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九的小说(墨司宴沈西)娇妻闪婚财阀大佬完整版阅读

小说:娇妻闪婚财阀大佬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浅九

角色:墨司宴沈西

简介:一夜荒唐,她惊恐的发现自己找错了人,他竟然墨家那位只手遮天心狠手辣不近人情的墨三爷!所有人都说她完了,墨家三爷出了名的不近女色,惹了墨三爷,那就只有等死的份儿了!众人:等啊等啊等着看她死无葬身之地!可是只等来了她骑在墨三爷脖子上狐假虎威狗仗人势!“三爷,沈西在泼妇骂街呢。”“我女人单纯可爱善良美丽,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敢诽谤她?”“三爷,沈西把房子烧了。”“我女人温柔可人楚楚可怜,不知道烧伤手了没?真是个小可怜。”“三爷,沈西把你的白月光给揍了。”“我的白月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只有沈西。”

书评专区

仙灵图谱:服了这个作者感情戏,强行相爱强行生死相依女主一看到男主脑子空了屁股歪了。

c小玲蒲:这个作者文就是这样的,矫情而温暖。就……就挺喜欢的(捂脸)

浅九的小说(墨司宴沈西)娇妻闪婚财阀大佬完整版阅读

《娇妻闪婚财阀大佬》免费试读

第4章 鱼死网破
沈西头疼欲裂,整个人像是泡在寒潭冰水中一般彻骨生寒。
哆嗦着缓缓睁开眼睛,她就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做梦,而是正躺在一个浴缸里,头上的花洒开着,对着她直浇,可水是冷的,她已经浑身湿透,一张惨白小脸面无人色,她赶紧用颤抖的手将水龙头关了,然后连滚带爬从浴缸里翻出来。
“这么快醒了,看来醉的还不够死。”
幽幽的嗓音如客厅中传来,沈西猛抬头,就看到那个端坐在沙发正中间的男人。
墨司宴依旧穿着白衬衣,手上夹着染着一支烟,猩红的火苗在指尖明灭,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幽深的眸比之前还要深沉,满身矜贵,叫人喘不过气来。
沈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本是想装睡,好避过这个男人,哪里想到,他竟然真的如此心狠手辣,不惜用这样的方式弄醒他!
“墨司宴,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她瞪着一双杏眼,惨白的小脸面无人色,冷白的唇瓣紧抿,纤长的睫毛拧在了一起,眼底的怒意却是烈焰滔天,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墨司宴冷冷一笑:“还想跟我人鬼情未了。”
去你妈的人鬼情未了!
沈西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墨司宴抬手,将快要落下来的烟灰在烟灰缸内点了点,那种叫人看了油腻的动作被他做的,却犹如行云流水,尤其是那双骨节分明,骨玉修长的手,好看的叫人挪不开眼。
沈西不但是颜控,更是手控,但此刻,她更想戳瞎自己双眼,呸,这种丧尽天良的狗男人,有什么好看的!
“我和墨时韫都是成年人了,我们有交朋友的自由,还希望墨三爷不要插手。”
沈西冷冷回敬。
“看来你是贼心不死,压根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墨司宴痞笑出声,黑眸里染着几分邪气,抬手就将手上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霎时火光黯淡,只剩一片灰烬。
这是他的警告!
沈西知道,自己今晚是犯了大忌讳,她也不过是抱着侥幸的心里想搏一搏,万一单车变摩托呢。
哪里想到,最后会落得这般田地。
“你家住大海吗,你管那么宽!”
她气得口不择言。
最最最可恶的是,这个男人竟然还开了冷空调,原本就湿漉漉的衣服此刻贴在身上,那丝丝缕缕的寒意简直顺着她的骨头缝哪里钻,沈西牙齿打颤,面色白中透青,又透着一抹不正常的潮红。
墨司宴盯着她,眉心一拧,跟着嗤笑起来:“人心不足蛇吞象,怎么,沈家胃口这么大,一个王大富还不够吃的,还想把墨家也吃了?”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一想到王大富那样子,沈西便觉得胃里一阵痉挛,火烧火燎的难受。
但看着高高在上犹如撒旦一般的男人,沈西笑的妩媚又猖狂:“是又如何,墨三爷都被我吃了,更何况一个墨时韫,我吃得下!”
男人脸色突然,好似凶猛的猎豹扑时,沈西还没看清他的动作,他已经来到她的跟前,掐住了她那漂亮却脆弱的不堪一击的脖颈。
沈西思绪一片混乱,冰冷的额头上却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她知道自己是真的惹怒了墨司宴。
他会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捏死她!
呼吸困难起来,她的眸子更加猩红了几分,看着能滴出血来,他手上的力道不断加重,等着她的求饶与认错。
沈西也知道今天这件事情无法善了,但她绝不向这个男人求饶!
沈西黑色的眼珠往上翻了翻,墨司宴拧眉,手一松,还没撤离,就听得“呕——”一声,被吐了满身。
“……”
沈西原本胃里就痉挛灼烧的厉害,刚刚又被遏住了呼吸,这会儿新鲜空气一进来,便彻底的翻江倒海。
看着满脸黑沉与厌恶,还有些咬牙切齿的男人,反倒是有了满满的快意之感,明明已经惨无人色,这会儿偏又鲜亮明媚起来,抓着墨司宴胸前的衣襟笑的犹如一只报复成功的狡猾的小狐狸:“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痛快!
大不了咱们就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还不待墨司宴收拾她,她就两眼一翻,彻底昏死过去。
……
就是这么鱼死网破,同归于尽的?
墨司宴深邃的侧脸在光影中斑驳,讳莫如深的眸子明灭不定,都要被气笑了。
临风应声进来,闻到了空气中酸腐的气息,皱了皱眉,就看到墨司宴那一身的狼狈,后背又隐隐作痛起来。
“三爷……”
墨司宴眼角狠狠抽了两抽:“还不给我把人弄开!”
“是!”
临风忍着捏鼻子的冲动想将沈西的手指给掰开来,但是她的死紧,指尖纷纷泛白,怎么都不肯松手。
临风惊骇,这沈小姐如果死了,是要拉着主子一起下地狱的节奏啊。
呸呸呸,什么下地狱!
墨司宴蹙眉看着临风用蛮力掰扯沈西的手指,黑眸一凛:“叫人把宋玉带过来。”
待临风走到门口,墨司宴又似想到什么似的,改了口:“等等,带宋璃过来。”
临风怔忪
片刻,急忙应声:“是。”
*
临风走后,套房又陷入了沉寂。
墨司宴看着地上不省人事还要跟她同归于尽的女人,沉着脸将人拦腰抱起,换到了隔壁房间。
无法忍受身上的异味,墨司宴直接将人丢入了浴缸,当然,这次放的热水。
然后就管自己去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
等他回到浴缸前,就看到沈西双眸紧闭,面上一片潮红,大半个身体滑到了水中,犹如溺水一般沉沉浮浮。
他连忙将人捞出来,入手却是一片滚烫。
他墨眉一拧,沈西却犹如抓到浮木一般,整个人紧紧贴在墨司宴身上,他穿着薄衬衣,而她未着寸缕。
墨司宴本想将她放到床上,哪里知道她抱得那么紧,她身体一落床,连带着将他也带了下去,他紧压在她身上!
身下传来柔软又奇异的触感,墨司宴绷紧了身体,沈西身体滚烫,却也不知道到底想干嘛,咬牙切齿的在他身下疯狂的扭动。
墨司宴幽深凤眸暗潮涌动,抓住她的双手不让她乱动,沈西突然张开粉唇,狠狠的一口咬在他的胸前!
而且又是一个不可言说的位置!
他吃痛要把人推开,她却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恨不能咬下一块肉来!
墨司宴瞬间面色铁青,死死掐住她的腰,沈西吃痛,这才松开了嘴,不过下一瞬,又对着他的某个部位致命一脚,语气森冷狠辣:“滚开,你个丑东西!”
“……”上下都受到了致命攻击还要被人骂丑东西的墨司宴,眼中搅动着毁天灭地的戾气。
但他还没有动作,原本嚣张乖戾的女人就像是用尽全力奋力搏杀后油尽灯枯般,眼角洒落一串串泪珠,无意识的扁了扁嘴,带着几分莫名娇气与委屈,看的人我见犹怜。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2757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