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她是个小作精季温暖秦弈沉整本免费

小说:夫人她是个小作精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喔喔

角色:季温暖秦弈沉

简介:医院里一场惊心设计的阴谋,季温暖从豪门真千金,沦为了亲爹不疼,亲妈不爱的乡下野丫头
十九岁,亲妈终于接她回家,只为逼她把婚事让给假千金妹妹
脑子一热,季温暖盯上了前未婚夫的小叔叔
众人皆知,有权有钱又有颜的秦家四爷小的时候被绑架,受了伤,从此吃斋念佛,生人勿近
家财万贯随便花,还不用伺候,完美!“四爷,我看您面若桃李,命犯烂桃花,只有做我的男人,方能逢凶化吉
”某人眸色沉沉,“叫大叔,就答应你
”“大叔
”某天,季温暖发现实际情况根本不是传闻的那样,她要分手!“不分手,我把钱都给你

书评专区

不计其庶:终究是一亩三分地地折腾,小家子气,我果然看不了这种文。还没看到她官居一品,挥斥方遒就败退了。

从拍情景喜剧开始:文抄公,题材新颖,后期难写,养肥再看

魔幻异闻录:动漫风的异幻小说,无敌流·····人物很萌~

夫人她是个小作精

《夫人她是个小作精》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11章

第11章

季温暖运气不错,刚出门没多久,就打到了车。

回到纪园,差不多九点了。

她洗了个澡,换了身舒适的衣服,给自己倒了杯红酒,坐在落地窗前的垫子上。

江城的夜景很美,今天又是元宵节,灯火阑珊,一片繁华,楼下还有人放孔明灯。

季温暖喝了红酒,放下酒杯,打开手机微信,找到秦大腿,发了条信息。

「四爷,元宵节快乐(笑脸)(笑脸)(笑脸)」

今天去季家,她越发觉得秦弈沉好用,她一定要牢牢抱紧这大粗腿不松手。

节假日的问候,不能少。

要让他觉得自己是惦记他的。

季温暖发完,想了想,又给陆斯越和温老夫人发了条语音祝福信息,就没管了。

她转身搬了电脑,放在膝盖上,一边操作,给另外的人打了电话。

电话接通,那端很快传来温和慈静的嗓音,“喂。”

季温暖脸上有了笑,声音少有的温柔,“徐老师,是我,暖暖。”

“是暖暖啊。”

那边的人听起来也很开心,“听你外婆说你现在在江城,什么时候来云京?考虑好接我的班了吗?”

“我给您打电话就是说这事,季家的人安排我去明德上学,我同意了,暂时就不去云京了。”

“你去明德还用她安排?她们没安好心。不过这样也好,你好好表现,到时候还能替我肃肃里面的歪门邪风,不然的话,明德百年的清誉早晚要断送在我手上。”

徐水宋提起这些就来气,忧心忡忡的。

徐水宋是明德女校的校长,但是几年前就不怎么管事了。

她和叶文卿是闺中密友,因为叶文卿拜托,成了季温暖的老师。

她一直想让她接管明德,好好整顿一番,季温暖嫌麻烦一直没同意。

季温暖安慰她的时候,有电话打了进来。

她瞄了眼,是个陌生号码,稍稍迟疑,选择了拒绝。

挂断电话后,季温暖想到那个号码,心里不安。

她上次应该存了秦弈沉的号码备注了吧?这应该不是他打来的吧?

“暖暖,过几天明德有个开学典礼,会有晚会,到时商圈文艺界很多有头有脸的人都会去参加,这是个不错的机会。”

“到时候再说,我会考虑的,老师,时间不早了,我不打扰你休息了。”

季温暖惦记那个被自己挂断的电话,心不在焉的,急匆匆的结束了和徐水宋的通话。

她拿开放在腿上的电脑,在心里默默祈祷刚刚的电话千万不要是秦弈沉打来的,然后又紧张的看了眼自己拒接的号码。

越看,她就越觉得眼熟。

她找到之前的未接电话对比了下——她好像只备注了微信,没存号码。

季温暖简直想骂自己猪脑子,她打开微信。

秦大腿:就这?没有诚意。

过了十分钟。

秦大腿:又掐我电话?

秦大腿:你和谁打电话?

秦大腿:季温暖,你是第一个挂我两次电话的人。

季温暖看着这些信息,想象着某位大佬第二次被挂断电话的后果,瑟瑟发抖。

她的两个亿!

她的大粗腿!

她怎么那么倒霉?

季温暖郁闷的把刚刚的红酒喝完,闭着眼睛,深吸了几口气,反复确认把秦弈沉的号码存上,打了回去。

就算被说教几个小时,臭骂一顿,她也不会松开这大粗腿的。

她还打算查清楚他那方面是真不行还是假不行,在他身上再赚一笔呢。

电话响了好半天,季温暖也不敢挂,就在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终于有人接了。

季温暖干笑了两声,谄媚的叫了句,“四爷。”

秦弈沉站在阳台,可以看到对面灯光明亮,嗯了声。

季温暖觉得他是生气了,尴尬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没什么底气,谦卑道:“我刚刚那是不小心,您主动给我打电话,我太激动了,手一抖,按错了,您大人大量,千万不要和我这没见过世面的一般见识。”

她才不会傻傻的告诉秦弈沉,自己还没存他的电话号码。

不过,每次都在她通话的时候打电话进来,那么会挑时间,她不挂他挂谁?

秦弈沉轻呵了声,“点错了,这么久才回?这次又是谁的电话那么重要?”

真是难糊弄。

季温暖想了想,决定坦白从宽,“我的老师,也是长辈,对我很好的,我的餐桌礼仪就是她教的,她之前一直让我去明德,我……我不怎么爱学习就没去,今天回季家,季夫人她们也提这事,我同意了,刚刚给她打电话说明情况,多说了几句。”

“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季温暖回:“反正没什么事,就陪他们玩玩喽,而且我这个年纪,要待在这里,不上学,我真不知道干嘛。”

季温暖太过聪慧,再加上受两人第一次相遇影响,秦弈沉一直忽视了她的年龄。

她今年才19岁,比他整整小11岁。

好像有点……太小了。

秦弈沉抿着唇,皱了皱眉。

季温暖完全没察觉出秦弈沉的异常,她想到什么,眼睛亮了亮,“过几天明德会举办一个很隆重的开学晚会,邀请了很多人,四爷听说了吗?”

“你有节目?”

“怎么可能?我现在都还不是明德的学生呢。”

季温暖稍顿,“也不一定,不过目前是没有。”

“你想我去?”

这话她听着怎么觉得怪怪的?

“秦长君他们那天肯定也会去,您没事也来呗,有您在,她们不敢欺负我。”

欺负她?她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

秦弈沉失笑,笑意直达眼底,“看行程安排。”

两人又聊了十多分钟。

挂了电话,季温暖看了眼通话时长,吃了一惊。

谁说四爷难以接近寡言少语?分明就很和蔼可亲。

想到自己有这样的大粗腿,季温暖就心情愉快,做起事情来也是事半功倍。

她端起电脑,只见雪白如葱的指尖在键盘如飞,很快调出了季荣山的个人档案。

季温暖对别的没兴趣,随便扫了几下,记下了季荣山的生日。

从小到大没管过她,给这么点钱还玩心眼耍花招,分明是不想给她花。

他越不想给,她越不能便宜他。

反正她不花,也是白白便宜了季家那群讨厌的吸血鬼。

第二天,季温暖刚起来没多久,温静怡的电话就过来了。

“明德明天开学,我已经和学校领导打好招呼了,你和童童一个班。明早八点半,你在学校门口等童童,她会带你报到,季温暖,我警告你,不要欺负她。”

                       

原创文章,作者:喔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2976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