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拱手天下》小说全文在线试读,《萧景妃沈妃》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拱手天下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萧景妃

简介:  她为爱洗尽铅华,倾城一笑最终泪沾裳。  “倾尽天下为一笑,拱手河山讨你欢”  …

角色:萧景妃沈妃

拱手天下

《拱手天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拱手天下第一章

  她本是身份尊贵的皇家贵族儿女,血统无比高贵的公主,谁知竟以丑颜问世,其中乾坤又有谁能说的明白。还在襁褓中的她脱离皇宫大院的危机重重,投身在血雨腥风的江湖之中,辗转反侧身份如云变幻莫测,江湖中人传说她是本性醇厚的蔓藤二小姐,亦是神医,妙手回春堪称再世华佗,又盛传她是起死回生的幽冥幻界的叱咤风云的幽冥,江湖中掀起过她的狂狼风潮,介入人云亦云的风浪中去,无人知晓她的过去。

  她爱过,如每个少女一般,纯纯淡淡然的爱过,不在乎她的脸疾,亦不在乎她的过去,从此心再也无空余,眼含秋水再也看不到任何人。

  她恨过,正如成长般的刻骨铭心,锥心刺痛愁云惨淡,把她推向了万劫不复之地,刀锋剑影血雨腥风并不可怕,可怕是知道了自己的愚蠢,竟愿意相信,所有的背叛都一一把她推到死角,以往的一幕幕都如刀割在她心中一般,疼痛难忍,把她变成一个心中只有恨的女子。

  她成长过,那些记忆,静谧地盘旋于上空,萦绕着自己曾经的过去,背负着穷凶极恶的杀手的追杀,火光亦染红了整个黑夜的天空,那是一个可怕的夜晚,第一次觉得自己本一无所有,却可笑的盼望得到更多。

  她重生过,那些美好,寂静地沉睡于心底,蔓延着,在这个永不落幕的夏季,一切将化为泡影,消散云烟。死对于她来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所有的记忆都如泉涌一般,涌向她的思绪,扰乱她本应该平静的步伐,是她如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最后她的故事是否与终究要得到的幸福失之交臂?还是继续憧憬着心底美好的未来?是不是能回到曾经的过去?

  第一篇——身世迷雾之魂断凤凰岭

  第一章

  心伤临别恨愈深,母女骨肉亲,宫内斗争红颜老,权利蒙蔽心,盼望孤儿平安长,母后泪沾裳。

  冥王朝戊戌年,夏季的鲜花盛开,郁郁葱葱的皇家林园显得格外的沁人心脾,若有似无的香气缭绕在着片圣地之中。假山临澧而生,却有股子江南风貌,山山水水间正如仙境一般,各类的奇鸟飞鹤正在此嬉戏,好一派皇家园林。

  皇宫禁地高墙耸立,这一方天地不知道囚禁这多少盼望皇宫外的天地之人,整日以泪洗面的女子更是不知道有多少,但也许流泪也是一种幸福吧!

  亭台楼阁,深严宫规,青砖长铺,金玉为砖,琉璃砖铺满了一地,富丽堂皇的宫殿首尾相连,似乎是没有一个缺口。

  今天是萧景妃产子的日子,**里面宫女进进出出,神色慌张,太医急的额间直冒冷汗,宫女为其频频擦汗。

  宫女也脸色苍白,面上露出恐惧的神情。

  也难怪太医宫女都无比担心,萧景妃娘娘独占圣宠多年,若说她心狠手辣,只是道听途说罢了,只是和她争夺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和颜悦色呢?那也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的简单。这么多年一直独领风骚,但……沈妃她是例外!

  在**的女人之中仅仅美貌是唯独不缺失的,但美貌也是在**站不住脚的,也是不可或缺的,让皇上情有独钟的喜爱,反倒成了血雨腥风的开始。

  萧景妃屏退了太医宫人,仅仅留下了心腹采莲。

  采莲泪流满脸,哀求着:“娘娘,您一定要坚持住。”

  萧景妃凄惨绝美的笑容荡漾:“采莲,没用的,你知道我是如何夺得现在的地位,也知道它并不牢固,也许今天……。”萧景妃哭的泣不成声。

  采莲连连磕头:“娘娘,您放心,皇子不会有事的。”

  萧景妃摇头:“她不会放过我的,更何况是我的孩子,刘太医已经让她收买了,所以……”萧景妃疼的额间豆大的汗珠,咬唇,坚持着:“所以,我要救我的孩子,哪怕……哪怕有唯一生的机会,我也要给她。”

  采莲连连摇头:“娘娘,她是你的孩子,你的亲生骨肉,你能下得去手!”

  萧景妃:“没时间了,你快去,快去准备。”

  采莲在地上重重磕头,像是下了重大的决心:“好……”

  萧景妃听见她的允诺,终于露出了笑容,但是那苍白绝美的笑容,稍纵即逝变成了哀怨,她抚着高高隆起的腹部:“孩子,你快要出世了,娘会保你平安的。”一串眼泪滑落,陷入回忆中。

  一年前——

  华庭簇簇,馥郁芬芳,凉亭中萧景妃弹奏琵琶,曲艺婉转动听,一曲毕,她上前行礼:“皇上。”

  一袭明黄色的龙袍,他扶起了她,一脸宠溺:“爱妃才貌双全,甚得朕心。”

  萧景妃娇羞的低下了头。

  一时间圣宠优渥,在**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好景不长,圣宠那更是稍纵即逝。

  萧景妃独自坐在软榻上,一身华贵的紫金纱裙,步摇摇曳晃动成一抹俏丽的色彩,明媚动人的双眼已经失去了灵动的色彩。

  “采莲,你说美貌稍纵即逝,以色视人,终究不过如此。”萧景妃笑的哀怨。

  采莲身一怔:“娘娘,在**的女人命运不过如此,除非争夺……”

  萧景妃单手抚着腹部:“这个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了,但是仿佛也是给了我一线生机。”

  采莲:“娘娘夜间多梦,胎像不稳,还是不要哀伤的好。”

  青花瓷的茶杯在萧景妃手中把玩:“采莲,你说我美吗?”

  “娘娘,国色天香,自然貌美。”

  萧景妃起身朝着梨花镜走去,绝美容颜渐渐逼近,单手摸着脸颊,眼眸多了一丝的雾气:“只有一年而已,皇上宠爱,也只有一年。”低低叹气:“所谓一辈子,不过镜花水月罢了,也罢,也罢……”

  “娘娘不要自怜自哀,会好的。”

  “是啊,会好的,不过有舍才有得。”她闭上眼睛,一串眼泪滑落:“尽管舍不得,也要舍得。”

  “娘娘……”

  “你说沈妃的恩宠是多久?一年?两年?还是三年?”

  “娘娘不要这么悲伤,如今娘娘身怀六甲,还请为腹中的皇子着想。”

  “我又何尝不知道,烟花盛极一时美丽,过后也只是消失天际。”突然转身:“刘太医的安胎药送到了吧!”

  “到了。”采莲毕恭毕敬回复。

  浓浓一碗安胎药,墨黑如碧玉,青翠的羹匙搅拌着汤药,半碗汤药一饮而尽,嘴角划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早知道会这样!**自古成王败寇,我只是想要安稳度日罢了,既然她不让我,那么就一争高下吧。”

  腹部剧烈的疼痛让萧景妃额间冷汗连连,打翻了一桌子的佳肴。

  采莲急了:“快去请太医。”

  一身明黄龙袍浮现,一脸慌张的表情:“爱妃!”

  萧景妃极力隐忍着,死死抓着他的手臂:“皇上……皇上,救救我们的皇儿!”说完便晕倒在他怀里,裙摆殷红血液流出。

  “太医!快传太医!”

  萧景妃的滑台让皇上重新记起这个女人,这样的爱能够走多久?她不敢想,她怕了,所以一再逼迫她成为算计的女人。

  萧景妃在疼痛中从回忆里醒来,沈妃,从现在开始,你我较量拉开了序幕。

  可想而知今天要是她但下龙子,有朝一日凤袍披身与皇后平分秋色也不是不无可能的,与萧景妃旗鼓相当的人除了沈梦怡沈妃之外别无他人,萧景妃与沈梦怡沈妃相互争斗从无休止过,任凭每一个女人都想要在**翻云覆雨只手遮天,成为主宰的权贵一霸,不仅仅是为了争夺皇上的宠爱,还有恨······。

  今天也是决定着沈妃的重要的日子,产房萧景妃极力痛苦的**着,惨白的小脸因剧痛而丧失血色,豆珠大的汗珠频频落下,漂亮的丹凤眼的眼角时不时的流下一串晶莹的泪珠。

  她知道太医是沈妃找来的心腹,只要是生下来男孩,那一定是死胎。

  后宫争宠永无宁日,粉黛三千都是步步为营,萧景妃怎会不知,但是对于这个孩子,她定要全力保全她,白皙的嫩手紧紧的抓着床牙两侧的梨花木,用力之时似乎是要把梨花木抓碎,萧景妃在怀孕之时就已经想到今天了,能与她萧景妃分一杯羹之人,必定会视她为敌,此人也绝不可轻敌。

  只要不除去沈梦怡,那么这个计划将被实行,萧景妃在最后一口气终于生下来了一名女婴,“哇哇······哇哇······。”的一声啼哭,一个小公主顺利的诞生了。

  采莲连忙上前:“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赶快去通知皇上,萧景妃产下一名公主。”

  太医面带难色:“可是,微臣,还没有帮公主净身。”

  萧景妃摆摆手:“这里有采莲。”

  太医不敢放肆,所以还没来得及给孩子洗洗身子就出去了,萧景妃极力的起身,看着身旁的女婴泪眼迷蒙的摸着小家伙的脸蛋。

  “净身。”萧景妃虚弱的说了一句。

  侍女采莲弱弱的说道:“奴婢这就给公主净身。”抱起襁褓中的小公主。

  “让我在看看她。”萧景妃无力的说着,眼中含着母亲对孩子的宠爱,宠溺的目光也一直没有离开采莲手里面的女婴,一看果然是个‘美人’,不日芙蓉花开芳龄正茂。定当是倾国倾城之貌,沉鱼落雁之容,采莲看着这个刚刚诞生的小公主说道:“娘娘你看公主这么漂亮,那还用么?······”

  萧景妃暗自垂泪:“你以为我想么?我可是她的亲娘啊,我下不去手,但是沈妃不会放过我的,今天幸好是个公主,要是皇子那她就一定没命了。”

  采莲也跪下来哭着说道:“采莲请求娘娘不要······”

  萧景妃无奈的摇摇头说道:“去,拿朱砂来。”

  采莲放下小公主,情不愿的去拿来了朱砂,递给了萧景妃。

  萧景妃用嘴咬破了手指,将血滴入朱砂中,血与朱砂混合那是毁坏肌肤的毒药,采莲说道:“娘娘你只要实行这个计划,那么公主这一生都要背负着丑女的名声了,那无疑是比死还难受啊!”

  萧景妃哭着说道:“我要是这么做了,公主还能活命,但是不这么做,她必死无疑,当年沈妃害了我腹中骨肉,而我当年的一句话害的沈妃的父亲入狱,死在狱中,她不会放过我的,更何况是我的孩子。”

  采莲说道:“可是娘娘沈妃的父亲是罪有应得的啊,就算娘娘您不说,那么朝中也无人保他性命的,沈妃的父亲做的本是诛九族的灭门罪,娘娘心好才有沈妃的今天啊。”采莲跪在地上,死命的为公主求情。

  萧景妃别过脸去说道:“不要说了,不要说了。”萧景妃用血混与朱砂的碗,全部倒在了刚生下来的小公主的脸上,公主的脸顿时殷红一片,小家伙还不知道什么事情降临在她身上,只是一味的笑着。过了半会儿,用布搽去,小公主的脸就成了阴阳脸,一面红一面白。采莲抱过公主,这时皇上与沈妃都到了。

  “爱妃辛苦了。”

  萧景妃虚弱的笑了笑,摇头。

  “快把小公主抱给朕看看。”

  奶娘连忙抱过公主说道:“皇上您看,萧景妃为皇家产下一名公主。”

  皇上接过一看,去除盖在脸上的被角,横眉怒目,“这····这····这。”龙颜大怒。

  奶娘连忙抱过小公主,生怕她有个闪失。

  沈妃一看不由的惊叫一声说道:“这是人是鬼啊,哪里是皇家的子嗣啊?”

  萧景妃由于刚刚生产完,一脸虚弱:“什么?”作势要去抱孩子,待看见孩子的时候,慢慢起身,俯身跪地说道:“臣妾罪该万死!”

  沈妃嘴角闪过一丝笑意。说道:“皇上,这公主定不能留在皇宫,这简直是皇家的笑话,日后总不能堂而皇之的进出在这金殿之上吧,虽说是皇上的骨肉,但是阴阳脸······。”沈妃没有说完皇上就给了沈妃一巴掌。“放肆。”

  沈妃连忙跪地说道:“皇上,沈妃今天就是一死也要维护皇家的尊严,这个孩子不能留,还望皇上三思而行。”

  萧景妃和沈妃的视线对视一眼,敌意的双眼互相较量。

  皇上回头看着萧景妃一脸的泪痕说道:“将怪胎刺死。”说的那么绝对,似乎脸上没有一丝的温度。

  萧景妃悠悠的站起身来,朝着皇上跪了下来,说道:“皇上与臣妾是何人?”

  皇上不明白萧景妃说的话,便说:“你这是何用意?”

  萧景妃用手一摸泪痕说道:“皇上虽为天之骄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对于臣妾而言,皇上更是臣妾的夫君,敢问,皇上刚刚言下之意是要将您的亲生骨肉刺死对么?”

  皇上怒道:“这个怪胎只会蒙羞皇家。”

  萧景妃悠悠站起身来,从产婆手里抱过孩子,走到皇上身边,如花般的笑着,说道:“皇上,臣妾冒大不为直言,虎毒尚且不食子,皇上贵为天子,今天却要杀了这孩子一条无辜的命,皇上你可仔细的看过这孩子?”

  皇上接过这个孩子,小公主没有哭闹,只是“呵呵”的笑着,想着也许是自己的父皇抱着自己是多么的温暖,这么无辜的笑看着皇上,他的一颗心也触动了,但是这孩子的确是不能留。

  这时萧景妃说道:“皇上,蝼蚁尚可偷生,难道不是说明了命的重要,这毕竟是皇家的一丝血脉啊,可否求了皇上,让这孩子顺江流下,这孩子是生是死全凭天意。也不枉你们为父女一场。”

  皇上沉思了片刻,盯着襁褓中的婴孩,说道:“也罢,就听萧景妃一言,传令下去,按照萧景妃说的做。”

  萧景妃跪下来说道:“皇上,这孩子一旦离开了我,想必九死一生,能不能让我送她最后一程。”

  皇上点了点头,一拂袖离开了,沈妃笑的妖异说道:“没想到妹妹生下来这个怪物,以后后宫怕是没有妹妹的一席之地了,刚刚妹妹那一番话说的真是好,蝼蚁尚且偷生,那么妹妹以后在这后宫之中也要学学蝼蚁了。”说完笑着随着皇上离去了。

  “采莲,你过来。”萧景妃虚弱的叫了声采莲。

  采莲走了过来抱着小公主“娘娘。”

  “去准备东西吧,今天送公主走。”

  大批侍卫护送萧景妃离去,转眼间到了一片湖泊,由于是早晨,雾气正浓,这无情的湖泊会把孩子待到哪里去都不知道,这一辈子会不会再见面,更不得而知。采莲给萧景妃披了一件淡粉色的披风道:“娘娘晨雾浓重,小心身子,您这才刚刚生产完······。”

  “不要说了,我没事儿的。”萧景妃把竹篮子放入湖泊中,将腰间的一条纯白丝帕拿了出来,上面用紫粉色绣的夕颜花,说道:“我的孩子,我将用我的余生护佑你,希望在你接下里的日子里,像这夕颜花一样,遇到懂你心之人那将是你生命之幸,如果有那么一人,将是你盛开之时。”用力的把篮子像水中推,眼泪也纷纷落下,小公主在篮子里面并没有哭,也许这一辈子已经比哭更苦了。萧景妃跟着水中的篮子跑了起来“孩子,你要好好的,娘不能保护你了,你定要好好的活着。”粉色的披风在风中翻飞,像极了一个展翅高飞的蝴蝶,衣袋翻飞在无情的风中。

  湖泊中的小篮子就这么一直飘啊瞟,这湖面上的雾气连续两天都没有散去。似乎也是心疼这可怜的孩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拱手天下》

原创文章,作者:萧景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239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