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与蔷薇王上瓦瑞安,王上瓦瑞安全文在线阅读

远征·蔷薇

  翌日。

  天有些阴沉,让人的心情很难开朗起来。

  军务府中,似乎正在进行一次会议。自王国建立以来,忒瑞斯担任的是王国最高行政官,但自从西面战事频发,她被北安王派到西面镇守以后,就渐渐掌握了王国的大部分军团,成为实际上的王国最高军事指挥。此时,她端坐在军务府会议的首席上,包括军务府的最高长官在内,竟然没有一个人产生意见。

  俨然,她把这里当成了前线的指挥所。

  “北方军队并不受军务府管辖,能向蛮王下令的,或许就只有先王。这是个历史遗留问题,谁也做不了主。所以关于蛮王驻扎在城外的两万士兵,我看,只能由我亲自去进行交涉了。”忒瑞斯对刚才的议题进行了总结,然后看向席间的一个人,“斯托里,关于行刺先王事件的调查,现在有什么新线索?”

  斯托里就是军务府的最高长官,但在此之前,他是忒瑞斯的学生。不管是因为这层关系,还是按官职高低和爵位大小,他都不可能让忒瑞斯坐在他的下面,实际上,那个位子是他暂时让出去的。“公爵,很抱歉,由于一些客观原因,我们错过了调查的最佳时机,现在要追查的话,也许已经查不出来了。”

  忒瑞斯皱着眉,没有回答。

  是的,等她从前线赶回来的那段时间里,即便留下线索也早被掩盖了。

  “我王国历年来对先王的刺杀事件不少,我们是不是可以从这个方面,进行一些猜想呢?”一名将官发言,但看起来,他也认为这个假设站不住脚。

  “你是说那些人?”

  “可他们不是早就被驱逐了吗?”

  “但也不是没有可能。”

  “参谋长,你这样说的话,可是有在为那边开脱的嫌疑咯?”有些敏感的人当场产生质疑,随即会议的气氛顿时古怪起来,甚至有些剑拔弩张。

  “你什么意思?”紧接着已经有人拍桌子。

  “行了!”

  忒瑞斯打断了众人的争论。是谁谋划了这次导致北安王陨落的刺杀事件,仍然没有定论,但现在还不是重点查清幕后黑手的时候,忒瑞斯考虑得比他们深远得多。“这件事慢慢再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确保前线的敌人不会伺机而动,并维持底比斯的秩序稳定,让蔷薇公主顺利即位。好了,现在散会。”

  众人神情不一,但都叹口气,逐一退了出去。

  然后,是一名传令官走了进来。

  ……

  “公爵大人,联盟的大公子再次求见。”

  传令官向忒瑞斯通报了门外的来客,看不出什么态度。联盟与王国是邦交,但阳炎族和忒瑞斯人却是世敌,谁也说不清其中的关系到底有多微妙。

  忒瑞斯放下笔,有些不耐烦。

  这联盟的公子丹昨天深夜来过一次,天刚亮的时候也来过一次,此时正午未至,居然又来。忒瑞斯知道公子丹和蔷薇在年幼时有不浅的交情,也知道公子丹来找她做什么;可如今王国的律令是她亲自制定的,又哪有人情可讲?

  “不见。”

  忒瑞斯皱了皱眉,“让他老老实实待在大使馆里,别添乱。”

  “是。”传令官撇了撇嘴,冰河流域上敢对联盟来使这么怠慢、甚至还责怒的,恐怕除了蛮族之王,也就是这位忒瑞斯公爵了。他干咳了一声,又禀报另一件事情:“还有,宫中刚刚传来公主的口谕,说是请求您释放索图中尉。”

  忒瑞斯终于停下手里的工作,看向传令官。

  “蔷薇?”

  “是。是一个叫‘桑儿’的侍女传来的。”

  “我知道了。”忒瑞斯应了这一声,倒让传令官不解,不知道她会怎么处理。

  “对了,大人,有件事……”

  “说!”

  传令官踟蹰了一下:“昨天夜里,公主私自去了防务署,据防务署的人报告,是去见了索图。大人,按规矩……可公主又是即将继任的王……”

  “我知道了。”

  忒瑞斯还是说了这一句,不透给人任何端倪。

  传令官叹口气,准备退下。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喧哗,打破了这座军务府常年的宁静和肃杀。听起来,似乎是有人闯了进来,隐有大闹军务府的架势。这可不得了,传令官一时大惊失色,而忒瑞斯不由分说,从桌上拾起剑,几步就走了出去。

  的确是有人闯了进来。

  忒瑞斯站立于门口,凝着双目,注视着闯进来的人。

  手持长剑,一身战甲,气势无比凌人,在一群王国士兵的围攻下,居然面不改色,乃至于神情中还透着一丝畅快,以及一丝轻蔑。忒瑞斯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个久经沙场的厉害人物,而看其南方的装束,无疑是联盟中的战将。联盟中有名的将军忒瑞斯大多有所耳闻,于是,她迅速确定了对方的来头。

  正是昨夜联盟大使馆中的那个,风将军。

  “放肆!”

  忒瑞斯一声厉喝,阻止了即将发生在军务府里的一幕混乱。

  “风将军,风将军,稍安勿躁。”公子丹紧紧跟在风将军身后,与风将军的莽撞不同,他可惶恐得多,当然,这或许来源于他文质彬彬的书生气质。公子丹一面竭力制止风将军的鲁莽,一面又连连向忒瑞斯投去致歉的眼神。

  可惜这位封疆大吏的怒焰不是他能压得下的。

  “不知是谁放肆!可知来的是什么人?”风将军迎着忒瑞斯也是一声厉喝。此时来军务府拜访的人,自然是联盟的大公子,这样的身份,在整个冰河流域上,是没有谁敢有一丝怠慢的。然而,公子丹再三求见,却一次次被拒于门外。作为联盟的一员,又是如今担任公子丹护卫的大将,风将军早已怒不可遏。

  更何况,两国之间,他这样有意的施压,是有必要的。

  ……这也是公子丹暂时不能理解的。风将军全权掌握着联盟驻守北方的一支主力军团,不管平时战时都极度冷静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这么暴躁?

  “呵呵。”

  忒瑞斯哂笑了一声。

  她竟有些嘲讽,嘲讽这位莽夫的不识时务。她笑着说:“阁下,可以为还是在十几年前?你别忘了,如今底比斯插着的,是我王国的旗帜!”

  忒瑞斯的怒焰,同样让人无法消受。

  好在风将军还算镇静。

  他目光一冷,迎着忒瑞斯:“那又如何?”

  忒瑞斯也随之冷起了语调:“那么,你是想发起第四次战争吗?”

  “……”

  “……”

  “风将军!忒瑞斯公爵!我们,我们一起冷静下来可以吗?”公子丹觉得十分头疼。他往前一步,分别向这两位放眼整个流域都不好招惹的人伸出手掌,尽可能压下双方即将爆发的气焰。也许,此时能调解的人,只有他一个。

  这时的局面,一个搞不好,可能真的会挑起战争。

  王国建立伊始,因为各自的王之间的情谊,与联盟的确是友好关系。但是阳炎族和忒瑞斯人之间,在此之前足足经历过三次战争,其中两次还规模空前,以至于被称为“流域战争”。公子丹明白,这样的世仇,是不可能轻易解去的,更何况,如今北安王的时代已经结束,维续这份和平的枢纽已经失去了。

  公子丹甚至开始理解,当年两位王为何那样安排他与蔷薇的童年。

  当然,此时此刻,他还不是王,蔷薇也不是。虽然联盟的确占据过底比斯,但那已经是过去了,理智的公子丹,知道他在这里不得不放下身段。

  他深吸了一口气。

  “忒瑞斯公爵,我和风将军贸然闯入军务府,是我们有错在先,在此我向您表示由衷的歉意。”公子丹不愧为王室贵胄,言谈得体,语气也极为陈恳,他当着无数人的面,恭恭敬敬地向忒瑞斯举臂行礼,给足了对方面子。

  这让忒瑞斯不得不考虑清楚。

  实际上,这样的时候发动战争,是很不合时宜的。

  于是,忒瑞斯顺着台阶,遣走了周围待命的士兵。其实和她对面的人一样,忒瑞斯完全没有必要拉出这样的阵仗,她的目的,也只是为了示威。

  ……北安王刚刚陨落,王国新王未继,绝不能让任何人找到可乘之机。

  好在,这个年轻的小家伙懂事。

  忒瑞斯看向公子丹。

  公子丹好说歹说,才让风将军暂时退出了军务府。然后他迎着忒瑞斯投来的目光,再行一礼:“忒瑞斯公爵,请恕冒昧打扰,但好在还是见到了您。”

  忒瑞斯目光一凛。

  “如果是为了进宫见公主,那你还是请回吧。”

  “……”

  公子丹一顿,免不了生出些许失落。

  但当忒瑞斯打算转身回公署的时候,出乎意外的是,公子丹说:“那,我就说第二件事吧。我的父亲烈焰之王,有关于北安王陛下遇刺的情报。”

  “?”

  猛然,忒瑞斯一怔。

  ……

  “十年前北流域有个叫‘瓦德加’的宗教您知道吧?

  “那时我年纪还小,只听后来父王说,那曾是瓦瑞安及加德拉平原一带的本土宗教,不过可惜是群狂热分子。北安王陛下在底比斯建立王国后,为北流域东部平原引入萨拉教,促进了地区的和平与统一,这是众所周知的。但凡事总有两面性,萨拉教的引入,导致瓦德加遭到了排斥和驱逐。有史可查的是,王国建立初期的很多不安定事件,大多都与瓦德加有关,想必公爵也很清楚。

  “是的,自从蛮族归附北安王陛下后,王国走向安定,瓦德加也就渐渐销声匿迹了。但是近年来,据我联盟的情报,南方有疑似瓦德加的宗教活动。

  “两年前,父王查出当年那群狂热分子就是逃往了南方,并且经过多年的发展,在望风丘陵一带相当活跃……您也知道,我联盟对南部丘陵的控制较为薄弱,所以无法彻查和清理。那时,父王曾告诉过北安王陛下这个情报。

  “非常抱歉,对此我联盟也无能为力。此时此刻,瓦德加已经大致掌控望风丘陵的大小城邦,并且成立了所谓的‘宗教联盟’,如果发动清剿,那无疑将是大规模的战争,并且不利于南流域的稳定,父王不得不慎重考虑。

  “是的,极有可能,就是这个瓦德加。

  “北安王陛下遇刺前夕,我联盟的出入境报告中,曾有一些可疑人物渡河前往北方的痕迹,父王怀疑,那就是瓦德加的狂热分子。但可惜的是,这份报告还未整理出来并发往底比斯,北安王遇刺的消息就传到阿姆科多了。

  “……忒瑞斯公爵,事情,就是这样。”

  军务府的一间客厅里,忒瑞斯遣走了所有人,只留下公子丹与他细述那份联盟烈焰之王带来的报告。然而慢慢听完之后,她的心情已久久不能平静。

  这份报告,居然和刚才会议上那位将官的猜测一致。

  忒瑞斯当然知道瓦德加。

  流域上盛传,十年前北安王镇压、并驱逐了瓦德加。对于这个流言,忒瑞斯从没有去理会它的真伪,更没有理会那是不是用来诋毁北安王的。在她看来,那些狂热分子就应该彻底剿除,如果换成是她,她的手段会更血腥。

  王国建立初期,瓦德加对北安王的刺杀行动就不下于十起!

  谁也料不到的是,隔了十年,还是让他们成功了……

  忒瑞斯沉默了很久。

  这间不像客厅的客厅,不知道以前是做什么的,大概因为闭了门的原因,厅中显得很暗,即便外面有些阳光还是透过窗扉泄了进来,但依然很暗。

  正如此时忒瑞斯心中的阴云。

  “这个情报,还有谁知道?”忒瑞斯忽然问。

  “这……”公子丹犹豫了一下,“除了我联盟军机处整理情报的官员,只有父王和我。考虑到贵国的现状,父王并不打算公开,所以这是一份密报。”

  “那就拜托公子继续藏在心里吧。”

  “嗯?”

  面对忒瑞斯突然的请求或者说警告,公子丹没来由地怔了一下。

  忒瑞斯站起来,打算结束这一次谈话。

  略显阴暗的厅中,忒瑞斯的身影,忽然给了公子丹很大的压力。他知道,王国先王已故新王未继,这位公爵掌握了很大的权力,确实让人难以呼吸。

  忒瑞斯冰冷的话语随后传来:

  “……尤其,不要告诉蔷薇。”

  

继续阅读《剑与蔷薇》

                           

原创文章,作者:子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22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