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宁宁白泽)穿错书,她的小可爱成了反派疯批全集免费阅读_(孙宁宁白泽)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穿错书,她的小可爱成了反派疯批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折腰

角色:孙宁宁白泽

简介:火爆新书《穿错书,她的小可爱成了反派疯批》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折腰,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1v1、甜宠、金手指,救赎】
【小太阳,痴汉舔狗型大美人 VS 疯批阴暗,真·无三观大狼狗】
【避坑】:男主因为身世原因,真的无三观,杀人如麻那种,道德感高的小可爱排雷
文案一:越国二皇子白泽,一身花裳游戏人间,手戴佛珠却笑着嗜血
直到某位不知羞的姑娘开始缠着他
为他挡心口的箭,替他喝下毒酒,一次次徘徊在死亡边缘…..最后却道歉说她追错了人?
文案二:孙宁宁朝思暮想纸片人男友,老天开眼,终于穿书了!
系统赠送她的金手指居然是不死之身?
于是她厚着脸皮追未来老公,一天一句情话,为他生为他死!
然后……她发现穿错书了?
宁宁:“统子救我!他杀疯了,可能要砍我!”
系统:“赶紧说爱他!亲他!让我先跑!”
一句话文案:当他沉溺过浓烈如火的爱意后,她再也无法全身而退!

书评专区

诛砂:看了前5%,又看了后10%,终于确定作者在写流水账。

炎之无限:燃、燃、燃!有的人说剧情不合理,任务太难了,新人根本没法活。我只想说,“主神不发布必死的任务”跟“公务员是人民的公仆“性质差不多。

同学两亿岁:一个两亿岁的外星同学在地球上上学的故事.爽点多多.爆笑校园.

穿错书,她的小可爱成了反派疯批

《穿错书,她的小可爱成了反派疯批》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表妹?

望春阁三楼。

窗外是碧波荡漾的永柳湖畔,湖上烟波浩渺。

屋内静谧一片,只偶尔一两句不咸不淡的谈话,显得室内空荡荡的冷。

约莫过了一盏茶时间后

一位黄袍道人躬身行礼:“那老道便退下了。”

白泽冷冷地看着他,眼神游离在他的头顶和脖子处。

“若是出了差错。你就会明白什么叫…”

声音不急不慢,如凌迟的刀,一字一刀。

“与虎谋皮”

留着长白胡须的老道士一激灵,想起月前才挂在城门上的风干人皮,立刻佯装镇定,直起胸膛。

“只有成功,没有差错一说。”

白泽收回目光,视线落回手中的茶盏。

道长匆忙离去,脚步奇快。

隔音极佳的房中,安静地只剩三人的呼吸声。

白泽轻摇着杯中淡色的茶水,脑中浮现的是前世的一幕幕。

皇祖母寿辰、太子受伤、皇帝要他放了近一半的血…

这一世?呵呵。

闭了闭眼,白泽不自觉捻动起佛珠。

极静的空间中,忽然传来甜腻的嗓音。

“二表哥!”

“表哥在里面是不是?你们让让!”

凌霜吓得呼吸立刻乱了,这什么动静?

门外哪个找死的敢这么大声喊表哥?谁他妈是你表哥?

飞云见主子的神色冷了,立刻过去开门。

门才开了一角,飞云没来得及说话,一道浅杏色的娇俏身影,夹杂着淡淡的香味从他臂下飞速钻了进去。

飞云、凌霜:!!!

两人立刻去抓不要脸闯进来的女子,却是晚了。

孙宁宁已经扬着笑脸跑到白泽身边行礼,对他甜甜地谄媚道:

“表哥有礼了,我是孙宁宁。祖父是孙阁老,太后娘娘是宁宁的祖姑母,皇后娘娘是宁宁的表姨母,按辈分来算,该是叫秦王一声表哥的!”

看着眼前的活人,孙宁宁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天呐天呐!

真人!

真人啊!

这感觉就犹如一颗小石子投掷进无波的水面,荡漾开的涟漪就像此时此刻孙宁宁的感受。

仿若受了电击,一阵**从脚底窜上天灵盖。

从心口又向四肢蔓延,扩散到皮肤每一寸。

暗恋了六年的人真的坐在她眼前!

不行了,我呼吸不上来了…..

凌霜和飞云出手的动作立刻停了。

这要怎么赶?

这身份!

他们连碰都不敢碰,别说丢出去了!

白泽直视着孙宁宁,看见她虽然笑着,但是紧张地人都在发颤?

冷笑一声,反问:“表妹?”

孙婉婉的亲妹妹?

上一世也是这个时候,孙阁老携两位待嫁孙女回京参加祖母寿宴。

只知道孙家二女和白翎互生好感,很快就被赐给了三弟做吴王妃。

一辈子在金陵,三年一回望京探亲。

自己和她,无论上一世还是现世,根本毫无交集。

那,为何梦里人是她?

白泽含着厌恶冷漠的语气,孙宁宁根本听不出来,就算听出来她也不在意就是了。

听暗恋的人叫自己的表妹,一秒钟就腿软了。

磁性的低音撩的她恨不得立刻抱着他劲瘦的腰不放。

几日前的梦中,模模糊糊看了个大概。

而现在,在现实中,此时此刻!

面对面看着纸片人活生生坐在她眼前,还叫她表妹!

孙宁宁袖中的手一直狠狠地攥着,强迫自己冷静点。

可是一看他嘲讽地看着自己,那样子真是…她又不争气地咽了下口水。

真是求求了,为什么比梦里还要帅上十倍!

这皮肤没有瑕疵是认真的吗?

我能化身小雨滴在你鼻梁上滑滑梯吗?

嘲讽的笑也算是对她笑了吧?

卧蚕都有?哦我的老天爷,这是什么绝世小可爱!

孙宁宁用尽毕生的自制力,语气温柔小心,又说:

“是的,表妹!表哥叫我宁宁就好!”

“刚路过这儿,看见门口侍卫衣摆上是秦王府的标识,便想着进来和表哥打个招呼。”

原主的声音和孙宁宁也有八分相似。

低声细语时,是江南女子特有的婉约声线。

笑着故意撒娇的时候,是甜甜的、拐着弯的那种软调。

孙宁宁知道他洁癖又不喜欢人近身,刻意站的距离把握得很有分寸。

女子肌光晶莹,眼尾带着魅惑的微微上翘;

乌发红唇、五官艳丽,说话间又透着股江南女子的娇俏。

白泽看着梦中一模一样的脸,听着甜腻的嗓音。

再看她这幅自来熟的模样,目光移到那一张一合的红唇上,停顿一秒便移了开。

想到那个湿润的重重一吻,恶心感立刻涌上,想杀人的**翻腾。

暂时不能动。

还没有理由。

“孙小姐慢用。”,声音清冷地响起。

白泽将孙宁宁忽略个彻底。

不管她又甜甜地说了什么,丢下冷冷的一句后便起身离开。

孙宁宁看着白泽起身朝她走来,激动地眼珠子都转不动了。

当白泽与她远远避开而过时,孙宁宁还像个变态一样狠狠地吸了口。

这腿长怕是有一米二了吧?作者诚不欺我!真到我腰那么长!

他路过时有股淡淡的、寺庙里的焚香味飘过?天啊,好戳我!哪里买同款香?

“表哥慢走!表哥下次见!”

她知道不能着急,不能再多说话惹人厌了。

今天假装路过,又打了招呼,他肯定记住我了!

孙宁宁看着几人离开,攥得手心全是汗。

等所有身影消失后,终于脱力地扶着窗台喘气。

“好紧张、好紧张…妈呀”

“天,看到他真人根本没办法开口表白。”

“统子啊,小泽果真是冷漠,不过这样才好,这样就没女孩能接近他了,嘿嘿”

一想到刚才白泽抬起下颚,朝自己淡淡看过来时的那个眼神。

嘶!

孙宁宁倒抽一口冷气,赶紧拍拍自己的小脸冷静。

红着两颊坐到了白泽坐过的位置上。

系统看不下去了:“可不是没有女孩敢接近嘛,看他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估计男人也不想靠近他。”

孙宁宁瞬间在脑中怒吼:

“不准说我老公的坏话!不然我去投诉你!”

系统想到自己把人投错了书,要几百积分才能换世界后,立刻蔫了:

“白泽最好!本统就是提醒你追夫之路不易,慢慢来呦。”

孙宁宁一秒变脸,拿过亲亲小可爱喝过的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

顺着还留着水渍的边沿,红唇贴上,喝了一口。

“啧,我这行为好痴汉啊”

说完又喝了口。

这一幕被暗中的死士全看在眼里。

半个时辰后

死士进了秦王府汇报。

“主子,孙家二小姐坐在您的位置上,喝您用过的茶盏,一共喝了五杯。”

“一句话没有说,也没见别的人,喝完茶就带着侍女去逛街了。”

凌霜正在研磨,手顿住了。

飞云站在一旁发呆,人都傻了。

用主子喝过的杯子?

世间竟还有这种…

这种女子?

两人心里想的,如果用现代词语概括就是:厚脸皮,变态,痴汉….

白泽听了只是挥手让死士下去,久久没有说话。

坐他坐过的位置?

用他用过的茶盏?

压着恶心感,白泽靠不停地捻动佛珠,才堪堪忍下杀意。

下一次…

若还敢如梦中一般近他身,便当没看清人,失手解决了。

他绝不允许任何意外出现。

表妹?

呵,算什么东西。

                       

原创文章,作者:折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47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