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腹黑王爷的二三事》明希萧珩全章节阅读_与腹黑王爷的二三事全文阅读

火爆新书《与腹黑王爷的二三事》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猫咪吃山竹,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京城还传着宁王和江家小姐的恩爱故事时,一道赐婚圣旨下来,傻得不止是平民,还有明府一家
这是一个腹黑和呆萌的故事

与腹黑王爷的二三事

《与腹黑王爷的二三事》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误会

明希一出主院大门,侧妃就得到消息。正午有人告诉她,萧珩留了个婢女伺候,她就派人盯着,没想到出来的却是明希。

眼看江羽要发火,春兰怕自己又被罚,道,“奴婢还看到有个送菜婢女也在那里等着,一看王妃出来就面露凶相,估计两人有过节。让奴婢去那里煽下风,点个火,顺便,”确定四下无人才接着道,“顺便把上次没用完的药放她那里,她要是聪明,就会知道怎么做。”

那个婢女名唤秀琴,是最早进宁王府那批下人之一。偶然一次见到宁王便上了心,她知道,只有时常待在王爷身边,才可能入他的眼。便拼命干活,只为得到提拔。

但没多久,王爷不仅娶了妻,还纳了妾,这让她对那两位娘娘既羡慕又嫉妒。好不容易等到一回送饭的机会,却又让别人抢去,而那人竟然还是王爷的正妃,本来那个位置只能是她的!她恨得咬牙。

入夜,春兰找到正在洗衣的秀琴,拿着手帕在她旁边洗起来。

“那个正妃真是讨厌,不就是在禁足时还能随意外出吗,嘚瑟什么,到处说。”春兰用保证秀琴能听得到的音量说。

“还说什么,等她诞下小世子就把府内所有女下人赶出去。明知道婢女一旦被主人家驱逐,就很难找到下家,还说这样让人讨厌的话。”

“而且还说以后不允许女下人伺候王爷,凭什么,王爷又不是她一个人的。”说完又装作一副才看到一旁有人的样子,惊慌道,“我是随口说的,你,你可别和别人说。”

秀琴没理会春兰,她的心思全在“以后不允许女下人伺候王爷”这句话上,突然目眦欲裂,呼吸急促,面目狰狞,手使劲搓着衣服,倒真是把一旁的春兰吓到。

东院里,明希嘴里含着手指头,她干不来刺绣的活,但萧珩说要是她能绣个香囊,就可以考虑免下这次处罚。

萧珩让她绣香囊的本意是,让她有事做,别太闹腾。他看过白帕上的字,断定以她的水平,就算禁足结束,也不一定能完成。

令他没想到的是,明希总是扎着自己手。她一刺到自己,榕秋就心疼,心疼次数多,榕秋就直接找了两块有图案的布,只教小姐做最简单的缝合。

再加上明希贪玩,也想趁着送香囊的时候多逛一下,没几天就拿着成品给萧珩。

“你是在敷衍本王?”萧珩看着边缘歪歪扭扭的缝合线,沉下脸道。

“你看,”明希伸出自己双手,噘着嘴,似乎不怎么满意萧珩的态度,“我被针扎到都觉得自己喝水能漏水了。再说这也不丑,只是没那么精致而已。”

“你用心绣,就算丑得没法看,本王也不会说什么,”萧珩脸色阴郁,“本王看过那帕上的字,能绣出那样的字,你却交给本王这样一个香囊。”

“帕上哪来的字?”明希直接回,“我的手帕只有花草飞鸟。”

“宫里的白帕,你不是绣了自己名字?”

明希恍然,“那是让榕秋绣上去的,我压根都不会刺绣,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就绣出自己名字。”

听到这话,萧珩脸色好了些,但还是有些不悦,按着鼓成球的囊包,“里面塞了什么。”

“都是我常用的香料,不过加了些药材。送药包的人说府内药包可以安神助眠,我看你总是喜怒无常,想着可以用上,就从里面拿了些放进去。”接着明希又开心介绍起自己喜欢的香料。

“药包?”萧珩问。

“就是昨天送来的那个,是用膳时,有个丫鬟给我的。”

萧珩指腹摩擦着手上圆鼓鼓的包,若有所思。

凭着练武者异于常人的、对于心术不正人的一种感应,榕秋对于明希带回来的下人留了个心思。

那人就是秀琴,是明希送香囊那天,回时在假山听到哭声发现的。明希看她手上全是伤,又楚楚可怜说被人欺负排挤,一时心软就把人带回来。

前几天榕秋没发现什么,等到第四天,就听到她和小姐说,天气炎热时洒水最舒服。

她抹了点地上的水渍,尝着就是普通水的味道,但她总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自小跟着明希,她清楚明希性子。要是自己直接和她说要注意某人,可能下一秒小姐就会因为那人做了什么而说:我就知道你不是坏人。

思及此,榕秋往床上多撒了点水,等到午睡时,明希一看床铺**,就直接去找榕秋。

反正院里除了新来的秀琴,其他几个婢女全是从明府带来的,她们感情好,挤一挤总没问题。明希就能一人睡两人的床,虽然也没自己床大。

榕秋用这个方法把明希带到自己身边,次数一多起来,明希也就不肯再答应洒水的事,因为下人房比较硬,她睡不习惯,而且身体会疼。

而除了洒水这事外,榕秋就再也没看到她有其他动作。

其实秀琴不是没动作,她想着世家小姐无聊会刺绣,便往针上涂了药,等明希刺绣时就拿出自己针袋,哄她用自己的东西,没想到明希愣是一点都不碰针线盒。

还花大价钱买了商贩推荐的文学藏书,用药水浸泡边缘,翻书次数多,药就会入体。自己还背了说词,时不时说几句,想引起明希兴趣,只不过没成功。

她不知道明希前段时间被针扎到怕了,早就让榕秋把针线拿走,不愿再碰。而书明希虽然也看,却没有很上心。

更何况,明希本来的日常就是听院里下人讲故事,又或者跟在她们身后边看他们做事,边和他们说话解闷。

秀琴也没办法在吃食里面下东西。每到饭点,院里几乎所有下人都候在一旁。原是这王妃虽然贪吃,但也嘴刁,饭菜不和胃口得让人哄着,不然就不吃。

而且院内除了清理后面那些落叶或者偏僻角落这个活外,其他工作都轮不到她。

其他人的活分得明确又细,又说不经自己手根本不放心,她也就没办法靠打好关系下手。

但另一方药只能混着之前药包里的毒才能发挥作用,用气入体会很慢。

她没其他办法,而且仇恨容易让人失去理智,只想着尽快把人解决就好,她便把另一方药熏在自己身上,整日跟在明希身边。

但她忽略了一件事,她送的药包是要用水熬煮才行,虽然她特地强调过。但府内有熏香安神,下人便觉得多此一举。

所以那个药包里的药材,除开明希拿了点放进给萧珩缝补的香囊外,其余全被扔了。

几天后恰逢宫内家宴,萧珩等到最后一天,才来院里告知明希,急得院里人乱作一团。

秀琴见到王爷一颗心就往那里飞,特别是看到王爷对自己笑,恨不得飞奔过去。只见萧珩目光一转,她看到萧珩也对明希笑,心里又被嫉妒充满。

她捏紧拳头,让自己镇定下来,暗自告诉自己,再等些时日就好。

                       

原创文章,作者:猫咪吃山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47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