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濒死将军后&小说精彩(全本免费阅读)

小说:嫁给濒死将军后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一颗冬瓜糖

角色:黎云傅邯

简介:黎云,皇宫之中无权无势的落魄长公主
一夕之间,被新帝当做牺牲品嫁给了濒死的大将军
新婚之夜,看着床榻上双眉紧皱,重伤昏迷的俊美男人
黎云抖着手把他救活了
帮着大将军养好伤,夺回权,肃清叛党
黎云觉得到了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时候了
月黑风高,她卷了铺盖逃出将军府——纵情山水、闲云野鹤
没承想刚逃没两步,就撞上了一个高大壮实的身躯
大将军环住她的腰,似笑非笑
耳边染上温热的吐息
“不是说会永远陪在我身边吗?”
大将军欺身压下,眼底尽是贪恋与疯狂
“别想逃

书评专区

诸天尽头:这本书作者的车技很6,扑街日记加分,不过玩梗太多了,希望后续能改善。

江山国色: 对我来说,这本书是粮草!

诸天谍影:玩梗之作,读了三十章,就有“阿伟死了”梗,“鸡你太美”梗,“一口气吃不成一个孙越”梗,以及摸仙堡方言“亚子”梗,你要说作者不混b站,我是绝对不相信的。

嫁给濒死将军后

《嫁给濒死将军后》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共寝

常五离开后,天色完全黑沉下来。寒风渐起,窗户被风吹动着,发出铮铮的声音。

黎云点上桐油灯,哈气暖了暖手。

她御寒的大袖衫还替傅邯盖着,因此自己身上只有略显单薄的婚服。

忘记交代被褥和炭火的事情了,黎云有些懊恼。她一直记挂着傅邯的伤,一时间忘记天气寒凉,此处又什么都没有备下,让人难以安寝。

而且她自己只带了几件贴身的衣物来,总该还有两件换洗的衣裳。

以往在宫中时,虽然需要时时绷着神经,不可踏错一步,但在物质上断是不会缺少的。

黎云初来,还未适应,只当还在公主殿内,吃穿一应有人伺候着,无需自己操劳。今日她见老仆送粥,遂安排了吃食一事。其他许多往日不曾担心过的,便没有放在心上,以至于出了疏漏。

昨夜已吹了一晚上的风,今天若再受凉,怕是要染上风寒了。

傅邯还重伤未醒,若她也生病倒下了,那两人真真是要一并儿抬进棺材里了。

此时让常五再来一趟不太现实,黎云无法,只得求助门外的侍卫。据黎云白日里的观察,这里的侍卫应该是交替着休息轮岗,因此今日门口站岗的侍卫是两个新面孔。

甫一开门,寒气就化作细密的针刺钻进她的衣服里,黎云立时打了个哆嗦。

这样冷的夜晚,门口的两个侍卫却恍若未觉似的,他们着甲执戟,凛然站着。听见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两双眼睛齐刷刷地扫了过去。

只见昨日嫁过来的小公主还穿着那身婚服,唇被冻得苍白,她无辜地眨了几下眼睛,顶着他们的视线道:“屋内缺少被褥,本公主无法就寝。”

两个侍卫闻言面面相觑,都不作答。

“怎么?本公主若是刚来没有数日,就被冻死了,让天下百姓如何议论?”

“公主,这里的事传不出去,天下百姓不会知道的。”左手边的侍卫耿直回答。

这话直白得有些残酷了,黎云噎住,一时无语。

不过很快,她又重新组织好了语言。

“若是本公主一入将军府就杳无音信,不久后即与傅将军双双逝世。会让天下百姓如何猜忌议论?”

那侍卫竟还认真想了几秒,然后答道:“我认为,应该也掀不起太**澜。”

禁军里原来还有这种死脑筋吗?黎云有些哭笑不得,一时竟不知道如何继续开口了。

好在另一个侍卫及时打了圆场。

“属下这就差人取一床被褥过来,公主还请进屋等候。”

还好有个头脑清醒的,黎云心中长舒一口气,继而得寸进尺。

“不知可否再备些炭火?”

“粗陋的木炭倒是有些,只恐公主用不惯。若是要上好的银霜炭,属下还需向上请示,不敢担保为公主取来。”

木炭烟灰大,她确实难以忍受,再者对傅邯的伤恐有不利,不要也罢。

黎云谢绝了那名侍卫,又向外细瞧了瞧。

同昨日一样,虽是夜间,也有不少人巡逻走动,守卫甚严。

不许久,果然有人将东西送来了,黎云抱过被褥,又道了声谢,便进屋了。

这些侍卫的确没有在此事上为难她,送来的被褥厚沉,足以抵御风寒。摸起来虽手感粗糙,但也不失干净整洁。

费了好些力气才将它搬到床上,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

这屋里只有一张床,黎云手上也的确只有一套被褥。

所以……她是要和傅邯睡在一起?

虽说两人已结为夫妻,理应睡在一张床上。但他们的婚事到底是有名无实,做给百姓看的罢了。

黎云自小在宫中长大,平日里接触的多是丫鬟太监,嫁进将军府前连真正的男人都未曾见过几个,此番要与还不熟悉的傅邯共寝,对她而言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

再说……再说傅邯还昏迷着,若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睡在一起,总显得自己寡廉少耻,要占他便宜似的。

可若要她吹着冷风睡地上,那断是万万不可的。别无他法,黎云只能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傅邯伤得这样重,睡在他旁边,是为了防止意外,方便照顾。

这样想着,黎云收拾好傅邯身上原先盖着的大袖衫,挂在一旁,将被褥铺开,又细心地替傅邯掖好被角,这才心一横,躺到了床的里侧。

初时她还颇为忐忑地捏着被角,听着傅邯微弱却又存在感十足的呼吸声,心脏怦怦乱跳。

但少女的羞涩情绪终究抵不过精神上的疲劳,黎云逐渐沉到甜黑的睡梦中去。

夜最深时,傅邯的手指微不可查地动了动。

身处温暖之中,厚软的被子沉默地为他抵御冬日蚀骨的寒意。伤口处还是隐隐作痛,但对傅邯来说,现在的情况已经比最严重时好太多了。

不知几时才能痊愈。

傅邯想着,他现下虽已神志清醒,却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应当是因为受的伤实在太重,又没能得到足够休养,所以躯体仍以最低的机能运行着。

忽然,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右腿上轻触了一下。

一直以来都表现得颇为迟钝的感官陡然间变得敏锐起来,傅邯一颤,这才发觉身侧有人在温热的吐息。方才就是这人的脚无意间搔到了自己。

那呼吸声轻浅柔顺,伴着暖热的气流在他耳边撩拨着,意识到这点后,傅邯经事甚浅的耳尖立时就染上绯红。

是先前照顾他的那名女子吗?

怎么……怎么同自己睡在一处?

傅邯当然不知黎云已经嫁给了自己,他对自己现下处境缺少认知,只当黎云是府上一个的丫头,带着十足的好心肠前来为他疗伤。

这丫头,喜欢我吗?

他的思绪偏到了一个错误的方向,以为身边之人是对他倾心,抑制不住心中感情,这才趁着自己昏迷,悄悄睡在自己身侧。

京城中仰慕自己的女子颇多,但有人如此亲近自己,还是头一次。

他此时重伤未愈,前途未知,已不再是那个受人敬畏,叱咤疆场的大将军了。即使如此,这个女子也不嫌他,仍傻乎乎地待他好。

傅邯觉得体表的暖意渐渗入到自己冰凉麻木的内心里去,在那里激起阵阵热流,连带着血液也微微沸腾起来。

他本也不是贵胄出身,不爱那些阶级、门第之见。若是……若是他真能大难不死,且她也愿意,两人倒也可以……成亲。

傅邯默默想着,胸中满溢着的感情却亟需发泄,鼓动着他做些什么。

以着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强大意念,几乎聚集起了全身的力气,傅邯艰难地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然后触到了一个柔软的臂膀。

“嗯?”

黎云受到惊扰,皱起眉,发出一声不满的低语。但好在没有醒来,她翻个身,很快又深睡过去。

傅邯微愣,旋即反应过来自己的举动很是轻佻。

毛头小子似的,急些什么。

况且……自己此后是死是生还未可知,哪里是时候想这些情爱之事。

                       

原创文章,作者:一颗冬瓜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2809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