版在线阅读_负责在他心上撒野完结版阅读

小说:负责在他心上撒野

作者:沉忻一

角色:傅则冶张忻一

简介:《负责在他心上撒野》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沉忻一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傅则冶张忻一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负责在他心上撒野》内容介绍:十八年前,他执念于让她叫自己哥哥;可惜愿望一直落空
八年前,他守护女孩破碎的一颗心;从此心中也默念,有我在就会没事的
八年后,成长起来的少女总能牵动着他的心弦,只是作为长辈的照顾、还是心动呢?

直到感情再也无法被忽视
可是爱情之路也总有险阻,他苦恼于少女的拒绝,还有团宠无下限的舅舅和表哥们一家的火眼金睛
千言万语,最后只化作一句永远认真的承诺,我负责一切,你只要负责在我心上撒野就好……
【一生一世 要定你了】

评论专区

镜照万界:整段整段的抄原著。

银河系殖民手册:前面还行,后面没啥意思

巫师之旅:主角妥妥的中立邪恶,为了蝇头小利就能杀人全家的货色。有人说这叫杀伐果断,请别侮辱杀伐果断这词。。这属于脑有病。

负责在他心上撒野

《负责在他心上撒野》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面试日来临

大师班的面试时间定在了新一周的周二。

张忻一已经提前被告知要参加的是上午半场,十点准时开始。

只留给她两天的时间再去抱抱佛脚了。

因此接下来的周日以及周一下班到家时,傅则冶看到的都是小家伙在客厅或蹲或坐在地毯上忙忙碌碌地看谱、又或者站直了身子专注练琴的身影,不过一大早被打扰的情况倒是没再出现。

这次之所以张忻一住进了傅则冶家,一是因为他家大、可以提供练琴又不会过于扰民的场所,二是面试的地点其实就在傅氏南楼、也是傅则冶自己公司的楼下,他正好顺路捎她过去。

毕竟这回面试要扛着小提琴和琵琶两种乐器,之前马念国就拜托过傅则冶帮忙接送她。

周二来临。

北城一场雨水过后,必定是持续的艳阳天。

还是清晨晨光微亮的时候,张忻一就坐起身来。

其实一晚上也没有睡得特别踏实,满脑子都是这两天装进脑子的音符和乐理,本来想着睡前就只再过一遍,可没曾想越琢磨就更加兴奋,音符就跟活了一般在脑海里跳来跳去的。躺在床上过了很久才堪堪睡去,这不一天亮就立马醒了。

唉——

高考也都过去这么些天了,生物钟还是没有任何改变。

想着还有一整个上午的时间要扛,她换下自己舒服的吊带睡衣、又套上了不漏肩也不露背的短袖圆领家居服,下楼跑去厨房给自己泡了浓茶提神,又往水杯里灌了一大杯备着。

没加糖又没加奶的红茶,一股苦味瞬间侵袭了整个口腔,她不由地皱了皱眉,最后还是咬牙耐着苦味又喝了半杯。

不过提神效果还是非常好的。

再加上略微紧张的情绪,她感觉脑子比刚起床时要清醒不少。

再次过了一遍今天要演奏的两首曲谱,又提前自说自话地练习着自我介绍之后,同样穿着休闲家居服的傅则冶也下了楼,出现在她的视野里。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傅则冶已经不再讶异于小家伙早起的好习惯了。

在家看来是被照顾得很好,根本就没有厨艺这一说,更没有做饭的习惯,因此每天他又多了项给小家伙做早餐的任务。

她也不挑,做什么就吃什么。

吃的分量还小,他就多匀出他原本四分之一的量就能喂饱了。

怪不得那么瘦!

身上哪哪都没什么肉。

那鹅蛋小脸也是个扁鹅蛋。

“今天还是鸡蛋火腿三明治?”

傅则冶说着便打开冰箱取出了所有需要的食材,然后就听到了轻声的一句“嗯”。

还是这么细声细气的。突然想到自家兄弟女朋友那北城大妞说话的嗓门和豪气,再对比面前小家伙的说话风格,不由地嘴角微勾。

果然了,水边长大的女孩子,温柔秀气得很。

“要不要今天多吃点?多补充点体力。”

回应他的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张忻一想着还是不要吃太多了,万一吃多了又紧张到胃不舒服甚至老跑厕所就不好了,而且就算什么都不吃,她也会因为紧张而肚子不舒服的,这是她的老毛病了。

所以隔了一会便回了句,“不用了二叔,我只吃一点就行。”

继续是软糯的语气。

傅则冶也不自觉地放低音量,“行,等会就好。”

总觉得面前的小家伙可能吼吼就要碎了。

很快食不言的两人无声地解决掉了盘子里的三明治。

傅则冶习惯于在早餐时浏览网站新闻,自然无话。

张忻一则是不敢打扰,似乎也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可以说的,便也专心致志地吞咽着手里的三明治。

等她吃完,盘子碗筷就被傅则冶很自然地收走,放入洗碗机清洗。

张忻一则上楼换上了她为今天面试准备的“装备”——墨绿色泡泡袖的及膝小裙子和细跟只有不到五厘米的黑色高跟鞋。

裙子是她喜欢的墨绿色。

之前看过一部讲述上世纪E国故事的老电影,故事凄美悲惨,而其中女主角在书房弹奏钢琴时穿过的绿裙子让她一直念念不忘。

外公马勋和舅舅马念国去年在E国给她找的原厂商做的订制,作为她的生日礼物之一,最最心爱的裙子这次正好可以穿出来了。不过这毕竟不是上台表演,因此不是像原版那样的拖地大裙摆,她的这款只有刚好没过膝盖的长度。

喜欢归喜欢,她其实并不太习惯裙子和高跟鞋的搭配。除了表演和面试这种正式场合,夏天基本上就是简简单单的纯色短袖搭配九分牛仔裤对付过去了。

为了上午的面试她还特意给自己化了个淡妆,主要是涂了素颜色的唇釉去提亮气色,看起来要比平时清汤寡水的要精神一些。编完麻花辫后还突出来的碎发也认真地用小发卡给摁了下去,张忻一从镜子里认真地审视了自己一番,确定满意后这才又下楼去取琴。

在客厅沙发上等着的傅则冶正翘着二郎腿,这动作配上他身上的西装居然没有滤镜破碎的感觉,反而透着痞帅。

看到张忻一今日这番打扮,他眼前一亮。

商场浮沉这几年,身边的女性大多是烈焰红唇、吹拉烫卷的打扮,公司里的女性员工也都是扑面而来的成熟精英气息,在饭桌上更有甚者都恨不得攀比谁的事业线和大长腿更加张扬。他心里生厌却也无法完全杜绝合作方带人,还好近一两年生意越做越大,对方也会顾及他的喜好而减少这类女性的登场。

再说了,顶着傅家二公子的名号,多多少少都会给他这份薄面。

眼前的小家伙却还是恨不得把自己给裹起来,泡泡袖几乎遮住了一整个上臂,裙摆也拖到了膝盖之下,也就露出了那一小截白皙的小腿和一小片脚背,颜色选择中规中矩,倒是也挺符合面试的场合。

关键是妆容还是素素的,也就那双大大的蓝眼睛最为出彩了。

大直男眼中就根本分不出真实素颜和化了素颜妆的区别。

不过,好看就行!

他家小侄女长得那么水灵,化不化都那么好看。

小家伙笑着走到自己面前还转了两圈,“好看吗二叔?”

他想大夸特夸一番“好看!”但下一秒马上就觉得又上下打量又点评什么的过于孟浪了,最后只点头表示认同而已。

挂名二叔而已,总不能像亲近长辈那般吧。

只是这样想着,心里冒出了几分不悦。

不过也不能影响到小家伙的情绪。吞下了心中的这点小心思,他主动帮忙背上小提琴和琵琶,张忻一手里就只抱着一本曲谱就一起出了门。

工作日早高峰的路况不容乐观。

御苑到傅氏不到十公里的距离,却愣生走走停停了半个多小时才到,到达停车场时已经九点一刻过了。

这车堵得傅则冶开车开得有些不耐烦了,可看向副驾驶上一直一脸认真地看向窗外风景的张忻一,硬是硬生生地忍住了已经要到嘴边的国粹。

今天的傅氏南楼比往常热闹许多。北楼是傅氏总部,南楼多用于对外租赁,私训大师班的培训机构就在南楼,傅则冶的公司楼下。

傅则冶的固定车位在B3层,看不出和平日有什么区别,但上电梯时就能觉出不同了。

从B4临时停车场往上走的电梯明显要比平常工作日更加拥挤,大大小小的乐器更是占据了很多空间。张忻一最终也只能紧挨着傅则冶站在一侧,一动不动。

她感受到了来自别的面试学生的忐忑,更是紧张于与面前的男人不到三寸的距离,似乎下一层再挤上来一两个人,就能成功把她推进傅则冶的怀里。

挤地铁时面对陌生人根本不会有的情绪,此时却莫名在心头发酵。

明明只是住在同一屋檐下、依然有些疏离的长辈。

可是天不遂人愿,下一秒当电梯运行至一层时,又新挤上了两人站在门边,真的就迫使她再次往前迈了一小步。

男人的面庞在她眼里继续放大,再下一秒更是听到了门边那两人恭恭敬敬的一声——“傅总早!”

还有头顶传来的那声低沉的回应,“早。”

在原本安静的电梯中,异常响亮。

金融企划部的这俩员工平时不会直接对接傅则冶汇报工作,但也是见识过他黑着脸、脾气臭到不行地在会议室挑组长错处的恐怖场面,战战兢兢地打完招呼后,便面壁思过一般地面对电梯门不敢乱看。

直到到达面试所在的十层、电梯中响起“叮咚”一声,他俩才有所动作,率先一步迈出电梯,侧身让出位置,给需要下电梯的人先过。

没曾想傅则冶顺着人流也走了出去。

身边紧紧还跟着个穿着小绿裙的漂亮小姑娘。

这?!?!

咱们公司不是在楼上吗?

后面那小姑娘是一起的?

还有傅总这是背着两个什么玩意儿?

八卦果然是人类的天性。电梯里已经没有了傅则冶的威压,他俩对视一眼,下一秒便掏出了放在裤兜的手机,在部门小群里分享了这一新鲜出炉的信息。

很快,群里出现一堆“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的类似回复。

就连总助章城也跟风发了个“酷盖疑惑”的表情包,然后又突兀地补了句“停止摸鱼,赶紧去工作。”

这一切张忻一无从得知。

到了面试场地,原本在电梯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便被置之脑后。登记完信息、又接过了被傅则冶背了一路的琴,她朝他挥挥手,说了声“二叔再见!”便转身要去休息室候场了。

可右手却突然被扼住了手腕。

力度并不大。

傅则冶几乎是下意识伸手的动作,很快就反应过来有些不妥,马上又收回了手。

应该是穿了高跟鞋的缘故,今天的张忻一站直身子就到了他鼻尖的位置,此时的她因为刚刚的动作正站定在他面前,蓝眼睛带着疑惑、扁鹅蛋脸略微歪着看向他,仿佛在用眼神询问他怎么了。

咳咳。

微微咳嗽了一声之后。

“一会好好表现。”

“这几天练得很认真,我听着就挺好的,别太紧张,面试一定能过。”

“要自信一点,嗯?”

女孩微微垂眸。

“嗯, 谢谢二叔,我会尽力的。”

再次抬头对视,便是露齿的俏皮笑容。

“好。一会结束给我发信息。”

她再次朝他挥了挥手,这次是真的走向候场休息室的方向,很快便没了身影。

另一边,傅则冶又转身走回电梯间,按下了电梯上行键。

想想自己刚刚还挺絮叨的。

姜旭白附身了这是?

是越来越像称职的长辈了吧。

他如是想着。

最后在员工们略带好奇探究的目光中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开始了上午的工作。

————

现在的傅则冶:我可真是尽心尽职的好叔叔。

之后的傅则冶:……叔叔长辈什么的,我真是当倦了(*゚Д゚*)

                       

原创文章,作者:沉忻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4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