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皇叔总以为我对他情根深种)陆朝月周时全文阅读_陆朝月周时全文阅读

书名:反派皇叔总以为我对他情根深种

简介:热门小说《反派皇叔总以为我对他情根深种》是作者又是三秋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陆朝月周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随父戍边十余载,却在死人堆里捡回一条命,天之娇女如今成了提不起长枪的废人
她恨过也怨过唯独不悔,只是心中藏着的那个人却再也见不得光亮,直到她被未婚夫婿背叛,皇叔御前请旨求娶迎她入门——
眉心微动,“皇叔可知这种事情开不得玩笑,你若是因为可怜我,大可……”
“我从未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认真了,遥遥一见,我自私希望月亮唯我独有”
【养成系甜宠!男女主互相救赎,入股不亏!】

反派皇叔总以为我对他情根深种

《反派皇叔总以为我对他情根深种》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花间一壶酒

他稍提衣摆,待陆朝月点了点头,他又拱手施礼,这才转身逃似的离开。

只是没等他走远,梁京华便按捺不住开口了。

“你怎的给他带来了?”语气中的不屑呼之欲出。

“长得……长得顶多算是清秀吧,比我二哥可是差远了,听说只是个穷举子走了什么运竟攀上了郡主……”

尽管他走的那么快,可这番刻薄的话还是一字不漏的溜进了耳朵里。

许修竹下意识抓紧了衣摆,可依旧挡不住手背上凸起的青筋。

他加快了脚步,闷着头,似要逃离这个鬼地方。

可他没有注意到,在他走后陆朝月根本没听进去他们说的什么,一双眼睛几乎长在了他的背影上。

直到许修竹转弯消失在了假山处,那人才慌忙站起身。

“你们先玩,我去去就来。”不顾二人惊讶的眼神,陆朝月提着裙摆朝许修竹消失的方向跟了上去。

她脚步飞快,却每一步都像走在刀刃上,心脏“扑通扑通”狂跳不止。

这一刻她多希望一切都是自己的臆想,许修竹那般高兴,根本不是为了来见心上人……

可刚接近假山,她便再次听到了故意压低的熟悉声音。

“准备好了吗?”

他的语气有些着急,紧接着“悉悉索索”的草纸声音传来,像是什么没拿稳,掉了下去。

记忆里许修竹很少有这般紧张失措的模样,他一贯礼数周全,少言寡语,只有对自己的时候才会展露出温和的一面。

心头泛起莫名焦虑,得到了证实的猜想令她倍感压抑,有种令人窒息的不安悄然升起。

“若是她不喝怎么办?这样会不会太过冒险?”飞快地语速带着难以掩饰的紧张,细听似乎隐隐约约还藏有兴奋之意。

这次的声音和上次的来源于同一人,脚下发软,她有些后悔将红玉放在家里了。

几次想要跳出去戳穿他们的谎言的念头都被她强压了下去,一遍遍告诉自己现在还不是时候。

只是……

那女子是谁?她从没听许修竹说过其他女子,一次都没有。

她仔细分辨却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觉得声音甜的发腻,是她怎么也学不会的“闺阁情趣”。

平日她都跟着爹爹在戍边,甚少留在上京城常住,偶尔回来参加合宫夜宴也是兴致寥寥,所以和这上京城的女眷都不算熟。

但有一点儿她猜的没错,就是这个女人的身份同样不容小觑。

在意功名利禄的男人,只有最核心的利益才能打动他。

所以从一开始提出参见春日宴便是个弯钩,只是没想到钓上来的鱼竟想要那么快了结她的命!

一时间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似乎这一切来的太过容易像是有人在背后操控……

脑子混沌,后面的话没有听太清,怕被发觉,陆朝月先他们一步跌跌撞撞回到了座位上,心中一片慌乱。

“不会被人挖了脑干吧?”看她失魂落魄深一脚浅一脚的样子,江深忍不住吐槽,“从前可没见你被男人勾成这样……”

梁京华被唤走了,他还留在这边,瞧着她的目光迷离,流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皇叔嘴里就没有一句好听的话。”陆朝月轻声抱怨了句又低下了头,想不出办法,她的思绪乱做一团,扰的她心焦。

“怎么没好话?”江深一招手,唤来身后副将,陆朝月识得他,唤作裴风的,也算是老相识了。

“本王刚写了一首词,你来念给福安郡主听听。”

“这……”看他当真从袖口拿出一张被叠的四四方方的宣纸,裴风就知道这不是在开玩笑。

只是……

“臣一个粗人,怎……”他的脸红的似乎要滴血,说话都不利索了,“怎念得了缠绵悱恻的诗文?”

一旁的陆朝月也皱眉瞧着他,不知这人又耍的什么花招,相识那么久她竟不知道皇叔还会写诗词?

“怎么?本王辞了军衔交了兵符就使唤不动我们的裴副将了?”

尖酸刻薄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亦没有人敢质疑半分。

冰冷无情的目光落在看热闹的众人身上,犹如闪着寒光的刀刃,不容一丝拒绝。

“是。”裴风说不过他,更不敢忤逆他的意思,脸现下更红了,硬着头皮接过宣纸打开,龙飞凤舞的字迹映入眼帘——

“花……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不过才两句,两侧额角已流下了丝丝汗珠,话语停顿,尴尬之色几乎要溢出头顶。

求救的目光几番投向陆朝月,可她也无计可施,没有任何办法。

“继续。”江深不紧不慢的喝着茶,阴森目光飞快从陆朝月脸上掠过。

见她眼神惊讶又无奈,好似心满意足的收回了目光,并开口督促裴风继续念下去。

事已至此,裴风的脸皮早已磨穿,接下来的词念的又快发音又准——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好诗!当真是好诗!”酷刑结束不等裴风喘口气,不远处刚刚离开的许修竹鼓掌走来。

陆朝月抓紧的衣角也同时松了手,随着众人的目光看过去,许修竹这一夸张举动无疑是将这一桌摆到了宴会中心。

她们不识得陆朝月,却一眼便认得出广平王江深。

或许是看有许修竹撑腰抗伤害了,开始有人大着胆子小声嘀咕起来,“这是谁家姑娘?竟引得广平王刮目相看?”

刺耳的议论声并没有让陆朝月脸上的神色发生变化,她早已习惯了上京城的人性淡薄。

那些杀人于无形的刀子,不落在自己身上,她们永远都不知道疼。

只见许修竹和煦如风,无视这些人的闲言再次坐回了陆朝月身边。

一左一右两大护法,再加上众人炙热的打量目光,虽然不介意,但搁不住让人膈应,陆朝月有些犯难了。

“郡主请用茶。”这时正巧一个俊俏小宫女来添茶,为了缓解尴尬她立刻拉住了小宫女低声询问。

“请问这宫里的翠平湖在哪个位置?”

                       

原创文章,作者:又是三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3245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