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一拍两散阅读_一拍两散陈念徐晏清章节目录阅读

小说:一拍两散陈念徐晏清陆予阔

作者:徐晏清陈念

主角:陈念徐晏清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主角是陈念徐晏清陆予阔的小说《一拍两散》又名《夜宴》《他穿了她最喜欢的白衬衫》,主要讲述的是:陈念不明所以的点了下头,“会。”“那麻烦你送我回家。”他注意力放在手机上,空出一只手把车钥匙递过来,补了一句,“就当抵了火锅的钱。”俨然是把她当代驾使唤了。两人一前一后出了火锅店,车子就停在附近,大众途昂,还蛮低调。陆予阔以前提过,徐晏清家庭背景很深,据说城西那家私人医院就是他家开的,逼格很高。对街是东源市比较有名的五星级酒店,陈念站在车边,看着这繁华街市,有片刻出神。

书评专区

园里的松鼠:小说太吸引人,如果是完本就好了,可以一口气读完,谢谢作者大大的辛苦创作。

9907569:男女主人物鲜明,真实且有特点,作者对人物之间的描写很细腻,人物传神。内容具有很强的故事性,耐人寻味。作者加油哦我看好你!

完结小说一拍两散阅读_一拍两散陈念徐晏清章节目录阅读

《一拍两散》免费试

第13章:你好,李岸浦

洲际那边回复的很快,下午就给了时间地点。

陈念晚上八点准时抵达金域会所。

进了包间,里头挺安静的,不似她想的那么杂乱。

下沉式沙发那边坐着两个人,正在聊天。

陈念一眼就看到了徐晏清,他那长相过于出众,正好又坐在光晕里,就更是显眼。

李岸浦的人没立刻带她过去,就等在旁边,不远不近,隐约能听到两人对话。

“你昨晚上把郑家那小子吓够呛,他当时卡车里,差点出不来,都吓尿了。
今儿个还放狠话,说要再跟我比一场,这次一定把我吓的屁滚尿流,你说我冤不冤?”

“你活该。”
徐晏清的声音很冷淡,没什么情种波动。

他今天穿了一身黑,整个人的气质跟在医院完全不同。

领教过他昨晚一系列操作之后,陈念觉得他这会的形象跟他本人更贴合。

邪佞又狂妄。

李岸浦笑言:“你把我车弄成那样,我没跟你生气。
我好心好意帮你把人带回家,你现在甩脸子给我看?
我又不知道你家里有女人,她这是气走了?
复合没可能了?”

他又啧了一声,十分惋惜的说:“你也是,憋了这么多年,关键时刻掉链子。
说起来,我还真好奇,昨晚那女人是谁。
这么有本事,能上你的床。”

陈念闻言,吞了口口水。

正好,徐晏清侧过头,她下意识的垂眸,心怦怦乱跳。

隐约感觉有一道目光落在身上。

徐晏清的目光引起了李岸浦的注意,转过头。

李岸浦的助理带着陈念过来,“李总,陈老师到了。”

陈念找了个合适的位置站定,正好就站在了徐晏清身侧。

徐晏清安静坐着,一只手搭在沙发扶手上,袖子卷起到臂弯,露出小臂。
黑色将他的皮肤衬得更白。

腕上戴着一块欧米茄的经典款男士腕表。

安静听他们说话。

视线则落在陈念的手指上,昨晚她喝了点酒,胆子很大,用手去摸他。

画面直冲出,让他心生旖旎。

呼吸都沉了几分。

手心反转,掌心朝上,手指松弛。

不经意间,撩到了陈念的小指。

陈念心脏一紧,下意识的攥紧了手指。

没敢乱看,李岸浦正看着她呢。

陈念心里像是被陨石撞击过一样的乱。

李岸浦让她去对面沙发坐,她点了点头,余光飞速的看了徐晏清一眼。

他依然是那副疏淡的模样,狭长的双眼扫过来,正好捕捉到了她偷看的目光。

视线相触。

陈念接受到了一个信息,他想约。

陈念稳住心神,端正坐好,开始自我介绍,“您好李总,我是高博教育的初级教师陈念……”

李岸浦打断,“这些就不用赘述了,高博的资料给的很清楚。”

陈念被徐晏清一撩,呼吸都有点不稳当,努力控制住声线,问:“那么您还需要了解什么呢?”

她目不斜视的看着李岸浦,尽量忽略旁边的男人。

李岸浦问:“会喝酒么?”

她点头:“会。”

“那我看看你的极限。”
他让人先上了几瓶威士忌,李岸浦很是好心,说:“你是女孩子,我儿子混,我怕你酒量不行,到时候被他搞得很惨。”

陈念战略性的翻了翻资料,说:“您跟宋总说,只要能通过您的考验,会直接签四年,一直到您儿子高考结束。
年薪是一百万,是么?”

“对。”

陈念垂着眼,镇定的说:“我要三百万,并提前预支一年的薪水,可以吗?
还有,过程中如果我受伤,不同程度的伤势,是不是也该商定好不同程度的赔偿?”

陈念心里乱七八糟,她总能感觉到徐晏清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让她不能够冷静的谈判。

李岸浦考虑了几秒,“只要你喝完,还能叫出我的名字,我可以答应你。
一切全部按照你的准则。”

“喝多少?”

李岸浦琢磨了一下,“十杯吧。”

“可以。”

她没有犹豫,来之前就想好的事情。
她现在也就只有这一条路。

酒由李岸浦的助理来倒,满满一杯。

陈念端起酒杯,看向李岸浦,说:“希望李总不要食言。”

李岸浦做了个请的手势。

徐晏清记得她昨晚上喝了小半瓶就醉醺醺了。

陈念喝的很猛,仰头一口气就是一杯,一滴不剩。

喝到第四杯的时候,她就受不住了。

速度变慢,可那双眼睛倒是挺亮透着决绝,腰杆依旧挺得笔直。
一口一口的喝,两条眉毛不受控的紧紧拧起来。

喝到第五杯的时候,她实在难受,解开了领口的扣子,扒拉的狠了点,第二颗扣子直接崩了。

轻微的吧嗒一声扣子落在了徐晏清的脚边。

喝完第十杯的时候,陈念感觉胃都要烧起来。

她眼睛通红,已经坐不稳。

双手用力的撑着桌面,缓了一会之后,起身走到李岸浦跟前,“你好,李岸浦。”

咬字很清晰,带着几分醉态,语调里透着点不易察觉的娇气。

很好听,好听的徐晏清眼底生了寒意。

下一秒,陈念腿一软,人倒了下去。

李岸浦眼疾手快,迅速揽住她的腰。

她的腰很细。
李岸浦那条结实的胳膊横在她腰上,就更显纤细。

仿佛李岸浦再用力一点,就会折断。

不过,徐晏清已经试过了,不但不会折断,还很好用。

他淡淡一笑,打趣道:“接下去,你是准备打牌,还是开房?”

李岸浦没答。

陈念缓了一会,才从李岸浦怀里挣脱出来,转头看向徐晏清,那双眼没什么焦距,当明显已经醉了。

她盯着他看了许久,眼睛眯了眯,突然笑了起来。

徐晏清薄唇微抿,等着她能说出什么来。

然,陈念什么也没说,她扶着茶几站起来,找到自己的手袋后,又回到李岸浦跟前,弯下腰,手指着他,说:“明天,我等你来高博签合同。
你要是耍赖,我一定整得你屁滚尿流。”

李岸浦嗤的笑了声。

陈念却没再理他们,摇摇晃晃的走了。

正好,助理进来,“孟总他们来了。”

“知道了。
你找人送陈老师回去,一定要安全送到家。”

送到家几个字他加重了语气,暗示的意味很明显。

徐晏清抬了眼帘,眸低藏着一丝不快,那几个字落在他耳朵里,还真是有些刺耳。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2757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