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与蔷薇王上瓦瑞安,王上瓦瑞安全文在线阅读

远征·陨落

  东方一抹晨曦,结束了这个不眠之夜。

  一大早,许多王国官员不约而同地来到了莱恩公爵的私邸。与忒瑞斯党派清一色的西方人不同,这里的人们,除了几个有公务在身穿着王国官服外,其他的服饰各异,而且大多来自东部平原的各个民族,都与莱恩公爵有着不浅的交情。也许,这和莱恩担任的外务府首席外交官有关。

  莱恩家中时常有人拜访,所以这次私人聚会也不算什么秘密。

  “我觉得,忒瑞斯一定想趁机掌权。”最先听到的,依然是议会上那个鹰勾眼的发言。他是莱恩的弟弟,是莱恩党派中最突出的一个。

  ……在一些人眼里,或许也是最愚蠢的一个。

  众人相继沉默,没有谁敢接这个敏感的话题。莱恩公爵和在议会大厅的时候一样,气定神闲,对这句逾越了禁忌的话既不肯定也不驳斥,他盯着手里的文件看了许久,最后像是随机抽取一样,抬头看向了席中的某一个人。

  正好是那个蛮族军官。

  “我觉得是的。”胡子军官用蹩脚的萨拉语说道,“她没有任何证据,靠着手里的军权随便就逮捕了索图中尉,我觉得,她就是想借机铲除您公爵府的势力。我听说他们还拒绝放人,这不是明目张胆是什么?”

  “是啊,近几年来她的权力越来越膨胀了。”另一个附和。

  “话也不能这么说。”眼看话题越来越露骨,一个稍微聪明些的家伙开口进行扭转,“王上遇刺,忒瑞斯应该是对索图中尉有所怀疑、或者单就失职的罪,她也有足够的理由抓人了。或许,背后是王上的旨意也说不定?”

  “怀疑索图?那不就是怀疑我大哥?”鹰勾眼不满了。

  “哼!我觉得,王上不可能怀疑莱恩公爵,这绝对是忒瑞斯自己的主意。王上如今情况怎么样都还不清楚,谁又知道忒瑞斯到底是奉谁的令?搞不好,王储的事就是她编造出来的!”鹰勾眼旁边的一个人甚至产生了可怕的猜测。

  ……那并非没有可能。

  这场私人聚会的话题,到底还是没能扭转过来。

  说起忒瑞斯逮捕索图的理由,众人又开始议论纷纷。

  如今王上伤重,从昨晚议会紧急宣布王储的事情来看,似乎情况很不乐观;而再结合忒瑞斯此时的表现,她想不想趁机掌权都不重要了,因为如果真是假公济私逮捕索图以削弱莱恩的话,这关乎忒瑞斯会不会对其他人也下手。

  这些官员们,开始栗栗自危起来。

  一时间场面显得有些吵闹。

  “对了。”鹰勾眼想到什么,看向莱恩公爵,“大哥,索图被他们抓了起来,你派人去交涉,他们却严词拒绝甚至动用军队。难道,就这么算了?”

  “索图擅离职守,致使王上遇刺,死有余辜!”莱恩开口骂道,从他的神情中,倒的确能看出几分气愤,“我派人去交涉,不过是向忒瑞斯示威而已,证明我并不惧怕她。但索图罪不可赦,即使忒瑞斯放人,我也不饶他。”

  “莱恩公爵公正廉明,我等佩服。”

  众人相继拍起马屁。鹰勾眼悄悄环视了一周,面容再度露出几分狡诈,压低声音说道:“不过,索图的失职,对大哥来说或许也是一次机会。”

  “……”

  全场再度默然。

  迄今为止,谁是刺杀北安王的幕后黑手,尚无定论,可能是敌人,可能是莱恩,甚至可能是忒瑞斯也说不定。可是,鹰勾眼的这句话,犹如把莱恩推到了风口浪尖,按照谁能获利谁有动机的理论,他愚蠢的话语无疑是陷莱恩于不义。众人纷纷低下头,谁也没想到,精明的莱恩公爵会有这样一个弟弟。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莱恩脸色一沉,似乎真的发怒了。

  “不是……我错了。”鹰勾眼本想辩解什么,但因为众人的态度迅速反应过来后,不得不赶紧收回刚才的话。只不过,他狂热不减的目光中,依然有一股让人忌惮的狡猾,他又一次压低了声音,说:“看来有件事我不得不跟你们说了,我过来的时候,看到有人悄悄往王宫运了一些东西。你们猜是什么?”

  “什么?”

  “葬礼用的紫罗花。”

  “……”

  众人默然。谁的葬礼?不用说得太过明白。即便可能只是用来预备的,但也显然说明了一些事情:北安王统治时代的结束,不会太久远了。

  而新时代的王,又将是谁呢……

  “别忘了,北方还有蛮王的五万军队。”

  终于,莱恩公爵用一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话打断了众人的遐思。他饮尽杯中的早茶,然后迈着步子离开了大厅,只留给众人一个谨慎的背影。

  这场私人聚会,到此结束了。

  ……

  不知什么时候起,卫戍王宫的近卫军全部被调走,换成了刚从前线回来的忒瑞斯军团。在这些杀气腾腾的士兵驻守下,与之前众人形容的“铁桶”相比,现在的王宫更仿佛成了军事管制区,别说人,鸟都未必飞得进去。

  忒瑞斯的这个行为,显然是不合法的。

  即便现在是非常时期,也没人知道她想干什么。

  这是忒瑞斯进驻王宫的第四天。四天前,北安王的遗体就已经装殓,按照传统,早该用阳炎族的礼仪进行下葬了。可是,忒瑞斯依然秘不发丧,运用所有的权力,将一切都隐瞒了下来。此时,不仅是宫外不知情的议会大臣,就连王宫中的侍官都开始抱有怀疑,觉得会不会就像坊间传言的那样。

  ……忒瑞斯公爵,想夺权。

  但作为当事人的忒瑞斯,对此浑然不顾。

  “大人,我们依令对半年来进出底比斯的所有人员进行了排查,有一些新的发现。”一位军衔与多伦相同的将官对忒瑞斯进行着报告,当然,按王国律法,军官是没有权力进行这样的调查的。“确实有一伙人身份可疑,并且在王上遇刺后就消失了踪迹。根据线索,应该是从一条地道逃走的。经鉴定,那条地道开挖于至少一个月前,不过现在已经彻底被堵了,无法找到另一端的出口。”

  “呼……”

  忒瑞斯长长舒了口气。这个结果,是她早就预料到的。

  将官皱了皱眉,知道此时的上司正处于暴怒的边缘,不敢说别的,只能公事公办继续着他的报告:“我们推测,这是一次早有组织和计划的刺杀行动,敌人几乎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很遗憾,我们发现得太晚了。”

  “与莱恩有没有关系?”忒瑞斯保持着镇定。

  “目前……没有证据可以表明。”

  “我知道了。”

  忒瑞斯答道,也仅仅只有这一句回答。

  将官合上手里的文件,并没有立即退去,他神色有些犹豫,仿佛在内心中做着某种挣扎。直到忒瑞斯看向他,他才不得不咬牙说道:“大人,有些事,本来不该属下多嘴的,可是……可是搜查刺客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应该宣布先王陨落并尽快举行新王的继任仪式啊。您不知道,现在外面有些传言……”

  “什么传言?”忒瑞斯冷着眸。

  “……”将官低下头,不敢说。

  但忒瑞斯并没有往下问,她似乎也知道,再这样下去,对她很不利。

  “我在等一个人。”

  忒瑞斯突然说,听起来,是对将官刚才那番话的回应。

  不过将官听不懂。

  忒瑞斯也并没有解释。

  “密切关注外务府的动向,如果他们敢有任何不轨之举,就地格杀。还有,传令前线第六军团收缩战线,加强防御,现在是关键时期。”忒瑞斯传达了最新的指令,然后不再理会将官,转了个身,又踏进王宫的大门。

  她的背影,带着些许忧愁。

  ……

  忒瑞斯站立在王殿的门口。

  透过门窗,已然能看到殿内冰冷的烛光。忒瑞斯很不愿意踏入这座宫殿,以前,因为这里是王的寝宫;而现在,因为里面卧着王的遗体。

  忒瑞斯静默了很久。

  最后,她一声轻叹,还是不得不推开那扇门。

  这是四天以来,忒瑞斯第一次重新踏入这座宫殿。

  和那夜的情景一样,蔷薇公主依然跪立着,一身凄冷的素衣,完全没有了同龄少女该有的光彩,而隐隐的啜泣声,也随着气力的耗尽归于平静;唯一不同的是,原本北安王若有若无的鼻息,此时已经彻底消寂了。那张王榻早已被搬走焚尽,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带有无尽寒意的玉椁,摇曳的烛光,更加凄怆。

  忒瑞斯的脚步声,无比清晰地在殿内回响起来。

  “公爵大人。”

  内侍长看到忒瑞斯,似乎有一瞬间的颤抖,然后缓缓地从地上爬起来。他没有得到忒瑞斯的回应,只能看了公主一眼,又默默地低下头,跪了下去。

  忒瑞斯也看了他一眼。

  这个出身于原格罗瑞尔宫廷的老人忒瑞斯并不熟悉,但在王国中,内侍长实际说来也不过是宫里的仆人而已,忒瑞斯没有必要留意这样一个人。当然,那是以前。在门外伫立的那段时间,忒瑞斯已经听到了他在向公主宣扬什么:

  很传统、但是很迂腐的理论。

  忒瑞斯依然不在意。

  “蔷薇。”忒瑞斯看回了公主的身上,并直呼了公主的名字。这没有什么,她向来就是直呼公主名字的。与以前不同的是,此时,忒瑞斯只能看到跪在地上意志消沉的蔷薇。“议会通过了你继任王位的议案,希望你有所准备。”

  忒瑞斯的这句话,终于让蔷薇公主抬起了头。

  同时震了一下的,还有内侍长。

  他们的脸上都带着诧异。

  ……议会选定的王位继承者,竟是蔷薇公主?!

  “议案?”

  公主问道,口中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很微弱。

  内侍长的脸色也十分古怪。北安王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把王国交给忒瑞斯公爵,这毫无疑问,即便必然有人会反对,但从常理而言,先王指定的王位继承者就是忒瑞斯。然而忒瑞斯这时的做法,却让人很不理解了。

  忒瑞斯没有回答。

  她有所隐瞒,因为在议会上,根本就没有经过众议。

  事实是,所谓的立王储,确实是忒瑞斯编造出来的。她意图用这种欺瞒的方式,来暂时稳定王国的时局。当然,她有没有暗藏心计,并没有人知道。

  公主也不等忒瑞斯的回答,顾自摇了摇头,还带出一声嘲笑。

  ……嘲笑谁?不知道,或许是她自己。

  “王位,必须由你来继承。”忒瑞斯说道,像是最后的通牒,又像是最后的请求。只可惜,公主已经再度低下头去,回到了之前的消沉,一言不发。忒瑞斯并没有感到失望,她提前向蔷薇行了一个君臣礼,慢慢退出了宫殿。

  好像,她这一次进来,就是向公主“通告”而已。

  通告。

  ……

  “公主……”

  内侍长很惶恐,他唤了公主一声。

  这位老人的不安,随着王宫被忒瑞斯军团所掌控,已经濒临了极点。由他看来,忒瑞斯用军队强行监管王宫、并断绝内廷与外界的所有联系,表明的就是她想夺权。北安王的离世太过突然,对忒瑞斯来说任何阴谋都太容易了,她只需要封锁王宫,用一个月甚至几天的时间来扫清反对者,那么王国就是她的。

  仅仅一份遗嘱,并不能让忒瑞斯顺利地成为王国新的主宰。

  可以相信,她心中有更深远的考虑。

  而这一次忒瑞斯的到来,让内侍长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公主,您看到了吗?忒瑞斯根本没把您放在眼里,她……老臣明白了,她一定是怕在议会中威信不足,想利用您来作为过渡。”内侍长用自己的臆想做出了判断,然后突然恐惧起来,“公主,那样总有一天她会杀了您的啊!”

  “……”

  蔷薇公主依然没有给这个唠叨的老仆回应。

  几天来,她几乎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就像普通家庭里失去父亲的女儿一样,连生活下去的信心都丧失了。但蔷薇是王国的公主,她不能那样。

  内侍长不厌其烦,无论如何要唤醒沉沦中的公主。

  “……”

  然而正当他要再次开口时,终于看到公主抬起了头来。那样的清冷,白皙的脸上,没有任何光泽,一对娟秀的细眉,皱成最愁苦的弧度。唯独,此时眉下那对漆黑的眼眸里,却传出了一股凌人的气势,分明感受得到她的怒意。

  “扑通!”

  内侍长没来由地惊了一下,险些向后跌倒在地。

  他甚至想不明白,他是如何被吓倒的。

  仅仅这一眼,公主似乎表达了她的不耐烦后,又低下了头去,回到之前的沉默。整个殿中,犹如充斥着某种寒冷,内侍长再度跪立,不敢说话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剑与蔷薇》

                           

原创文章,作者:子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22124.html