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八零小富妻》作者是小耳朵 主角叫季清,陈青岩言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回八零小富妻

作者:小耳朵

主角:季清,陈青岩

类型:言情小说

简介:季清穿越到八十年代,摇身一变成了独自带四孩,被婆婆欺负到投河的小可怜。这还不算,她身上居然还背着“破鞋”的名声?季清撸撸袖子,拿财权、斗妯娌、赶婆婆、抢房子、正名声,风风火火全部拿下。唯一让她犯愁的,是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奇怪男人。不是要休她吗,干嘛把她压在墙角酱酱酱酱。面对一见面就火急火燎的帅哥,季清咽下一口口水,艰难表示:帅哥,虽然我是你老婆,但我跟你不熟好嘛!

《重回八零小富妻》作者是小耳朵  主角叫季清,陈青岩言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重回八零小富妻》免费试读

 

第七章 怒扇小姑子

然而刚说出来一个字,就眼一黑晕了过去。
—————–
“小清!”
“陈家二媳妇!”
看季清晕了过去,女人们吓了一大跳,有的掐人中有的掐虎口,王大媳妇更是跑回家端了碗糖水回来,小心喂进季清嘴里。
喝了糖水,季清慢慢清醒过来。
大家都是从饥荒年代过来的,看到季清这副模样,都知道一定是挨了饿,长时间没吃饱饭,身体扛不住晕过去的。
大家纷纷往已经被老大媳妇扶起来的老太太瞅,对于王大媳妇刚才说的季清被作践的话,已然是深信不疑。
虽然现下人还穷着,但好歹不是六零年了,就算是没有条件顿顿吃白面,也不会有把人饿成这样的家庭。
这陈老太,真是看不出来啊!
王大媳妇把空了的碗往怀里一揣,又指着老太太骂起来:“你这个老婆子,怎么比我那个恶婆婆还坏!我告诉你,小清要是有个什么好歹,你就是杀人凶手,要被抓住枪毙的!”
老太太也没想到季清会突然晕倒,她看着面色惨白的季清,只能干巴巴为自己辩解:“我没饿过她,她自己耍妙不吃饭,我都给她吃的足足的。”
王大媳妇冷笑:“是吗?你这么好?”
季清慢慢恢复了一些神智,听到老太太说给自己吃的足足的,她心中冷笑,既然老太太要展现自己心眼不坏够大方,那她怎么能不给她一个机会呢。
她拽了下王大媳妇的袖子,有气无力道:“嫂子,我头晕得很,你家是不是有架子车,把我往卫生院送一下……”
“对,得去一趟卫生院,你这身体太差了,前几天跳河也不知道落下什么病根子没有,还是得去卫生院叫大夫检查一下。你等着,我推架子车去。”
王大媳妇是真关心季清,说完就火急火燎回家里放下水碗,两只手推着二轮的架子车快走了过来。
虽然自行车到了这个年代已经不是稀罕物了,但也仅限城市里,红山根是山沟沟子的农村,物资匮乏,全村只有一家有自行车,其他人家都是用架子车。
看着季清被抬上架子车,陈老太一把抓住车辕。
“好端端的去什么卫生院,哪有那么矫情,下来回家里躺着去。再说了,家里也没钱给你上卫生院。”
季清:“卫生院不去的话,村里的余大夫那儿也行。那儿也给输液补充营养。”
老太太:“哪个大夫都不行,别想了!没钱!”
季清:“陈青岩不是每个季度都寄钱回来吗?就输个液,花不了……”
老太太:“花不了多少也没有!一大家子没有花销吗?光靠着几个爷们挣工分,够吃够穿吗?”
这话说得,把其他女人都得罪了。
除去陈青岩这样的天降之子,村里人基本上都是靠着挣工分养家糊口的,按照老太太这话,其他家没有人外出挣钱的,都别活了呗!
季清:“家里没钱的话,陈青岩下个季度的钱快发了,能不能先借上几块,等发下来再……”
“不行!”
老太太已经没耐心同季清耗了,她今天被季清摆了一道又一道,现下看季清又打钱的主意,她一下子就爆发了,直接上手拽季清,想把季清从架子车上拽下来。
“给我回家!”
这回不光是王大媳妇,其他女人也开始拉老太太,护着季清。
就在这时,村里颇有威信,七十岁了依旧身子骨硬朗的余老太婆挡在了季清前面,横眉怒目地开口:“陈老太,差不多得了。”
老太太闻言手一松,放开了车辕。
她固然能豁出来不要这张老脸,但她不想得罪余老太婆,要是余老太婆不待见她,她往后都没法在村里走动了。
王大媳妇看老太太不拦着了,把绳子往肩膀上一甩,拉着季清就走。
架子车拉出去一大截,季清回头,还能看到老太太那一脸恨不得把她吃了的表情。
哈哈!
爽了!
余大夫是村里唯一的赤脚大夫,会看病会抓中药,还会输液扎针,样样都干。村里人有个头痛发热的,基本不会去卫生院,都是余大夫给看的。
刚才制住老太太的余老太婆,就是余大夫的大娘。
余大夫家离得不是很远,王大媳妇拉着车,走了半个钟头就到了。
进了余大夫家,王大媳妇把季清扶上炕,看着季清打上点滴,才小声说:“我说你就是心软心善,今天大家伙都在,能给你主持公道,你就该要求着上卫生院,去镇上好好检查一下。”
季清笑笑,她才不是心善,而是她有不能去镇上卫生院的理由。
她要是去了卫生院,那老太太肯定也会跟着去,顺便去领陈青岩寄来的钱和米面油,到时候知道东西都被她领走,老太太在卫生院闹开,那可太影响别人了。
季清:“嫂子,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等我好了,我一定好好谢过你。”
王大媳妇:“哎呀,叫我一声嫂子,就甭跟嫂子说谢字,都生分了。你要是想谢我,等你好了给我多画几个样子就成。”
季清莞尔一笑,点头:“没问题。”
王大媳妇家里还有别的活,季清没让她陪着,让她回去了。输液的过程漫长又无聊,炕上热,季清躺着躺着,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尖锐的女声吵醒了。
“臭婆娘,你给我起来!别装了!”
季清睁开眼睛坐起来,看到余大夫正抓着一个女人阻止女人靠近她,女人挣不脱,就指着手骂她。
拥有原主的记忆,季清一下就认出了,这是老太太的小女儿,去年才嫁到隔壁村去的,叫陈芬芳。
她瞬间想到前世形容骂人的一个词:“口吐芬芳”,用芬芳来礼貌代替大便,不禁笑出了声。
此刻,陈芬芳就是在口吐芬芳。
见季清笑的很戏谑,陈芬芳更气了,她伸长了手想打季清。
这做派,跟老太太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原主没什么心眼,更没这么泼辣,被这个小姑子也欺负的不行,陈芬芳没出嫁之前,对原主的几个孩子也是动辄打骂。
季清眼底划过一抹嘲弄,以为她还是原主,好欺负呢是吧。
一瓶点滴快打完了,季清看了眼,从炕边的药盒子里取了块棉花团团,按在手背上,利落地拔掉了针头。
她前世大学选修过急救医学,拔针头对她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余大夫,总共是两块钱对吧,医药费你叫人去陈家取,钱都在老太太那里。我先回去,等下让家旺过来取中药。”
说完,下了炕就快步出了余大夫家。
季清的一系列动作把余大夫和陈芬芳都搞懵了,足足半分钟,陈芬芳反应过来,用力甩开余大夫。
季清走得快,转眼就走出去几百米,陈芬芳一阵小跑,才追上了季清。
“不要脸的死女人,你给我站住!”
季清左右看了看,看附近没什么人,才停下脚步,转身与陈芬芳对视。
“干什么?”
“我就知道你装病呢,走的这么快,像害病的吗?”陈芬芳抓住季清的胳膊,怒气冲冲:“你知不知道,娘都被你气病了!”
季清挑眉,差点笑出声:“是吗?”
那今天可真是太有收获了。
陈芬芳看季清这么高兴,气得眼睛都瞪圆了,举起手就要打季清。
不料季清速度更快,一把打开陈芬芳的手,直接甩了陈芬芳一耳光。
“啪!”
陈芬芳顿时愣了,不可置信地看着季清:“你……你这个婆娘,你敢打我!”
季清冷哼一声:“一口一个婆娘,咋地,你不是婆娘还是女娃子呢吗,难不成你嫁的那口子不行,还没让你成为婆娘?”
这话一下就刺痛了陈芬芳,她抖着嘴唇直接扑向季清:“死女人,我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
“啪!啪!”
季清捏住陈芬芳的胳膊一推,扬手左右开弓,又赏了陈芬芳两个巴掌。
陈芬芳被打的两眼冒星,退后几步,跌坐在地上。
季清揉揉有几分发酸的手腕,嫌恶地俯视着狼狈的陈芬芳,冷冷道:“来啊,不是让我知道知道吗?”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289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